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106章 白袍剑神蜕变融合了巫人里曾经最接近天道留名的剑圣

第106章 白袍剑神蜕变融合了巫人里曾经最接近天道留名的剑圣

号令入关。

显然巫人已经开始准备进攻了,这十有八九就是和仙朝那几个士大夫商定的计划,只是徐闲在意的是,头一句。

接引佛国使者。

这个事儿,怎么和佛道扯上关系了?

第二百二十八章更远大的追求

徐闲进入巫人领地,除了磨练剑道之外,还有就是打探情报。

士大夫联络外敌,一同对付左仙君这件事,徐闲怎么看都觉得是在与虎谋皮,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路数。

实话实说,徐闲虽记恨左仙君,但同样不看好那几个士大夫。

能想出这种法子的人,徐闲都怀疑对方是不是巫人的奸细假扮的。

徐闲打算打探情报,也是想要防患于未然,没想到这一次还真有收获。这一封书信在徐闲看来,应该就是配合士大夫对付左仙君的。

可书信上又提到佛国使者,这让徐闲心中生出一丝不妙。

他打算去看看。

“瓮谷在哪?”徐闲问伏芒。

“跟我来。”伏芒没多问,在他心里,对高阶层巫人仇恨更大。

伏芒这个反应徐闲也有些意外,不过这个时候徐闲感觉自己不好再给对方有什么隐瞒,毕竟人家是拿自己当朋友的,再瞒着对方有些说不过去。

于是徐闲表明身份。

“你是仙朝那边的擒龙将军?”伏芒一愣,徐闲点头,然后又摇头:“只是暂时是擒龙将军而已。”

将士大夫和巫人联合的计划道出,徐闲道:“此事我打算阻止,不然,到时双方必起冲突,因为以我来看,巫人绝不可能主动退走,而到时候仙朝那边无论谁做主,都不可能对此事视而不见。”

显然伏芒也知道,若起了战事,阴山附近的人都会被波及。

“此事实际与你无关,到时你可离去,没必要卷进来。”徐闲好心提了个醒,的确,自己这边若是有那么一点理由的话,伏芒就是一点理由都没有了。

他毕竟也是巫人。

不过这件事伏芒明显是十分坚持。

很快徐闲就知道为什么了。

昨天那十几个幸存下来的巫人妇孺,在今天都惨死在这一波巫人兵卒的刀剑之下。

这也不怪伏芒,毕竟当时那种情况,他自己都难以自保,更别说保护他人了。

知道了这件事,徐闲叹了口气,拍了拍伏芒。

这一下就没疑问了。

此刻由伏芒带路,徐闲紧随其后,行了千里,到了瓮谷。

这里地形极为吉奇特,从高处看,地面上仿佛是嵌着一个个巨大的瓮缸,又像是一个个地洞。

“听说这下面互相连通,乃巫人一个大部族的都城所在,不过从外面是看不出什么端倪的。”伏芒解释了一句。

徐闲也是大为惊奇,想不到,这里居然还有类似地下城的地方。

两人落下,商议如何混入这瓮谷。

伏芒先去打探,毕竟他是巫人,小心一点不会惹人怀疑。徐闲就不行了,这模样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

伏芒去的快回来的也快,不过去的时候是一个人,回来的时候,伏芒扛着一个人回来了。

“瓮谷当中守卫森严,不过我还是打听到了一些消息,的确是有佛国的使者到了此处,具体的可以问他。”

伏芒将肩上的人丢在了地上。

那是一个巫人。

不过身材不高,最多两米多一些,是个女人,这在巫人部族里绝对是一个矮个子。再仔细看,这巫人女子身材匀称,模样姣好,尤其是身上的衣衫明显和徐闲所见的巫人不一样。

很名贵。

显然这个巫人女子身份不一般。

非富即贵。

“她是谁?”徐闲看向伏芒,后者整了整腰间的长剑,开口道:“我在路上问过,她是瓮谷大族长的小妾,也是我运气好,居然在半路上遇到了她的护卫队。可惜,那十几个人都不中用,轻而易举就杀了个精光。”

