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1章 他心中带着一丝兴奋

第1章 他心中带着一丝兴奋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一个剑神的诞生》

作者:暗黑茄子

内容简介:

徐闲穿越了,成了一个瘸腿小乞丐。

这是一个只看灵根好坏的修仙世界,只有下品灵根的徐闲在旁人眼中,根本不配修仙。

本来只想凑合的活下去,但在一次机缘巧合下,冒人身份进入仙门后,他猛然发现,悟性和头脑,才是修仙王道。

徐闲语录:创新,才是修仙的第一生产力。

第一章破庙小乞丐

伴得赤霞酒一杯,长路漫漫无人回。

朽梁蛛丝饰神殿,烂石拂尘显仙威。

总叹世人多疾苦,半世荣华半世悲。

不如借酒今朝醉,大梦一觉无是非。

虞霞山一座无名破庙内,徐贤盯着墙壁上这一行烂诗叹了口气。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经有一天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里,他没有挪过地方,不是他不想,而是他做不到。

因为他断了一条腿。

这个身体不是他的。原主人是一个小乞丐,可能是因为饥寒交迫,提前去阎王爷那报到了,结果老天不长眼,徐贤这个穿越人士成了接盘侠。

从记忆里知晓,腿是不小心掉下山崖摔断的,被另外几个乞丐一起抬到这破庙里,让他自生自灭。

这一天一夜,已经是消磨了徐贤的志气。穿越人士都是有一些傲气的,可现在不说扬名立万,就是想吃一口饱饭都难,如果继续这么下去,用不了多久他就得步小乞丐的后尘。

墙上这一首诗很洒脱,可徐贤洒脱不起来。

倒是这破庙虽然破败四处漏风,但屋顶还算结实,不至于让外面的风雨吹进来。

“这种天气,应该不会有人路过吧?”徐贤又叹了口气,他之前一直希望有人能路过,谁都行,这样自己或许能活下去,哪怕是讨一口干粮也行。

不过这么大的风雨,有人能路过,基本上是非分之想。

徐贤动了动脖子,将目光从破庙入口那边移了回来,有些无神的盯着头顶的腐朽木梁,脑子里想的前世的生活,舔了舔干裂的嘴唇,眼睛一闭,迷迷糊糊睡着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隐约之间,徐贤听到喊杀的声音,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外面风雨似乎小了一些,从破烂的窗户能看到浓浓的夜色,侧耳一听,的确是有喊杀声,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响动,像是金铁相交。

“有人在厮杀!”

徐贤有了一个初步判断。

还有人惨叫,那声音凄厉,仿佛临死时发出的嘶喊。

惨叫声让徐贤彻底清醒过来,他眼睛盯着破庙外,神色带着三分期许七分紧张。

喊杀声很近,应该就在破庙外面,约莫过了片刻,最后一声惨叫声之后,外面陷入了一片寂静。

这种极致的嘈杂到极致的安静,代表着这一场厮杀有了结果。

徐贤喉咙动了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一个人,不,实际上是二个人闯进了破庙。

其中一个是少年,被另外一个高大的汉子背着进来,两人浑身都是雨水,当中,还夹杂着血水,一起滴落在地上。

虽然有些狼狈,但看得出来,这两人生活富裕,衣着华贵,玉簪束发,除了与人厮杀有伤口之外,浑身干干净净。

干净,在这个世界里就代表着富贵。

别说乞丐,就是一般家里的人,在这种天气里谁能天天洗澡?

这便是一瞬间徐贤做出的判断。

便在这个时候,背着少年进来的那个壮汉也察觉到了徐贤,脚步一顿,立刻凝目看过来,这一瞬间,徐贤就仿佛是被一头猛虎盯上一样。

不夸张的说,徐贤完全相信这个时候只要自己乱动一下,就可能被对方击杀。

这人手里,还抓着一把刀,刀刃上寒光刺目,渗出一股子杀气。

“项和,怎么了?”

壮汉背上那少年虚弱的发问,那壮汉低声应道:“只不过是一个小乞丐而已。”

“乞丐?”那被称为公子的少年连看都没看,接下来却说出一句让徐贤险些骂娘的话来。

“杀了。”

公子的声音不带一丝感情,仿佛让人去杀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只鸡。

壮汉放下这个公子,提刀就冲着徐贤走过来,徐贤这时候吓的浑身发抖,这种害怕根本不是装的。

也装不出来。

虽说他穿越的对象是一个摔断腿的小乞丐,但正所谓好死不如赖活着,被人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咔嚓了,徐贤当然无法接受。

不过似乎,眼下没人在乎他的意见。

那边公子接下来一阵剧烈的咳嗽救了徐贤一命,对方咳的很厉害,直接喷出一口血来,染红了地面。

“公子!”壮汉也顾不上徐贤,急忙跑回去看。

此刻这衣着华贵的公子已经是气若游丝,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吐出来的东西,似乎还夹杂着其他东西。

华贵公子显然受伤极重,咳血不止,但身上却不见伤口。

莫非是中了摧心掌之类的内功拳掌?

