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72章 你说换就换

第72章 你说换就换

这是他的逆鳞,是不可碰触的东西,这件事上他不可能让步。

“魏长老,咱们三合剑宗已是中等道门,为何要畏手畏脚?光是在这九犀洲内就不知有多少人嫉妒,当年被咱们踩下去的小宗门有多少?如果瞻前顾后,三合剑宗永远发展不起来。我不管对方是何方神圣,以剑攻我护山大阵便是宣战,既是宣战,我三合剑宗就必须反击。”

态度坚定,主要是穆河舟绝不能容忍有任何人要打他金光剑的主意。

如果有,那就是不死不休。

就是这么简单。

此话一出,自然没人再敢提出异议,毕竟穆河舟是宗主,而且在宗门之内修为最高,他的意思,就是宗门的意思。

空中千柄飞剑围剿神秘飞剑,后者虽然厉害,但猛虎尚且不敌群狼,况且这一柄剑即便是受到围攻,也没有转而攻向下面的众多修士,如果调转方向,三合剑宗怕是会被这一柄飞剑打的元气大伤。

硬碰硬,以一换百,神秘飞剑终于在斩碎三百多柄飞剑之后出现了裂纹。

下面的穆河舟看准机会,立刻放出金光剑。

就见一道金光闪过。

双剑相交,咔嚓一声,那一柄神秘飞剑终于是破碎。瞬间,一股波动从空中爆开,威势之强,便是穆河舟也感觉到一丝心悸。

与此同时,距离三合剑宗还有三百多里的某处空中,徐闲有所感应。

“呃?”

徐闲停了下来,感应一番,喃喃道:“我这盘蛇剑虽不算是什么太好的法剑,但也不算差了,居然被人击碎,况且我也只是让盘蛇剑带回天罡剑,而且严令不准杀戮”

说完,徐闲加快速度飞行。

这一次他的速度快了数倍不止,整个人如同一柄飞剑,刺破长空,直奔三合剑宗方向而去。

三百里,徐闲片刻即达。

等到了地方,徐闲才发现此处居然是一个道门。

之前徐闲认为取走天罡剑的盗墓贼就算有些手段,在盘蛇剑下也只能老老实实被夺走天罡剑,却万万没想到,那盗墓贼居然还是一个道门的修士。

这个结果徐闲的确没想到。

怪不得盘蛇剑被击碎了。

寻常修士是不可能敌得过盘蛇剑的,但如果对上一个道门,被数百修士围攻,盘蛇剑当然是要被击碎。

再看下面这道门,规模不算小,而且下面灵气散落,应该是护山大阵被攻破所产生的碎片。

“没想到搞这么大。”徐闲喃喃自语。

他吃惊,下面三合剑宗众人更吃惊。

他们刚才所见一人不借用任何法宝,也不腾云驾雾,居然是凭空以飞剑般的速度飞掠过来,然后悬在三合剑宗上方。

这一幕的确是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凭空飞行?这是什么法术?

“定是刚才那飞剑之主来了。”一个长老神色凝重,穆河舟听罢冷哼一声:“便是又如何?他不守规矩在先,莫非咱们三合剑宗还怕了他不成?”

只是让所有人没想到的是,头顶那人此刻微微一笑,居然是拱手道:“之前不知此处会有道门,我遣剑时也忘了交待这个事情,因而无意中撞破贵派护山阵,徐某这里向诸位赔个不是,若有需要,徐某可助各位修补大阵。”

