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63章 昆仑万仙山的冬季要更加寒冷

第63章 昆仑万仙山的冬季要更加寒冷

儡术那可不是想学就能学会的。

这一点上,贾大士有绝对的发言权。

黄纸傀儡术在玄道当中也属于门槛较高的一类,一般来说,想要从入门开始做到折纸成人,一般情况下也得十几年。

这都算是快的。

大部分都只能从纸鹤,纸鸢之类的小东西做起。

这还得是有名师指点才行,否则,靠自己领悟钻研,可能根本无法入门。

当然这些话贾大士没说出来。

对方是在剑道上极有造诣的高手,贾大士有自知之明,如果真的以性命相搏,他怕是挡不住对方一剑。

“徐道友是不明黄纸之道,也好,先别说,让他自行体会,遇到瓶颈和难点,他自己就明白了。”贾大士心中暗道。

随即是回去一趟,不光是取来数十本剑道典籍,而且还拿来几本他自己写的黄纸傀儡之术的法术详解。

而这边,徐闲已经开始教导‘青霞’修炼剑法。

教完之后,青霞和常人一样,躬身行礼道谢,然后便去练习钻研。

徐闲这边则是冲着贾大士拱拱手,然后先翻开黄纸傀儡之术看了起来。

贾大士也没多说,他满面笑容,一边喝茶,一边静候。

一来可以看看他迄今为止最满意的作品,青霞如何练剑,二来,如果徐道友遇到难点,他也能及时答疑解惑。

只是让他意外的是,时间慢慢过去,夜色降临,徐闲都没有问他。

而且徐闲看书的速度之快,让他感觉像是乱翻,不像是看书。

“一页一页的快速翻过,这连字都看不清,谈何钻研?”贾大士心有不悦,毕竟这几本法术详解也算是他的心血之作,本想着能惊艳一把,却没想到对方是胡乱翻阅。

换做是谁,都会觉得受到羞辱。

可贾大士也不敢真的发火。

主要是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徐闲。

所以只能坐在那边生闷气。

深夜时分。

徐闲突然开口:“贾兄,可否借我一张黄纸?”

贾大士一愣。

心道对方莫不是要实际操作吧?

有些太快了。

要知道在正常玄道宗门之内,弟子要开始正式折纸,至少得三年才能开始。

但贾大士还是取了一张黄纸递了过去。

“徐道友,初学时尝试一下也可以,这样可以在失败中总结体会……”

这边说着话,那边徐闲已经快速折纸,随后撕去一些不要的部分,将折好的人型放在掌心。

就是一个小纸人的模样。

徐闲看了看,随后凝聚法术,冲着这小纸人吹了口气。

“去!”

一道流光包裹纸人,随后这纸人自己动了。

活动手脚,四下查看,然后从徐闲手掌跳了下来,就地一滚,光华流转,最后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士从地上站起。

贾大士本来眼睛不大,但此刻,他眼睛瞪圆,都快凸出来了。

居然头一次就成功了!

第一百三十章法海【求订阅】

贾大士脑袋里轰隆作响。

那是世界观崩塌的动静,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徐闲花了几个时辰学习参悟,居然头一次就制作出黄纸傀儡。

而且看样子,这个成品居然相当完美。

实在是不真实。

太不真实了。

贾大士揉了揉眼睛掐了掐腿,脸上不知是想哭还是想笑。

而且更让他崩溃的还在后面。

就见徐闲叹了口气道:“这黄纸傀儡之术的确深奥,但我决定以后还是不研究了,还是专注剑道比较好,这是我第一个作品,也是最后一个。”

说的好像黄纸傀儡之术很容易学一样。

简直了。

贾大士感觉受到了羞辱。

他立刻是轻咳一声:“徐道友,你这黄纸傀儡,看上去不错。”

看上去不错,就只是外强中干,空有人型,实际上没有什么用处。

徐闲没听出来话里的意思。

“比贾兄还是差了一些,我这黄纸傀儡便没有充裕的生机和活力,还是很容易能看出是傀儡假人。”徐闲带着一丝遗憾。

贾大士眉头狂跳。

头一次能做出这种级别的傀儡已经是惊世天才了,这徐闲居然还有些不满意。

“以后你专修法术,就叫你法海好了。”徐闲随意说了一句,这名字,他是灵机一动挪移借用,他当然知道法海是和尚的法号,但他现在就是要把这个老道士叫做法海,谁又能管他?

