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112章 剑修之多

第112章 剑修之多

,其座下童子都敢不屑于左仙君,便知道地位超然。

王丰平此刻也看向蛟龙。

他心里极为复杂。

仙君交待的事情,他怕是办不成了,这蛟龙若是成了星老座下弟子,那麻烦就大了。

这等于是五行门间接的和星老产生了联系,如此一来,以后仙君还怎么对付五行门?

不行,这个事情必须第一时间告诉仙君,让仙君拿主意。

王丰平此刻已经是如坐针毡。

那边蛟龙有些犹豫。

不过这件事,蛟龙也清楚是一个机会。她这些年刻苦修炼,为了什么?

成就龙仙只是一方面。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想要尽快进入仙界,去找徐闲。可就算是进入仙界,如果没有靠山,也是寸步难行。

现在一个巨大的靠山就摆在面前,蛟龙不可能拒绝。

“还请仙童引荐。”蛟龙开口说道。

声音悠扬,当年她虽然能化成人型,但还没有炼化横骨,无法说话。这些年,她几乎是闭门不出,偶然出来也是帮助五行门抵御强敌,所以没有人听过她说话。

此刻初听蛟龙开口,众人都是吃了一惊。

“蛟龙声音真好听。”云娥小声和沈莹嘀咕了一句,沈莹这一次是点了点头。

那星老童子自然高兴,成功将龙仙接引上去,就是完成了星老的交待。不过这个时候,蛟龙飞身飘向五行门众人。

众人也都是看过去。

“这些年,多亏诸位照拂,蛟龙心中记恩,绝不相忘。”蛟龙这一次行了一个大礼,躬身到底。

五行门众人都是大吃一惊,急忙还礼。

这时,蛟龙又吐出一团龙气,随后这龙气化作一条长有百丈的白龙,浑身灵气充裕,飞了一圈后,钻入五行门地下。

这是龙气灵脉。

蛟龙知道她走了之后,等于也就带走了原本的仙灵地脉,所以她耗费修为,吐出一部分龙气,以龙气灵脉替代。

“诸位放心,我入仙界之后,会协助徐兄。”

蛟龙说完这一句话,众人才是真正的放了心。

“龙仙珍重。”谢无忧行礼。

“龙仙珍重。”五行门众人行礼。

下一刻,蛟龙扭头看向那边不吭声的王丰平,后者立刻是吓了一跳。

第二百四十二章仙界的剑修们

蛟龙走了。

跟着星老童子,进入那巨大的星辰仙门之内。

路上,童子问蛟龙是不是和那个王仙官有仇,不然,干嘛最后要吓唬对方。

蛟龙倒是没否认。

“那个仙人跑来,实际上是来监视五行门的”

简单讲述一番,童子也是一来同仇敌忾:“早就听说这左仙君飞扬跋扈,不过星老说了,他们不会干涉仙朝事务,也因为如此,才让他们如此猖狂。”

蛟龙就问为什么,童子一笑:“等你见了星老就知道了,简单说吧,到了星老这个境界,仙界那一点小打小闹就和小孩子过家家一样,当然是懒得去管。”

蛟龙似懂非懂。

“那我到了仙界,能去找个人吗?”

“找人?谁?”童子好奇。

“我兄弟!”蛟龙也没瞒着,一脸的认真。

童子大惊,上下打量蛟龙一眼:“你兄弟?确定?我怎么不知道仙界还有和你一样厉害的龙仙?”

