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54章 那边

第54章 那边

鱼腰牌的手段一样,是比幻神剑意更高一层的剑意境界,这个徐闲不知道叫什么。用这个法子,不光是能不知不觉取人之物,入眼所见,也能看到平常看不到的东西。

就例如,别人的剑意境界。

在徐闲眼里,戚琼月胸口和额头,都有一抹流光,互相辉映,隐约有一柄剑在这两道流光流转往复。

这是心神剑。

所以徐闲才有此一问。

“徐师弟,这次我能脱颖而出,也是因为有这心神剑意的缘故,不过只有我一个人破局,其他师兄和师姐就……”

戚琼月有些惋惜。

显然只有她一个人的话,并不算压过其他宗门,自然也就没有资格得到仙界赏赐。

就在这时,又有巨鹤飞来。

“是天门山方向,是凝元期的师兄。”有人说了一句。

果然,这一次飞来的人数不少,但只要仔细看,就会发现都是那些大宗大派的弟子。例如当头的,就是十几个御天宗的弟子。

还有天羽门、神苍门、厌山宗等。

加起来数量接近百数。

而在后面,是一些零散的修士,来自各门各派。

其中有一人,徐闲认识。

“淳于修!”

见到对方,徐闲就想到地煞剑。

之前淳于修外出,代表五行门准备道门大比的事情,而且是提前就到了昆仑万仙山,这个事儿徐闲知道。

也是因为这个事情,对方这几年都不在五行门,所以徐闲才会那般轻松。

如今再见,徐闲能看出淳于修的修为有提升,但极为有限,毕竟对方已经是凝元五层,而且这几年也并未突破。

“我连凝元期修士的修为都能查探了?”徐闲这个时候突然心中一跳。

这一点,他也是刚刚才发现的。

似乎自己的感知能力,比之前提升了太多太多,只不过这个事情很夸张,徐闲自己都不太敢相信。

作为凝元期弟子当中,头一个上到论道峰的,淳于修自然也得到了几位宗主的赞赏。

随后,淳于修就站了过来。

就站在徐闲旁边。

“淳于师兄。”徐闲不能装着看不见,先见礼再说。

“徐闲师弟,好久不见。”淳于修还礼。

正常寒暄,接着谁也没吭声,各自站好,便如同不太熟悉的同门师兄弟一样。

但实际上两人心里是各怀鬼胎。

修为上两人严重不对等。

一个只是炼气期,一个却是凝元期,差距巨大。

但从某种程度上,徐闲和淳于修又颇为对等。一个是徐闲有一个厉害的师尊,另外一个是淳于修明显是想神不知鬼不觉的处理这件事。

可淳于修做不到。

他引以为傲的迷魂术法,在徐闲的幻神剑意下,没有丁点威胁之力。

就像是那肉包子打狗一样。

除了这个法术能相对神不知鬼不觉,其他的法子仔细想想,就没有一个能用的。

淳于修别看表面冷静,实际上心里也急。

那一把剑距离他只有不到两臂的距离,可以说近在咫尺,但他就是弄不到,便是他心境再好,此刻也是又气又急。

就在淳于修绞尽脑汁,想着接下来该怎么办的时候,他感觉有人在扯自己的衣袖。

扭头一看,和徐闲来了个四目相对。

“淳于师兄。”徐闲一笑,小声道:“一会儿有时间了,咱们聊聊?”

淳于修愣了半晌。

聊聊?

这是什么情况?

面前这个徐闲,此刻让他有了一种看不懂的感觉,更有一种怪异的,对方似乎很高深莫测的错觉。

“一定是错觉。”淳于修眼睛微眯,心中暗道,这徐闲就是一个运气比较好的年轻人罢了,区区炼气十层,在自己眼中如同蝼蚁一般的存在。

若不是对方有一个厉害的师尊,淳于修觉得自己早将这个人弄死,然后将仙剑夺回来。

“不过话说回来,之前我的迷魂法术,怎会失效?”

淳于修到现在都没太想明白这件事。

一开始他以为是徐闲师尊谢无忧动的手脚,但后来发现不是,之后淳于修故意离开宗门数年,也是有避风头的意思。

毕竟,他做贼心虚。

这段时间,他也在一直打听宗门里的事情,主要是关于徐闲的,他知道徐闲没有‘告密’,或者,对方根本不知道上次是自己动的手脚。

但是此刻,看着对面徐闲的眼神,淳于修知道自己错了。

错的离谱。

这个小子,肯定什么都知道了,甚至,可能已经知道了这一把仙剑的秘密?

这让已经一百三十多岁,心境沉稳无比的淳于修有了一丝慌张。

随后就是愤怒。

就在这个时候,那边又有不少人骑着巨鹤飞上论道峰,正是冯青鱼等炼气期弟子。

巨鹤落下,随后这近乎百人的队伍,各门各派的都有,而且每一个,都强过五行门很多很多。

御天宗、天羽门、神苍门、厌山宗……

此刻这一大波人落地之后,四下张望,似乎是在找什么人。

下一刻,他们看到了五行门这边的队伍。

“衣衫对上了,是五行门的人。”

一人咬牙切齿的说道。

呼啦啦,上百人走了过来,这气势,有点强。

五行门因为排位很低,所以就算是在论道峰上,所在的位置也是比较靠后,像是御天宗等这种大宗门,那都是在靠近金殿的位置。

显然这个场面,让在场所有人都是一愣,纷纷看过来。

“怎么回事?”

