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64章 那是天下道门中

第64章 那是天下道门中

大士那十几个力士傀儡就尽数被天雷轰碎焚烧,居然是连一击都抵挡不住。

也幸亏贾大士提前溜走,避开这一击,不过即便如此,也是被四溢的雷光扫飞出去,狼狈的跌落在地,已经是头发焦黑,衣不遮体。

天雷神鹰傀再度袭来,贾大士吓的是魂不附体,惊呼一声:“青霞救我。”

这时,一道剑光飞来,将天雷神鹰傀挡开,咔嚓一声,雷光涌动,仿佛近距离响起惊雷声,震耳欲聋。

剑光是那边青霞施展过来的,这傀儡得徐闲指点剑道,修炼一段时日也是进步神速,光是这一手迅雷飞剑术就得了徐闲七八分真传。

所以才能勉强抵挡。

贾大士算是逃过一劫,可是他清楚,再来一下,怕就连青霞也挡不住了。

刚才那一下,青霞的剑已经损毁,就算是想救也救不了。

眼看天雷神鹰傀又要袭来,贾大士冷汗直流,突然想起一个人。

或许,那位能救自己一命。

第一百三十二章徐道友救命

现在也是生死攸关,贾大士知道他无论是跑是飞,速度都不可能比得过天雷神鹰傀,所以他只剩下喊了。

“徐道友救命啊!”

一声惊天叫喊破空而起,那叫一个凄厉,那叫一个声势逼人,便是头顶的齐掌门也是一愣,估摸是没想到这贾胖子喊叫起来,动静这么大,声音那么尖锐。

而很快,齐掌门就反应过来,这死胖子是在求援。

“徐道友?哼,谁来也没用,贾胖子,今日就是你的死期。”齐掌门伸手一指,天雷神鹰傀上雷光爆出,瞬息就到了贾胖子面前。

后者已无抵挡之力,暗道一声完了。

闭目等死。

不过就在这时,就听铛一声。

剑光流转。

天雷神鹰傀被一柄剑档开,两件法宝相撞产生的冲击,将周围的土石震的粉碎,便是数十丈外的树木也是被扯的粉碎。

近距离的贾胖子,身上原本就破碎的衣衫更是遭了殃,唰一下,几乎是身无寸缕,好在贾胖子修为够高,没有被直接命中,虽然被震飞了出去,但还不至于丢了性命。

摔在地上的贾大士哼哼唧唧,但他知道,自己没死。

那种情况下,他都没死?

只能说是有人相救。

抬头看到空中悬着的那一柄剑,贾大士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他这一刻居然想哭。

“是徐道友的剑。”

和徐闲经常见面,自然贾大士认得这一柄剑。

这个机会贾大士自然不愿放过,他双手捂着要害,撒腿就跑。眼下这个节骨眼也顾不上什么形象不形象的了,逃命要紧。

眨眼之间就跑的没影了。

齐掌门那边眉头紧皱。

他十分吃惊,前面空中悬着的那一柄剑来的极快,甚至速度上超过了自己的天雷神鹰傀。

这怎么可能?

天雷神鹰傀速度天下无双,这一点世人皆知,齐掌门还从没有遇到谁家的法宝能快的过天雷神鹰傀的。

毕竟,那是闪电一般的速度。

而且抵挡下天雷神鹰傀的一击,还能完好无损,这剑,不简单。

看到贾大士光着腚逃跑,齐掌门立刻就想追杀,但那一柄剑微微一动,居然就将齐掌门的去路封堵。

一柄剑,仿佛就是一个天地屏障,将前面护的是密不透风。

仿佛他无论怎么走,都会被这一柄剑挡住。

简直是怪了!

