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41章 此剑是我请名匠乐阳大师打造的

第41章 此剑是我请名匠乐阳大师打造的

这一点云娥不可能看错。

小境界或许难以辨识,但是大境界那不可能看错。

“不过话说回来,刚才小师弟身上的气势倒是超强,一般炼气期修士可没有那般强横的气劲。”

“但,炼气期就是炼气期,气劲再强也还是炼气期,这臭小子花言巧语,连我都想骗。”

云娥又生气了。

昨天她下峰一趟,刚好遇到土宗任唯璇。

对方是天门擂第八位,排位压自己一头,修为也压自己一头,凝元二层。

她们两个明争暗斗,互相看不顺眼。

自己不如那任唯璇倒也罢了,问题是,对方的师弟也比自己师弟强。

这不能忍。

那个陆培杰,前几年论道大会上被小师弟打出论道大会,但最近几年,人家也是顺利踏入化精期。

任唯璇还故意提起这件事,想让两人再切磋一下,挑衅的意味实在太明显。

这不是明摆着报仇?

云娥自然不接茬,但心里不舒服。

所以这一次无论如何,她也要帮小师弟突破化精,就是要争这一口气。

这一次,过了七天。

丹炉之内,徐闲的修为已经突破到炼气十八层。

这种修炼速度,别说宗门百年之内无人能敌,便是千年之内,也未必有人能相提并论。也是云娥这个上古秘法完全针对炼气期,而且她舍得用东西。

她这些年珍藏的一些天材地宝,大部分都用在了徐闲身上,便是五宗那些真正的天骄弟子,也没有这等待遇。

可徐闲却高兴不起来。

这种修炼之法快是快,但太痛苦。

况且现在玄冥冰海,只剩下一小片浅浅的水潭。

踩下去,只能淹没膝盖。

而且冰海蒸发的速度还在加快,这种情况,很快就熬干了。

“师姐,你不放我出去也行,但好歹再加点水进来啊。”徐闲急了:“再这么下去,真要出人命了。”

徐闲开始四处冲撞,打算从内破开丹炉。

就听丹炉之内,仿佛困着一头猛兽,咚咚作响,震的地面都抖个不停。

外面云娥也是颇为吃惊。

徐闲的力量,在这一段时间是一日强过一日,有的时候,就是她都感觉到有些吃惊。

可她期盼的练气化精,气冲天穹之相还是没有出现。

到这时候,云娥也察觉到不对劲了。

她想到一种可能。

莫非小师弟说的是真的?

他真的早就突破了,只不过,是突破到炼气十层以上?

这怎么可能?

丹炉里,徐闲不打算忍了,灼热之气冲的他脑袋发懵,甚至已经有些意识模糊。此刻他不断冲撞丹炉,最后一下,一拳轰在炉壁上。

就听咔嚓一声。

原本坚不可摧的丹炉,直接被他一拳打出一道巨大缺口,瞬间火焰席卷而出,冲出去百丈,如同天龙吐火一般。

徐闲一看这个,也是一愣,瞬间头脑清醒过来。

外面云娥师姐同样是目瞪口呆。

金宗排名前三的法器,天地混元炉,居然被打碎了。

第八十二章师姐冤枉你了(四更)

月上柳梢头。

忘忧峰上,师姐师弟相对而坐,旁边摆着一堆丹炉碎片。

就算是瓷瓶破了,也不好修补,更别说是金宗里有名的法器了。光是找齐碎片拼接粘粘是远远不够的,还得补全当中数十种阵法。

光是想想,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云娥一脸愁容,这怎么和五师叔解释?

再看对面徐闲,云娥干笑一声。

她的麻烦还不止这一个。

“小师弟,这次是师姐错怪你了,不过话说回来,你现在这炼气十八层,是不是相当于化精八层?如果是这样,你这个修炼速度,前无古人啊。”

云娥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实在是这个事情太匪夷所思了。

炼气期十层便是大圆满,何曾听说过有炼气十八层?

