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50章 大家跟上

第50章 大家跟上

羽门有沟通仙界的仙符,数年之前,他们得知了一个消息,说,仙界有很大的变故,要咱们做好准备。”谢无忧谈到这个,神色不由自主的凝重起来。

即便他已是虚门期修士,但涉及仙界,依旧是蝼蚁一般,插不上手。

“仙界变故?”徐闲和云娥都是不明所以。

第一百零一章昆仑万仙山

这四个字,对于现在的徐闲和云娥来说,还是显得太过遥远。

谢无忧进一步解释:“仙道宗门,讲究传承正统与否,简单来说,倘若宗门的仙祖出了事情,自然也会连累宗门。我就曾经见过,有的仙道宗门因为仙祖在仙界犯错,不光是被押上斩仙台,还连累宗门解散,从此不存于世。也有的宗门因为仙祖过错,丧失仙道正宗的传承,虽说宗门还在,但要在这个宗门里修成正仙,已是不可能,充其量,就是散仙而已。”

听到这,徐闲和云娥都明白过来了。

云娥心中所想,这是正统和非正统的差别。

徐闲心中所想,这是官方授权和非授权的差别。

一荣俱荣,一毁俱毁。

宗门在仙界的仙祖能给宗门带来荣耀,同样,反过来也有可能会引来祸端。

“我看天羽门的意思,这次,怕是有可能连累到云山宗和咱们五行门,只不过他们也没有细说,所以一些东西,还只是猜测。”谢无忧倒是故作轻松。

“这件事你们两个知道就好,不准外传,该怎么做还是怎么做,放心,天塌不下来,就算是塌下来了,也有我们这些老骨头顶着。”谢无忧神色坚毅。

徐闲总是能从师尊这里得到足够的信心。

这件事徐闲和云娥都没有泄露半分,但心里却是感觉压了块石头。

只是两人都知道,担忧没用。

别说他们,便是师尊和大师伯那样的人物,在这件事上也插不上一点手,更别说他们了。

尤其是徐闲,一个炼气期,他如果继续琢磨这个事甚至影响心境的话,等于是一个打工仔因为一些国家大事而夜不能寐。

不行啊。

该干什么还得干。

仙舟上绝大部分人是不清楚这件事的。

大家依旧是兴高采烈,期待到达昆仑万仙山。

半日之后,仙舟飞出混沌云海。又行半日,终于是入了昆仑万仙山地界。入眼所见,山峦叠嶂,有的如擎天之柱,似乎连同天地;有的仿若万古城墙,隔绝南北东西;还有山巅有瑶池碧波,潮起潮落。

如此景象,闻所未闻,徐闲见到自然是啧啧称奇,心中那个澎湃和激动就别提了。

可惜这里是没有手机照相机,不然,此情此景,不照几张照片那是浪费了。

时而有其他道门仙舟飞过,时而有乘骑珍奇异兽的修士飞驰而行,驾云御剑的就更多了。但凡是头一次来的弟子,此刻都爬到船舷边上,东瞅瞅西看看,只恨眼睛太少看不够。

“你们瞧,那边的人怎么是黑色皮肤,还有,他们骑着的怪鸟又是何物?”

“东边那巨汉赤发黄瞳,好生怪异,当真不是妖邪吗?”

“快看快看,那是一条蜈蚣吧?乖乖,一百米长的蜈蚣,上面那道人怕是非常厉害。”

不少炼气期弟子此刻是长了见识,倒是归真期以上的弟子,大都修炼超过五十年,有不少还参加过上一次道门大比,所以要沉稳许多。

“徐闲,朱荣令,你们二人过来。”

此刻云山宗主洛天瑜开口传音。

徐闲和朱荣令不敢耽搁,立刻前去。

就见仙舟一处,云山宗和五行门的高层都在,气氛凝重。

估摸之前已经讨论过一些棘手的问题。

徐闲和朱荣令两人立刻是行礼。

“朱荣令,你是云山宗炼气期第一人,云山宗这边炼气期弟子由你带领。”

