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62章 数年之前

第62章 数年之前

便按黑熊妖洞中一个小妖的指引,到了前面一处山壁。

这里,果然立着一个石碑,刻着篆文。

徐闲也算是博学,能看懂上面文字,这一看下,徐闲微微一笑,不出意外,此处肯定有洞府。

四下一扫,没有山洞裂隙,好在徐闲知道大部分洞府实际都没有入口,因为很多修士都懂土遁之术。

不会这个,只能算是寻常高手,就算是有洞府也没什么好东西。

以山神令牌探查。

发现禁制和掩盖法术,这难不住徐闲,他入洞钻墓早已经有经验了。

“你们在上面等我。”徐闲吩咐了黑熊妖一声,脚尖点地,没入土中。

片刻之后,徐闲以剑意撕破地下百丈深处的法阵禁制,然后闯入这个藏匿在山麓地下的洞府当中。

洞府,自然都是别有洞天。

徐闲钻过很多洞府,很有经验,不过眼前这个还是让他有些吃惊。

他居然看到了诸多灵草,这还不算,在这洞府之内,更有地泉涌动,砖砌水槽,引动活水,而在几尺宽的水渠之内,竟有活鱼游走。

稀罕。

之前徐闲去的洞府遗迹,基本上都是死气沉沉,别说如鱼一般的活物,便是一些植物都没有。

毕竟在阵法禁制的包裹下,就算是有活物草木,也早就死了。

惊奇之下,徐闲也是继续探寻。

顺着水渠,七拐八绕,到了一处空间颇大的洞穴,此处修建有假山池塘,凉亭木廊。当然这倒也不稀奇,洞府都是大修士用来闭关修炼的地方,到了一定境界,闭关三五十年是经常的事情,闲暇之余搞些情调也不奇怪。

凉亭内石桌上刻着棋盘,上面还有黑白棋子,除此之外,徐闲还看到一个茶壶,一杯茶,茶杯之内,茶水清澈,清气升腾。

徐闲眉头一皱。

几乎是同时,徐闲手指一弹,背后已经是剑影汇聚,组成一道剑盾。

嘭!

一声闷响,一道掌印拍在剑盾上。

唰!

剑光在远处闪动,便听叮当乱响,火花四溅,徐闲扭头一看,地煞剑已经和一个人影斗在一起。

那人是个橙衣老者,此刻一脸惊骇之色,正用一柄飞剑抵挡地煞剑的进攻。

只是对方飞剑之术差了徐闲太远,眨眼之间,飞剑被撞开,地煞剑一扫而过。

橙衣老者被斩成两段。

不过很快,两段身形化作虚烟,消散无踪。

“是分身之术。”徐闲向前走去,周身剑影成阵,守护本体,而地煞剑则如游龙一般在周围游走,若是有敌人,立刻就会斩过去。

走到近处,徐闲看着地上一个被斩断的纸人。

捡起来一看,应该是那种用符篆手撕而成,还别说,撕的挺象。

这个洞府里有人。

徐闲也是在看到那一杯茶才意识到。

这一下就有些尴尬了,谁能想到,这洞府里居然有人,换句话说,自己才是闯入者。

意识到这一点,徐闲轻轻咳嗽一声,想了想措辞,然后抱拳道:“后学徐闲,不知此处还有前辈清修,误入贵洞,多有得罪。”

先赔个不是。

毕竟是自己太冲动了,没搞清楚状况就冲了进来。

这也是徐闲固有的思维作祟,毕竟之前进入的洞府遗迹都是空无一人,被人废弃许久,所以徐闲忘记了洞府就是用来修炼的,有修士还在里面闭关,那是极有可能的事情。

自己以剑意撕开禁制法阵时,对方应该就察觉了,所以立刻躲了起来,然后突然出手。好在徐闲有好习惯,他几乎随时都用幽冥剑阵守护本体,任何偷袭他都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还有一个让徐闲没想到的是,对方败的太快。