徐闲低着头没吭声,摸着脑袋上被燎的毛发,他还没消气。

“我知道,突破的事情你是早和我说过,但这个事情它违背常理啊,师姐一时半会儿不相信也是正常,再说,若没有师姐用这种上古秘法助你修炼,你也不可能提升的这么快,对不对?”

这倒是真的。

徐闲这次是很辛苦,甚至他现在都不敢回想之前在丹炉里的经历。

但不得不说,师姐这个修炼之法很有效,所以才能在短短十几天里将修为提升到这种境界。

“小师弟,别这么小心眼,男子汉大丈夫便应当心胸宽广,大不了,师姐给你赔个不是。”云娥作势要起身行礼,徐闲这个时候才不紧不慢起身拦着。

“师姐,下不为例。”

徐闲一脸语重心长,云娥心里不服,咬着贝齿捏着拳头点了点头。

“我知师姐是为我好,不过这个修炼的法子还是太过凶险,无论是九轮烈日还是玄冥六隍水,那都是极为凶险之物,单独任何一个拿出来都能轻而易举灭杀归真境以下的修士。刚才听师姐说,这修炼之法是按照上古修士的路数来的,我读古籍知晓上古修士,因天地灵气不同,肉身强横无比,便是不修功法的凡人,其肉身都如经历两次蝉脱蛇解的修士一般强横,用这法子自然无碍,但今时今日,就有些太过激进,这也是我,换做旁人,估摸已经死了八百回了。”

徐闲叹息一声。

这话他倒是没有夸张。

师姐自然不会真的害他,但是当时的情况,的确是危急,也不怪徐闲最后不计后果击碎丹炉。

云娥点头。

她现在想想,也真的是这样,上古修炼之法皆是先炼体,肉身不强,根本扛不住这个。

“小师弟,那这个事情,可不可以不和师尊说啊。”云娥看似无意的提了一嘴。

徐闲则是突然转换话题:“听说师姐的青虹穿云剑极为霸道,师弟我早就想见识见识,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机会。”

云娥反应过来了。

“小师弟要学青虹穿云剑,这可是化精期才能修炼的剑法道术”旋即想到徐闲现在的修为,云娥犹豫一下,点了点头:“行,我教你。”

徐闲也是一笑:“师姐放心,师尊不会知道这件事的,另外天地混元炉这个事情,便和五师叔说是师尊要借用几十年,五师叔的性子肯定不会主动问起,这件事也就能瞒住。”

云娥面露惊喜,但又想到什么,摇头:“可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

“先瞒一时再说,等过个几十年,师姐你踏入通幽,五师叔就是知道了,也不会找你算账的,就算是算账,师尊也会护着你。”

云娥一想,也觉得是这个道理。

不过她也不傻,此刻微微一笑:“小师弟别把你自己摘那么干净,别忘了,你也有份。”

“我是被逼的。”徐闲一摊手。

云娥还想说话,远处有剑光飞来。

“有人来了。”云娥整了整衣裙,恢复了肃容,飞身一跃前去查看。

就见一个青年修士御剑而来,徐闲定睛一看,认得,是木宗柳青元师兄。

这位师兄修为不弱,凝元三层修为,在五代弟子当中也是顶尖存在,天门擂排名第六,绝对算得上是五行门中的青年才俊。

据说年纪,才一百三十七岁。

“云娥师妹,我是特意来看你的。”柳青元面带微笑,风流倜傥,英俊潇洒。此刻抬手一抓,便有一片花海飘来,浮在空中,入眼尽是梦幻之色。

此刻的云娥哪有一丝丝刚才和徐闲讨价还价的模样,看她的样子就是平日里那副冰山美人的姿态,便是看到这漫天花海,连眉头都没动一下。

“原来是柳师兄,这么晚了,不知是有什么要事?”