“不是龙”

蛟龙不免又是一番讲述。

两人很快就到了星老修炼之地,这个时候,童子也搞明白了情况。

“原来如此,那还真是你兄弟,不过这个事情有难度,星老肯定要教导你修炼之法,这段时间内肯定不能让你离开。”童子如实说道。

显然星老这边的规矩,他是最清楚的。

“时间长吗?”蛟龙急忙问。

“怎么也得三五年。”童子一摊手。

蛟龙吓了一跳,这时间也太长了。

“不过我倒是能替你跑一趟。”童子见蛟龙发愁,想了想,主动说了一句。

蛟龙大喜:“这样也好,那就劳烦童子你帮我跑一趟,给我兄弟传个话,另外,把这个给他。”

说完,蛟龙取出一枚龙鳞。

这龙鳞晶莹剔透,蕴含极强的法力。童子接过来一看,以他见多识广的性子,此刻也是禁不住咋舌。

“这东西,你凝练了很久了吧?”童子问了一句。

蛟龙点头。

她炼化着一枚龙鳞,用了整整一个甲子的时间。在五行门,除了少有的几次出手御敌之外,她从不会出门。

无论寒暑,无论日夜,蛟龙都在全力修炼,修炼之余她就在凝练这一枚龙鳞。

旁人看不出这一枚龙鳞的价值,但童子跟着星老这么多年,眼界之高,怕是堪比金仙,他当然知道这龙鳞的好处。

“行,我就帮你跑这一趟,另外还有什么话,我也帮你传了。”童子嘴上这么说,但心里却是有些不服气。

他是挺想去看看,那个蛟龙口中的兄弟,究竟有什么过人之处。

擒龙营。

徐闲依旧坚持每日操练。

只不过此刻操练的仙兵,从一开始的三千之数,变成了现在了六千。

大将军首肯,擒龙营的仙兵允许扩充,所以这段时间里直接扩充了一倍。在大将军眼里,徐闲不光是自己勇猛,带兵也是有一套。

别的不说,之前阴山关时,巫人士气如虹,攻势之强如山崩地裂,其他仙兵已经是没了战意,崩溃只在一线之间。

只有擒龙营和徐闲练出来的仙兵依旧是不退半步,而且不是那种死守,是有战术,哪怕到了绝境,依旧能发挥出十成战力。

这就厉害了。

所以大将军允许擒龙营扩充,这件事谁也拦不住,士大夫那边最近已经是哑火了,左仙君那边也一样。

他们正斗得欢,哪有功夫理会这边的情况

不过依旧不能掉以轻心。

那些高官巧立名目,栽赃陷害的本事很厉害,保不齐就已经开始偷偷摸摸的挖坑了,不得不防。

大将军给徐闲更多的兵权也是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

只是,还有些不够。

但再多的,大将军也给不了,他的职权就这么多。

“如果能有其他仙官支持撑腰就好了,我一人,有些孤掌难鸣啊。”大将军颇为无奈。

相对于忧心忡忡的大将军,徐闲这边反倒是要轻松一些。

除了练兵修炼,徐闲这段日子,都在打探仙界的剑修。

有一件事,徐闲是从左仙君身上得到了启发。

不出意外,左仙君撑起的是刑道,甚至创出刑道术法,写了刑道法典,听说还花费百年,凝练心念法身,但凡修炼刑道之人,皆可从中借力,施刑惩之术。

仙界之内,修炼此道的仙人已有很多,至少左仙君一系的仙人都是刑道之仙。

旁人可能觉得这不算什么,但在徐闲眼里,左仙君这么干,必然有另外一层含义。

如果前提是左仙君想要在天道名录上留名,那他这么做的目的,就是为了扩大他刑道的影响力。

徐闲虽然很讨厌左仙君,但对方毕竟是仙界前辈,资历、学识都远超自己。

左仙君应该也知道他自己的名字被写在了候补名册上,所以这种扩大影响力的手段,有可能是为了在天道名录这件事上加分。

作为新人的徐闲决定,有样学样。

纸笔之手是一个超脱一般的存在,某种程度上说,纸笔之手就是天道的一个具象化,换句话说,天道之下众生,包括凡人仙人,一举一动都在天道的注视之下。

左仙君要让刑道成为继巫、仙、佛之后的第四道途,一个是壮大刑道,一个是成为刑道中的领军人物。

这两点肯定是缺一不可。

而剑道这边呢?

