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48章 况且那位柳师兄居然想脚踩两只船

第48章 况且那位柳师兄居然想脚踩两只船

杨修一愣。

他押徐闲,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同门的缘故,但林师姐应该不是,要知道林师姐性子与常人不同。

一般情况,她从不会发表任何观点。

但只要她说了,那就是心里已经认定的事情。

那几个云山宗弟子自然不屑,但也没必要说出来,心里暗道,等一会儿结果出来,你们五行门便知道厉害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凉亭之内,双方已经各自写完。

朱荣令写了不少,洋洋洒洒,至少有百字。再看徐闲的纸上,居然就只写了一个字。

只是因为距离愿意,旁人看不清楚罢了。

“不会吧,他只写了一个字?”

“这是什么意思?这种比试,不是字越多越占优势么?”

“搞不懂,许是自知不敌,所以故意这么做,到时候输了也好有个台阶下。”

有这种心思的人都是云山宗的弟子,而但凡是五行门炼气期的弟子,皆是微微一笑。五行门里的炼气期弟子,差不多都经受过徐闲剑意贴的洗礼。

只有亲身经历过,才知道徐闲剑意的恐怖。

哪怕是对徐闲不满,不屑,有敌意的那一些人,也不得不承认,可以在修为上嘲笑徐闲,但绝对不能在剑道上对其有任何质疑。

很多事情,纸是包不住火的。

就例如徐闲施展八荒剑气诀,用剑鞘一击将化精期的陆培杰震晕过去。

又例如,木宗的叶济、水宗的戚琼月,因为和徐闲私交不错,所以他们的剑道修为,也有很大的提升。

所以这一场比试,在五行门弟子看来,可能结果是和云山宗那边截然相反。

“一个字,若是徐师兄的话,倒也够了。”

“是啊,一会儿闭上眼,千万别傻乎乎的看过去。”

“是极是极,多谢提醒!”

是骡子是马,现在该到拉出来溜溜的时候了。

徐闲和朱荣令对视一眼,两人将各自写好的内容折好,免得剑意外泄,之后分别起身,各自走到对方的桌子前。

“那,咱们一起?”

“好!”

朱荣令和徐闲笑了笑,随后一起翻开纸张。

一瞬间。

剑意涌动。

外面树上的鸟,瞬间被惊飞。

不光是旁边的树木,便是更远地方的鸟兽,也都开始躁动。

徐闲看了一眼纸,面色不变,开始读了起来。

而那边,朱荣令,此刻却是盯着之上那一个字,浑身哆嗦,嘴唇颤抖,似是用了全力,但哪怕他如何努力,这一个字,他偏偏就是念不出来。

第九十七章渣男

徐闲声音悠扬,语速很慢。

那边朱荣令已经是满头大汗,依旧是像是便秘一般,蹦不出一个字。

孰高孰低,立见分晓。

云山宗的弟子皆是目瞪口呆,而此刻徐闲已经将最后一个字念完,将纸放在桌子上。

“好词,好字!”

居然还夸奖了一番。

随后走到朱荣令身旁,取了旁边的笔,在自己写的那一个字上划了一笔。

瞬间,朱荣令如虚脱一般,一屁股坐在椅子上,脸上的汗已经是顺着脖子流淌下来。

刚才徐闲这一笔,破了他自己的剑意。

不然,朱荣令怕是还动弹不得。

“瞧这个事闹的。”徐闲看到坐在椅子上虚脱一般的朱荣令,想着毕竟远来是客,真把人弄个三长两短就不好了。

所以取养气丹,给朱荣令吃了下去。

在丹药的作用下,朱荣令才缓过劲来,起身之后看了徐闲一眼,然后拱手道:“多谢徐师兄。”

称呼都变了,看样子是服了。

这就好。

徐闲此刻看到凉亭外的杨修和林宜,愣了愣,然后走出去行礼。

杨修之前给的一点恩惠,徐闲一直记到现在。

“徐师弟,不错。”杨修给徐闲竖了个大拇指,他是真的佩服,刚才他看的真切,云山宗那位愣是连一个字都读不出来,这只能说明,徐闲的本事比对方强了太多。

甚至,杨修自己看徐闲,都有些高深莫测的感觉。

林宜这时却突然道:“徐师弟,你那一字剑意帖,可否送给我?”