虽然只是一个分身,但这也和徐闲想象中的前辈大修士不太相符。

不管怎么说,硬闯别人正在修炼的洞府都不对,所以徐闲赔礼道歉。

说完,徐闲静候。

没回应。

应该是不想现身,徐闲打算退出去。

就在这时,那边通道走过来一人,是个童子打扮的人,冲着徐闲躬身一礼:“先生请留步,我家主人请你前去一叙。”

第一百二十八章玄宗修士

跟着前面的童子前行,徐闲看似轻松,实际上也是时刻提防。

但转念一想,自己不用怕啊。

之前交手斗法虽然短暂,但对方的法术在自己的剑术之下毫无威慑之力,几乎是被地煞剑势如破竹的击溃。

徐闲记得黑石剑经当中那一句剑道独尊傲视群雄。

他是剑修,专修一道,何惧旁人?

要怕,也是对方怕。

不过该小心还是要小心的。

童子这时走进前面一个八角亭外,这一路徐闲也看出这童子虽然和真人无异,但却无生机。

这是一个傀儡。

想到刚才被斩开的纸人,徐闲知道这童子十有八九也是一个纸人。

再看前面八角亭内,里面坐着一个人。乃是一个女子,模样绝美,见到徐闲进来,微笑行礼。

“道友请坐。”

说着,示意旁边石凳。

徐闲没动。

他看了一眼这女子,又四下一扫。

刚才童子已经站到女子身后,眼观鼻鼻观口,女子则是微笑看过来,似她就是这洞府的主人。

徐闲摇头,开口道:“徐闲并无恶意,前辈何必躲躲藏藏,若是惊扰前辈清修,我这就离去。”

显然,面前这个绝美的女子也不是正主儿。

对方同样是一个纸人傀儡。

只是对方术法精湛,太过逼真,简直是难以辨别。可徐闲自从修成鬼神剑意,对生死之气,怨气戾气的感知极强。

面前这女子虽然看不出什么破绽,不过周身没有一丝生气,哪怕是掩藏的极好徐闲也能察觉出来。

这洞府的正主很是小心谨慎,几次都不显露本体,肯定还是忌惮。

只是徐闲的确没有恶意,正待他要走时,那边一个侧门当中走出一人。

一个矮胖修士,这人看上去年纪三四十岁,山羊胡,小眼睛,铁履铜臂,护腰心镜,头戴战盔,居然是样样齐全,模样和一个战场将军一样。

这个全副武装一般的打扮,徐闲也愣在当场。

有点夸张了。

而且这人矮胖修士身后,还跟着两个金甲武士。

都是手持大刀,威武无比。

这一次,来的应该是正主。

只不过对方背后两个金甲武士,同样是傀儡。

显然人家是专修此道。

徐闲虽然没想到正主是一个挺丑的矮胖子,但还是郑重行礼。对面那修士一脸警惕,上下打量徐闲一番,才道:“你当真是误闯进来的?”

徐闲点头。

“我信你。”矮胖修士倒也干脆:“道友剑术超凡,神鬼莫测,若真用强,我自问拦不住道友。”

这理由倒也充分。

徐闲心中稍微有些诧异,他这近两年时间都在昆仑万仙山修炼,虽然知道自己剑道修为提升的很快,可究竟有多强,徐闲自己也没底。

平日里收拾黑熊妖这样的妖魔,徐闲也不觉得有多了不起,毕竟黑熊妖这样的虽说占据山岭,自称妖王,可和真正的妖王还差了太多。

徐闲见过真正的妖王。

怀龙山韩良墓里那位,就是因为真正见过,所以才有比较,黑熊妖比那位,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