“徐闲,你是五行门炼气期第一人,五行门的炼气弟子,你来统领。”

“待会儿,我们会送你们到万仙黄门山,那边已经汇聚天下道门炼气期精英弟子,你们去了,尽力行事便可,能夺名次最好,夺不到也不要强求。”

这话是大师伯周屹说的。

徐闲知道这位大师伯性子十分随和,属不争不抢的那种,他这么说显然是不打算给自己压力。

毕竟在整个道门大比当中,炼气期黄门比试,那是微不足道的一环。

可徐闲并不这么看。

炼气期是修炼的第一步,但就是因为是基础,所以才更重要。

宗门基础好,未来便可期。

“云山宗和五行门互为盟友,你们也应当相互照应,听明白了吗?”大师伯又叮嘱了一句。

徐闲点头。

那边,云山宗的大佬也在叮嘱朱荣令。

除了洛天瑜,徐闲还见到一个十分儒雅的老者。

这位,便是云山宗修为第一人,书剑大修俞岱宗。

俞岱宗很出名,修为之高,据说已是虚门七层向上,比大师伯都厉害,也是相对来说,最接近仙人的存在。

混沌云海时,便是他斩杀了仙舟下面那一条冲撞船体的凶兽,要知道,当时的情况颇为凶险,这位却敢直接飞出去,在云海当中诛杀凶兽。

手段之高,已经是毋庸置疑。

朱荣令是俞岱宗的关门弟子,不过在徐闲看来,对方应该没有学到其师尊道法的精髓,不然,上一次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败给自己。

“去吧。”那边,俞岱宗拍了拍朱荣令,显然也是交待清楚了。

道门大比,分四门山,论道峰。

天地玄黄四门山,分别对应凝元期,归真期,化精期,炼气期的道门弟子,天下道门弟子按照规则,在各自门山之内排位论高低。

这些,都会影响最后各自所属宗门的最终排位。

当然,决定性的还在论道峰。

也就是修为达到通幽,虚门期的宗门高层,最终排位多少,还得是他们的比试来决定。

而最终的道门排位结果,直接影响了仙门开启后,仙界降下的赏赐。

可千万别小瞧仙界赏赐。

这些赏赐若是落在一些小门派上,短时间内,就能将这个小门派提升起来,涌出大量高手。

只是排位,还得看实力。

所以最后的结果便是强者越强,弱者越弱。

强者总能得到最好的赏赐,弱者,那是捞不到什么好处的。

“下面就是黄门山,徐闲,朱荣令,带人下去吧。”

两宗高层分别下令。

徐闲这个时候早就做好准备了,他冲着大师伯师尊等人行了一礼,又看了一眼云娥师姐,然后才御剑而起。

奇遇五行门炼气期前十的精锐弟子,也是一同御剑而起,然后和云山宗弟子一起,飞下仙舟,朝下面黄门山飞去。

与此同时,还可以远近高低,有其他道门炼气期弟子御剑飞来,人数之多,怕是得有千数。

千人御剑,这场面算得上是一个奇观了。

还未落地,便见有人接引,皆是一身白色道袍的化精期修士。

“徐兄,这些是御天宗的弟子。”

朱荣令在旁边说了一句。

他现在已经没有之前对徐闲时那种趾高气扬,此刻很是谦恭。

这很正常,毕竟徐闲是靠实力将朱荣令击败,由不得他不心服口服,除此之外,徐闲还听说朱荣令的师尊俞岱宗‘教育’了对方一番。

所以朱荣令现在态度是来了一百八十度变化,很是客气。

第一百零二章山神庙

“御天宗!”