但凡五行门弟子,此刻皆是一愣。

林宜师姐,居然主动向旁人讨要物品?

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要知道过往,只有旁人求着林宜师姐要东西的,从没有林宜师姐主动要过什么东西。

毕竟,在五行门五代弟子当中,她和土宗任唯璇,金宗忘忧峰云娥,水宗戚琼月都是公认的美人,不知多少人追求,甚至在五行门外,也有其他宗门的天骄经常赠送修炼物资。

自然都是眼光极高。

不过这也从侧面说明徐闲这一个字的剑意帖很不一般。

徐闲将那划了一笔的剑意帖递给林易,后者点头谢过,这时又似乎想起什么,开口道:“徐师弟,方不方便借一部说话?”

徐闲大喜。

他正愁没机会摆脱‘导游’这个角色,林宜师姐当真是救星。

“方便,肯定方便。”

徐闲顺势跟着林宜离开。

“徐师弟,去我小宅。”林宜引着徐闲一路,飞到木宗巨树之巅,此处有一个鸟巢建筑,正是林宜居住之地。

“徐师弟请坐。”林宜很是客气,徐闲这个时候也开始好奇,这位林师姐突然请自己到家中做客究竟有何意图。

而下一刻,林宜从内室,取出了一柄剑。

粉红色的长剑,徐闲看了一眼,很是眼熟。

瞬间,徐闲想起来了。

这不是那位木宗首席,柳青元师兄送给云娥师姐的那一柄剑么。

那天晚上,这位柳师兄当真是浪漫,花海粉剑,让人印象深刻。

只不过云娥师姐不要,所以最后还是徐闲用了剑道法咒,将这一柄剑送了回去。

剑上,到现在还残留着自己的一抹剑意在上面。

等一下。

徐闲一愣,旋即明白林宜师姐为何要请自己过来了。

“徐师弟,可认得这一柄剑?”林宜主动询问,她有的时候和云娥师姐很像,都是那种冰冷无比的性格。

说话的时候都是面无表情,让人猜不透心思。

“认得,倾心剑。”徐闲实话实说。

他心里开始琢磨另外一件事了。

这剑,明明是柳青元的,而且当时自己用了剑道咒法,法剑必然会飞回柳青元身边,怎么现在会在林宜师姐手里?

莫非……

“呸,渣男!”

徐闲暗骂一了一句。

林宜师姐耳朵很好,居然听到了。

“渣男?徐师弟,这渣男是何意?”

看着林师姐一脸好奇,徐闲暗道自己嘴欠,解释一下倒也没什么,不过得确定是不是如自己所想的那样。

“师姐,这剑你是从何处得来的?”徐闲发问。

“乃是柳青元师兄所赠。”

“果然。”

徐闲叹了口气,想了想是将情况一五一十道出,毕竟林宜师姐找上自己,若是说不清楚也不好。

况且那位柳师兄居然想脚踩两只船,这种事,不能惯着。

祸害旁人徐闲管不着,但祸害云娥师姐就不行。

徐闲这边讲的是绘声绘色,林宜师姐的脸色,也是越发的难看。

“事情就是这样。”徐闲一摊手,林宜此刻已经是不去看桌子上那一把法剑了,而是道:“徐师弟,帮我一个忙,之前你是怎么将这剑送回去的,这次也一样送回去吧。”

徐闲点头。

这剑上还有他之前残留的剑意在上面,所以这一次更是得心应手。

直接唇齿轻碰,念了一道法咒,然后道:“去吧。”

