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73章 当真是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第73章 当真是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了口气。

“没死人吧?”

法海摇头。

徐闲又道:“下次不许了。”

法海的话徐闲相信,因为法海是他所创造的傀儡,如果真的滥杀无辜,那些因果线都会算到自己头上。

没有,就说明法海只是顺道打了打秋风,还是很有分寸的,徐闲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然还能怎样?

事情已经出了,反正这次换了剑后,徐闲应该不会再来这九犀洲了,所以只能对这个斩金门默默的说一声对不住了。

倒是法海,成长的是真的快,一人居然压制一个小宗门,有前途。

徐闲这边也十分注重培养,他收刮昆仑万仙山那么多洞府,里面很多顶级法术都给了法海修炼,所以强是应该的。

这边徐闲还就真的等了一夜,到了第二天同样的时间,才带着法海一起来到三合剑宗。

在徐闲想来,对方有很大可能会选择换剑,毕竟怎么想这都是最划算的一个选择,当然也有可能,对方会狮子大开口。

那徐闲也认了。

他的极限就是这十柄剑,就算是全拿出去换也可以,这本来也就是他的打算。

只要能换到天罡剑那就可以。

不过还有一种可能,对方不打算换剑,而是要玩阴的。

如果是这个,也好。

抢剑的时候,就没那么多心理负担了。

第一百五十三章剑神一式

各种可能性徐闲都考虑在内了,总之就是软硬皆施,这种事没什么道理可言,总不能对方不给,就笑呵呵的转头离开。

修仙界里,没有绝对的好人和坏人,某种意义上说,大家都是强盗,不过徐闲觉得自己还算是一个守规矩的强盗。

三合剑宗那边显然早就等在那边,只不过见到徐闲多带了一个人,穆河舟眉头一皱,有些吃惊。

“这人,不是孤身一人吗?”

念头一过,但仔细一想,这不影响他们的计划。

多一个人,又不是多一群,何惧之有?要说人手,他们这边已经是偷偷集合了三个宗门的精锐战力,斩金宗和锐气门的高手已经埋伏好了,只待自己一声令下,就会有三位虚门期大修突然伏击。

除此之外,通幽期的高手,也超过十位。

这么多人对付两个人,还不是小菜一碟,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偷袭,把握更大,胜算更多。

心中念头一转,穆河舟呵呵一笑,迎了上去。

“徐道友,果然准时。”

说完,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昨日徐道友来的太过突然,而且还发生了一点小误会,所以少了一些待客之礼,今日补上,我已为徐道友准备灵果佳酿,还请道友赏光。”

态度很是客气,和昨日判若两人。

徐闲也是一笑,带着法海向下落去。

三合剑宗一个平头山上,巨大的广场上摆着桌椅,上面都是各种灵果,有不少女修盛装列队,阵仗搞的挺隆重。

徐闲四下一看,也没多说,而是直奔主题。

“换剑之事,穆宗主考虑的怎么样了?”

穆河舟呵呵一笑。

“此事,本宗主的确已经是做出了决断……不瞒你说,道友你五柄法剑换我一柄神剑,我们还是有些亏啊。”

徐闲早料到对方会狮子大开口,所以并不惊奇,还是那句话,能换,他绝对不会动武。

“那穆宗主说,多少柄可换?”

穆河舟也算是人精,他自然看出徐闲很有诚意,那架势就是随自己开价。那自己如果说用对方十柄剑来换一柄金光剑呢?

看样子,就算是这样,对方也会答应。

说实话,如果是十柄剑换一柄,穆河舟知道赚的是自己,毕竟那十柄法剑当真都是极品,这一瞬间,他甚至有点想终止之前的计划,直接换了算了。

可是贪念再一次涌出。

和潮水一样,很难抵挡。

穆河舟想的是,对方也不是傻子,愿意用十柄看上去和金光剑一样的极品法剑来换,只能说明,自己的金光剑价值更大。

虽说自己还不知道,但既然知道价值更大,如何能换?

所以哪怕是一换十,真正吃亏的还是自己。

不换,对方的十个法剑他还想要。

怎么办?

抢呗。

简单直接。

此刻穆河舟心中已经是下定决心,便见他哈哈一笑,摇头道:“怕是要叫徐道友你失望了,我并不打算交换金光剑……”

还没说完,穆河舟便是脸色一狞,突然道:“动手。”

几乎是同时,从另外一边,突然冲出两个虚门期高手,从左右方向朝着徐闲攻杀过来,包括穆河舟,也是立刻取出一件法器,催动。

轰隆一声,周围金光涌动,居然是早就布置好的阵法。

阵法和虚门期高手一起围攻,便是虚门七层级别的大修也得饮恨当场。

除此之外,周围还有七八个通幽期大修攻向另外一边的法海,配合默契。

一切都在穆河舟的掌控当中,但是此刻他还是发现了一个纰漏。

“怎么斩金门的掌门没有出手,他人呢?”

