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120章 左鸿心中所想

第120章 左鸿心中所想

身上仙气荡漾,随便一个沈莹都自问不是对手,而这样的仙兵,却有足足数千。

这一股力量,光是想想就知道有多强大。

再看和童姥说话的那几个大仙,一个个的气息都是强的离谱。

路上童姥就说过,这几位都是天仙。

这个时候,沈莹也是不禁在想,这仙界,灵仙之上为天仙,天仙之强,可想而知,但徐闲能成为仙界剑道之主,甚至可以对这些天仙发号施令。

这是怎么做到的?

沈莹对徐闲算是有信心的,但这个事情还是让她百思不得其解。

莫非,现在徐闲的本事,比这几位天仙都厉害?

胡思乱想的沈莹这个时候被童姥打算了思绪。

“来,见过这几位剑道前辈。”

沈莹自然不会失礼,她在凡尘,在五行剑宗,都是地位崇高的前辈高人,不过在仙界,她是初来乍到的小仙。

童姥这一介绍,那几个大仙一开始并不在意,毕竟区区一个新晋剑仙,还不足以让他们这种级别的天仙在意。

但当童姥说,她是徐闲的师叔后,众人态度立刻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原来是剑主在凡尘的师叔。”

“果然有一点剑主的风范,沈仙人初来仙界,倘若有什么事情,可尽管向我们说。”

“是啊是啊。”

……

大帐之内,徐闲还不知道六师叔沈莹来到仙界。

此刻的他是遇到了一件颇为古怪的事情。

本来是在闭关潜修剑道,却没曾想,突然自己,他神念穿梭,居然是进入混沌星辰。上一次,徐闲便是在这里看到执笔之手的。

便在这时,远处虚空中,伸出一只巨大无比的手掌,冲着徐闲抓过来。

这是一股无法匹敌的力量。

徐闲被抓住之后,只感觉仿佛穿梭亿万里,随后被放入一座巨大的金殿之前。

站定之后,抬头一看,可以看到大殿上挂着一个牌匾。

“天道圣殿?”

徐闲念了一遍。

刚才,他是被执笔之手带过来的,所谓既来之则安之,徐闲打算进去看看。

隐约之间,徐闲知道这大殿事关重大,这一次,十有八九是因为天道名录的事情。

想到这里,徐闲迈步而入。

只是让徐闲没想到的是,他刚走进去,便看到前面站着一个人,这人仙气冲顶,神态肃穆,仙人威势显露无疑。

徐闲看他的时候,这人也看向徐闲。

第二百六十一章摊牌了

这人是谁?

徐闲这个时候心思电转,显然,能出现在这里的人,绝对不是泛泛之辈。

刚才,徐闲是被纸笔之手抓过来的。

换一句话说,对方也有可能是这么过来的。

徐闲刚才甚至推测,自己来到这里,是因为天道名录。想到这里,徐闲心头一跳,有了一个猜测。

只有候补名册上的仙人,才会被带到这里。

自己是,面前这个仙人也应该是。

念头一动,徐闲已经是提防上了。天道名录上的位置就只剩下一个,这么来看,候补名册上的人,互相之间都是竞争者。

徐闲还记得之前几个剑道之主是怎么陨落的。

和这些名册上的竞争者怕是脱不了干系。

“你是何人?”

对方的发问,打断了徐闲的思索。

不过这仙人一脸高高在上的姿态,盛气凌人,徐闲不喜欢,况且,问人来历时,不是应该先自报家门?

对方不给面子,徐闲自然也不会客气。

“你又是哪位?”

直接怼了上去。

那仙人眼瞳一缩,身上已经是带了杀气。

可能对方是真正的位高权重者,平日里没有人敢和他这么说话,突然碰上一个,当然是不适应。

又或者,对方自持身份不一般,认为旁人都应该认得他,所以可能会认为徐闲这是故意挑衅。

但徐闲真不知道。

此刻,两人是剑拔弩张,徐闲发现,对方是强,但自己也并非是毫无还手之力,剑意加持之下,足以和其对峙。

看得出来,对面那仙人脸上泛出一丝惊讶之色。

有脚步声传来。

又有人来了。

徐闲和那仙人在这一刻倒是有了默契,没有继续对峙,一个撤了仙威,一个撤了剑意。

后面,又来了四个人。

带头的是一个儒衣仙人,风度翩翩,所过之处,厅堂明亮,显然身上是有大气运和圣力。后面则是一个一脸苍白的僧人。

这僧人半个身体鬼气森森,半个身体显露佛光,仿佛阴阳合体,极为怪异。

而且在这僧人背后有虚影,同样,一半是佛光彩虹,一半是森罗鬼域。

徐闲能感觉到这僧人极为恐怖。

鬼道!