桌子上的倾心剑,刷的一下,闪电一般飞了出去。

这一次徐闲在剑上还加了重山万斤咒。

所以这一次飞回去的动静,肯定小不了,应该和落下一块陨石的威势差不多,而且之后咒法会持续一个月。

也不知道柳师兄能不能自行破解,若是破解不了,这剑,他连拿都拿不起来。

没有参悟《百字剑诀》之前,徐闲的剑道已经是非常强横,如今参悟了《百字剑诀》,徐闲剑道提升何止十倍。

可想而知,他若是不让柳师兄拿起来,对方还真可能就拿不起来。

“徐师弟所创渣男二字,当真是贴切。”林易说完指了指茶杯:“喝茶。”

徐闲擒杯半饮,吧唧吧唧嘴,称赞了一句。

“很香!”

林宜淡淡一笑:“徐师弟,刚才你用的可是剑语之术。”

但凡修炼剑道有些火候的,基本上都知道剑语之术,林宜师姐那也是五代弟子里剑道数一数二之人,所以她知道一点不奇怪。

徐闲点头:“林师姐眼光卓越,的确是剑语之术。”

林宜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徐师弟,这剑语之术深奥无比,修炼时,经常是同术不同法,领悟的深浅,施术的威力效果也各不相同。而且这门剑道法术,领悟一成和领悟十成都可施展,威力却是差了百倍、千倍……”

这话倒是真的,徐闲点头。

他在参悟这门剑道法术的时候也有同样的感觉。

就像是他已经将这门法术推演修炼到近乎最高境界,而每一次突破后,施展法术的效果并非是简单的递增,而是跳跃式的提升。

所以林宜师姐说的没错。

“不过有很多地方,我还是想不通,对了,宗门之内的《剑道六诀》,《观剑凝意法》,《藏剑经》,师弟可有读过?”

林宜突然问了一句。

徐闲点头。

这些,他不光读过,而且已经全部修炼过,完全参悟那种。

第九十八章师父和师姐

徐闲的回答在林宜的预料之内,但也在她预料之外。

她说的这几本剑道典籍都是久负盛名那种经典著作,在五行门藏经阁便有收录,最少都有六本书籍组成,多的,例如《藏剑经》因为已经流传千年,经后人不断编撰,一套书籍足足有八十九卷,上百本。

剑经上的内容也是颇为晦涩难懂,便是她,将所有的典籍看完,也花费了数年时间,但要说参悟,直到现在都只是参悟了一部分而已。

且是随着修为的提升,才将一些曾经难以理解的部分参悟通透。

林宜自然有她的傲气。

五代弟子当中,能达到她这种境界的屈指可数,而在剑道上更是如此。

身在在林宜心里,五代弟子里就没有第二个人能有这种剑道修为。

直到她遇到了徐闲。

从之前的种种迹象,她已经隐约猜出徐闲的剑道境界非同小可,她是内行,所以知道要达到这种剑道水平,除了要在这方面有足够强的天资,还得有足够的阅历和学识。

宗门之内的剑道典籍全部研读,那是最基本的。

如果连这一点都做不到,那么剑道修为是不可能提升起来的。

所以她才有此一问。

当然在问的时候,林宜心里已经有了答案。

接下来她开始正式交流剑道心得,在以往,她这种交流只会和四代修士中的剑道高手进行。

五代弟子里,还没有谁能让她入眼。

徐闲是头一个。

徐闲也对这种交流机会很珍惜,毕竟大部分时间,他自己都是闭门造车,而且说实话,林宜师姐的剑道修为,绝对是五代弟子中数一数二的。

刚开始,还是你来我往,不过随着交流的深入,慢慢的,林宜开始处在了下风,道最后,她只剩下问和听,徐闲只剩下说。

林宜震惊了。

她发现过往很多在剑道上遇到的瓶颈和问题,在徐闲这里都不算是什么,都可以找到对应的答案。

而且让她感觉到失落和沮丧的是,同样的问题,她本以为自己已经找到了最佳的答案,但在和徐闲交流之后,她发现自己当时认为找到的答案,实际上依旧没有定位到关键,不是最佳的。