徐闲这个时候转念一想,想起来了。

听云娥师姐说过,御天宗是上一次道门大比的第一,好像上上次也是第一,再向上几届,也都是这御天宗夺冠。

老牌道门,实力强横,底蕴深厚。

而道门大比有一个不成的规矩。

维持秩序的,便是上届第一道门,所以这些御天宗弟子维持秩序,也就不足为奇了。

这些化精期修士,修为几乎都在化精八层以上,而且年级看上去都不小了,一个个神色威严。白色的道袍上,胸口处绣着御天二字。

从头到脚看上去,极有气势。

“你们是哪个宗门的?”此刻,一个看上去已经六十多岁,表情严肃的御天宗弟子开口问道。

徐闲和朱荣令一起上前行礼,取出宗门令符的同时,自我介绍。

“哦,原来是云山宗和五行门的弟子。”

这人面无表情的哼了一声,居然是带着一丝不屑。

“跟我来吧。”

说完,御剑向下。

“大家跟上。”徐闲和朱荣令带头追赶。

也不知道那人是不是故意的,御剑速度极快,好在这边五行门和云山宗的炼气期弟子都是精锐,速度也不算太慢,勉强能跟上。

落到地上,四下一看,此处是在山脚。

那个御天宗修士带着一丝不耐烦:“和你们说一下规矩,明日清晨,会有法令响起,到时候就开始上山,记得,不准用飞行法术,只准步行登山。至于选择哪条路,你们自己看,山顶上有一百只巨鹤,谁先占据谁就能先飞到论剑台,占不到,那就怪不得旁人了,听懂了吗?”

虽是询问,但这位高傲的修士显然没打算再说一遍。

甭管懂没懂,就说一遍。

因为他说完,已经是御剑而起,走了。

“这”有几个年轻弟子看向徐闲和朱荣令。

而徐闲和朱荣令,此刻却是看向面前这一座大山。

“这山,好高啊。”

“何止是高,这山中有太多禁制。”

“禁制?”

“前面是山界,你踏入其中,试试御剑飞行。”

有弟子上前一试,结果发现根本飞不起来。

显然为了防止作弊,这山界之内早已经布置下禁飞法阵。

“不光有禁制,还有妖兽。”

有人耸动鼻子,开口说了一句。

徐闲扭头看了一眼,说话的这个人他知道,五行门黄门擂排第四,木宗谭永林。其有一项神通,可分辨气味。

好像是有一个挺好听的名字,叫做什么灵嗅法。

不过徐闲总感觉,这就是狗鼻子。

当然,徐闲没有任何贬低的意思,他和这个谭永林也算是脾性相投,关系不错的。

“谭师兄,你确定有妖兽?”徐闲问了一句。

后者点头。

“恩,禁止飞行,还有妖兽出没,且这山极高,山路难行,应该是对所有道门弟子都是如此。”

徐闲喃喃自语。

正式开始登山是在明日清晨,所以现在不能上去。

虽说看上去似乎没有什么禁制阻拦,但徐闲知道,若是谁自作聪明违反规则现在就偷偷上山,下场肯定会很惨。

“千数人,却只有一百只巨鹤,也就是说,十进一。”徐闲叹了口气。

徐闲做过功课。

过往的道门大比当中,五行门的炼气期弟子从没有一次脱颖而出,能通过这第一关的。

临行之前,师尊和大师伯说过尽力便可,这也是没有报以任何希望。

但徐闲觉得,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要全力以赴,万一成功了呢?

接下来的时间便是等待。

显然道门大比不止是登山,但对于炼气期弟子来说,他们就只是在等待登山。

入夜。

徐闲走到旁边,四周无人,他衣衫内有一物动了动,然后钻了出来。

是小泥人。

这一次,徐闲也是将小泥人带在身边,主要是怕把它留在五行门捅出什么篓子来。

路上徐闲都不让小泥人露头,现在没有宗门长辈在,徐闲也就将它放出来透透风。

小泥人很高兴,带着兴奋。

“活动一下,但不要乱跑。”徐闲冲着小泥人说了一声,然后将它放在了地上。

后者四处狂奔,随后呲溜一下,钻入泥土当中。

小泥人是土灵奇书点化形成,拥有天生的土遁神通,而且它的土遁神通感觉出生时就是满级,无需修炼,就能达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就见这小东西在泥土当中钻进钻出,好不自在,徐闲也没有理会,而是盘膝一坐,打算修炼一小会儿。