云娥心中暗道晦气,早知道是这柳青元来,就应该提前让小师弟出马打发。

话说回来,之前小师弟可是帮她挡了不少追求者。

想到这里,她看似无意的回头,看了一眼远处徐闲所在的地方,给徐闲打眼色。

柳青元自然不知这些,他温柔一笑:“云娥师妹,这些花乃是我这次外出游历,采五州最好的花卉,以秘法保存,带回宗门的,只是为了献给师妹你。另外,你瞧这个”

说着,抬手一指。

就见花海当中,花朵飞舞,随后一柄粉色长剑飞出。

“此剑是我请名匠乐阳大师打造的,用了七色石,心煌铁,御风春雷精,青炎天罡岩,大师铸剑七日,方才成剑。剑名倾心,代表我对你的心意。”

柳青元一脸笑容,将长剑奉上。

此刻花海飘动,借着月光,当真是浪漫至极。

云娥看了一眼那粉色长剑:“师兄倾心所铸法器,自当好好保管,岂能轻易送人?夜已深,我也要歇了,便不送柳师兄了。”

柳青元急忙道:“师妹,此剑就是专门为你打造的,你且收了这法剑再去歇息。”

说完,也不等云娥说别的,抬手一指,粉色法剑刷一下落在地上,随后飘然而去。

云娥修为不及对方,也追不上,只能是无奈摇头。

这位柳师兄心意,云娥自然知道,而且她也不止一次拒绝对方,可越是如此,越是死缠烂打,平日里她是不胜烦恼。

“这剑不错啊。”

下面有人说话。

云娥一看,徐闲正拿着那柄倾心法剑,开口称赞。

“不错你留着用吧。”

师姐气不打一处来,一甩袖子,飞回屋舍。

此刻漫天花雨落下,的确是很有意境。

徐闲一笑,喃喃自语:“之前收一点小东西没什么,但这剑属上品法器,太贵重了,还是还回去比较好。”

说完,徐闲将这一柄剑拿起,放在面前,低声念了几句剑意法咒。

声似玄音,空旷悠扬,又似魔音,低语之声耳旁回响不绝。

“去吧。”

徐闲吹了口气。

这一柄名为倾心的法剑立刻是爆出一团粉色幽光,刷的一下飞起,在徐闲周围转了一圈,这才嗖一下,以极快的速度飞驰而去。

方向,正是那位柳青元师兄去的地方。

第八十三章师姐的闺蜜【求订阅】

徐闲看着剑光离去,满意的点了点头。

如今他的剑道修为已经提升到一个常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当然,有多高,徐闲自己也不好妄言。

谦虚一点,不能和宗门之内四代修士比,那就和五代弟子比。

徐闲觉得,自己的剑道在五代弟子里如果自认第二,估摸也没人能排到第一。

这还真不是徐闲自大。

宗门之内所有的剑道典籍,他能借阅的,几乎都看了个遍。

从高端,到低端,没有一本拉下。

以徐闲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和悟性,将这些剑道典籍吃透根本不是什么问题。除此之外,徐闲剑意提升最大的助力,却是地煞剑。

这也是徐闲最近才发现的,地煞剑有提升剑意修炼速度的效用。

两次幻神剑意窥探到地煞剑上残存的记忆,每一次,对徐闲的剑意都有巨大的提升,而这种提升速度,比他十天从炼气十三层突破到十八层都要快。

刚才用的,便是一门徐闲参悟的剑道秘法,剑尊法令。

沟通剑灵,驱使法剑的一门法术。

虽说不算太高端,但会的人极少,因为门槛高。必须得领悟心神剑意才能施展,就这一关,便把九成以上的修士都挡在了门外。

背着手,徐闲晃晃悠悠走了回去,被折磨了十几天,他是得好好补一觉。

本以为师姐会消停几天,但显然徐闲还是高估了自己的判断。

到了第二天大早,徐闲就被云娥叫醒。

“小师弟,换上这套衣衫。”

木门咣当一声被一股无形的气浪撞开,就和突然之间闯进来一头大象一样。

徐闲下的一个哆嗦。

“师姐,你……”