徐闲觉得,在上古时期已经有不少厉害的剑修,可以说剑道的影响力绝对不输什么所谓的刑道,甚至要更厉害。

剑修之多,绝对超过对方。

但唯一的问题是,没有一个领军人物。

两个必要条件当中缺少了一个,这才是过去那么多剑道高手都没有名入天道名录的关键。

这件事徐闲也是思索许久才想明白的。

过去仙界中,出过很多剑道方面的强者,很多不弱于徐闲,甚至更强,但他们最终都铩羽而归,失败了。

究其原因就是只知道修炼自己的剑道,没有将剑道整体都考虑进去,更没有得到其他剑修的拥护。

徐闲想要留名天道名录,将剑道顶上去,成为第四道途,这一步必须要走。

各方打探了一番,徐闲手里已经有了一份仙界剑修的名单。

他要一一拜访,要么结交,要么挑战。

目的就只有一个,让他们在剑道让认可自己,臣服自己。

巧的是在附近就有这么一个剑修仙门。

徐闲打算去拜访一下。

万事开头难,但这头必须得开。

这日大早,徐闲就戴着两个近卫仙兵飞了一千八里,到了一处仙界名山。

牵牛山。

传闻九清上仙曾在此处降服青牛坐骑,因而得名。

牵牛山很大,甚至超过阴山。自然山大了,里面的东西就多了,这山中光是仙界的仙门就有好几个。

徐闲要去的是其中一个,锐剑盟。

第二百四十三章赶得早不如赶得巧

锐剑盟,严格来说并非是传统意义上的宗门。

这更像是一群同道之人组成的联盟。

徐闲来时,从山脚开始,就看到不少人正在陆续登山向上。这些人都有一个特点,没有寻常道仙的儒雅,每一个都是悬剑或背剑,要么就是整个人的气质锐气难挡。

全都是剑修。

仙界规矩,入山之前有步行石,见石落地,步行上山,这是对仙宗的尊重。

徐闲是来拉拢人的,当然不能做挑衅举动,所以在山脚下时也落下。

“将军,此处剑修聚集,也不知道有什么大事。”一个近卫上前说道,脸上也是带着好奇之色。

仙兵常年在军营之内,极少外出走动,所以看什么都新鲜的很。

徐闲一笑:“过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待会儿你们两个只管跟着我就是,我不允许,你们不要乱说话。”

“是,将军。”

两个仙兵是擒龙营的老兵,徐闲说什么,他们就做什么,绝对一点折扣不打。

而且这一次能被挑选跟着将军出来,他们只感觉幸运。

毕竟除了能一直追随将军之外,还能出来放放风。

“让开,让开。”

这个时候下面有几个剑修冲了上来。

路上的剑修纷纷被这几个剑修撞开,虽有不满,但看清这几个剑修的模样之后,都选择了忍气吞声。

到了徐闲这里,徐闲倒也没有硬拦着,而是主动让开。

那几个剑修急匆匆的冲上了山。

“什么玩意儿!”旁边一个年轻剑仙低声骂了一句,显然很是不满。

徐闲好奇就问了一句,年轻剑仙道:“这几个是六脉剑宗的剑仙,平日里便是如此行事,不过这一次,听说他们的剑主在剑盟上吃了大亏,所以一个个都急了,哈哈,真的是活该。”

年轻剑仙咬牙切齿。

徐闲不明所以,他带的两个仙兵更一无所知。

这六脉剑宗又是什么来路?

不懂就问。

徐闲冲着那年轻剑仙一拱手:“这位道友,我初来乍到,很多事情都不懂,六脉剑宗是什么来路,另外,他们的剑主吃了什么亏?”