谁料两个时辰过去了,小泥人都没有回来。

“这小家伙又跑哪了?”徐闲睁开眼睛看了看,此刻夜色已深,这里毕竟不是五行门,想到这里,徐闲掐个法诀,打算直接将小泥人召回来。

让徐闲诧异的是,这一次召令又遇阻了。

上一次在五行门,是七师叔司徒岚困住小泥人,那这一次呢?

徐闲心头一跳,立刻身形一动,依着小泥人的气息快速追踪过去。

一开始并无山路,徐闲是在山间奔跑跳跃,翻山林,跃深涧,前面居然是有了一条小路。

只不过这小路破败不堪,杂草丛生。

再行片刻,前面出现了一座山神庙。

山神庙不大,造型古朴,且有年久失修之相,但大体还好,尤其是上下看上去十分干净,入内,地上更是一尘不染。

小泥人的气息便在此处。

徐闲又用召令。

这一次居然成功了。

小泥人从地上滋溜一下钻出来。

徐闲见状松了口气,抬手就将小泥人抓在手中。

“我就不应该放你出来,不,就不应该带你来。”

心中那个气啊,但好在没出什么事。

小泥人此刻不断比划,似是要说什么,便在这时,前面山神庙的小门打开,走出一个老头。

这老头衣着极为朴素,布衣布鞋,头上的儒巾都是一个颜色。

土黄色。

这个颜色,老实说,有些难看。

但徐闲不敢怠慢,昆仑万仙山周围数万里都没有凡尘人烟,换句话说,一般普通人不可能到达这里。

而这里能有一座山神庙,只能说是修士所建。

那么面前这老者,十有八九也是一位修士。

徐闲打定主意,先行礼,若对方不问,那就告退,若问,便如实相告。

没问,那就退走。

“小友留步。”黄衣老者开口道:“小友可是道门弟子?”

徐闲点头,又行一礼:“我是金州五行门弟子,打扰前辈了。”

“无妨,无妨。”老者伸手指了指徐闲手中的小泥人:“这小家伙是小友炼化创造之物?”

徐闲点头。

心中暗道,果然是小泥人又闯祸了。

“小友若不嫌弃,请入庙一叙。”老者发出邀请。

第一百零三章咔嚓一声裂开了【求订阅】

面对邀请,徐闲没动,毕竟这老者来历他还不知道。

是敌是友,有什么目的也不清楚。

还是小心为妙。

只是让徐闲意外的是,小泥人看样子很想进去。

就像是里面有什么东西吸引它一样。

想了想,徐闲迈步而入。

对方修为肯定不差,若是有歹心,进不进去都一样。况且道门大比每隔五十年一次,此处山神庙距离黄门山并不远,若是真有危险,御天宗的修士不可能没发现。

进屋之后,徐闲看到里面摆设倒也简单。

供桌石台,黄布饶顶,桌子上也有一些贡品,但古怪的是,本来应该放着山神像的地方,此刻却是空无一物。

一个没有神像的山神庙?

太古怪了。

前面还有一个香炉,里面有供香香气,闻之,心神舒爽,如沐春雨。

这里面焚的香,不简单。

徐闲心中所想,这时,老头一惊是坐在一旁的蒲团上。

“来来来,小友这边坐。”

指着旁边的蒲团。

徐闲走过去坐好,小泥人这个时候却是突然跳下去,然后蹦蹦跳的钻进香炉里。

“回来。”

徐闲吓了一跳,不过那边老者摆手:“不用担心,香炉当中有陈年香灰,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