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49章 虽然和外面遮天蔽日的蝗虫兽比起来是少数

第49章 虽然和外面遮天蔽日的蝗虫兽比起来是少数

问题徐闲入门十年都不到。

这不正常。

可能是修炼了邪魔外道的功法。

甚至可能是外宗奸细。

什么样的猜测都有,但都对徐闲不利,甚至有人认为徐闲是故意压制修为,不然一个炼气十层的弟子,如何能与七师叔司徒岚对剑而未落下风?

种种怀疑,带着嫉妒和不怀好意,如果直接冲击过来,那是可以轻易毁掉一个人的。

徐闲能安然无恙,甚至在这一场暗流涌动当中不受丝毫影响,就是因为师尊谢无忧的缘故,他为徐闲挡下了一切攻击和质疑。

哪怕就在一天之前,连大师伯周屹都过问徐闲的事情,谢无忧是直接拦下,而且讲的很清楚。

“我的徒弟,我负责,他一切本事修为我都知道,就算是出了什么岔子,而已是我这当师父的负责,谁若是不打招呼动我徒弟,当心我翻脸。”

这是谢无忧的原话。

屋舍之内,云娥将她所知道的情况一一道出,徐闲攥着拳头,沉默不语。

“小师弟,之前你一剑挡下七师叔的剑,这件事太过惊世骇俗,所以宗门那些师叔师伯们怀疑猜忌也是正常,好在有师尊给你挡着,没什么大事。而且就算师尊不在,还有你师姐我在,你放心便是。本来这些,师尊不让我和你说,可师姐觉得,还是告诉你比较好。”

徐闲心中触动颇大,连连点头:“师姐做的对。”

“好了,多多休息。”云娥师姐起身欲走,不过又似乎想到什么,回头道:“你和林宜师姐密谈这个事儿,我是知道的,别忘了,我才是你亲师姐。”

说完微笑离去。

徐闲额头冒汗,当天就写了一篇剑道真解给云娥师姐送了过去,当中内容,自然是要比和林宜说的更加深奥和全面。

第九十九章混沌云海【求订阅】

天穹彩云沿舷过,仙舟已过万重山。

徐闲来到这个世界也不过十年光景,也是头一次乘坐这个世界里最顶尖的‘交通工具’。

姑且,可以将脚下的这个东西,称做交通工具吧。

一个巨大的仙舟。

云山宗的牌面,反正在仙舟上这几天,徐闲没少听云山宗弟子的得意言辞,显然,都是以这飘云自在仙舟为傲。

人家也有骄傲的本钱。

这仙舟长有百丈,通体金铁打造,上面遍布阵法咒文,大部分徐闲都不认得。所以刚开始的一天,徐闲将整个仙舟都转了个遍。

虽说一些地方是禁地,不准进去,但只要能去的,徐闲都去了一遍。

他已经将所有刻印的阵法全部记在脑子里,如果有机会,他可以重新复刻一遍,这对于徐闲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当然,仙舟最核心的地方,是不允许旁人踏入的。对于这一点,徐闲也是有些可惜,不过这也在情理当中。

“据说那昆仑万仙山在十万大山深处,距离咱们金州至少十万里,若是以飞剑而去,怕是得飞个十几天,而去沿路得路过不少凶险之地,所以才用仙舟。”

“师兄,何来凶险之说?”

“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一片云层,似云海一般辽阔无边?”

“是啊,那又如何?”

“这云海称之为混沌云海,当中可是藏有凶兽,上一次路过时,我可是亲眼见过有修士一不小心,葬身兽腹的场景。”