一听法海这个名字,那边贾大士也是吃了一惊。

“法海,法海,这,这名字太狂了。”贾大士心里琢磨,和徐闲比起来,他给自己傀儡纸人起的名字明显就要逊色得多。

而且,第一次做出来的黄纸傀儡,就能自行成长,甚至修炼法术?

贾大士不信。

如果这都能行,自己这一百多年修炼,岂不是都修到狗身上了?

但下一刻,他就傻眼了。

就见那边道骨仙风一般的法海抬手一指,远处一个巨石轰然飞起。

这是‘搬山’法术。

还真能施展术法?

贾大士已经是呆若木鸡,他这个时候仔细看,才发现‘法海’的做工极为精湛,就以他这个专业人士的眼光来看都挑不出一点毛病。

有大师级水准。

贾大士这一刻都怀疑,徐闲是不是在扮猪吃虎,对方本来就是一个玄道高手。

但又一看,知道不可能。

傀儡的一些细节,又展现出新手才有的迹象,这和那种大师级的手法又十分矛盾。

只能说是对方悟性极高,反复推演,将技法完全掌握,但因为头一次施展,仍然有不足之处,但这种不足之处更多的是一些无关紧要的旁枝末节,真正的要点,徐闲抓的极为准确。

正因为是专业人士,所以贾大士才能看出来。

这个时候已是深夜,贾大士也是告辞而去,回到洞府之内。

接下来几日,他都去拜访徐闲,实际上是去看看那纸人法海的修炼进度,结果是让他彻底折服。

法海与他的纸人傀儡一样,都有极高的灵智,还可修炼法术。最让他恼火的是,修炼的速度居然比他的‘青霞’都快。

贾大士心里不止一次的自问,倘若徐闲转而修炼玄道法术,专修黄纸傀儡,那成就必然可以超过自己。

辛苦人家没有。

莫非是看不上?

想到这一点,贾大士压力又大了。

怎么说贾大士也是来闭关的,前几日因为互相学习,所以跑的勤快了一些,后来青霞该学的剑道都学了,接下来就是自我提升,如此,贾大士也和徐闲讲明,今后专注修炼,除非有事,否则都不会再出来了。

徐闲深以为然。

毕竟修炼是头等大事,若是因为闲谈而荒废,那是得不偿失。

想想自己,也是应该更加刻苦努力。

毕竟还没有完全领悟斩神剑意,而且自己玩票性质的修炼了一下黄纸傀儡术,这个到此为止,法海是头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他制作的傀儡。

从此之后,专注剑道提升才是重中之重。

如此,徐闲丢给法海基本从地下洞府里找到的法术玉鉴,让他自行修炼,随后继续专注剑道提升。

贾大士送来的剑道典籍,也需研读修炼。

……

秋去冬来。

昆仑万仙山的冬季要更加寒冷,一场大雪过后,放眼放去,银装素裹。

所见一切都被白雪覆盖,不过此刻,几人正在踏雪而行。要知道就算是在春暖花开时,昆仑万仙山内也没有人踏足,更别说这个季节,而且这几人明显不正常。

这一行四人速度极快,几乎都是踏雪无痕,行到一处,四人站定。

其中一人取出一个古怪罗盘,上面铜针指向一个方向,当即,四人继续前行,半日之后,已经是到了一处悬崖峭壁。

再看罗盘,向下指去,死人二话不说一跃而下。

悬崖到底有百丈,常人跳下去,百分之百摔成肉饼,而这四人却如同铜皮铁骨,砸地有声,却是毫发无损。

四下一看,这是一个世外桃源一般的山麓,仿佛一个巨大的深井,隔绝外界寒风,虽有雪落下,但此处却是温暖如春。

“那矮子就藏在此处。”