数年之前,徐闲完全不是怀龙山妖王的敌手,甚至连对方一抹妖气都挡不住。

可时至今日,徐闲早已经今非昔比。

对面矮胖修士如此说,徐闲反倒是有了自信,如果他再遇到怀龙山妖王,足能一战。

片刻之后,洞府之内,矮胖道人与徐闲对坐饮茶。

两人算是不打不相识。

矮胖道人是玄门修士。

这玄门并非某个固定门派,而是一类门派统称。所谓玄门,为玄机,异术为玄,天道藏机。此门修士精通旁门异法,如傀儡法术,如机关之术,又如炼器炼药,皆为玄门擅长。

徐闲恍然。

怪不得贾大士如此擅长黄纸拟人之术。

贾大士是矮胖修士的名字,潜藏此处修炼,也有八十七年了。

光是岁数,就比徐闲不知道大了几轮。

但两人此刻却是平辈相交,徐闲不觉得自己年纪小,贾大士不觉得自己年纪大,如果单以修为而论,自然是贾大士更高。

他已是通幽十层。

即便是放在外面,也绝对算是了不得的修士,在宗门之内,也为宗门中流砥柱。

而徐闲,炼气十层,与通幽十层相比,如萤火之光对当空皓月。

可真的打起来的话,却又是另外一个结果。徐闲半步五层斩神剑意,即便是放在上古剑修鼎盛时期,也算个中高手了。

他们交手的结果也印证了实际战力的差距。

贾大士引以为傲的皇子拟人道术,对上真正杀伐的剑道,以纸人对剑锋,自然是毫无胜算。

不过也只是对徐闲这等上等剑修如此,贾大士若是对上旁人,那也是绝对的强势。

“徐道友你别不信,便是当年我闭关之前,修为只是通幽七层时,便能依靠机关之术和折纸成人,硬抗虚门期大修。”贾大士讲述过往,说到高光时刻,他是吹胡子瞪眼,很是激动,看那模样,就怕徐闲不信。

“我信。”徐闲赶忙点头。

这倒不是徐闲瞎说,贾大士的法术的确是玄妙无比,就说对方藏匿不出,不断以傀儡扰敌,别说旁人,就算是自己时间长了也熬不住。

更何况,若非是徐闲,换成旁人也未必能破得了贾大士的法术。

光是如何找到其本体就是一件难事。

这个,贾大士也好奇。

“徐道友,有一事贾某不明,还请解惑。”

“请讲。”

徐闲也不端架子。

贾大士身子往前一探,然后指了指旁边站着的一排傀儡。

“我闭关潜修,钻研傀儡之术,尤其是黄纸折人之术,更是出神入化。贾某自问,天下众多玄门高手,能在此术上与我一较高低者,无一人。”

这的确是自信满满。

“我这些傀儡无论外观内在,都和人一般无二,甚至有各自修为,便是我自己,不用秘法探查,也难以看出他们真身,不知徐道友究竟是如何分辨出来的?”

贾大士一脸的求知若渴。

徐闲照实回答,就说你这傀儡身上,没有人气,更无生机。

贾大士一愣,随即陷入沉思。

徐闲等了片刻,不见贾大士回神,也不想继续耽搁,又见贾大士依旧在思索什么东西,也没有打搅,身形一闪,已是用土遁之术离开。

在昆仑万仙山中徐闲除了妖魔,还没遇到过其他人,这次多了个邻居也是好事,至少修炼之余,可以找对方闲谈一番。

第一百二十九章一学就会

昆仑万仙山只在五十年一次的道门大比时,才会有外人前来,除此之外,几乎无人踏足。毕竟此处远离人界九州,属凶恶危险之地。

徐闲是有一些寂寞的。

不然他也不会修炼之余,经常去找黑熊妖等一众妖兽的麻烦,这里面有要立规矩,维持秩序的意思,同样徐闲也想看看其他活物,说说话。

甚至徐闲还经常会拿着从各个洞府内找出来适合妖兽修炼的功法给这些妖兽修炼。不过一帮子成精的野兽能聊什么?啥也聊不出来,大部分都是徐闲说,一群虎豹熊猴老老实实坐在旁边听着。

听到精彩之处,能响应一句“徐先生说得好”,或者“徐先生说的妙”就已经不错了。

至于互相探讨,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现在有了贾大士,徐闲感觉自己枯燥的修炼生活中有了一抹色彩。