旁边有人交谈,徐闲也是顺势看过去。

前面,的确是出现一大片厚有数千丈的云层,近乎是连同天地,当中有雷光涌动,果然是有一股凶气。

仙舟之上,此刻撑起一些金铁圆柱,相互之间形成一片灵光连接,仿佛在整个仙舟前面撑起了一面灵光巨盾。

又有各自师门前辈开口,叫众多弟子小心抓稳。

一时之间,紧张感遍布仙舟上下。

下一刻,仙舟闯入这一片云海当中。就见上下左右,已经看不到天地,只有一片混沌,耳边只能听到轰鸣雷音,以及一些怪响。

怪响似兽吼虫鸣,悠远深邃,听着渗人。

刚才仙舟上还议论纷纷,交谈不绝于耳,但是进入这一片混沌云海时,众人都安静了下来。

一来是此处凶名太盛,二来是不少云山宗和五行门的高手已经是站在仙舟一些重要的地方,时刻准备抵挡危机。

这个场面,换谁都紧张。

别说炼气期,就是化精期的弟子,这个时候也只能躲在船舱之内。

归真期和凝元期的弟子可以在外,协助防御。

徐闲此刻透过一个窗口向外张望。

“徐师兄,你说这地方会有什么凶险?”一个炼气期弟子开口询问。

因为徐闲现在是公认的五行门炼气期第一人,所以哪怕是一些入门比徐闲早很多的炼气期弟子,见到徐闲也是以师兄相称。

“看着就行,便是有什么凶险,也轮不到咱们出手,别给惹麻烦就行。”徐闲回了一句。

他说的是事实。

对于炼气期的弟子,无论云山宗还是五行门,什么都没有告知,也是因为和他们说了也没用。

不过这种事情,越不说,越让人好奇。

现在舱体之内每一个窗口,此刻都挤满了好奇宝宝。

就在这个时候,片刻的安静后,突然异变涌动,远处风起云涌,一头巨大的凶兽一下从云海中冒出,长着大嘴咬过来。

速度太快,来的太突然,有点像是恐怖片那种突然吓人的套路,没有给人准备的时间就直接高能来袭。

船舱之内立刻尖叫声一片。

好在外面的高级修士们经验十足,反应也快。

那巨兽来的突然,走的也快。

先是轰的一声,撞在仙舟上的防护灵盾上,八!零!电!子!书!w!w!w!.!t!x!t!8!0!.!c!o!m震的整个仙舟都晃动不已,而下一刻,就有通幽期修士施展手段,将这一只凶兽斩杀,夺了内丹、兽骨、精血等物。

手法之纯熟,让人叹为观止。

徐闲看明白了。

不光是此处隐藏的凶兽要袭击仙舟,仙舟上的修士,也打算借着这个机会发一笔横财。

但是没本事,就别想了。

刚才那凶兽来的极为突然,那血盆巨口和口腔之内密密麻麻的尖锐牙齿,便是徐闲也是感觉到一阵头皮发麻。

“刚才的,好像是一条大鱼啊。”徐闲回想了一下,喃喃自语。

惊喜不只是有这一个。

接下来,长的如同巨型泥鳅一样的东西,从下面偷袭,仙舟险些被顶翻,好在一个云山宗修士飞出,在下面将那凶兽斩杀。

自然,敢在这种时候飞出去斩杀凶兽的,至少都是通幽期的修士。

凝元的,都只能靠边站。

“小心,前面是蝗虫兽。”一个眼尖的修士喊了一句。

“蝗虫兽乃是低阶凶兽,归真期、凝元期弟子听令,待会儿,允你们出手斩杀,可增加实战历练,所得兽丹之物,也归你们所有,不过切记小心,不要丢了性命。”

一个修为在虚门期的修士开口说道。

这话不光是说给云山宗弟子的,也同样是说给五行门的弟子听。

简单一句话,接下来的蝗虫兽实力不强,容易对付,所以就让宗门小辈增加历练。

但只限于归真期和凝元期。

像是化精期和炼气期的,老老实实待在船舱就行。

有的人不甘心,觉得他们也应该出去历练历练,徐闲倒是无所谓,躲在安全的地方看看也好。

很快,密密麻麻的蝗虫兽扑面而来。

数以万计的,个头如同公牛大小一般的蝗虫兽飞来,那个场面还是极为震撼的。

徐闲也是看明白了。

若是修士自己御剑飞行,要穿过这一片混沌云海,运气好的话什么都没遇到,那倒是可以,如果运气不好,遇到类似这种凶兽,下场怕是不会好。

哪怕修为在通幽期的修士,也不敢保证能安然无恙的通过。

也只有在有强悍阵法守护的仙舟上,才能相对安全。

尤其是通幽境之下的修士。

没有类似仙舟的飞行法器,实在难以想象如何能安然通过这里。

仙舟在无数蝗虫兽的冲击下不断震动,但那些冲撞过来的蝗虫兽也并非安然无恙,大部分都像是撞在铁板上一样,粉身碎骨,少数几个运气好,在灵盾破开没有来得及修复的时候钻了进来。

