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40章 阵法也套上了

第40章 阵法也套上了

了。

徐闲睁开眼睛。

手中的地煞剑开始嗡嗡作响,震动个不停,眨眼之间,剑身变的炽热。

徐闲松手,地煞剑跌落在地,已经是从剑身开始,由内到外变的通红,便如在烈火中锻烧一般。

“坏了!”

徐闲看到地板都被灼烧的焦黑,急忙运用法术,压制剑上不断涌出的烈焰。

轰隆!

显然单凭徐闲是压不住的,火焰从剑身暴出,就如同瞬间点燃一大罐汽油。

徐闲头皮发麻,急忙退出最内层的阵法,在外面维持黑旗。

此刻前面一团黑雾当中,开始有烈焰冒出,黑红相交,黑棋凝结的黑雾阵法明显是抵挡不了多久就会被烈焰彻底吞噬。

徐闲倒也干脆,这个时候只能舍弃黑旗,退到外层阵法,然后继续加持。

如果这一层阵法也破了,这小屋子也保不住了。

一个小屋子倒是无所谓,徐闲是怕,到时候火焰爆开,整个忘忧峰估摸都得被烧了,那就罪过了。真那样,师尊师兄和师姐问起来,自己怎么解释?

所以徐闲也发了狠,怎么着,也得将这一层阵法稳住,不能让地煞剑上的烈焰冒出来。

接下来是一种僵持和消耗。

地煞剑上冒出的烈焰不断膨胀,徐闲是全力用阵法压制,屋子外看是风平浪静,但屋子里却是热火朝天。

阵法已经是被烧的千疮百孔,若非徐闲全力维持,怕是已经破碎了。

一旦阵法破碎,那积蓄了这么长时间的烈焰百分之百会瞬间爆发出来,徐闲估摸,威力应该和几百斤炸药差不多,甚至更厉害。

到时候爆了,自己死不了,但重伤难免,最重要的是,半个忘忧峰估摸都的被夷为平地。

真那样,师父师兄师姐肯定得把自己皮扒了。

徐闲自然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

吞灵丹,持灵石,拼了命也要守住这一层阵法。

持续了许久,终于阵法之内的烈焰开始减弱,徐闲见状也是松了口气。这个时候他一身大汗,灵气枯竭,一直看到所有烈焰都烟消云散之后,这才瘫坐在地上休息。

这时徐闲若有所感,伸手虚抓,地煞剑从阵法当中飞出,落在徐闲手中。

嗡!

剑上传来阵阵铮鸣之音。

余温未绝,剑身之上,飘着一个影子,似半身人,可低声细语,口吐法言。

徐闲心头一跳。

灵器晋升法器了。

法器自然要比灵器强了很多,最大的区别便是可运用法力,加持法力,印术法与器灵之中,之后施展,便可直接运用,极为神庙。

简单来说,灵器和法器的区别,可看做人会不会技能。

便如一柄剑,灵器时,只能被驱使,或持拿斩敌,或御剑飞行,又或着加持冰火雷电,飞剑杀敌。

但如果是法器,即可在剑上刻印法术。

下次抬手丢出法剑,直接就是一招剑道术法。

又或者一枚灵玉,灵器时无甚作用,但若是修士在灵玉上刻印‘护身法术’,此玉便可称之为法器。

就如同之前二师兄送给徐闲的那一面青铜四象守身盾。

就是一件法器。

不过地煞剑并非是徐闲炼制的法器,它是吞噬仙灵之气自己升级,自然,剑中刻印的法术,也是原本就有的。

徐闲查看,剑柄处多了一道法印,灵识探查,一段段文字若隐若现。

“搬山嫁梦,吐焰御风!”