这个玄门修士,很有趣。

上一次对方陷入沉思,徐闲离开之后,大概半个月,贾大士居然是主动来拜访。

而且还带来了一个他新的作品,一个背着长剑的年轻女子,和之前见到的那个有些成熟的风韵女子不同,这个,更青春,更干练,也英气十足。

“徐道友,冒昧来访,没有打扰你修炼吧?”贾大士看着山神庙,眼中流露出羡慕之色。

“没有,没有,我也正闲着慌。”徐闲热情相迎。

山神庙里不大,所以两人索性在外面一处大树下坐好,此处风景也好,乃是天然的会客之地。

“徐道友能得昆仑正神青睐,实在是莫大的机缘。”贾大士继续羡慕,而且还说了出来。

徐闲听出来了。

“将来陆先生回来,我可以引见。”

“当真?”

贾大士大喜,他嘿嘿一笑,旋即指了指身旁那个背剑的年轻女子道:“徐道友,你看她如何?”

徐闲知道,跟着贾大士的都是对方弄出来的傀儡,不得不说,玄门修士的法术的确是玄妙,就看这妙龄少女,长发飘然,五官端正,皮肤更是吹弹可破,身材奥妙,多一分少一分都会破坏美感。

真的是一个完美的‘艺术品’。

再看,徐闲一愣。

这妙龄少女显然比之前他看到的那几个傀儡要更像是人。

身上有了一丝生机和活力,看到徐闲目光,还会害羞,而且主动行礼:“青霞,见过徐先生。”

动作语气,也是惟妙惟肖。

和真人没差别,但徐闲还是能看出端倪,但已不似之前那般明显。

显然这段时间贾大士经过徐闲提醒,开始有针对性的改善他的傀儡。

徐闲故意装作没看出来的样子,这让贾大士极为高兴,那种兴奋之色绝对不是装出来的。

“哈哈哈,就连徐道友你都没看出来,看起来,我这做了这一点改动是有奇效的。”贾大士心情大好,然后送了徐闲一包茶。

上次徐闲去做客说了一句茶不错,贾大士记在心里,这次拜访就带了一些。

除了让徐闲看看‘青霞’这个新的傀儡纸人,贾大士这一次还有其他事情。

那便是请教剑道。

当然不是他自己练。

“徐道友,到了你我这般境界,自然清楚这世上道法众多,但最忌贪多,什么都想练,往往什么都练不好,我自一百年前就已经下定决心,专注黄纸傀儡之道,就连机关之术,我也舍弃了。”

这话徐闲也是深以为然。

他修炼的日子虽然远不如贾大士那么长,但这个道理他也悟透了。

从他最开始进入五行门,在外院,那是有什么学什么,法术,道法,炼丹,剑法,杂学之多,也多亏他悟性极佳,不然一开始这种学法就已经废了。

没有超人一般的悟性,徐闲现在都可能还在外院窝着。

后来改良内丹炼气法,自创功法,本以为能一路突飞猛进,结果却遭天道反噬。显然修炼之路,光是想着走捷径还是不行。

专修剑道,徐闲才真正的踏入正轨。

那种提升和突破,是过去从来没有过的,现在徐闲修炼一月,抵得上过去五年修炼的总和。

这就是差别。

如果不是因为专注,他剑意等级就不可能提升上来,更不可能有和贾大士这种级别的大修士平起平坐的一天。

贾大士这个时候道出来意,他来请教剑道,不是自己学,而是想让‘青霞’修炼。

这也是贾大士法术制造出的傀儡与旁人不同之处。

他的纸人傀儡,是可以自行修炼的。

这也算是独创,就从这一点上说,贾大士绝对是玄道修士里最特殊的一位。

徐闲答应了,不过有条件,就是要看贾大士收藏的剑道典籍,同时,他也想学学黄纸傀儡之术。

“看剑道典籍自然没问题,不过徐道友当真想学傀儡之术?”贾大士确认了一句,毕竟刚才还说要专注一道,这转眼徐闲就要学旁道。

况且,黄纸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