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47章 更何况

第47章 更何况

事以后不能再做了。”徐闲用手指肚摸了摸小泥人的脑袋:“不过话说回来,你倒是够厉害,偷了那么多灵石,那么多人追你,居然都没有把你抓住。”

徐闲又夸了一句。

这个事情的确值得夸奖,相信当时若不是七师叔这位通幽期的修士出手,旁人根本留不住小泥人。

就冲着这一点,小泥人将来的成长就让人期待。

“去吧。”徐闲这个时候自然不会再训它,抬手一丢,小泥人就跑出了屋子,然后在外面瞬间钻入泥土当中,一丁点痕迹都没有。

“小师弟。”

外面,云娥换了一身衣裙,很是正式的那种。

“你也换上。”说完,她丢来一套衣衫。

徐闲平日穿着随意,像是这般正式的弟子服,他很少穿。

师姐肯定不会无的放矢,突然穿正装,必然有事。

“师尊要回来了。”

云娥解答了徐闲的疑惑。

“你怎么知道?”

徐闲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对了,云山宗。

师尊说过,他那位道侣就是云山宗的,那么云山宗突然造访,师尊十有八九也跟着回来了。

“师尊的道侣,就是云山宗的现任宗主,洛天瑜。”师姐这个时候说了一个让徐闲颇为震惊的事情。

徐闲只能在心里暗道一声师尊厉害。

这是有吃软饭的潜质。

当下徐闲换上正装衣衫,两人就在忘忧峰上向山门方向张望。

那边已经汇聚了五行门所有四代修士,就见一片云山从远处飘然而至,靠近之后才显现出真形。

竟是一艘长有百丈的飞舟。

通体金铁打造,形如山岳,极为壮观。

“那是云山宗上品法宝,飘云自在仙舟,可日行万里。”师姐的声音在旁响起。

“咱们五行门怎没有这等飞行法宝?”徐闲哪壶不开提哪壶。

“以前有,不过被毁了,咱们五行门别看在金州数一数二,但真放到整个天下仙门,那真的是不够看的。”云娥叹了口气:“估摸这次道门大比,咱们五行门也会和以前一样,捞不到什么好处。”

“也未必,师尊的修为不是提升了,还有师姐你和二师兄,况且还有我,这一次肯定不一样。”徐闲带着一种可以感染旁人的自信。

云娥一笑:“你说得对,师尊已是虚门期,加上大师伯,说不定还真有争一争的机会,而且天地玄门四门大比,咱们也有机会。”

“对了小师弟,你这次可是要保证在黄门大比里弄个第一回来。”云娥又道。

徐闲点头。

这个事儿,他有信心。

他不光是要在五行门霸榜黄门,在道门大比上也一样。

接下来徐闲和云娥聊了兴起,各种话题也是聊开了。

“对了,师姐是哪里人?”聊完道门大比,徐闲换了个话题。

此刻两人排排坐在忘忧峰天台上,身下是悬崖,风景极佳。

“我是万州山池国人,那边景色宜人,人文独特,有时间了,我带小师弟你去看看。”

云娥也来了兴致。

“那师姐,你多大了?”

“……”

“师姐家中还有亲人么,对了,若是师姐你回去,他们得尊称你太奶奶了吧?”

“……”

第九十五章云山宗的天骄们

徐闲被捶了一顿。

当然这个事情他也预料到了,这个世界没有电脑,没有网络,没有综艺肥皂剧,除了修炼,还真没有什么娱乐放松的事情。

所以徐闲是故意逗师姐,一来看师姐会不会生气,二来纯属自己找乐子。

结果没有让徐闲失望。

无论是哪个世界的女性,一些话题都属禁忌。

半日之后,谢无忧引着一位女修踏上忘忧峰。

徐闲和云娥相迎。

“天瑜,这便是我与你提起过的云娥和徐闲。”谢无忧面带喜色,看得出,这段日子很是滋润,甚至,还长胖了一些。

再看他身旁的女修,身材修长,着飘云重山袍,头戴云山玉顶冠,背悬四尺长剑,行走之间周身云气缭绕。

至于年纪,似二十多岁的妙龄女,容貌绝佳。

“师尊有福气啊。”

徐闲看到这里,心里暗道一声。

而且可以确定,师尊和这位道侣比起来,修为是差了一些。

女强男弱。

心中念头一动,徐闲和云娥已经是一起上前行礼。

云娥恢复平常时的清冷,尊称其为:“云山宗主!”