虽然和外面遮天蔽日的蝗虫兽比起来是少数,但也有数百之数。

云山宗和五行门归真、凝元期弟子开始一拥而上,开始厮杀。

徐闲换目一扫,找到了云娥师姐。

她一身淡黄衣裙,和平日里的穿着没什么两样,就见她掐剑诀,法剑飞舞,已经是将青虹穿云剑施展到极致。

就见剑光流转,穿刺而出,将周身护的是滴水不漏。

那些冲过来的蝗虫兽尽数被师姐的飞剑斩杀,断肢残腿散落一地。

“师姐的青虹穿云剑也已经到最高境界了,不过稍有欠缺,若是将运用剑诀的法门改一下,用缠剑式代替持剑式,再增加一些金蛇剑诀中的技巧,应该威力会更强一些。”徐闲摸着下巴喃喃自语。

第一百章仙界变故

徐闲也是头一次看云娥师姐用这一套剑诀对敌厮杀,刚才他说的那些,就是在看到师姐运用剑诀时才联想到的。

简单推演一下,徐闲已经是有了优化剑诀的思路和变化。

“修炼之路,道术剑诀,并非一成不变,和天地万物一边变化一样,也需要不断演化,天道变化于人,剑道变化在人。”

继续看。

云娥师姐剑诀当中的弱点和漏洞,徐闲此刻也都能一一看出,当然,这便与剑诀无关,只是自身原因而已。

前面蝗虫兽依旧是无穷无尽一般汹涌冲来,仙舟防护灵盾破损的地方又多了一些。

自然,冲进来的蝗虫兽也多了。

好在两派归真和凝元境弟子也不少,分别抵挡一处,虽然有时惊险,但也在控制当中。

徐闲这时看了看另外一处。

那是林宜师姐所在,相隔云娥师姐不远。

林宜师姐的修为显然更高,而且在剑道上的造诣也要更强一些。

她一人斩杀的蝗虫兽不说是第一,也绝对能排入两派前三。

“林宜师姐用的是青玄百花剑诀,要更成熟一些,运用也是炉火纯青,暂时还没有可以改进的地方。”徐闲只是看了一眼就挪开目光。

接下来,徐闲的目光重点放在了云山宗弟子上。

尤其是几个明显实力高深,剑道超群之人。

“那身材高大模样刚毅的修士,修为好高啊,至少得是凝元五层向上了,他用的剑诀以前没见过。这剑出如游龙,时而如脱缰野马,时而厚重如山,虽大开大合,但极有章法。”

徐闲眼光放在云山宗一个修士身上,对方用的是一柄长有六尺的巨剑,运剑时,剑不离身超过一丈,虽然没有旁人运剑那般飘逸,但近距离下,徐闲认为其他人不是这修士的对手。

“这种剑法,得学习学习。”

徐闲盯着看了一会儿,脑海当中居然已经开始慢慢推演剑诀。

这般手段,也是在参悟百字剑诀后开始有的,就仿佛天下剑法剑术,在徐闲这里都已经不是什么秘密。

只需观摩推演,便能大致将剑诀功法推演出来。

虽有差异,但却未必不如原版。

便在徐闲闭目推演时,蝗虫兽已经是攻势减缓,又过了片刻,虫群退去,只留下数千残尸,被众多修士推落或者炼化。

甲板上那些弟子有的是心惊肉跳,暗道凶险,有的则是意犹未尽,战意正浓,还有人受了一些伤,不过似乎并无大碍。

但每一个人都是收获颇丰。

凶兽内丹不用说,那是炼丹入药,炼制法器的必备之物,同样凶兽尸体也都是浑身是宝,骨骼筋肉毛皮,都是可用之物。

“再行半日方可飞出这混沌云海,而前面一片区域更加凶险,所有弟子听令,通幽之下,不准再擅自出手。”