旁人不好猜,但这个僧人所持大道,实在是太过明显,简直像是写在脸上一样。

这更是让徐闲确定,被纸笔之手抓过来的,都是候补名册上各个大道的道主。

有趣了。

刚才那个儒衣仙人,十有八九是儒道之主。

徐闲又看向其他两个人。

一个是身材高大,似男非男,似女非女的妖仙,或者说,是妖圣,那自然是代表妖道。

最后一个,是一个持杖老仙。

浑身飘着一股药香。

身后虚影当中,各种草木涌动,那种药香让人闻一下,都觉神清气爽。

这一定是医道之主。

如此一来,争夺天道名录第四道途位置的六大道主都来了。

若是这么来看,徐闲已经猜出他头一个遇到的仙人是谁了。他之前已经从大将军口中知晓,仙朝左仙君执掌‘刑道’。

而左仙君的名字,也在候补名册之内,自然,刑道也是候补大道之一。

那刚才和自己对峙的仙人,就是左鸿,左仙君。

当真是冤家路窄啊。

徐闲这个时候扭头看了一眼对方,心中想了很多。原本只有两个人的大殿,此刻又来了四个,一共六个人,此刻都是互相打量。

当然徐闲看得出来,那另外五个早就互相认识,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看的都是自己。

“剑道之主?”儒衣仙人最先发问,他一脸笑呵呵,仿佛人畜无害。

徐闲点头。

人家客气,他也不可能摆脸子。

“好好,剑道后继有人,是好事。”儒衣仙人道:“我叫延须先生,不知剑道之主如何称呼?”

徐闲这个时候本来是想报个假名。

但转念一下,自己名字都已经写在候补名册上了,估摸一会儿就都知道了,如何,何必多此一举。

当下是报出真名。

“徐闲。”

其他几个道主还好,没什么表情,但那边左仙君却是面色一变,猛的看向徐闲。

“是他?”

左仙君是真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徐闲。

毫无疑问,能来到这里的,都是被纸笔之手选中的大道之主,是有资格争夺天道名录的存在。

左仙君再怎么想,也想不到一个刚来仙界没多久的人,居然会和自己同在一个大殿,和自己并驾齐驱。

想不通,实在想不通。

不过以左仙君的城府,自然不会在这种场合多说什么,甚至,就连他原本对徐闲的敌意也隐藏了起来。

“虽不知此人是怎么被选中的,但其修为不可能威胁到我,剑道势微,这是大势,谁也挡不住。”

左鸿心中所想,脸上也是放松许多。

左鸿很清楚,眼下距离最终的选择的日子已经只剩下数月时间,而这一次,是执笔之手的最后一次对六道的排名。

这一次只要排入第一,基本上大势已定。

谁又能左右?

只要最终能被执笔之兽选中,列入天道名录,那他执掌的刑道就是第四道途,真正与巫、仙、佛三道并驾齐驱。

到时候,自己就是天道圣人级别的存在,届时金仙在他眼里,也是蝼蚁。

左鸿暂且不提,那边徐闲已经和另外几个大道之主认识了。

鬼道之主叫影葬菩萨,本以为鬼道阴森,但这位影葬菩萨却是意外的健谈,大部分时间,都是他和儒道的延须先生和徐闲交谈。

至于另外两位,妖道之主明显是闷葫芦,压根儿不说话,很是孤傲。医道之主虽然说了一句,但也点到为止,并未深谈。

这时天道圣殿的深处传来一声钟声,影葬菩萨一听,微笑道:“时间到了,咱们进去吧。”

徐闲心中好奇,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那钟声又意味着什么?

这个时候,他不会矜持,不懂就问。

“徐道主头一次来,所以不知道,实际上纸笔之手每隔几年,都会考评有资格晋升天道名录的六道,给一个排位,自然,排位第一的,是最有可能被列入天道名录的。这应该是最后一次,毕竟,再过几个月,纸笔之手就要选定大道了。”

徐闲听的是心头一跳。

这么快?

不得不说,这对自己有些不公平,这居然是最后一次排位,而听影葬菩萨的意思,这最后一次排位意义非凡。

可能谁排第一,会极大的影响最后的评定。

那自己现在还能干什么?

似乎,什么都干不了。

徐闲不得不叹了口气,现在也只能先进去看看了。

第二百六十二章意想不到的排位

天道圣殿之内极为空旷,随着钟声,六位道主漫步而入。

徐闲从始至终都是精神紧绷。

他是防着旁人动手,不过在这种地方,纸笔之手的眼皮子底下,怕就是左鸿这种人也不敢乱来吧?

但提防一些总是没有坏处的。

徐闲相信,其他几个道主看似闲庭信步,但绝对也是各自小心。

有趣的是,他们对自己还算是‘友善’。

这里面的原因徐闲考虑过,大概是因为自己对他们没有威胁。

毕竟自己是刚刚被选定为剑道之主,在这些金仙级别的存在眼中,自己是九成新的菜鸟,这样的人,当然不会被执笔之手排在前列。

前面出现了六个蒲团,三三相对,看得出来,这蒲团是给他们六个道主准备的。

左右三个蒲团,此刻左仙君是直接朝着左边第一个蒲团走过去。

左为尊。

左仙君这是一种暗示,也是对自己身份地位的一种彰显。

徐闲看出来了。

其他人也看出来了。

不过徐闲不会在这个时候和他争,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而且现在属于最后一次排位,而且再过几个月,执笔之手就会做出选择,所以这个时候不争什么时候争?