徐闲嘴甜,直接喊了一声:“见过师娘!”

谢无忧抚须点头,面带笑容,倒是这位云山宗主竟是略有脸红,估摸是没遇到徐闲这种这么直接的。

“云娥我见过,当时,你还是一个小姑娘,一晃眼就这么多年过去了,都已经是凝元二层了,不错。”洛天瑜看了一眼云娥,点头说道。

谢无忧也是连连点头。

显然云娥这般修炼速度已属上乘。

随后洛天瑜看向徐闲。

微微一愣。

“炼气十层,恩,倒也不错了,徐闲,我听说你入门还不到十年,能达到炼气十层,也属不易了。”洛天瑜说完,分别给了云娥和徐闲一份见面礼。

一条云袖法器,一整瓶化精丹。

谢无忧一听炼气十层四个字,面色一变,他上前一步抓住徐闲的手腕。

“徐闲,这是怎么回事?”

徐闲就知道师尊的反应会是这样,好在他早有准备。

便将情况一五一十道出。

听完之后,谢无忧眉头紧锁。

他在推演。

旁边洛天瑜同样是一脸好奇,因为按照徐闲说的,对方居然曾经将修为,提升到炼气十八层。

不可思议。

简直闻所未闻。

如果不是因为谢无忧的原因,她根本不可能相信这种天方夜谭。

自古至今,炼气十层就是仙道修炼炼气期的天花板,没有人捅破过。

可现在,居然又跌落了下来。

世上的怪事,莫非都让谢无忧这小徒弟遇到了?

“怎会这样,想不通啊。”谢无忧推演片刻,一无所获,这个结果徐闲也知道,别说师尊这虚门期修士,便是仙人也照样看不出端倪。

天道动手,岂是能探究出来的?

倒是洛天瑜这个时候劝了一句:“无忧,你也无需着急,此事,怕是冥冥中自有天定。”

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

谢无忧点了点头,然后道:“这样也好,回归正常修炼,化精丹每日一粒,踏入化精期就好说了。”

徐闲点头。

不过他心里清楚,就算他把这世上所有的化精丹都吃了也没用。

徐闲很快知道了,这一次云山宗主洛天瑜前来,最主要的是打算与五行门一起前往昆仑万仙山参加道门大比。

所以飘云自在仙舟上,也是来了不少云山宗的精锐。

五行门几位宗主已经和洛天瑜商定,再过两日,一起动身,前去昆仑万仙山。

第二日清晨,一群五行门的精锐弟子带着一群云山宗的天骄弟子,游览五行门各地风光。

徐闲作为黄门擂第一,也被拉了壮丁。

更何况,他是谢无忧的小徒弟,这一层身份也是相当了得的。

云山宗这一次来的炼气期弟子,都由徐闲引领招待。

这个事儿,按照徐闲自己的意思,那是懒得弄,不想招揽在身上,嫌麻烦。可师尊下令,他不能不听。

“各位,此处便是五行门金宗巨剑峰,据说乃是宗门师祖以仙法所铸,距今也有千年历史。峰高三百八十一丈”

“这是火峰山,其内有熔岩火脉,最适合火属性修士修炼,而炼丹炼器也是俱佳”

“这是巨春木”