徐闲点头,以伏芒的剑道修为,杀几个护卫队巫人根本不费吹灰之力,这事情的确是如同伏芒说的,运气好。

既然是这个部族大族长的小妾,那知道的事情肯定非常多。

此刻这巫人女子浑身哆嗦的缩在一旁,一副梨花带雨,眼睛里都是惊恐之色。

事情比徐闲想的还要顺利得多。

而且,这个巫人女子还真的知道很多事情。

稍微一吓唬,她都吐露了出来。

巫人几个部族集结军队,准备配合士大夫入侵仙朝地界这是真的,而且已经准备的颇为充分。

这个是徐闲能猜到的,但还有一件事,徐闲没猜到。

那就是巫人这边果然是耍了心眼,蒙骗了那几个士大夫,居然是联合的佛国,准备借着这一次仙朝内乱,彻底将仙朝势力肢解。

如此一来,巫人和佛国可瓜分好处。

徐闲听的是眉头紧皱。

这件事的确是出乎预料,因为如果只靠巫人的势力,还真不一定能做到这一点,毕竟仙朝那边也不是软柿子,真拼杀起来,巫人也有一半可能性失败。

但如果加上佛国势力就不一样了。

二打一,而且是在用了这种阴谋诡计之下,仙朝被冲散肢解的可能性极大。

这种事情,徐闲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了。

因为就算是他到时候死守阴山关,仅凭擒龙营的三千仙兵,再加上原本就镇守关卡的两千仙兵,区区五千仙兵也绝对挡不住巫人和佛国同时发难。

所以无论自己到时候放开关卡还是不放开,意义都不大。

除非现在左仙君和那几位士大夫化干戈为玉帛,否则这一场劫难是在所难免。

说实话,以徐闲现在的本事,仙界已经是哪里都可以去得,便是再遇到混沌魔祖这样的高手,徐闲虽未必能赢过对方,但至少已经有能力逃走,不至于像之前那般。

更何况,徐闲有仔细,可以和混沌魔祖打个来回,甚至,将对方压成平手。

因为徐闲有了蜕变后的白袍剑神,更触碰到第七层剑意的门槛。

天大地大,徐闲已可逍遥自在。

他可一走了之。

反正没人能阻止,仙朝如何,与他又有何关系?

左仙君与他有仇,几个士大夫更是只知道谋私,不顾大局引狼入室,徐闲根本瞧不上,让他们自相残杀,等到时机成熟,徐闲去找对方讨公道就是。

可思来想去,还是那句话,徐闲现在所追求的已不是简单的公道,也不是寻常的复仇,他也想将名字,写在天道名录上。

他要将剑道,提升为天道承认的第四个道途,与巫、仙、佛三道并尊。

既如此,自然不能太过执着于私利和仇怨,就说巫、仙、佛三道的创始者,哪个不是德行兼备,声名远扬,也没谁为了一己私利而不顾大局。

徐闲想到这里,顿时茅舍顿开。

这个事儿,他还真想到了解决之法。

第二百二十九章按自己的方式来

修炼这种事,讲究持之以恒;讲究机缘运气;讲究悟性天资,但这里面真正能让修为实现一下子突飞猛进的,却是念头通达。

一般都是卡在某个瓶颈处,突然一下子想通了,就会感觉仿佛灵气灌顶,所有原本不解之处瞬间都想明白了。就像是堵塞的河道,突然畅通无阻。

尤其是对剑意来说更是如此。

剑意这种东西,并非完全是靠长年累月的积累和修炼,有的时候,一晚上就能突飞猛进。

徐闲就是这样。

他这段日子一直在纠结士大夫与左仙君之争,纠结巫人入侵之事,别看嘴上说毫不在意,可心里却是在意的紧。

但是就在刚才,他突然是茅舍顿开。

自己干嘛要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无论是巫人这边,又或者是士大夫那边,包括那个左仙君。

这几方面,徐闲都不喜欢,有的甚至是深恶痛绝,既然如此,何不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办?