年轻剑仙有些意外的看了徐闲一眼,估摸心里是想这人居然如此无知。

不过徐闲气势不弱,身后又跟着两个甲胄在身的仙兵,便知道徐闲身份不一般,这种人,像是他们这种散仙是不好招惹的。

所以也是客气的讲解。

徐闲这才明白。

仙界的剑修发展了数千年,如今已经是颇为成熟,有了各种分支流派。

六脉剑宗便是其中一种。

与之对应的,还有纯阳剑宗、纯阴剑宗、五行剑、无形剑之类的,种类繁多,一般人根本记不清楚。

至于剑主,乃是一种称谓,可以看做是某个流派的领袖级人物。

而剑盟,则是各方流派共同议事的一个组织,也有所谓的盟主,不过看年轻剑仙的样子,估摸这剑盟的约束力和影响力都很一般。

今天,便是剑盟推举盟主的日子,上一届盟主年岁已高,打算退位让贤。

“实际上,是下面的人逼的紧,什么退位让贤,都是说词。”年轻剑仙说完,冲着徐闲道:“这位道友,你是哪个流派的?”

流派?

徐闲看了看自己腰间悬着的百战仙剑,知道对方是把自己也当成剑修同道。

当然,自己本来就是。

不过徐闲是没有什么流派的。

而且徐闲觉得,同为剑道,干嘛要分什么流派,这不是闲的没事干么。分了流派,互相争执不休,各自鄙视,反而会阻碍发展,这么浅薄的道理,如此多的剑修难道就想不明白?

徐闲觉得很奇怪。

“我是剑修,但无流派。”徐闲如实答道。

一听这个,年轻剑仙顿时是来了精神。

“那道友不如加入我们飞剑宗,我们流派的飞剑之术举世无双,绝对适合道友修炼和发展。”

徐闲一下子没适应对方的热情劲,这让他感觉像是遇到了传销者。

“我先看看,不急,不急。”徐闲蜿蜒谢绝对方的好意。

“恩,是应该看看,多了解,再选择。”年轻剑仙也是点了点头,两人这一来一回聊了聊,倒是熟络不少,此刻是一起上山。

“山顶便是剑盟所在,已经是争执好几天了,这盟主就是迟迟选不出来。依我看,不是选不出,是谁都不服谁。”年轻剑仙为了拉徐闲入伙,主动讲解,倒是省了徐闲询问。

这一路徐闲也是了解不少,心中的疑惑更多,已经是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

“为何要分什么流派,剑道本为一家,应当齐心协力,将剑道发展壮大,分了流派,岂不是要窝里斗,不断内耗?有什么好处?”徐闲开口,一下点出关键。

那年轻剑仙愣了愣。

估摸是没想过这个问题,毕竟他们早已经习惯了,时间长了,这种习惯已经让他们懒得去思考其他问题。

就例如,这件事本身的合理性。

的确,为什么要内斗,为什么要分流派。

在徐闲看来是莫名其妙的事情,但在已经习惯流派之争的仙人眼里,却是已经习以为常。

“自然是要分高低,定主流,如此,才能确定剑道发展方向。”年轻剑仙想了想,给出了一个听上去似乎挺合理的答案。

但徐闲觉得,这答案同样莫名其妙。

难道说不分高低,不分主从,这剑道就不能发展了?

这是走了歧途。

但徐闲不好说这个话,主要是看这年轻剑仙似乎已经是认定现在的情况就是正常的,若是徐闲反驳,有可能会恼羞成怒。

况且,徐闲也想把事情搞清楚,如此,先上山顶看看再说。

一路上山,周围剑修有很多,可见仙界当中的剑修数量是非常庞大的,这也正常,但凡是个仙人,谁不会用剑?

只要用剑,都可自称为剑修。

当然,剑修和剑仙还是有差别的。

对剑道的理解也不同,不过即便如此,剑仙在仙界,也绝对算得上是一个庞大的群体,是人口大户。

但这么多年,剑道依旧是无法更进一步,别说发扬光大,步入第四道途,便是稳固之前的地位都难。

仔细想想,这显然有些不正常。

心中思索,徐闲已经是跟着众人一起上到山顶。

都是仙人,虽说不能飞行上山,但步行的速度也是一点都不慢。

到了山顶,所见风景秀丽,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