穆河舟心中有些不解。

只是此刻箭已经离弦,先杀人夺剑,之后再谈别的。

杀机来的虽然突然,但这个情况徐闲并不奇怪。

这本就是在他计划之内,只是他没想到,穆河舟居然真的选了这个他认为最不应该选择的选项。

因为这个选项,实在是,蠢。

但如果单独从利益大小来看,对方这个选择,反倒是对徐闲自己最为有利。

因为他可以直接动武,抢夺金光剑,还不需要用手里的极品法剑交换。

脑中念头一闪而过,徐闲反应却是极快。

高手过招,不存在什么大战三百回合,不存在鏖战七天七夜,有的时候,眨眼之间就可以分出胜负。

正因为是高手,才会如此。

徐闲手掌一番,身后影子里立刻是飞出数十柄剑影,仿佛暴雨梨花,汹涌而出,瞬间形成一道冲向四面八法的剑影壁垒。

一扫而过。

惨叫声,闷哼声此起彼伏,不光是几个虚门期高手,就是那七八个通幽期修士,徐闲也一并收拾了。

剑影携带这一股超凡剑意,在这些人眼中,剑意具现化了。

他们看到的是,徐闲背后突然出现了一尊白衣白发白须的剑客,手中无剑,但又似一举一动都能带出剑气。

随便一指,仿佛就有剑气涌动。

就算是虚门期大修,此刻也是被剑影所伤,身上被划破刺穿,倒地不起,至于通幽期修士,更是死了半数。

这不能怪徐闲,生死相搏,有的时候是收不住手的。

胜负,真的就是在一瞬间。

穆河舟一方败了。

他们的护体灵气根本抵挡不住剑影,甚至他们本身在瞬间就被剑意具现化出的那个白发剑客给震慑。

破不了这一层震慑,挡不住这一层剑气,怎么可能赢?

在他们眼中,那个白发老者,就是一尊无敌剑神。

徐闲依旧是稳稳站定,结合他背后那白袍剑神的虚影,此刻的他说不出的高深莫测。

这一招,乃是徐闲自己参悟出来的剑式,同时,也是依靠这一招自创剑式,徐闲成功的突破到了第五层剑意。

这一招剑式,叫做‘剑神一式’。

按照徐闲的规划,这只是第一式,后面还有第二式第三式。

之前都没有实战,这一次算是真正的拿出来试了试,效果让徐闲颇为满意,不愧是他自创的绝学。

够帅,够厉害。

穆河舟此刻倒在地上,一口血喷出来,已经是面如死灰。他知道自己败了,从兴奋的以为自己可以洗劫对方到明白自己失败,不过是几个呼吸的时间。

当真是比坐过山车还刺激。

失败的太快,让他明白双方实力差距巨大,可他还是有些不甘心,不服气。

因为斩金门的修士没有出手,或许加上斩金门的高手,结局会不一样。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边角落里走出来一群人,正是斩金门的修士。走在前面的,是斩金门的门主,薛大通。

不过此刻看薛大通的模样,很是拘谨,还带着忐忑,居然是朝着对方走过去。

第一百五十四章雷云天劫

“薛门主,你为何背信弃义……”穆河舟气的开口质问,不过对方根本不搭理他,而是带着门下弟子走到那边徐闲身旁的老者面前,有些忐忑的躬身道:“老前辈,您,您怎么在这儿?”

居然认识?

穆河舟心里咯噔一声,暗道怪不得自己失败了,原来自己这边出了奸细,一定是斩金门的人提前通知了对方,让对方早有准备,不然他们不会败的如此彻底。

这一刻,穆河舟恨不得将薛大通千刀万剐。

那边徐闲也有些纳闷。

法海居然有朋友了?