“不知道啊。”

便在这时候,一人眼尖,看到了正往淳于修身后躲藏的徐闲。

“找到了,就是他。”

“是他,就是化成灰,我认得他。”

“大家都过来。”

所有人的目光都扫了过来。

虽然这上百号人都只是炼气期弟子,但都是大宗门的人,都是有来历有背景,便像是大师伯周屹这样的虚门期修士,也都不敢随意招惹。

毕竟,这些人背后,哪个都有虚门期大修坐镇。

而且人家的虚门期,可能都在五层境界以上,甚至有的,已经是九层,十层。

因为角度的原因,还以为是在说淳于修。后者便是见过世面,此刻也是脸色铁青,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他反应极快。

这些人他不认识,而且徐闲这小子躲在自己身后是什么鬼?

心思电转,他立刻反应过来,扭头训斥:“徐闲,你究竟做了什么?”

第一百一十一章我要挑战他

淳于修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个徐闲惹祸了。

他是真想直接将徐闲给揪出来,但他也注意到,现在所有人都看了过来,包括几位宗门前辈,包括他的师尊周屹。

忍了。

我不吭声总该行了吧。

这边徐闲干笑一声,然后看向对面气势汹汹的众人辩理:“你们是不是玩不起,登山的规矩是允许独狼干扰的,你们能做,凭什么我便做不得?还是说你们家大业大,就可以随便欺负人?”

这话徐闲早有腹稿,先给这些人扣一顶帽子过去。

徐闲就不信,大门大宗就可以坏规矩。

真那样,以后谁还信服?

对于那些大宗门,最重要的就是规矩和人心,人心散了,队伍不好带的道理,在这个世界同样适用。

那群大宗门的弟子本来就是气愤难当,但还真不能拿徐闲怎么样。

毕竟,对方又没有坏规矩。

现场这个气氛和情况,五行门的宗门长辈也不可能不吭声。

周屹、谢无忧等人也都走了过来。

那边,冯青鱼带头,和几大宗门炼气期天骄也结成队形。

“见过五行门的前辈。”

冯青鱼等人行礼。

越是大宗门的弟子,越是讲究礼数。

周屹和谢无忧等人还礼。

刚才虽然只有只字片语,但周屹和谢无忧等人已经知晓,肯定是因为徐闲用独狼战术将这些大宗门弟子击溃,所以他们气不过,这才跑来闹事。

如果他们真的依仗大宗大派的身份,坏规矩,欺负徐闲,五行门也绝对不会看着不管。

这个道理,众人都懂。

冯青鱼更明白。

她自然不会蠢到在这件事上说什么。

技不如人,被人家一人一剑击败,这没什么可说的。

她之所以敢兴师动众的带人过来,却是因为她有其他的质疑。

修为。

冯青鱼相信她自己师尊的判断,天下道门,炼气期内,她是第一人,炼气期内,无人是她的对手。

这一点,冯青鱼深信不疑。

本来就是这样,她有万中无一的极品灵根,近乎完美的双属性,而且是御天宗宗主,虚门期十层的大修士指点修为。

她拥有一切。

甚至在一年前,她就可以突破到化精期,就是为了这一次道门大比,她才故意压制修为,憋着没有晋升。

法术,法器,哪一样比人差?

所以问题来了,她之前和徐闲交过手,居然打的难解难分,就冲着这一点,对方的本事怕是绝对不只是炼气期十层那么简单。

说白了,她怀疑五行门作弊。

那个人的修为,在冯青鱼看来,至少都是化精九层,甚至更高。

“各位前辈,我叫冯青鱼,师承乾阳真人。”

冯青鱼自我介绍。

不过她这一番话出来,五行门,包括旁边云山宗和其他小宗门的修士,都是眼皮一跳。

谁不知道乾阳真人是谁?

那是御天宗宗主,虚门期十层的大修士,已四百九十三岁,甚至有人说,这位大修士早可以推开仙门,成就仙境,但因为一些事情,所以故意推迟。

这样的大修士,修炼界无人不晓。

看到众人表情,冯青鱼心中得意,旋即又道:“之前登山比试,贵宗弟子以一人之力击败众多宗门弟子,风头无二,甚至连我们御天宗弟子,也接不住他一剑……”

之前五行门的高层已经知道徐闲用了独狼战术,帮助宗门夺取黄门大比第一,当时倒也不觉得如何。

可此刻听冯青鱼一说,就连大宗主周屹也是心中生出了一个念头。

这事情,听上去的确有些不可思议。

徐闲击败的,都是排名数一数二的大宗门。

就是眼前这一群弟子,随便一个看去,都是灵根上等的天骄级人物,徐闲不过是一个小门小派五行门的弟子,即便是厉害,但真能以一己之力将他们击败?