齐掌门还从未遇到过这种事情。

他知道遇到高手了。

“阁下是谁,简直是多管闲事,何不现身一见?”齐掌门肃目开口,声音传荡出去,余音不绝。

说话间,几个强横的木傀已经是护在四周。

就在这时,远处飞来一人。

这人不借助任何法器,也不腾云驾雾,居然是以肉身御空,仿佛一柄飞剑,破空而至。

到了面前,先是扭头看了看贾大士逃跑的方向,随后是冲着齐掌门拱手一礼。

“在下徐闲,见过这位玄道前辈。”

这人自然是徐闲,这个时候的他,还有些迷糊。

他之前是在睡觉。

最近天气大寒,又刚下了大雪,徐闲有所突破,所以就睡了一觉。到了他现在这修为,睡不睡觉已经关系不大。

很多时候,打坐纳气就是休息。

可徐闲总觉得,不如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盖着被子呼呼大睡来的痛快。虽说他自修炼开始,就极少那般睡觉,可偶尔还会。

这一次便是如此。

一天一夜大睡时,突然听到惊雷巨响,又有灵气波动,徐闲就算是没察觉,他的地煞剑也能感应到。

当时徐闲就让地煞剑去看看。

也是因为如此,地煞剑才能碰巧救下贾大士,不然,任飞剑速度再快,那也是远水难救近火。

徐闲也是起床,然后赶来,就看到眼前一幕。

前面那老者高大威猛,即便上了年纪,那也是帅气不减,可想而知年轻时必定是样貌出众。

还有就是修为,很高。

那气息,不输师尊谢无忧,也就是说,眼前这位十有八九是虚门期高手。

至于是虚门几层,徐闲没看出来。

还有就是身旁的木傀儡,徐闲也和贾大士学了不少东西,知道玄道众修,所以综合所见,推断一下,便知人家一定是玄道当中的高手。

头次见面,一定要讲礼数,要客气。

这是徐闲的待人之道。

看到徐闲,齐掌门也是有些心里没底。他第一时间用秘法查探对方修为,结果发现对方居然是手段极高,将自身修为隐藏,只露出炼气期的实力。

“当我眼瞎吗?这人把自己隐藏成凝元,通幽都行,炼气期,亏他想的出来。”齐掌门心里暗道一声。

他这一次是来找贾大士晦气的,其他人,他能不招惹就不招惹,尤其是眼前这个假装成炼气期的神秘修士,更是不简单。

就冲着刚才对方刚才的飞剑之术和这特立独行的御空飞行之法,就知道不是善茬儿。

所以,不能直接动手。

主要是,齐掌门一时间摸不透对方的底细,不敢贸然动手。

“徐道友。”齐掌门也是拱手,他之前就听贾大士喊的那一句‘徐道友救命’,再加上这人自报姓名叫徐闲。

那肯定是同一个人。

“我乃神机门掌门人齐四海,此番前来,只是找那卑鄙无耻贾大士复仇,这是私人恩怨,还请徐道友不要横加干涉。”

齐掌门如实说道。

徐闲一愣。

私人恩怨?

贾大士这胖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居然惹的一位掌门人千里迢迢跑来追杀?

这种事肯定不能先评论,徐闲感觉得把事情弄清楚再说,不过在此之前,肯定不能让对方把贾大士弄死。

怎么说,也算是自己的一个朋友。

“齐掌门,不知是什么仇怨?可还有调解的可能?”徐闲问了一句。

结果这一问,对面齐掌门脸色憋的通红,咬牙切齿道:“此事,绝无调和的可能。”

不说。

是不想说还是不能说?

徐闲也有些头大,说实话,对上真正的虚门期高手,徐闲还真不敢说能应对自如,毕竟虚门期,算是半步仙人。

那是天下道门中,最顶级的存在。

“法海。”