“掌门人严令,发现这姓贾的之后,立刻组乾坤神机门。”

四人轻声交谈,随后各自取出一些物品,就在空地组合,片刻之后便见一个木门耸立,看模样,就是寻常院落的门户,只是这个木门通体赤红,仿佛淋了血一般。

此刻木门紧闭,四人分别由东西南北站定,各自结法印,念咒文,逐见双掌有四色流光,一起打入赤色木门上。

轰。

一声怪响,木门门板居然是轰隆一震。

就仿佛门里面有什么东西想要推门而出。

轰!

又一声,木门咯吱一声被推开了,随后一个高瘦的老者迈步而出。

“见过掌门人。”

那四人见到这老者,急忙躬身行礼。

老者模样威严,头发斑白,却是打理的极为整洁,束发戴冠,衣着不凡,一看就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

虽然上了年纪,却也能看出年轻时必是偏偏美男。

走出赤门,老者四下一看,冷笑一声:“这姓贾的倒是会选地方,此处幽静雅致,说是世外桃源也不为过,他倒是会选地方。”

随后看向脚下。

“组木傀龙,把那矮子给我轰出来。”

“是,掌门人。”

另外四人各自取出乾坤袋,从中取出一个又一个机关零件,随后贴符篆,掐法咒,上百个特质的铁木上流光涌动,随后飞起组合,成了一条长有百米的木龙。

这木龙有铁爪钢牙,虽是傀儡,但也是声势逼人。

法令之下,木傀龙直接冲入地下,破土而入。

片刻之后,就听到地下轰隆隆作响,随后整个山麓向下塌陷,应该是下面的洞府被摧毁了。

上面老者踏空而起,另外四人也是各式手段,有的脚踏木剑,有的乘骑木鸟。

洞府塌陷,自然是地动山摇,下面烟尘涌出,伴随一声怒吼。

“谁打搅老子清修?”

第一百三十一章贾大士的仇人

贾大士灰头土脸的从下面飞了出来。

也不怪他如此狼狈,之前他都在潜心修炼,谁能想到突然之间是地动山摇,他的洞府就塌了。

因为太过突然,贾大士差一点被活埋在下面,好在他修为不弱,一番折腾,再加上有他的傀儡相助,这才爬出来。

第一个反应,就是有人来捣乱。

毕竟他的洞府不可能无缘无故塌陷。

此刻他火冒三丈,瞪着小眼睛,撅着小胡子,撸袖子就准备动手。只是待他看清外面那个老者之后,贾大士先是一愣,随后气焰减弱,面带尴尬。

“齐掌门,你,你怎么来了?”

话语当中,似有一丝理亏。

那老者见到贾大士,面色狰狞,带着无尽愤怒:“姓贾的,你可让老夫好找,纳命来。”

说完直接动手。

伸手一拍。

真空大手印。

这是虚门期修士放能施展的法术,威力极大,一掌下去,可将一座山拍碎。

“齐掌门,你听我解释。”贾大士吓了一跳,他修为不及这齐掌门,最主要的是他理亏,此刻急忙避开。

而紧接着第二掌来了。

轰隆轰隆,周围的山脉遭了殃,原本秀美的山麓早已经毁于一旦,连带周围的山体也遭破坏。

与此同时地下那一条木傀龙也是猛然蹿出,张开大嘴咬向贾大士。

俨然有不杀他不收手的架势。

贾大士也知道再不还手,他怕是要丢掉性命。

“青霞!”