徐闲还没说话,外面就丢进来一套崭新的衣衫。

不知道师姐要搞什么,但徐闲还是换上了。

之前他穿的那一套已经破烂的不成样子,而且师姐给的这一套,样式也好看。

“莫非是师姐知道她之前做的有些过火,所以才送衣服赔礼道歉?”徐闲将这一套衣衫穿戴整齐,走了出去。

云娥在外面已经等候多时。

和师姐接触的多了,徐闲很清楚,实际上师姐的性子,和她那冷艳冰霜一般的外表完全不同。

有点莽撞冲动,有点任性张狂,而且嫉恶如仇,有一种女侠风范。

但这不代表她单纯。

以前看书中有女子单纯呆萌,但只要稍微想想就知道,那是骗鬼呢。

单论岁数,师姐都接近百岁。

若非修炼有成,经历多次蝉脱蛇解,也必然和世俗女子那般,外表肉身能青春永驻,心境却不存在这种。

所谓人老成精。

便是再闭关修炼,不与外部接触,那心境也绝非寻常小说中那般。

总之一句话,你懂得她懂,你不懂的,她也懂。

“见过师姐。”徐闲不敢失礼,昨天是师姐理亏,所以被自己借着机会敲打和教育了一番。

但这一招不能一直用。

师姐毕竟是师姐,不能做的太过火,不然吃亏的肯定是自己。

此刻云娥一声淡黄色长裙,模样就和十六七岁的小姑娘没什么两样,一双大眼睛上下打量了徐闲一眼。

“不错,不错,怪不得能把戚琼月迷的团团转,小师弟的皮囊还真是不错。”这话,云娥只是心中嘟囔一声罢了。

仙女还是要面子的,要保持形象。

“小师弟,休息的怎么样?”云娥关心的问了一句,她嘴角上扬,笑的仿佛一只狐狸,徐闲心里暗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回师姐,还行,就是做了几次噩梦,梦到我被火烧……”徐闲还没说完,那边云娥就已经丢过来一个玉简。

“这是青虹穿云剑的剑法口诀,你拿去研究吧。”

“谢师姐。”

徐闲利索的接过来,刚才的话就此打住。

灵识查探玉简,确保万无一失。

青虹穿云剑诀是五行门五大剑诀之一。

能修炼的人,都是要求极为苛刻,而且很多都是一代单传。

就像是金宗这一脉,学这门剑诀的,就只有师尊谢无忧和师姐云娥。

徐闲早就馋这一套剑诀,只是之前偶尔和师尊旁侧敲击,师尊不搭话,徐闲只能是退而求其次,找师姐。

正好借着师姐拿丹炉炼自己,占了理,这才逼的她教自己这套剑诀。

“小师弟,师姐看你是聪明人,应该明白道理吧?”云娥给了徐闲剑诀,但还是有些后悔。

毕竟这个事儿不算违背门规,但肯定是违反师命了。

若是让师尊知道,免不了得挨罚。

但云娥也知道轻重,自己的小师弟就罢了,倘若旁人,那她绝对不可能将这一套剑诀交出去。

里外什么的,她还是分的很清楚。

“师姐放心,除了你我,这世上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这件事。”徐闲拍着胸脯保证。

“好,那你跟我走一趟。”云娥背着手,转身飞起。

徐闲拿人手短,虽不知师姐要干嘛,但还是老老实实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飞出忘忧峰,居然是朝着土宗方向飞去。

“师姐去土宗做什么?”徐闲好奇,但他没问,现在出了忘忧峰,师姐又是那个冰冷高傲的宗门女天骄。

沿路遇到的弟子,皆是停下飞剑,躬身行礼。

“是云娥师姐。”

“见过师姐。”

“师姐,果然如传闻中说的,简直美若天仙。”

“住口,别让师姐听到。就你,别想着癞蛤蟆吃天鹅肉了。”

“你怎么知道我想什么?”

“废话,师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