看到这里,徐闲心头一跳,知道这是地煞剑上的四项神通。

这剑了不得。

居然得了四项神通。

忘忧峰上,云虎所在的山洞。

此刻这大老虎正在酣睡,作为修士家养的妖兽,食灵果,纳灵气,也可称之为灵兽,其修为这些年也提升了不少,足以吊打一切炼气期修士,甚至能硬抗化精一层修士。

不过在徐闲炼气十层时,就已经可以和云虎斗个旗鼓相当。

如今徐闲炼气十三层,已经是稳压云虎一头。

也是因为五行门上没有什么妖兽修炼之法,不然,以云虎天资,若是放在外面,指不定就成了一代妖王。

便在这时,云虎酣睡正香,丝毫没察觉它自己浮空而起,似是被一个无形的大手托起,然后搬出山洞。

就在不远处一个池塘上,云虎飘到上空,突然那一股浮力撤去。

噗通一声,嗷嗷直叫。

远处徐闲一脸满意:“这搬山神通当真厉害,神不知鬼不觉可搬运万斤重物,想必嫁梦吐焰和御风也一样神妙。”

之前和云虎角力,徐闲多次被这大老虎推入池塘,这次总算是偷偷的报了仇。

第八十章师姐很严厉

徐闲是有远大理想的人。

他还得去怀龙山去找回老姚,还得探寻自身的修炼之道,所以不能躺在现有的成就上止步不前。

修炼之路,如逆水行舟。

师尊谢无忧在忘忧峰待了三个月,便外出游历。师尊性子本就随意,有时会赌气一般,窝在外院贡献阁六十年而不出门,有时又会来一场说走就走的历练之行。

师姐说过,大师兄的性子,有的时候就随了师尊。

不过徐闲推测,师尊这次历练,肯定会去一趟云山宗,去找他那位道侣。

毕竟修为有成,大部分男人都想去找心上人去炫耀一番。

师尊也不能免俗。

二师兄也跑了,跟随二师伯前去金州另外几个道门,商讨五十年一次的道门大比。一同去的还有五代弟子中几个排名靠前的,淳于修也在其列。

这对徐闲来说是一个好消息。

他们这一趟至少得一年才归,所以至少一年之内,徐闲可以放心四处溜达了。

忘忧峰上,只剩徐闲和师姐两人。

本以为师尊不在可以悠闲一些,但徐闲却忘了师姐的恐怖。

“小师弟,你打算在炼气期待多久?”

天不亮,师姐就来敲门了,见面就是这么一句,问的徐闲暗道不妙。

自己捅破炼气期天花板的事情,师姐还不知道,所以在她的探查下,徐闲一直都是停留在炼气期。

那自然会被认为一直停留在炼气十层。

“从今天起,我会盯着你修炼,小师弟,你一刻都不能再浪费了,要知道修炼之路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师姐苦口婆心。

“师姐,其实我已经突破炼气十层了。”徐闲打算摊牌,毕竟师姐不算外人,不然真让她逼着每天修炼,徐闲可受不了这个。

对面师姐冷笑。

“小师弟,你这一点心思骗不过师姐,师姐我吃的盐比你吃的米都多。还突破炼气十层,如果突破了,你就应该是化精期修士了。别说那些废话了,跟我走……”

说完也不管徐闲反应,伸手一抓,就扣住徐闲手腕,强行拖走。

徐闲大怒。

刚想反抗,师姐那边显然早有准备,凝元期修士的灵压直接铺天盖地的压过来。

两者之间的实力,实在是相差太多。

别说徐闲现在是炼气十三层,便是炼气二十层,也不是对手。

“疼,师姐轻点。”徐闲感觉手腕快被捏碎了。

师姐也知刚才用力过大,这个时候面带歉意,但还是不肯让步:“让你修炼还不是为你好,你别反抗就没有这事儿了,来,听话,别闹。”

说完,手上的力道减弱几分,却是依旧没松手,拽着徐闲到了一处空地。

这里之前徐闲经常和云海跑来玩,本来就是一片空旷,但是这个时候,却是多出一尊巨大的丹炉。

高度超过七米,至少二十人才能环抱住。通体铜色,外面刻着数以万计的符咒,一看就是一件厉害的法器。

“小师弟,这是师姐从五师叔那边借来的金宗法器,天地混元炉,本来是炼丹的,后来五师叔改造了一番,用来辅助修炼发现效果更好。这是师姐好不容易才借来的,一会儿你就进去,这次不突破到化精期,你就别出来。”

这话听的徐闲心头一沉,头皮有些发麻。

炼丹的丹炉,你拿来炼人?