这时一个通幽境修士下令。

有人点头,有人不服,但没人敢违反号令。

就在这时,有人惊呼一声,指着仙舟下方,面色变的极为难看。

其他人低头一看,也都是惊出一身冷汗。

此刻在仙舟下面,浓郁的云海深处,似乎有一个巨大的黑影跟随。

这黑影有多大?

至少数倍于仙舟本体。

那身形,怕是长有千丈,光是想想都让人头皮发麻。

“那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怕是什么上古凶兽吧。”

有人窃窃私语。

别说寻常弟子,便是云山宗那些通幽境高手此刻也是面色凝重。

“众人禁声,莫要招惹到它。”

一人下令。

此刻仙舟上寂静无声,落针可闻,谁都知道,这云海深处的巨型黑影不是善茬儿,真要是惹上,结果根本无法预料。

而让人紧张的是,云海宗主洛天瑜,五行门的谢无忧和大师伯周屹也都出现了。

这几位都是虚门期大佬,他们都来了,岂不是更说明情况很严重?

还别说,就是徐闲也紧张了。

他盯着下面的巨物,想到了巨物恐惧症这个词儿。

以前觉得夸张,现在,他感同身受,那是真害怕啊。

时间过的很慢,哪怕只是片刻,给人感觉也仿佛过了很久。

终于,下面那个巨大无比的黑影慢慢远遁而去,仙舟之上众人才随之松了口气。

“此物十有八九是被蝗虫兽尸体引来的,好在并没有与之发生冲突。”洛天瑜见多识广,此刻她站在舟头,眺目远望。

似是在看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侧面出现另外一个巨物,不过看得出来,那是一条巨大的飞鱼。

上古典籍有记载,混沌有鱼,长百丈,似鸟,翱翔九天。

在徐闲看来,那很像是一条巨型鲇鱼。

起初以为是混沌云海的异兽,但很快,在发现那一条飞鱼背上,居然修有阁楼亭台,徐闲知道自己猜错了。

“是幽州天羽门的道友。”大师伯周屹认出来,然后驾云而起,飘了过去。

同去的还有云山宗几个虚门期修士。

众人好奇打量靠近的那条巨大飞鱼,毕竟他们也是头一次见到,居然能在这飞鱼背上,修建亭台楼阁。

反正徐闲眼里,这一幕玄幻至极。

而接下来徐闲就开始想一件事情。

那就是这巨大飞鱼,怎么会如此听话,居然愿意让人在它背上修建违章建筑。

怎么想,这都是一件不舒坦的事情。

可惜,徐闲虽然悟性极高,又具有超级计算机一般的推演能力,但却不懂得如何与这种上古凶兽对话。

自然也就问不出原因。

宗门大佬之间互相问候,这种事小弟子们是插不上嘴的,只能是暗地里讨论这幽州天羽门。

徐闲也是听到一些,心里有了一个大概认识。

简单来说,这天羽门很不简单,实力比五行门要强,比云山宗也要强,而检验一个宗门强不强最主要的一个标准便是高级修士的数量。

天羽门内,达到虚门期的修士,超过了十个。

比五行门和云山宗加起来都多。

这就是强横的来源。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标准,便是这个宗门出过多少仙人,不过这一点上,大家都是半斤八两。

成仙,很难的。

过了片刻,大师伯等人驾云而归。

不过看脸色,似是极为凝重,就是瞎子都能看出来,出事了。

众多弟子当然不敢乱问,但免不了猜测。

徐闲也好奇,稍晚的时候,他找了个机会询问师尊。谢无忧倒也没隐瞒,关上门,将情况与徐闲和云娥两个徒弟简单说明了一下。

“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