竟然很客气。

这个情况让下面严阵以待如临大敌的三合剑宗众人始料未及。

一时之间,包括穆河舟在内,居然都不知如何应对。

徐闲放眼望去,一下就锁定到穆河舟身后背着的那一柄金光剑上。

是天罡剑。

终于找到了。

第一百五十一章换剑

徐闲不由眼睛一亮。

对方身上还有怨念丝线,不用问,当初盗墓之人就是他。

只是现在这个情况显然就很棘手了,如果是一个普通凡人,徐闲可以做一些补偿,直接将剑换来。

相信不会有什么难度。

但是对一个道门高手就不行了。

对方必然也发现了天罡剑的不凡之处,要从对方手中换到剑,难度可想而知。

可这个事情徐闲没有第二条路可走,天罡剑他势在必得,别谈论什么道德规矩,有了实力才能讲那个。

徐闲要帮助五行门重建山门,到时候必然会引发连锁反应,甚至可能引动仙界仙人的再度降临,施以惩戒。

到时候实力不够,死的更惨。

所以这件事没得商量。

但还是要先礼后兵,都是夺剑,偷盗抢夺虽然本质一样,但能皆大欢喜是更好。

下面穆河舟这个时候也做出了回应。

他表情阴沉,但也是还了一礼。

“阁下既说是误会,那我三合剑宗也不会追究你飞剑破阵的事情,还请就此离开吧。”

直接下逐客令。

徐闲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了。

对方大概率是看出了自己的目的,所以根本没打算谈。

想到这里,徐闲又道:“这位道友不知如何称呼?”

“穆河舟,三合剑宗宗主。”穆河舟沉声回应。

“可否借一步说话?”徐闲又道。

商量换剑这件事,还是私下里谈比较好。

没想到穆河舟冷声道:“没这个必要,阁下有话,当面说便是。”

徐闲一怔。

暗道这位情商堪忧啊,这是给你台阶下,居然都不要。

现在这个情况,徐闲要么当面说要干什么,要么只能转身离去,没第三种选择。

那就只能说了。

徐闲眼睛看着穆河舟,手一翻,面前立刻是出现了十柄上品法宝级的法剑,每一个都是灵气十足,锐气难挡。

这些都是徐闲从黑石剑经所在的洞府内取到的。

洞府的原主人显然是一个爱剑之人,其内收藏的法剑超过五十柄,而且没有一个是差的,都是万金难求的法剑。

这十柄法剑悬空而出,立刻是流光溢彩,宝光四溢,下面三合剑宗的众多修士也都是眼睛一亮。

他们都是识货之人,知道这十柄剑都是极品,随便一把,都能撑起一个高手。

就是穆河舟也是眉头一跳,眼中闪过一丝贪念。

这么看,那十柄剑和他的金光剑几乎是同等级的,只要是修士,见到如此好的法剑就没有一个不动心的。

他也一样。

徐闲这个时候直接摊牌。

“穆宗主,徐某此番来,是为了你背后那一把剑,我这里有十柄法剑,每一个都是极品,穆宗主可随意挑选一柄,用你背后那一把剑与我交换。”

换剑。

这是徐闲感觉最为公平的一种方式。

他不想用强,能和平解决,最好是和平解决。

说实话,在徐闲看来那穆河舟根本不知道天罡剑的底细,甚至无法发挥出这一柄仙剑真正的威力。

天罡剑在对方手里,那是浪费了。而就以使用来说,自己拿出来的这十柄剑,随便一柄都可以满足对方,

而天罡剑只有在自己手里,配合地煞剑,才能发挥出真正的仙剑威能。

所以徐闲就算是拿十柄剑换一柄,他都愿意。

当然谈判不能一下子把底牌都露出来,要循序渐进,这一点徐闲还是懂的。

“你说换就换?实在是没有将我们三合剑宗放在眼里,阁下究竟是何人,何不报出门派?”下面一个修士得穆河舟授意,开口质问。

徐闲不是来和他们攀交情的,所以这个时候他选择了加价。

“徐某并非不尊重贵派,这样好了,为表诚意,两柄换一柄,如何?”