徐闲说的,才是最佳的答案。

至少在她目前的认知当中里是如此。

震惊到最后,林宜心中汹涌澎湃。

“林师姐,时间也不早了,我得回去,不然师尊得责怪我了。”徐闲今天一高兴,也发现自己说的有些多。

一些十分深奥的剑道理解他也透露了一些。

好在并不多。

而且他反应够快。

不能待了,再让林师姐问下去,自己得被掏干了。

“徐师弟,这么早就要走了?”林宜显然有些意犹未尽,眼神中还带着一丝对‘知识’的饥渴。

“不早了,不早了。”徐闲连连摆手,顺势起身:“谢谢林师姐的茶。”

林宜起身相送。

半天的交流,她对徐闲的态度已经是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她这个人和云娥一样清冷,自视甚高。

但这样的人,也有一个优点。

对强者折服。

尤其是在她自己认为最强的领域超过她,她便会折服。

不提修为,单论剑道,徐闲是她见过在领悟和理解能力上最为特殊和深刻的一个。

没有之一。

便是她的师尊,在一些地方怕都不如。

这个发现在徐闲走后,林宜才反应过来。

“这徐师弟,不是凡人。”林宜嘟囔了一句,然后立刻是参悟刚才所得的剑道真解,一晚上的时间,居然是收获颇丰,许久没有什么突破的剑道修为,居然是又上了一层台阶。

这些,徐闲不知道。

他回忘忧峰后,便被师尊谢无忧叫了过去。

“后天大早,一起动身,前往昆仑万仙山,你二师兄已经提前和宗门精锐前去,咱们跟着你大师伯和云山宗修士一起去,明天便都养精蓄锐,这一次道门大比,咱们五行门得出出彩了。”谢无忧颇有自信。

这也正常,他之前闭关,直接连跳两级,达到虚门期,这个境界已经可以运用一点点仙灵之气,自信心提升是理所应当。

“另外,今天你和云山宗那个朱荣令比试的事情我也听说了,做的不错,没有堕咱们五行门的威风。”谢无忧夸奖一番。

徐闲放心了。

之前他还担心师尊会因为这个事情怪罪自己,毕竟是没有给云山宗弟子颜面,而师尊的道侣是云山宗主。

这一层关系很难拿捏。

但是师尊显然立场坚定,没有丝毫怪罪。

“徒儿啊,你知道当年为师为何会选择收你为徒?”突然,谢无忧提到了这个事情。

徐闲摇头。

此事他也有些不解,毕竟严格来说,他自己的天资极差,灵根下品,标准的废材开局。

师尊当年与自己也是无亲无故,为何会青睐,甚至收为弟子,这的确让徐闲疑惑了不少时日。

此刻谢无忧哈哈一笑:“实话实说,当年为师初见时并没有看好你,只是好奇你一个外院弟子,修为却是不差。而暗中观察之后,为师才发现,你比无宗那些最精锐的弟子,都要勤奋,当时你每夜都会花时间,将外院那些修炼书籍全部研读翻阅,就这一点,旁人远不及你。”

“除此之外,便是悟性……”

谢无忧感慨一句:“为师还从未见过像你这般悟性的天才,当然,即便是你能过目不忘,悟性绝伦,但最重要的脾性,师父是没有看走眼的,所以才借那个机会,收你为徒,事后想想,这也是为师做的最正确的一件事。”

徐闲听着这番肺腑之言,自然是十分感动。

事后徐闲才听云娥师姐说,是自己的剑道修为已经引起宗门注意,甚至有人居心叵测,认为需要严查自己的来历和底细。

他们的观点很简单。

一个下品灵根的弟子,而且其师尊谢无忧也并非擅长剑道,但偏偏有那般惊世骇俗的剑道修为。

倘若是修炼百年的弟子也罢了,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