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58章 因为噬魂针仙元震动

第58章 因为噬魂针仙元震动

醒,如今按照修为辈分,只能由谢无忧拿主意。

所有人都看向谢无忧。

沉寂片刻,谢无忧道:“回宗。”

这是最正确的选择,毕竟要回去安葬周屹,除此之外,孙培炎重伤,也需医治,还有一点,留在此处,谁也不敢保证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所以离开是唯一选择,也是最好的选择。

临行时,云娥和戚琼月痛哭不止,林宜面带悲色,淳于修则是看了一眼远处,摇了摇头,又默默的叹了口气。

第一百一十九章剑小为针、鬼神剑意

昆仑万仙山某处,草木丰茂,景色秀丽。

微风吹过,原本空地上,青烟飘起,却是凭空出现了一座山神庙。一头体型三倍与同类的山中猛虎惊的翻身就逃,仿佛走晚一点就没命似的。

庙内,陆先生从供桌上跳下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随后哼起了小曲。

也不知是哪家的调子,听不懂,也不好听,偏偏陆先生哼的十分起劲,高潮之处,还会手舞足蹈,吹胡子瞪眼。

调子哼完,陆先生咳嗽了一声。

“哎,老了,老了。”

这话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给躺在山神庙里的一个人说的。

在这破庙一处地上,躺着一个人。

陆先生这个时候走到那人身旁,低头看了看。这个时候一个小泥人从旁边跳出来,趴在了地上那人的身上,不断拉扯,很是焦急的样子,但那人和死了一样,一动不动。

“活了这么久,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等怪事。”陆先生又自言自语,又似是说给地上这人听的:“明明只是炼气期,居然敢硬接左仙君的噬魂针,按理说,别说你一条命,就是有一百条命也都没了,可你,居然没死。”

顿了顿,陆先生又道:“不光没死,而且浑身无伤,甚至气血强横,这简直不可思议,可你为什么就昏迷不醒呢?”

说完,绕了一圈,左看右看。

突然低头靠近,和下面的人脸对脸。

此刻陆先生的表情极为恐怖,同时他的气势也是提升到极致。

“你究竟是谁?”

他问了一句。

没回应。

“哎!”陆先生又直起身,如果仔细看,他眼神中还带着一股浓浓的忌惮和畏惧。

“那天晚上的事儿,究竟和你有没有关系?”

陆先生又走了一圈,这才无奈,跃上贡台,吃着贡品。

“我也是得了失心疯了,干嘛要趟这浑水?”吃到半中间,陆先生气的将手里的果子丢在地上,然后冲着那边小泥人道:“你说,我干嘛要趟这浑水?”

小泥人不会说话,这个时候只是萌萌的看了一眼有些癫狂的陆先生。

“贪心呗,你贪心。”陆先生这个时候伸手指着自己,居然是开始自问自答,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精神有毛病。

“你觉得这小子身上藏着大秘密,你觉得那晚天道震动,与他有关,所以才想要帮忙,可你有没有想过,万一和你想的不一样呢?”陆先生问完,然后立刻换了一张脸,居然是解释道:“我可没这么想,你瞎猜的,我,我只是心善……”

“得了吧,你心善?以前没有神位的时候,你杀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吧,和我在这里装什么。”

“我真的是好心,毕竟我收了他一个先天土灵做弟子,也算是有渊源。”

“别扯了,承认吧,你就是不甘心,你想搏一把大的,你想要更高的神位,所以不惜跑去出求情,说不定因为这件事,已经是得罪了左仙君。”

“啊,不,不会的,左仙君可没有那么小心眼,况且,他在仙界,我在昆仑山,天高皇帝远……”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你真赌对了,说不定真的能得偿所愿……”

“嘿嘿嘿,你也这么想啊。”

山神庙里,此刻想起嘿嘿嘿的笑声,之前的交谈声也是消沉了下去。

“谁?”

就在这个时候,陆先生突然面色一变,四下看去。

什么都没看到。

可他分明是感觉到有东西存在。

那东西在窥视这里。

陆先生怎么说也是昆仑万仙山的正神,此刻他双目泛出一股土黄之气,瞬时间将周围百丈距离彻底禁锢。

外面的风,似乎都停了下来。

落叶凝固不懂,流水似冰冻,飞虫也像是中了定身术一样。

可即便如此,陆先生依旧没有察觉到对方所在。

解开了禁锢法力,他百思不得其解,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猛的扭头看向刚才地上那个人的方向。

对方,醒了。

徐闲打了个嗝。

他实际上早就醒了,只不过是用第四层剑意来观察周围,在发现没有危险之后,才真正的苏醒过来。

小泥人已经是欢呼雀跃,激动的在徐闲身上跳来跳去。

起身,拍了拍土,然后冲着陆先生恭恭敬敬行了一礼。

“多谢陆先生搭救。”