不过那又怎样,周屹没有怀疑自己门下弟子。

他性子随和,但在外也是一定要护短的。

徐闲修为乃是炼气十层,这是确信无疑的事情,既如此,能击败众多大宗天骄,又有什么不行?

凭什么大宗天骄,就是不允许败的。

周屹此刻心道,这帮小家伙皆是上品天资,平日里被宗门长辈宠坏了,也是狂傲惯了,输给其他大宗天骄倒也罢了,输给了徐闲,他们面子上过不去,才会跑来质疑。

殊不知,败了就是败了,再争执,也只能是给他们自己脸上抹黑,给他们的宗门抹黑。

所以周屹一笑:“我这徐闲师侄的确是有一些过人之处。”

这是装作没听懂冯青鱼的质疑。

冯青鱼一愣,随即一笑:“我要和他切磋一下,还请前辈成全。”

简单直接。

她也不傻。

怀疑对方隐藏修为,这只是她的推测,并没有证据,所以直接挑战切磋是最直接的验证之法。

是不是真的炼气期弟子,到时候一比便知。

如果五行门真的作弊,那按照规矩,该怎么办就这么办,如果没有作弊,那就不可能是自己的敌手。

到现在,冯青鱼的这一股子自信也没有丝毫减弱。

周屹有些迟疑,这个事情可没那么简单,众目睽睽之下,虽说只是炼气期的弟子切磋,但无论是输了还是赢了都不好弄。

赢了,看似风光,但可能会得罪御天宗。

不怪周屹思前想后,实在是他经历的事情太多,有些事情不得不考虑的周全一些,哪怕是想多了,也得想。

否则,在这世上总会因为一些看似不经意的事情,得罪强敌。

而若是输了,五行门自然会受到打击,当然,本就是小门小派,倒是无所谓,但刚刚徐闲带队得了黄门大比第一,必然会被质疑。

到时候也是麻烦。

所以最好的法子,就是不比。

不比,就没有输赢,属上上之策。

此刻周屹看向徐闲,打眼色的同时开口道:“徐闲师侄,此事与你有关,还得你自己来定……”

还没说完,徐闲就摇头:“不比,不切磋。”

坚定,更果断。

周屹忍着笑,回头看了一眼冯青鱼,看她怎么接。

要么说年轻人,火气大,这种情况若是换成旁人肯定会有更缓和的应对之法,可冯青鱼不会。

她眼睛一瞪。

“徐闲,你不敢与我比,是不是做贼心虚?”

“激将法对我没用。”徐闲摇头。

“你不想证明自己?你若赢了我,我身上随你挑一件法器。”冯青鱼换了个战术,以利诱之。

“我不要。”徐闲不上当。

“我让你一只手,你若是赢了我,除了法器,我再输你三千灵石。”冯青鱼取出一个精致的乾坤绣袋扬了扬:“我说话算话。”

徐闲犹豫了一下。

第一百一十二章虚门斗法(一)

要么说是御天宗的天骄弟子,就是阔绰,出手就是三千灵石,而且绝对不是下品灵石。

不过徐闲还是摇头。

对方想尽办法要与自己对战一场,不外乎就是认定胜券在握,但实际情况却是相反,徐闲能看出大师伯的担忧。

所以这一场,不应战才是最好的选择。

冯青鱼那边却只当徐闲怯战。

“当真狡诈,知道赢不了,所以就死活不应战,你们五行门也不过如此。”

那边大宗弟子,此刻都在鄙夷嘲笑,更有甚者,已经开始出言不逊,极尽嘲讽挖苦之言。

“青鱼,不可无礼!”

就在这时,那边飘然走来一个老道士。

这老道士一来,众人都是眼睛一亮,纷纷行礼。徐闲看的真切,便是大师伯和几位宗主,还有自己的师尊谢无忧,也是主动见礼。

“应该是这丫头的师尊到了。”徐闲心中暗道。

也只有御天宗宗主乾阳真人才有这般威势。

徐闲也是定睛一看。

怎么说,也是号称凡人当中,最接近仙人的大修士。虚门十层,光是这修为就可以碾压其他修士。

最好的对比,就是自己的师尊。

师尊不过虚门期一层,就让五行门增色不少,甚至要在道门大比上争夺更多的地位和资源,可见这世上虚门期修士的厉害。

那一定是站在修炼者顶端的存在。

而乾阳真人,便是顶端的顶端。

要说模样和长相,徐闲看去却是觉得很普通,不过这可能就是所谓的返璞归真。

乾阳真人一道,冯青鱼立刻乖了。

那些起哄的大宗弟子也都老老实实的退了回去。

他们敢仗着宗门靠山,在五行门周屹面前大言不惭,但面对乾阳真人这等足以碾压他们宗门的大修士,那一个个都是老实到家了,不敢有丝毫越礼。

“师尊。”冯青鱼躬身,乾阳真人颇有威严:“青鱼,还不向五行门各位前辈道歉?”

冯青鱼明显不愿。

但她还是老老实实上前赔礼。

“周屹道友,我这徒儿一直娇生惯养,我平日里也没有怎么约束她,让你见笑了。”

乾阳真人这个时候走过来和大师伯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