之前没有这个能力,但是现在不一样了。

白袍剑神蜕变融合了巫人里曾经最接近天道留名的剑圣,而徐闲的剑意,也触碰到了第七层境界。

这种提升不是像上楼梯那样,而是猛然一跃,直上云宵那般。

既然如此,又何必怕这个怕那个?

徐闲有这种自信,等到他真正掌握了第七层剑意,曾经的寒山天仙,包括幽卿女仙,都不会是自己的敌手。

混沌魔祖也一样,除非对方修复了肉身。

这意味着,自己也算是达成天仙级别的战力。

“先给自己定个小目标,名扬仙界。”徐闲喃喃自语,这一次就是机会,而且是对方给自己创造的机会。

“伏芒,咱们先退。”

心中有了打算,徐闲也是干脆利索,毫不拖泥带水。

伏芒有些不解。

徐闲知道对方想要报仇的心态,只是现在时机并不恰当。

伏芒没坚持,而是指了指那个小妾:“她怎么办?”

放回去,肯定不行。这么一来,很容易暴露行踪,宰了,徐闲不想干,看样子伏芒也没打算对女人下杀手的意思。

“你掳来的,你看着办。”

徐闲打算做甩手掌柜,伏芒一脸为难,显然,对这位一直执迷于剑道的剑圣来说,如何处置这个女人是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

“不如带着,这个部族的大族长应当很宠爱这个小妾,你既与这部族有仇,倒不如从她身上多打探一些情报,另外,也能借着这个事情恶心一下那位大族长。”徐闲出了个主意,伏芒连忙点头。

这法子听上去不那么光明正大,不过的确是解气。

“徐兄弟,你打算如何?要不跟我一起逍遥天地,慢慢磨练剑道,何必参与这谋权夺利之事。”伏芒知道仙朝那边内斗的事情,更知道徐闲实际上是可以抽身而去。

的确,这种大事,他们真没有必要掺和进来。

“你忘了,我可是镇守阴山关的擒龙将军。”这件事,徐闲也和伏芒说过了,不光是这个,连他是来假冒的事情,徐闲也没瞒着伏芒。

那边伏芒果然道:“你不是假的么?”

“可我当真了。”徐闲说完,起身而去,伏芒琢磨不明白徐闲这话里的意思,但他和徐闲惺惺相惜,这种时候,他自然不会离开。

况且,跟着徐闲,还能提升剑道,最重要的是,徐闲炼化了他爷爷,这在伏芒看来,实际上是他爷爷选择了徐闲。

如此,他当然要跟着过去。

无论徐闲打算做什么,他都要帮一手。

便是火坑,这一次也跳了。

……

徐闲带着伏芒返回阴山关,召集所有兵卒前来。

众多仙兵不解,尤其是副将,看着徐闲居然带着两个巫人回来,一时之间搞不清楚这是要做什么。

但是下意识的,他感觉肯定是要出大事。

“我并非是擒龙将军……”

徐闲头一句,就让副将傻眼了。

这是要干嘛?

他立刻就想阻止,但想了想,硬生生的忍了回来。

对徐闲,他已经彻底失去了控制,对方既然选择摊牌,那一定是做好了准备,自己若是再说话,除了惹对方不爽之外,没有任何效果。

副将很清楚,这徐闲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已经彻底的收服了擒龙营的人心,这个时候对方就是宣布要造反,擒龙营的仙兵也会追随。

对了,再加上这里两千守兵也是一样。

自己如果唱反调,第一时间就会被拿下。

果然,接下来如副将所料,徐闲将事情缘由全部抖露出来。

“事情便是如此,士大夫与左仙君争权夺利,这两方皆不是什么好东西,一个争权夺利,以凶戾手段排除异己,一个为除掉敌人,不惜与虎谋皮,不顾大局。”徐闲是一点没有隐瞒,将事情抖的是清清楚楚,干干净净。