“师姐,我不去,我真的突破了,师尊也知道的,我现在是炼气十三层……”徐闲此刻大喊。

不过还没说完,就被云娥师姐甩手丢进那巨大的天地混元炉内。

“说什么胡话,这世上哪来的炼气十三层,小师弟,你撒谎都不会,老老实实进去修炼,我把丹炉封住,你不突破,休想出来。”

说完,丹炉的入口咔嚓一声闭合。

阵法也套上了。

徐闲在里面气个够呛,还别说,这丹炉不亏是金宗法器,内有乾坤,所见之地,面积和空间比从外面看上去要大得多。

但那也不行。

徐闲立刻是御剑飞起,想要冲撞出去。

咣当。

撞在炉壁上,徐闲只感觉头晕目眩,抬眼一看,周围显露出一层如密集蜂窝一般的气壁,将四面八方全部封住。

便在这时,徐闲听到轰隆水声。

“小师弟,我从神女岛带来一些玄冥六煌水,此番也一并灌入,助你修炼。”师姐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空旷悠扬。

徐闲还没反应过来,就见周围四面八方涌来惊涛巨浪,直接被一个浪头拍到脸上,卷入冰冷的海水当中。

玄冥为上古时水神之名,又称之为冬季之神,那自然是代表着寒冷。

这水,也的确是如此。

要知道徐闲已经经历过四次蝉脱蛇解,肉身极强,饶是如此,此刻也是被冻的够呛。

而这还不算完。

好不容易从水里冲出,徐闲还没喘口气,头顶之上,一轮烈日显露威势。

“这又是什么?”徐闲傻眼了。

接下来,第二轮,第三轮,第四轮,最后是足足九轮烈日悬在头顶。

“小师弟,这是天地混元炉中烈日法阵,正好炉中阴阳相合,灵气充裕,最适合你修炼。你且安心突破就是,莫要辜负师姐一片苦心。”

师姐的声音竟是逐渐远去。

不是走了吧?

徐闲急忙大叫,不过已经没有回应,估摸已经是走远了。

“师姐,你这是从哪听说的修炼之法?这不是胡闹么。”徐闲欲哭无泪,但很快他就顾不上说话了。

头顶九轮烈日灼热难当,周围甚至有火苗跳动。

而下面,汪洋玄冥冰海也是波涛汹涌。

这上上不去,下下不来,简直是无路可去。

很快徐闲就忍受不住灼热,只能运转灵气抵挡,实在忍受不住,就只能一头扎入玄冥冰海当中。

但下面冰冷刺骨,也待不了多久。

受不了的时候就只能再上来,如此反复。

此刻忘忧峰内,云娥正在翻看一本古籍。

这是她在七海历练时,偶然从一处孤岛上发现的。当时那孤岛被一团雷暴包围,根本无法踏入,可云娥这一次是机缘极好,刚好在她去的那几日雷暴消散。

她趁机踏入岛上探索,在一处洞府内,找到一些天材地宝,一些法宝和修炼功法,当中便有这本用来辅助修炼的古籍。

这次云娥能在历练时一举从归真九层连升两级,突破到凝元一层,就是因为这一次奇遇。

自然,对古籍中记载的修炼之法,云娥也是深信不疑。

不过古籍中说的法子只适用于炼气期修士,所以云娥也用不上,但刚好可以用在小师弟徐闲身上。

“小师弟啊,这次可是你的机缘。我就不信,用了这等上古秘法,你还能不突破。”云娥看了看远处的天地混元炉,随后又将目光移到古籍上。

便在这时,远处有剑光飞来,云娥眉头一皱,立刻是飞掠而出。

第八十一章你怎么还没突破

这飞来之人云娥认识,乃是水宗戚琼月。

水宗宗主关门弟子,最近十几年中,五代弟子中佼佼者。

“见过云娥师姐。”

戚琼月此刻看到云娥,急忙行礼。

“琼月师妹,可是有事?”