徐闲从一开始,就没有失去意识。

论道峰上,眼看师尊遇险,徐闲当时也没有多想,便持剑冲上去。

他想用地煞剑将那一枚银针挡开。

过去徐闲做过类似的事情,精准度和力道,徐闲有绝对自信,哪怕这一枚银针上加持千斤力道也不怕。

可实际情况是,银针上加持的,何止千斤之力。

那是有一抹仙元之气。

按理说,徐闲这凡人之躯,尤其只是炼气期修为,持剑斩过去的瞬间,就会被仙元之气击杀。

可就连徐闲自己都没想到的是,地煞剑,居然是自行化解了这一股恐怖的仙元之气,不过当时他也是被银针上携带的力量,硬生生撞下论道峰。

那一瞬间,徐闲又进入了那种玄之又玄的状态当中。

这一次,徐闲大有收获。

他在见识到噬魂针的厉害之后,从中参悟到一种新的剑道法诀,这算是借鉴加创新。简单来说,剑,不就是放大版的银针,而银针,就是缩小后的剑。

他在身体无法活动的时候,意识极为清楚,借着这个机会,他将这一道运剑法门完善掌握。

此刻,他腰间地煞剑已经不见踪影。

并非是丢了。

而是变为银针,藏在他身上某处。

需要时,可直接弹针出剑,地煞剑也可变大变小,如真正的法宝一样。

可实际上,以徐闲现在的修为是没能力催动法宝的,那至少得是归真期才行,所以徐闲自己也不知道,现在的地煞剑,究竟恢复到法宝级别没有。

这是剑小为针之法。

除此之外,徐闲还有一个巨大的收获。

这个得感谢陆先生。

徐闲知道这位陆先生,便是昆仑万仙山的山神,所以对方这山神庙,才能在这万仙山界之内来去自如,随意搬运。

而之前大部分时间,这山神庙,是在地下某处洞府之内。

那洞府绝非陆先生所造,徐闲之前躺在下面一动不动时,念头四转,看得出此处洞府已经极有年头,应该是某位大修遗留之地,被陆先生鸠占鹊巢了。

里面的东西有很多。

虽然一些地方有禁制,徐闲进不去,但能进去的地方,徐闲大有收获。

最大的一个收获就是他看到了一部刻印在一块黑石板上的《剑经》。

上面讲的是剑道相关。

徐闲的知识面,这一次有了数倍的提升。

其中一项,便是知道了三层剑意之上,第四层剑意的介绍。

鬼神剑意。

徐闲最开始领悟,属自行探索,不得其法,所以才会感觉仿佛神念出窍一般。

实则,是鬼神剑意。

这一次徐闲机缘巧合,阅读上古剑经,所获之丰,简直难以想象。

这等于是给徐闲打开了一闪新的大门,让他见识到了一片新的天地。

第一百二十章帮我看几天家

徐闲敢打赌。

陆先生十有八九是不懂剑道的,否则,一定知道那一部黑石《剑经》的价值,这已经不是能用金钱来衡量的了。

在徐闲眼里,哪怕拿天下所有的灵石来换都不够。

因为噬魂针仙元震动,徐闲鬼神剑意难以归体,所以在外游历几日,同时他也就躺了几天。

此刻突然察觉可以归体之后,徐闲自然是立刻回去。

因为从没有真正的晕厥过去,所以徐闲知道,是这位陆先生救了自己。

“你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吧?”陆先生这个时候问了一句,他也不傻,隐约猜出这几日中感觉被人窥视的那种感觉,十有八九和这小子有关。

徐闲点头。

“你是不是想走?”陆先生又问了一句:“去找五行门的人?”

这一点徐闲没否认。

他的确是归心似箭,毕竟现在五行门,肯定是乱成一团。

“他们已经离开昆仑万仙山了。”陆先生摆了摆手:“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五行门算是彻底的完了,不光是被道门除名,毁掉灵脉,就连宗门高层,也死伤过半,一个没有虚门期修士坐镇的宗门,那还能称作宗门吗?”

当时论道峰上,他只知道当时大师伯以一人之力,为其他人抵挡了大部分的噬魂钉。

不然,在场五行门所有的四代修士都无一人能幸免。

噬魂钉有多恐怖,徐闲也算是亲自领教过的,没有地煞剑他早就死了八百回了。

“我大师伯死了?”徐闲还是想确认一下。

陆先生点头。

徐闲沉默了片刻,又问:“我师尊呢?”

“谢无忧重伤,还有一个叫孙培炎的,半死不活,就剩一口气了。”

陆先生似是又安慰了一句:“除了他们,其他人倒是还好。”

徐闲这个时候想往外走。

“我劝你别回去了,趁早另投师门吧。”陆先生劝了一句:“就算是仙人不再为难,就此收手,可哪个宗门没有几个对头和仇家?自古雪中送炭者少,落井下石者多,啧啧,哎,五行门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会很难熬了。”

徐闲面色一沉,想了想,又走了回来。

“怎么?不回去了?”陆先生笑了笑。

徐闲点头:“现在回去,于事无补,倒不如卧薪尝胆,谋图未来。”

陆先生眼睛一亮。

别的不说,就这份心性,的确是少见。

关键时候能沉下心,认真分析,仔细判断,选择最合适的路。

“我也不想让你回去,正好我要去仙界参加万岳大会,你就帮着我看几天家吧。”

陆先生说的家,可不光是这个山神庙,而是整个昆仑万仙山。

不过这个时候,徐闲没意识到这一点。

说起来,徐闲也正有此意。

那个地下洞府内还有很多东西他没有探索,还有典籍没有看完,这陆先生一走,让自己看家,那就有机会了。

徐闲很清楚,他现在就是风急火燎的赶回五行门也没用。

多自己一个不多,少自己一个不少。

五行门遭遇如此变故,背负血海深仇,报不报?