徐贤知道,这个世界上可是真有武功的,小乞丐的记忆里倒也有不少有用的东西。

壮汉这个时候拿出一个瓷瓶,拔开塞子,顿时一股药味涌出,看得出来,是想要给那咳血的公子服下。

可后者受伤极重,又一口大口血喷出来,身子也是软了下去,接下来是一动不动。

死了?

徐贤也没想到会这么突然。

那个叫做项和的壮汉也是心神巨震,嘴里叫着公子,然后努力往对方嘴里灌药,可死人是吃不了药的。

知道回天乏术,壮汉气的一掌拍出,将前面一块石头打个粉碎。

徐贤看的是目瞪口呆,这如果拍到人身上,神仙也救不了,掌力如此恐怖,这个人妥妥的武林高手。

“是沈若华,死士一定是她派来的,想不到她为了二公子居然敢冒这种风险公子啊,你马上就要到五行门学仙法,怎能死在此处?不,你不能死”

项和此刻想到了什么,疯了一般,运转内功,以掌贴在那公子背后,想要以内力救人。

只是无论他如何努力,结果都无法改变。

折腾了半天,尸体渐凉。项和失魂落魄,坐在公子尸体旁沉默片刻,接着大哭不止。

徐贤却是心惊肉跳。

他能感觉到危险,极度危险。待会儿对方无论是癫狂发泄又或者是恢复平静,怕都不会放过自己。

不夸张的说,自己现在是命悬一线。

人就是这样,生死关头会爆发出巨大的潜能。徐贤现在就是绞尽脑汁,思索求生之道。实际上从那公子和项和进入破庙开始,徐贤就一直在仔细观察。

观察他们的一言一行,观察他们身上的穿着衣饰,再根据之前外面那一场袭杀,加以推理联想。

短短时间里,徐贤脑子里已经是有了一个大概的轮廓。

不过徐贤没有敢轻举妄动,猜测毕竟是猜测,如果对方直接离开,他当然不会节外生枝。

此刻,徐贤依旧在观察项和这个人,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细节。

忘了说一句,徐贤在现代世界里是警校毕业生,侦查专业他是全校第一,在心理学上也花了不少时间学习。

过了一会儿,项和不哭了。

他再次沉默。

这更吓人。

沉默,说明对方在思考。

片刻之后,项和扭头,看向徐贤。

徐贤此刻却是毫不畏惧与之对视,从对方眼里,徐贤可以肯定一件事。

这人动了杀心。

且不说是为了发泄,还是为了灭口,徐贤知道,如果自己还不说话,接下来必死无疑。

看到项和杀气腾腾拎刀而起,徐贤终于开口。

“你想不想活!”

五个字。

分量十足。

果然如同徐贤所料,对面项和脚步一顿,皱着眉头,带着一种疑惑。一来是因为这个和鹌鹑一样胆小的小乞丐,此刻居然能沉稳说话,面无惧色;二来是对方说出的话,恰好是项和目前最关心的事情。

这表情动作微小,但徐贤都捕捉到了。

他心中带着一丝兴奋,知道接下来能不能活命,就看自己的表现了。

“少主人惨死,无论是何原因,你这个侍卫都难辞其咎,逃是一条死路,回去,也是死路一条。”

徐贤最大化的精简词语,他要的是字字千钧。

此刻的项和死死盯着徐贤,上下打量,然后继续向前走。

有难度。

徐贤冷汗下来了,但他依旧不放弃。

“外面的人死光了,除了你我,没人知道公子死了!”

这句话再次让项和停下脚步。

“你是谁?”

项和终于开口发问。

徐贤松了口气,他最怕的是对方一声不吭,只要对方说话,就有办法。

“你看到了,我就是一个小乞丐”

“放屁!”

项和突然暴起,徐贤根本没看清,对方身形已经是化作一道残影,感觉瞬间就到了近前,手中的钢刀已经是抵在徐贤脖子上。

刀刃甚至划开一丝皮肉。

命悬一线。

“乞丐,怎么可能知道这么多?说,你是不是沈若华那个贱女人派来的?”项和双目充血,似是一头发狂的猛虎。

徐贤反倒是一点不怕了。

因为对方有心杀自己,刀刃再往前一寸,自己必定一命呜呼。

“我不知道谁是沈若华!”徐贤感觉脖子很疼,可他现在动不了,只能继续道:“我就问你,你想不想活?”

项和盯着徐贤,徐贤也回敬对方。

仿佛针尖对麦芒。

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似乎过了有一年那么长。终于,项和杀气减弱,下一刻,长刀还鞘。

“你说,怎么个活法?”

第二章怎么活

福祸相依。

这是徐贤最喜欢的一句名言

破庙之内,项和问徐贤,怎么活?