话音刚落,刚才说话的那个长老就眼露精光,看向穆河舟,显然他觉得这个交换很赚。

毕竟是一换二,他们还能多赚一柄剑。

不光是这个长老,其他人也都有些动心。

送888现金红包关注vx公众号【】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毕竟天空上悬着的十柄剑,每一个都不比宗主的金光剑差。

别说这些长老,便是穆河舟也是有一些动容。

但他毕竟老谋深算。

金光剑是怎么来的,他比谁都清楚,不过这当年盗墓偷剑这件事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当时就是听闻了金光剑客的名号,所以好奇之下寻找到墓穴,从里面盗出金光剑。

没想到这金光剑如此好用,极大的增强他自身修为。

他心里还是不打算换的。

不过对方上来就要换剑,莫非知道这金光剑的真正来历?

倒是可以套一套话。

心中算计,穆河舟抬头道:“这位道友,你莫名其妙跑来换剑,甚至愿意以多换少,莫非我这金光剑有什么过人之处?你何不与我说说。”

徐闲自然也看得出来,对方是想套话。

但这从另外一个角度看,正好证实了对方根本不知道天罡剑的来历,同样,根本无法发挥出这一柄仙剑的真正威力。

想了想,徐闲道:“穆宗主,我的确知道这一柄剑的来路,甚至知道你是从何处取来的。”

徐闲这话若有所指,对面穆河舟面色一变。

“此剑本有一对,另外一柄我已获取,就差这一个,所以才愿意用其他法剑交换,实话实说,穆宗主你还无法发挥出此剑的真正威力,倒不如与我交换。”

说完顿了顿,徐闲伸出五个手指头。

“五柄,我拿五柄法剑与你交换,穆宗主好好考虑一下吧,倒也不急于一时做出决定,明天这个时候,徐某再来,希望穆宗主能有决断。”

徐闲这个时候心中一动。

他感应到法海那边有情况,说完之后,收了十柄法剑,立刻是遁天而去,那破空响声,地面上数千三合剑宗弟子都是听的清清楚楚。

“此人修为,深不可测。”一个长老眉头紧皱,随后看向穆河舟,这件事对三合剑宗来说绝对是大事。

“这人的确厉害,之前仅凭一柄飞剑就破了咱们护山大阵,真的硬来,怕咱们也得拼个两败俱伤。好在他还算讲规矩,打算以法剑交换,而且是五换一,此事,咱们得商议一下。”

另外一个长老也是点头。

他年纪最大,也是宗门之内资格比较老的一个前辈,经历的事情多了,自然看问题的角度就要更高一些。

他能看出对方此番前来看似客气,但实际上是势在必得,先礼后兵。说实话,五换一,已经是不错了,就算对方是强盗,是来明抢的,可也给了台阶。如果是聪明人,就应该顺着台阶下去,说不定还能结交一个厉害的高手。

如果不聪明,那十有八九会撕破脸动手。

可动手,三合剑宗能是对手吗?

第一百五十二章贪得无厌

换剑这件事商议归商议,最终的决定权还是在宗主穆河舟手里。

后者面色阴沉,思前想后,却是冷笑一声:“那人蠢到极致,居然还给了咱们一天的时间考虑,来人,立刻去请斩金门,锐气宗的两位掌门人过来,就说我要与他们共商大事。”

之前那位主张认怂的长老一听,立刻是一愣。

“宗主,你这是要……”

“那人以为他是谁?一个人就敢逼迫我三合剑宗做交换?哼,我为何要如他所愿?他就算是再厉害,也不是仙人,只要不是仙人,就逃不过一句话,双拳难敌四手。我打算联合斩金门、锐气宗,以三派精锐,明日设局伏击此人,将他那十柄法剑夺来,随便给斩金门和锐气宗一柄,咱们拿大头,到时诸位长老人手一柄极品法剑,三合剑宗想不崛起都难。”

穆河舟面色带着一抹决然和疯狂。

他居然是打算来硬的。

原因很简单,换剑他是不想换,但对方的剑,他也想要。

如此,就只能抢了。

就像是当年他掘墓去取金光剑一样。

“宗主,三思啊,此事一旦做了,便是开弓没有回头箭,后果难以预料,万一……”

“会有什么万一?那区区一个人,敢来胁迫咱们三合剑宗,我便偏不让他如愿。你且放心,斩金门和锐气宗都有虚门期高手,加上我,三大虚门期围攻一人,再加上众多通幽期高手,以有心算无心,瞬间就能将其斩杀。要知道修炼之路,本就是血雨腥风,不这么做,哪里来的修炼资源?”