徐闲给身后几个云山宗炼气期弟子介绍,感觉自己像个导游。

这一圈下来,徐闲感觉自己像是熬了十几个通宵修炼,还没有任何突破一样,浑身疲乏。

好在接下来宗门给安排了茶歇会,大家坐在一起,品品茶,聊聊天,论论道,这才舒坦。可惜就是没有瓜子,稍有遗憾。

一杯清茶入喉,徐闲只感觉浑身舒坦。

“徐兄。”这时,云山宗一个炼气期弟子起身道:“五行门不亏是千年大宗,的确是底蕴丰厚,而且宗内风光秀丽,叫人流连忘返。”

徐闲笑着点头。

那人又道:“听闻徐兄乃是五行门内,炼气期第一,我早仰慕五行门术法奥妙,今日想请教一二,还请徐兄指点。”

这是要比划?

徐闲听明白了。

想想也正常,对方是云山宗天资卓越的精锐,这来了肯定是要比试比试交流交流的。

师尊之前也交待过,还特意嘱咐,如果比试一定点到即止,不可伤了和气。

不过术法什么的,徐闲并不擅长。

他会的,就是诸如定身咒,障眼法之类的小术。

这个还得提前说明。

正好可以接着由头,让其他人来替自己。

“那个,我并不擅长术法,不如我叫几位擅长术法的同门过来,你们可以互相探讨一番。”说完就要溜走。

“正好,我也不擅长术法,只修剑道。”那人笑着一拦:“我来时就听人说过,徐兄凭借一张剑意贴便占据黄门擂第一数年,巧的是,我对书法之道也有一些研究,咱们可比试化剑意入字,如此既不动剑刃,还添了一笔风雅,今后传出去也是一桩美谈。”

呃?

徐闲嗅到一丝预谋已久的气味。

说话这人他知道是云山宗炼气期第一,叫朱荣令。通过观察,此人属心高气傲之辈,之前引着他们四处游览时,徐闲便听到对方与同门交谈时,言语里有贬低五行门的意思。

这也不奇怪,人之常情,况且这些话人家也是小声与同门师兄弟说,没有大张旗鼓,徐闲便是听到也装作没听见。

不过主动要求比试,而且还专门要比笔墨入剑意,这针对性就太明显了。

虽说只是炼气期弟子的比试,但往深了看,不就是云山宗和五行门之争么。

这种事情既然遇上了,徐闲当然不能退缩。

而且说是随便切磋一下,但谁都知道,这关乎面子,嘴上说随便但心里可不是这么想。

徐闲点了点头。

见徐闲同意,那朱荣令大喜。

第九十六章一个字你都念不出来

比试笔墨剑意,这的确是他临时起意,也是因为来了之后才听说这件事。

而且这一路上,云山宗几位师妹对那徐闲是颇为敬佩,也是让朱荣令心有不平。毕竟他是云山宗目前炼气期第一人,这两个第一遇到一起,再经过一些人暗中推波助澜,斗一斗,争一争,都在清理当中。

“这徐闲不知,我乃是云山宗书剑大家俞岱宗的弟子,笔墨剑意最是擅长,他和我比这个,必输无疑。”朱荣令喜形于色,这一次比试,便是他长脸之时。

很快就有人取来笔墨纸砚。

其他弟子也都被这种比试方法吸引,毕竟这种法子,既比剑道修为,又比书法功底,而且并不真的动刀动剑,说雅,那是一点不错。

“朱兄打算怎么比?”徐闲没整过这个,所以有些不知所措。

那边朱荣令心中鄙夷,但还是耐着性子解释:“简单,写字,写词皆可,融入剑意,写好之后各自交换阅读,能从头读到尾的便算是胜者。”

这规则,的确简单。

但徐闲不解。

“万一,咱们都读完,那算谁赢?”