云娥不解。

毕竟一般没什么事的话,旁人是不会来忘忧峰的。

戚琼月略有羞涩,不过还是如实道:“我找徐师弟,有些修炼上的事情,想请教一二。”

这话云娥有些不信。

小师弟有几斤几两,她自认为掌握的很清楚,前几年还行,修炼速度极快,而且一举成为黄门擂第一。

风头一时无二。

但随着同辈弟子陆续踏入化精期,徐闲逐渐成了旁人笑柄。

正因为如此,云娥才会亲自督促徐闲修炼,甚至不惜将小师弟丢进天地混元炉里。

“小师弟他最近正在闭关修炼,不便见客,琼月师妹改日再来吧。”

云娥自然不想旁人打搅徐闲修炼。

戚琼月一听,只能无奈告辞。

不过眼中那种失望表露无疑。

“找小师弟请教修炼之事,我看未必,等一下,莫非,是这琼月师妹看上了”

云娥自言自语,吓了一跳。

仔细一想,还真有这种可能。小师弟模样不差,平日里也能说会道,估摸是偷偷讨了这琼月师妹的欢心。

要说戚琼月也是长的如花似玉,美的不可方物,就是在云娥眼中也是挑不出一丝毛病,如此被那贼小子惦记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下云娥那个气啊。

“小小年纪,搞什么男欢女爱,一定是小师弟花言巧语,不学好啊,怪不得修为一直提不上来,本来打算关他两天就行,这次,得关够他三天,不,四天。”

打定主意,云娥甩袖而去。

天地混元炉内。

徐闲浑身灵气荡漾,三天时间,他已经可以短时间内抵挡九轮烈阳和玄冥冰海了。

阴阳炼体,灵气润神。

还别说,徐闲发现自己的修为提升的极快,而且是完美的将之前那一道仙灵之气彻底炼化。

说出去可能别人都不信,就这几天,他已经是突破到炼气十五层,而且距离炼气十六层也只差一步。

“简直是突飞猛进,师姐这个修炼手段,的确是厉害。”徐闲感慨之后,却是又苦着脸:“可师姐啊,你打算把我关多久,至少应该放出去休息一下,再这么下去,我撑不住了。”

大喊大叫。

没有回应。

徐闲不知道,师姐此刻还在生闷气,听到炉中叫喊,装作没听到。

天地混元炉内的烈焰更为猛烈。

照这种情况下去,下面的玄冥冰海也坚持不了多久,便会蒸发殆尽,到时候,徐闲连躲都没地方躲。

又是半天过去。

玄冥冰海锐减。

“师姐,咱别开玩笑了,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我真的突破了。”

徐闲大喊。

这次丹炉内烈焰开始减弱,随后炉门大开,徐闲见状急忙是一跃而出,看上去是灰头土脸,不过双目含光,显然这种修炼之法对他真的有巨大提升。

外面云娥面若寒霜,坐在那边石凳上,长裙飘动,却是冷笑不止。

“你哪儿突破了?”

徐闲急忙将气势释放出来。

“这不还是炼气期吗?”

云娥一拍石桌,咔嚓一声,石桌崩碎。

抬手一甩,大还丹,回气丹飞射而出,直接丢在徐闲嘴里,随后隔空一推。

徐闲咣当一声,又摔回丹炉之内。

卧艹!

徐闲大怒,不过他来不及说话,又一股玄冥海水倒灌而入。

这有点像是蒸包子。

水不够了,续上继续蒸。

外面云娥是一脸恨其不争:“小师弟,你怎么还没突破,不应该啊,莫非是方法不对?”

翻开那本古籍,云娥摸着下巴皱眉思索。

她完全是按照上面的法子,按理说,只要是炼气十层,百分之百可以借助这个法子突破化精期。

可刚才小师弟身上的气息,依旧是炼气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