听到穆河舟这番话,那位长老嘴唇哆嗦了一下,愣是没有说出什么反驳之言。

他和穆河舟是同一期的修士,对方能成为宗主,而他为什么不行,可能就是因为少了对方一份狠辣。

这是他缺失的东西。

做事只求稳妥,难道这也错了?

太过激进,就如同赌博,一局能赢,两局能赢,难道三局四局还都能赢?

总有输的一天。

可这个道理,穆河舟显然不懂,也不想听。

又想到那十柄厉害的法剑,倘若穆河舟的计划成功,他作为宗门资深长老,也有资格得到一柄吧?

……

徐闲速度极快,法海那边的动静有些古怪,像是陷入某种缠斗一样。

法海是徐闲制作出的纸人傀儡,具有很强的成长性,换句话说,法海可以自行修炼一些功法。

当然这种提升还是和正常修士不同,有很明显的上限,也就是天花板。

一旦达到,不可能再提升。

不过现阶段,徐闲知道法海的修为,已经和虚门期一样。

尤其是其运用法术的能力,比正常修士都要厉害,一般高手还真不是法海的对手。

徐闲是心急火燎,不过很快,他就看到前面飞来一人,踏云飞行,倒是悠闲,仔细一看,居然是法海。

见到徐闲,法海躬身一礼。

“怎么了?”徐闲左右看看,法海就是一个人飞过来的,没有追兵,没有缠斗。

“之前路过一处宗门,产生了一点小误会,不过已经解决了,主人不要担心。”法海和他的外表一样很是稳重,说话也是轻描淡写。

徐闲点头也没多问。

法海既然说是小误会,那就一定是。

“主人的事情办完了?”法海这个时候主动问了一句,徐闲点头:“饵已经洒出去了,上不上钩不知道,但无论怎样,剑,我势在必得。”

“对了,你说的小误会是怎么回事?”

“也没什么,刚才路上误入了一个道门,他们以为我是强敌来犯,所以动手攻杀,我与他们斗法解释,后来误会解开了,就握手言和了。”法海轻描淡写的毛病还是那样。

徐闲问他,是想挑起个话题聊聊天,结果对方如此的不解风情。

再看,法海腰间多了一个乾坤袋。

“这是什么?”徐闲问了一句,这东西之前是没有的。

“没什么,那小宗门主动送了一些礼物给我,我拗不过他们,就半推半就收了下来,对了,这里面有不少好东西,主人您喜欢哪个?随便挑。”法海这个时候颇为殷勤。

徐闲接过来一查探,然后面色古怪的取出了一个巨大的牌匾,上面赫然写着三个大字‘斩金门’。

“这……”徐闲看了一眼法海:“好像是一个门匾。”

这门匾本身,也是一件法器。

法海面色不变,点头道:“对,那宗门的几位修士很是热情,我说不要,他们非给,我也推脱不开。”

徐闲觉得法海口中的‘热情’和自己理解的肯定不是一回事。

又翻看,接着徐闲从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大把灵石。

“他们送的。”法海主动解释。

徐闲手里摸到了一个很大的东西,施法取出,好家伙,一个三米多高的女修雕像,模样很漂亮,通体是用特殊的金刚石雕琢,很是精美,不过看下面的痕迹,应该是被硬生生的从底座上掰下来的。

“这也是……”徐闲还没说完,法海就赶忙道:“也是送的。”

徐闲将这雕像丢回乾坤袋,然后想要指着法海训斥几句,不过看对方一脸正经的严肃表情,徐闲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