“我本可以自己离开,不趟这浑水,不过我若走了,过几日巫人和佛国大军逼境,你们怕是无一人能活。”

“我们誓死追随将军。”下面有人带头突然喊了一句。

第二声有十几人上百人喊,但是第三声,便是如山一般的声势,所有仙兵都是异口同声。

显然,徐闲是不是真的擒龙将军,对他们已经不重要。

对方能在这个时候将实情道出,众多将士也不是傻子,当然能想清楚这里面的东西,等于是将军没有放弃他们。

所以接下来如何做,他们完全听从徐闲号令。

徐闲看了看刚刚带头喊的陈石和吴勇,心中点了点头,暗道还是这几个自己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值得信任。

对方知道自己要的什么,这一下节奏带的恰到好处。

“将军,那些上官争权夺利,我们何必在这里给他们卖命,不如撤吧。”

“对,将军带我们走,无论去哪,我们都誓死追随。”

众多仙兵义愤填膺道。

的确,就说那几个高高在上的士大夫,完全没把他们的性命放在眼里,这兵卒本是最热血忠心的,但同样,若是让他们寒了心,反戈一击都是轻的。

“我不会将你们置之不理,同样不可擅离职守,我会与诸位一同镇守阴山关,我们的目标很简单。”

徐闲这个时候伸手一指不远处的城墙:“不准任何一个巫人越过阴山半步。”

说完又道:“此事通报大将军,就将我的话原封不动转述,看大将军如何定夺。”

立刻有徐闲的心腹去报信。

至于副将等人,徐闲下令,不准他们离开半步。

副将等有近百人是士大夫那边的,这当中,真正死心塌地跟着士大夫的肯定不是全部,但为了安全,徐闲还是下了个严令。

“舒坦。”

把事情都抖露出来的徐闲感觉神清气爽,这件事让他烦恼许久,之前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但在徐闲想清楚之后,他发现,何必纠结?

自己想怎么办,就怎么办。

管他们呢。

不爽又能怎样?

现在阴山关,自己说了算,当然徐闲的底气,并不是这五千仙兵,而是他自己的剑道修为。

他剑意境界再一次提升,如今距离彻底踏入第七层剑意已经是近在咫尺。

这才是徐闲敢按照自己方式办的底气来源。

消息一下子就传开了。

而且不出意外,直接引起了轩然大波。

徐闲派人通报大将军,等于是将仙朝内斗,士大夫和左仙君势同水火的这一点糟心事彻底扒拉了出来,晒在了太阳底下。

大将军听到这个消息,直接沉默了半个时辰。

“这家伙,疯了吗?”

大将军头一句话便是这个。

一个剑神的诞生

第二百三十章震惊的大将军

在大将军眼里,那个‘擒龙将军’绝对是疯了,不管这人是真的还是假的,他这么干,等于是将几个士大夫和左仙君扒光了丢在众人眼皮子底下一样。

痛快倒是痛快,但这一下子就得罪了两方势力。

左仙君不可能待见他,士大夫,估摸心里恨不得将他扒皮拆骨。

可偏偏大将军心里挺待见他。

“他说他是冒牌货,但却是敢做出这般事情,加上他之前突袭巫人,称得上是铮铮铁骨,如此猛人,不成将军,可惜了。”

大将军统领阴山仙军这么多年,何尝不知道仙朝里那一点破事。

互相内斗,排除异己,弄的是乌烟瘴气。

大将军不想管这种烂事,也懒得管,他手握兵权,麾下有十几位主将,其本身也是天仙巅峰级别的修为,所以也不怕别人搞他。

再说,大将军从不站队,这也是他能屹立多年不倒的关键。

这是真正为仙朝气运着想的人。

所以大将军听到擒龙将军传来的消息,除了震惊和无奈,便是稀才。

“这人必然是有抱负胸襟之人,只是因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