肯定要报。

师尊和师母一人挨了一针,修为大跌,重伤难愈,大师伯为护宗门后辈,舍身成仁,二师伯重伤不醒。

身为五行门弟子,得宗门大恩,肯定是要回报。

知恩不报,与牲畜何异?

但有没有能力报仇是另外一回事。

回五行门,徐闲就算是有他独创的修炼功法,可以做到同阶无敌,甚至随着剑道提升,越级挑战也可以。

但那又能如何?

五行门的仇家是谁?

是那个金甲仙将,是其背后那个叫做左仙君的存在。

所以不能走寻常路了。

要另辟蹊径。

否则,到死都报不了仇。

至于仙人不仙人的,徐闲根本不管,仙人又如何?

徐闲是有倔脾气的,他脾气上来,拉皇帝下马,污仙骂神的事都敢干。

只要做的事情是正确的,那谁都拦不住。

还是报仇这件事,既然要另辟蹊径,那倒不如暂时留在陆先生这里。对方是昆仑万仙山的山神,这徐闲早猜出来了,换句话说,陆先生也是神仙。

跟着神仙修炼一段日子,必然获益良多。当然徐闲更多的是看中那个地下洞府里的宝藏,所以陆先生提出让徐闲帮忙看家,徐闲是欣然同意。

陆先生也挺高兴:“徐山是我徒弟,我得带它一起去,正好长长见识,所以这里就拜托徐小友你了。”

说着,取出一个土黄色的牌子。

上面写着‘昆仑万仙山’五个字,背后有一些神诀,看不太懂。

“这是山神令牌,我只教你土遁挪移之法便可,其他的,你用这牌子在山中行走,谁都得给你面子,有什么事,尽管训斥,只要帮我看好家别出乱子就成。”

说着,陆先生将牌子递给徐闲。

徐闲也是郑重接过来。

牌子份量十足,而且上面有一股难以言明的气息。

应该就是所谓的神韵了。

“看家嘛,防防贼,维持秩序,别让人来捣乱,若有山火,帮忙灭之便可,其他的就不用管了。”

陆先生摆摆手。

徐闲一一记下。

接下来便是传授土遁挪移之法。

陆先生本以为徐闲得学很久才能记得,却没想到他只是说了一遍,徐闲就记下了,而且只是闭目推演一下,便能施展。

当时陆先生就惊了,有点怀疑人生。

“究竟你是神仙还是我是神仙?”

他可是记得很清楚,当年他成为山神时,闭门苦学数月才堪堪掌握。

问题是当时他修为已经很恐怖了。

“果然,这小子和天道之间,有猫腻……”

这话,陆先生没说,只是在心里嘀咕了一句。

“看起来,我可能是赌对了。嘿嘿嘿!”

陆先生走了。

小泥人,也就是徐山和徐闲道别,临走时还跪下磕了个头。

徐闲知道,这世上最不可能出卖自己的,就是徐山,所以他也盼着徐山将来本事是越大越好。

陆先生走了以后,就剩下徐闲一个人了。

他立刻施展土遁之法,带着山神庙在昆仑山中随意挪移。

“那天晚上,陆先生便是用这种法子突然挪走山神庙的。”徐闲恍然。

同时心中有些激动。

他立刻是挪移到地下那个上古洞府内,这一次,他可以大大方方的四处溜达,阅读各种留下的古籍。

“这么多,几天时间怕是都看不完啊。”徐闲一时之间也有些苦恼:“陆先生,怎么就才去几天,若是多去一些日子就好了”

当时的徐闲,并不知道陆先生说的这几天是什么意思。

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一年以后了。

第一百二十一章维持秩序【求订阅】

地下上古修士洞府所有能看的典籍,徐闲都看了个遍,而且他还搜索了其他区域,找到另外几个洞府所在。

里面,依旧有很多具有价值的东西。

因为读书多了,所以徐闲知识面也广了。

“去仙界几天,参加万岳大会,我怎么就没仔细听,所谓仙界一天,人间一年啊。”

徐闲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换句话说,陆先生说出去几天,实际上对应下来,就是去几年。

“早知道,就不那么急了。”徐闲此刻坐在一颗险恶山崖上一个大果树上,随手摘下树上的果子就啃。

这段日子,他就是靠山中灵果果腹。

修为从外表和探查来看,依旧是炼气十层,没有任何变化,但实际上,徐闲知道那只是表象。

实际情况,他的实力已经是突飞猛进。

这一年,他专注于剑道,将鬼神剑意完全融会贯通。

这一年,他又学了七套剑诀,而且每一套都达到最高境界,随意施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