这个疑惑,其他人也想到了,都是看向朱荣令。后者一笑,带着一种自信之色:“徐兄放心,你我之间,必有一人无法顺利念完。”

是迷之自信还是确有真才实学。

徐闲不懂。

但他有他的自信,那就是在剑道比试上,至少在座的这些,没人能比他强。

“写字写词都可,那就是说谁写的多谁占优。”有人理解了一层意思。

“是这个道理,毕竟,字数多了,要抵挡剑意顺利念下来,的确不容易,所以我看,这次他们两位必然都是会写一大段章。”有人看透玄机,开始断言。

“不错,不过重点还是看剑道修为,这剑意,可不是那么容易领悟的,我修行十七年,还没有踏入剑意这个门槛儿,实在是惭愧。”

“我们也没有,毕竟剑意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

这个时候,徐闲和朱荣令已经是各自提笔,准备书写。

众人皆是仔细观看,除了一些窃窃私语外,没有发出其他声响打扰两人。

他们所在凉亭之外,此刻正好有一行人走来。

“前面是炼气期的师弟。”一人微笑道。

“他们在做什么,咱们过去看看。”另外一人也是带着一丝傲色。

他们是云山宗和五行门化精期的弟子。

这次招待,炼气期招待炼气期,化精期招待化精期的,以此类推。而这一次负责招待云山宗化精期弟子的五行门弟子里,就有木宗的杨修。

“是徐师弟。”

远远的,杨修就看到了徐闲。

对徐闲杨修还是很看好的,虽说对方和七师叔似乎有过节,但这个事情影响不到杨修。

靠近之后一看,又听人介绍,才知是徐闲和云山宗的炼气期第一朱荣令正在比试剑道,笔墨剑意。

“这个,朱师弟有些欺负人了。”同行的云山宗化精期弟子有人笑道。

“哦,此话怎讲?”杨修眉头一皱,对方语气带着调侃,显然对徐师弟有轻视,这自然让他心中不爽。

“杨师兄,你去劝劝,让你那位师弟认输吧,他根本不可能是朱师弟的对手。”那人一本正经道:“我们这位朱师弟,那是云山宗书剑大家俞岱宗的弟子,最擅长的,便是笔墨剑意,试问,你那位师弟如何能赢?”

杨修面色一变。

书剑大家俞岱宗的名号,他自然听说过,那是云山宗二号人物,据说辈分比目前云山宗主都高,只不过这位性子懒散,喜好书法字画,不想被职位束缚,所以才将宗主职位让给了洛天瑜。

而以实力来说,俞岱宗才是云山宗当之无愧的第一人。

他的弟子,岂能是寻常人?

可真的让徐师弟认输?

杨修摇头。

换做旁人,他或许会这么做,但徐闲没这个必要。

对方来头是大,但自己的徐师弟也不是泥捏的。师尊说过,这位徐师弟修为不怎么地,但剑道境界极高。

据说师尊是曾偷偷去黄门擂看过那张剑意贴后,才做出这番评论的。

想到这里,杨修笑了笑:“比试而已,谁输谁赢又如何?况且,我这位徐师弟的剑道修为也不差。”

那人一愣,脸上有种好心当成驴肝肺的表情。

“呵,既如此,那不如咱们赌一把,看谁能赢。”这人眼珠一转,道:“我就赌手上这一块木傀印,此物乃是一件不错的中品法器,我那朱师弟若是输了,这东西我就输给你杨师兄不过若是赢了,杨师兄便将你腰间那个木笛给我便可。”

他早就看上杨修身上这个木笛法器了,正好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得来。

杨修性子洒脱,何曾怕过这个?

“好啊,我赌了。”

两人对赌,于是都看向凉亭之内,正在书写的徐闲和朱荣令二人。

巧的很,这时,那边又走来一群人,杨修一看,急忙上前行礼。

“林师姐。”

当中有林宜。

她在木宗地位极高。

“杨师弟。”林宜点了点头:“你们在这里做什么?”

杨修将情况道出。

“徐闲?”林宜看了一眼凉亭,眼中带着一股莫名之色,似有欣赏,又仿佛带着一股嗔怒。

“这比试,徐闲必赢。”

林宜说了这么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