徐闲这时候唤了一声,那边飞来一个白发老者,踏云而至,那装扮和气势,仿佛绝世高手一般,让人看上去就心生畏惧,有尊敬之感。

“去把贾道友找来。”徐闲吩咐一声,法海点头,随后伸手一指,轰隆巨响,远处一座山岭便被硬生生的拔起,悬浮飞来。

齐掌门看到这一幕,面色一惊。

他自然看得出,这叫做法海的老者是一个傀儡,但这浩瀚的法力是怎么回事?居然还有如此厉害的搬山之术。

正常修士都未必能做到这一点。

至少他不会,他虽然修为高,但却并不擅长搬山之术。

第一百三十三章金州消息

齐四海已三百九十七岁,在玄道几个宗门当中,属于老资格,修为也高,还是神机门的掌门人。

他自然是玄道法术这方面的佼佼者。

是权威。

可是此刻,他看到法海这个傀儡,心中的震撼是无以复加的。

“不可能!”齐四海自己推演,倘若是他自己来制造一个黄纸傀儡,那是无法加持这种级别的神通法术。

“自我成长型傀儡吗?”齐四海又喃喃自语。

这是唯一可能,但这世上能有这般本事的,在过去整个玄道修士当中也是凤毛麟角。当世之下,也只有贾大士有这般本事。别看齐四海恨不得将贾大士千刀万剐,但抛开私人恩怨,在专业素养上,贾大士的确是难得的天才,就说黄纸傀儡这一块儿,齐四海也是甘拜下风,自叹不如。

如果是贾大士弄出来的,他信,旁人的话,他一万个不信。

傀儡之术,可不是简单就能掌握的,那得花时间修炼,是不断积累的过程。

心中正在疑惑,法海已经是将一个山岭搬来。

上面,能看到贾大士躲藏在其中一棵树后,一脸的尴尬。

徐闲反应过来,甩手丢出一套衣衫过去,贾大士急忙接过穿上,这才从树后走出。

然后,他站到了徐闲身后。

“徐道友,这个事儿真不怪我。”贾大士上来就解释,刚才徐闲和齐四海的对话,他也听到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问题总得说清楚才行。

“我和齐掌门,那完全是误会。”贾大士开始讲述:“差不多九十多年前,我游历天下,结识了一位红颜知己……”

徐闲一愣,暗道坏了,果然是因为女人。

看起来,古人说的有道理,这男人若要真正成事,女色是一定要控制的,不然多大的家业和江山都得被毁于一旦。

“她叫秀娟,我们相识之后,很是投机,颇有相见恨晚之意。她只说是神机门内一个弟子,也没和我说过有道侣,所以我就,我就……”贾大士掰着手指,看了徐闲一眼,一副你懂得我就不多说的表情。

“谁知道,她是齐掌门的道侣,老天作证,我是真不知道,后来知晓了,她想要与我私奔,我都没同意,还劝她回去。”

贾大士一脸的无辜冤枉。

那边齐四海却已经是面色铁青:“贾大士,你满口胡言,我夫人说,她是受你胁迫,所以才……”

听到这里,徐闲已经是明白了。

这个事儿,有些麻烦。

徐闲也是最怕麻烦的人,如果不是和贾大士关系不错,他是真不想管这种闲事。

就以徐闲对贾大士的了解,这种事,还真有可能是女贴男。

一般人肯定不会这么想,毕竟贾大士的模样和形象,简直堪称车祸现场,惨不忍睹,但这压不住这位有一颗闷骚的心啊。

还有贾大士是真的有才。

不是说,男子喜貌,女子爱才么。

再看齐四海,一表人才,相貌堂堂,更是一派掌门,身份地位相貌修为,那都是一等一的。

但世上是就有那么一种女人,喜欢另类,喜欢追求她们自己的那一点道道儿。说白了,就是放着好日子不过,非要寻求刺激,名其名曰找寻自我。

就徐闲知道,在现代社会里,此类人就有不少。

原配温柔体贴容貌上等,不珍惜,非喜欢那种痞里痞气,甚至容貌丑陋之辈,而且还是倒贴,这种心态让人费解。

就是徐闲见多识广,所以他知道贾大士说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因为再换一个角度,贾大士这个人,胆子并不大,不是那种由着性子敢乱来的,甚至,这小胖子还很自律。