那边影葬菩萨第一个上前,挡住左仙君。

“呵呵,仙君太着急了,眼下排位未定,不如再等等,等最终排位出来了,咱们再按序落座,如何?”

左鸿脸一冷:“菩萨你糊涂了,排位之后就该离开了,眼下是在此等候,自然是坐着等。”

说完,就要上前。

那边延须先生此刻也是一把拉住左鸿:“这个蒲团舒服,不如,让给我吧,仙君乃是仙朝上官,应该不会和我这个读书人争抢吧?”

说罢就要坐上去。

左鸿眉头一皱,手上一用力,将对方拉住。

延须先生当下也是不服气,轻声念了一句:“我自傲气如山岳,万古变迁不移根。”

瞬间,加持了一股力量。

这不是仙法,也不是法术,而是一种圣言之力。

这是儒道手段。

即便是左鸿这般修为的金仙,这个时候居然也是拉扯不动,其中奥妙自然是玄妙无比。

左鸿脸色不好看。

对方明显是要跟自己对着干,实在是不能忍。

只不过就在这个时候,左鸿猛然发现了什么,扭头一看,却是看到影葬菩萨已经是趁着他和延须先生角力的时候,一屁股坐在了左边第一个蒲团上。

不光是坐上去了,对方还一脸微笑:“莫争了,莫争了,这次就让我坐了吧。”

左鸿气不打一处来,但他毕竟自持身份,冷哼一声,迈步走向右手第一,这次延须先生还想阻拦,左鸿已经是动用极为厉害的仙法。

“刑笼。”

轰,从虚空中飞来几道铁栅栏,瞬间将延须先生的去路阻拦,借着这个空当,左鸿是走到右边第一个蒲团,坐了上去。

左右第一,都被人占了。

延须先生显然不高兴了,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他也没招儿,谁叫他动作慢了呢,只能是快步走到左边第二个蒲团。

那妖道之主一脸不屑,仿佛瞧不上任何人,明显属于极不合群的那种。

用徐闲的话说,这位是社恐人士,且不善与人交流。

倒是医道之主虽然看上去不爱说话,却是礼数有加,性子温和。

“请。”

对方冲着徐闲道,居然是礼让徐闲先选座位,徐闲当然不会真的坐上去,而是还礼道:“前辈先坐。”

“好。”那医道之主见状也没有推脱,点了点头,在剩下的两个位子里随便选了一个,徐闲则是坐了最后一个蒲团。

显然对徐闲来说,坐什么位置根本不重要。

更没有必要争抢。

不过从刚才那一个片段来看,左仙君他们几个人之间的争夺还是很激烈的,重点是谁也不让谁。

侧面来看,天道名录的争夺也是一样。

可能在他们看来,执笔之手每一次都安排这种蒲团,肯定是另有深意。

说不定,这座次也会影响到他们所属大道的最终排位。

反正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各自坐好,便是等待。

因为刚才争抢座次,伤了和气,左鸿与那影葬菩萨还有延须先生已经互不说话,妖道之主更是谁都不理。

徐闲这边和谁都不熟,当然也乐得清静。

盘膝坐好,参悟剑道就是。

反正时间不能浪费,能用则用。

“徐道主当真是勤奋。”旁边,医道主小声称赞,徐闲赶忙一笑:“后学小辈,理当如此。”

医道主点头:“要整合剑道可不容易啊。”

这话意有所指,徐闲不知怎么回应,所以只是报以微笑。

“徐道主无需戒备,老道我醉心医术,却是无心争夺天道名录,主要是无论怎样都轮不到我,哈哈,每次排位,我医道都是最后一位,如此,何必再争。”

医道主看得出来,心态很好。

显然老早就放弃了天道名录之争,仔细一想也是那么回事,每次排位都是最后一位,那无论怎么争,都到不了第一。

如此,何必再争?

徐闲一笑:“前辈心态很好,让人佩服。”

“呵呵,没法子,医道虽重要,却难以脱颖而出,能被执彼之手选为候补名册,我已知足。不过你们剑道想要上位,也很难啊,毕竟,道主换了好几个,而且一盘散沙啊。”医道主一脸可惜之色。

徐闲只是点头,并未反驳。

别说,两人居然是聊的挺投机,别看其他四人各自端坐闭目修炼,实际上都竖着耳朵听着呢。

医道主的话,他们也认同。

首先医道是没有和另外几个大道争夺的资本,万年垫底,想要被写入天道名录几乎是不可能的。

而剑道,之前风头正劲,几次排位都在第一,若非道主更替,内部分崩离析,其实是最有把握争夺第一的。

不过现在,众人也不放在眼里。

毕竟就连医道主都不看好。

此刻左鸿微微睁开眼睛,看了一眼影葬菩萨和延须先生,现在竞争最大的,就是他们三个。

妖道也算厉害,不过想要上位,还差了一些火候。

就在这个时候,大殿内虚空之上,执笔之手出现。

众人立刻都睁开眼睛,全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