一声呼唤,下面立刻是飞出一柄剑。

铛一声,就将木傀龙击退,随后青霞现身,护在贾大士身旁一侧。

不光是青霞,在贾大士身旁,此刻还有好几个傀儡纸人,有那两个金甲力士,还有另外几个傀儡,男女皆有,看上去一大群人,颇有声势。

不过当中实力最强的,还是青霞这个傀儡。

短短时间,已经是用长剑帮贾大士抵挡下好几次杀招,另外几个傀儡也是一起出动,虽然那那位齐掌门没法子,但压制另外四个人却是能做到。

贾大士依旧在劝,看得出,他不想和对方动手。

“齐掌门,我知道你来找我是因为秀娟的事情,可,可这个事情真不怪我,我当时也不知道她是……”

“住口,你不准提她。”

齐掌门爆呵一声:“今日,你莫要费口舌,我就是来取你性命的。”

说完,又是一顿猛攻。

贾大士也有些手段,但平心而论,他修为不及这位齐掌门,若非有几个傀儡抵挡,他早就败下阵来了。

而且齐掌门那边也有傀儡。

人家是木傀儡。

之前是一条木傀龙,此刻符篆一出,又有两个机关傀儡落下,压制住贾大士那两个金甲力士,如此,他压力更大。

不过即便如此,贾大士仍能抵挡。

青霞一剑抵挡木傀龙,一剑护着贾大士,居然能僵持下来,实在是不可思议。

就连齐掌门也是一愣。

“这贾胖子的黄纸傀儡什么时候变这么厉害了?”

仔细一想,对方潜逃八十多年,潜修之下在术法上有所突破并不奇怪,对方的修为不也提升了?

“那今天更不能让这贾胖子逃了,倘若再让他修炼数十年,岂不是连我都压不住他了?”齐掌门此刻心中一狠,打算用杀招了。

估摸是察觉到齐掌门的杀意,贾大士一哆嗦,急忙道:“齐掌门,真的是误会啊,我当时是睡了秀娟,可那时候我真不知道她是你夫人啊,后来知道了,她找我,我也是敬而远之……”

“混账东西,我杀了你。”齐掌门气的是七窍生烟,对方恬不知耻,可自己还要老脸啊,这事儿能当着人面说吗?

暴怒之下,齐掌门取出一物。

那是一个木制飞鹰,造型奇特,下一刻催动之下,木制飞鹰身上居然是爆出雷光。

“坏了。”贾大士看到那浑身雷光的飞鹰,吓的是面色狂变,脸上的肥肉都在哆嗦:“这是神机门天雷神鹰傀,齐老头是动了杀心了,不行,我得逃,不然必死无疑。”

贾大士知道厉害。

对方没有出动真正的杀招,他尚且能抵挡,可如果真的拿出人家的镇宗之宝,那他除了逃没有第二条路。要知道神机门最厉害的木傀,就是这天雷神鹰傀,相传能携带天雷,不光是快如闪电,而且威力也如同天雷轰体。

那可是天雷,就算是仙人都未必能扛得住,就更不用说贾大士这个通幽十层了。

他第一个反应就是甩手丢出一团纸人傀儡。

便见白雾涌动,十几个身披重甲,手持举盾的傀儡力士出现,挡在贾大士身前,后者也不敢待着不动,而是趁机溜走。

齐掌门动用天雷神鹰傀,他不跑才是傻子。

必须得跑。

而且这都未必能跑得掉。

贾大士也是玄道高手,他比谁都知道这天雷神鹰傀的厉害,曾经一个虚门期高手与神机门死战,结果就是死在这天雷神鹰傀之下。

号称攻杀之力最强的木傀,那可不是浪得虚名。

“想跑?”

齐掌门伸手一指,天雷神鹰傀上雷光大作,瞬间俯冲向下。

同一时刻,雷电交加,咔嚓一道惊雷顺势劈下,其声势之大,绝非修士所能运用。这也是神机门的强横之处,和一般修士以自身修为引动法术不同,他们皆是用各种傀儡机关,天雷神鹰傀上有上古雷印,更加持多种阵法,引雷而不自损,换做任何一个修士都不敢这么做。

只见雷光一闪,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