这样的人,如果明知道对方是齐掌门的道侣,背后站着一尊虚门期大修,按照常理来说,也不可能会自找麻烦。

“徐道友,你,你是懂我的啊,我这个人最怕麻烦,也没有那么大胆子,明知道秀娟是齐掌门的道侣还要上,还硬上,这简直是天大的冤枉。秀娟修为不比我差,还有那么多法宝护身,真打起来,我都不是她对手,哪来的胁迫之说……”

贾大士此刻是大倒苦水。

冲着徐闲说完之后,又对齐四海道:“齐掌门,我当时知晓情况之后,也是愧疚难当,这才躲到此处,整整八十多年不曾外出,每每想起这件事我都悔不当初,此事,此事徐道友可以为我作证啊。”

徐闲眉头一挑。

这话,说的真假。

不过也无伤大雅,贾大士说的是有鼻子有眼,情况十有八九是属实的,而且再看那边齐四海,眉头跳动,似在回忆一些细节,表情上看显然也是察觉到一些东西。

徐闲基本可以断定,是那位秀娟耍了这两个人。

当然这种事,徐闲也不好插手调和,最终还得看贾大士和齐四海怎么解决。如果齐四海非要弄死贾大士,徐闲也不能干看着,即便是看在交情上,他都得保住贾大士。

更何况退一万步,就算是贾大士勾搭别人道侣,那也罪不至死。

挨一顿揍就差不多了。

齐四海也不傻。

他看了一眼不吭声的徐闲,又看了看那边一脸可怜相的贾大士,知道今天就算是自己想穷追猛打,也不可能如愿。

甚至弄不好,自己还得吃大亏。

那个叫做徐闲的修士,太古怪了。

装成炼气期修士,但实力连自己都感觉到忌惮无比,真打起来,自己没有胜算。

想到这里,齐四海知道自己今天只能咽下这口气。不过看刚才贾大士的样子,也被打的够呛,现在头发都有一半是焦的。

“好,贾胖子,今天看在徐道友的份上,我就此作罢。但是你,以后不准再踏入燎洲半步,否则格杀勿论。”齐四海咬牙说道。

贾大士急忙点头:“齐掌门放心,我这辈子都不会再靠近神机门。”

齐四海知道事情只能如此,虽然不甘心,但他没别的法子。

召集几个手下修士准备离开,就在这个时候,徐闲叫住了他。

“齐掌门,稍等一下。”

齐四海一愣,扭头道:“徐道友还有事?”

徐闲笑着点头:“齐掌门所在是燎洲,距离金州很近,不知最近齐掌门有没有去过金州?如去过,徐闲有一些事想要请教。”

态度诚恳,齐四海也看出徐闲就只是想要打探一些事情,所以也是收下戒心。

“我一年之前,是去过一趟金州,但也只是去探望好友,不知徐道友要打听什么?”齐四海也挺客气。

第一百三十四章九傀命术

在齐四海看来,徐闲修为肯定比他只高不低。

尤其是对方那一柄剑,可封天地,让人汗毛直立,无处遁形。

这样的人,即便是不好结交,也不能得罪。

“齐掌门远来是客,还请移步详谈。”徐闲这话没说错,他现在是代替陆山神看管昆仑万仙山,人家是客人,就站在空中说话实在不是待客之道。

片刻之后,几人落在一处幽静山谷。

这里有一座凉亭。

乃是徐闲前段日子自己搭建,只用了一个时辰,御剑削木,搬山移接,仿佛数十个工匠齐心协力搭建而成。

在这地方待的时间长了,徐闲也喜欢坐在凉亭之内,看着周围无限美景。

此刻徐闲和齐四海在凉亭之内,旁边坐着贾大士,后者有些不自在。

外面,齐四海带来的四个修士守在那边,对面是法海和青霞。

那四个神机门的修士此刻盯着面前这一个老道和一个妙龄少女,心中也是有些失落。要知道他们修炼数十年,居然都不如这两个傀儡。

问题是如果不说,他们居然也看不出这一老一少是傀儡。

简直和真人没有任何差别。

“早就听说那贾大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