他会这么问,徐贤一点不意外。

刚才徐贤就仔细观察过,这个项和对那位公子,只有恭敬,却无多少真情实意,说白了,就是单纯的上下级的关系。

公子死了,项和这个七尺男儿,杀人不眨眼的凶汉子居然哭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啊,这本身就说明了问题。

如果说是情深义重,倒也能解释得通,但徐贤已经知道他们之间并么有那么多情义,这一点从项和并没有抱着尸体痛哭,反而是将尸体随意放在一旁,就可以看出来。

那么项和如此绝望,就只有一种可能。

少主人死了,他难辞其咎,而且因为这件事,会有凄惨无比的下场。

看对方年纪也有三十岁上下了,应该有家人。父母双亲,娇妻爱子,无论哪一种,都决定了项和不想死。

那一瞬间,徐贤就推断出了这些东西。

虽说暂时逃过一劫,但徐贤知道,接下来才是最难的。

怎么活。

这个不光是针对项和,对于徐贤自己何尝不是如此。

破庙外面的雨还在淅沥沥的下着,破庙之内,衣着不凡的公子倒在地上,已经是气息全无。

项和仿佛一座铁塔,站在中央,盯着地上衣不遮体,浑身污浊,但一双眼睛却格外明亮的徐贤。

“公子如果没死,你当然能活。”

徐贤这个时候开口道。

说完这句话,他想挪动一下身子,结果发现他早就手脚无力,连挪动都做不到。

项和听完,皱着眉看向那边公子的尸体,然后又看向徐贤。

就仿佛是在告诉徐贤,这特么我也知道。

但徐贤依旧与之对视。

一瞬间,项和反应了过来,他想起来刚才这个小乞丐说的一句话。

“外面的人死光了,除了你我,没人知道公子死了!”

是啊。

前来刺杀公子的死士都死在了自己手里,没人能回去报信,只要自己不说,公子遇难的消息就传不回去。

可时间长了,还是会露馅。

项和很清楚,这种欺骗躲得过一时躲不过一世,而且一旦暴露,他和他家人的下场会更凄惨。

横竖都是死,那干嘛不放手一搏,赌一赌?

哪怕有一丝希望,也不应该放弃。

希望,来自面前这个小乞丐。项和再次看向对方,光是对方这份镇定,或许自己就应该赌一把。

“可公子的确是死了,你告诉我,这种情况下,怎么能活?”

开口询问,没反应。

再看,对面小乞丐居然是一翻白眼,晕了过去。

饿晕的。

徐贤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在喂自己吃东西,很烫,但很香,好像是肉汤。

一下子清醒,徐贤看到项和正用一个小勺子给自己喂食,而不远处,还生着一堆火。柴火是破庙里的朽木,火上架着一个小铁锅。

徐贤开始大口喝汤,哪怕是烫,他也不在乎。

他还从没有感觉到如此饥饿,也从没有吃过如此美味的肉汤。

“自己能拿么?”项和问了一声,徐贤点头,伸手接过碗,自己喝了起来。

一碗肉汤,喝的干干净净。

胃里暖暖的,有力气了。

外面的雨,似乎停了。

但依旧是夜色当空,空气却是清新了很多。

项和盯着徐贤,等他开口。

徐贤吃饱喝足,肉汤还有,干粮也够,但他不敢再多吃,这种情况下的大脑往往会比较迟钝,认为还没吃饱。

可如果真的继续大吃大喝,结果很可能是被直接撑死。

这一点自制力,徐贤还是有的。

对面项和看到也是露出赞赏的神色。

“能说了吗?”他问道。

徐贤点头:“刚才你们说要去五行门,那就是说家里也见不到公子,充其量就是书信来往,找人扮成公子去五行门,你回去交差,皆大欢喜。”

对面项和冷笑。

“这法子,我也想过,可事情哪可能那么简单,公子是谁都能扮得了的吗?一旦东窗事发,死得会更惨。”

徐贤则也是笑了笑:“你考虑的不错,要假扮一个人的确极难,不光是习惯,还有记忆,经历,学识,对了,还有笔迹,还不能遇到相熟的人,否则任何一项都会穿帮。”

“你知道就好。”项和嘴上这么说,但实际上心里还是有一丝期许。

不然,他也不会把饿晕的徐贤救活。

“我来扮。”徐贤的回应就三个字。

但这三个字,却是带着一种无可置疑的自信,可以感染到旁人的自信。

“你?”项和上下打量。

还别说,年纪上,这个小乞丐和公子相差无几,而且身高也差不多,甚至在眉宇之间,也有那么三分相似。

就是有些瘦弱。

但光是这些还远远不够。

“你这小乞丐,好大的口气,你连我们公子叫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公子的学识吗?你知道他从小修炼的是什么武功吗?你知道他与谁相识,又与谁交恶吗?你什么都不知道,居然也敢乱说。我就应该直接宰了你。”

说话之间,杀气又现。

徐贤反倒是一点都不怕。

“学识可以学,武功可以练,经历、友人、仇敌,都可以牢记于心,做到倒背如流,实在不行,还能随机应变,你没有选择。”

对面项和大怒。

他拔刀而出,在徐贤面前晃了晃:“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杀了你,大不了,我可以找别人假扮公子。”

“别人不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