再看,徐闲反应过来了,这群修士十有八九就是昨天那个法海误入的宗门。对了,斩金门,徐闲记得法海把人家的山门门匾都摘回来了。

想不到他们居然如此有缘。

法海的事情,徐闲不想管,只要不被坏朋友坑了就行。

此刻徐闲伸手虚抓,一股无形之力席卷而去,穆河舟立刻感觉到自己背上的金光剑脱离而出。

“不行。”穆河舟立刻运转法力阻挡,但是显然这种抵抗是徒劳的,甚至他发现,不光是对方的力量,就连自己的金光剑,都有要主动脱离自己掌控的意思。

这种打击是空前绝后的。

金光剑陪伴他三十年,从不离身,居然会要主动脱离,穆河舟感觉自己的外伤已经无关紧要,他此刻,是心痛。

眼眶都有些湿润了。

便是他拼尽全力,结果也是注定的。

金光剑被徐闲吸扯了过来。

徐闲这边用的是操控地煞剑的法诀,天罡地煞,既然是成双的仙剑,必然会有感应,这时候一试,果然如此。

而且效果比他想的还要好。

在手握住剑柄的瞬间,徐闲身子如遭雷击一般,瞬间,他就感觉自己像是失重一样,进入一场幻境当中。

还是那位黑衣仙人,还是天罡地煞双剑。

只不过和之前两次幻境又不同。

上两次,一个是临战前,一个大战后。而这一次徐闲看到的只有黑衣仙人一个,独自端坐于一座云巅之上。

周围是一个简单至极的道观,古朴,带着一种沧桑感。

黑衣仙人这时运用天罡地煞剑,施展一门剑诀,两柄仙剑环绕飞梭,时而慢如飘絮,时而迅雷如电,时而虚幻不见,时而厚重如山。

徐闲看的入迷。

整个剑诀,他也是牢牢记下,就在这时,黑衣仙人似有所感,突然扭头朝着徐闲这边看过来。

瞬间,一股巨大的威压袭来,徐闲直接被轰出了这一层幻境。

一晃神,他还是在那三合剑宗之内,而且周围的情况,并没有过多久,似乎只是自己一念刹那之间的恍惚。

“好,好!”

徐闲连说两个好字。

他是真的心情好,天罡剑的位阶显然还在地煞剑之上,他分明能感觉到剑上有好几层恐怖至极的枷锁。

似乎是有神人封住了这一柄仙剑的威能。

即便如此,这剑落到凡人手里,能造就一个如金光剑客一般的无敌高手,落到修士手里,能将一个小宗门提升到中等道门,便如这三合剑宗。

在徐闲看来,三合剑宗的综合实力差的离谱,远不及当年的五行门,若无这一把剑,三合剑宗依旧只是一个小小的不入流道门。

这还是因为天罡剑被几层枷锁禁锢。

倘若解开这几层枷锁呢?

“地煞剑似是受损,便如一个重病之人,需要慢慢调养。而这天罡剑却似一个高手被人用锁链困住,关在牢狱当中,究竟是谁,为何要压制这两柄仙剑?”

徐闲心中满是困惑。

不过以他现在的剑道修为,第五层斩神剑意足以劈开天罡剑上第一层枷锁,虽然只能释放一点点这仙剑的威能,但也要比之前提升了数倍。

想到这里,徐闲立刻是凝聚斩神剑意,然后冲着那第一道枷锁斩去。

咔嚓一声。

外面同时响起一声震天闷雷,仿佛雷神锤鼓,震动耳膜。在场的人里,修为高一些的还好,只是面色一白,头脑晕眩,而修为差一些的,直接一翻白眼,晕厥倒地。

呼啦啦,眨眼之间就有上千人倒地晕厥,三合剑宗顿时是乱成一片。

“斩开了。”

徐闲喃喃自语,他以斩神剑意将天罡剑上那第一层枷锁斩开,此刻剑身上豪光大作,甚至有一种金光仿佛实质一样在剑刃上跳动游走。

这在徐闲眼里,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刺眼的聚光灯。

念头一动,剑上光芒收敛,到了可以目视的程度。

“主人,有些不对劲。”旁边法海这个时候没有理会恭恭敬敬站在一旁的斩金门主等,而是抬头看天。

不知何时,天穹之上已经是一片乌云压顶。

隐约之间,可以看到云层之内,有雷光涌动。

轰隆隆的雷声也是不绝于耳。

徐闲也是抬头看了看,然后又看了看手中的天罡剑,他可以非常清楚的感觉到,这一股天地变化,和天罡剑有关系。

而且这个架势,感觉莫名的熟悉。

心中冒出了一个念头,这该不会是天劫吧?

他很早以前读过不少修仙小说,自然理解天劫是什么。而在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才发现修士成仙实际上是推天门,推开了,就是仙人,推不开就不是,并不会经历所谓的天劫。

所以徐闲觉得天劫之说,只是小说杜撰。

但此刻,他分明是感受到这一股天劫之威正在慢慢凝聚。

徐闲可以百分之百确定,这天劫和自己没关系。

“是天罡剑!”

徐闲感受到剑柄上传来的颤动,立刻是反应过来。

是这一柄剑,引发了天劫。

为什么?

徐闲现在一脑袋问号,不过这个问题明显没人给他讲解,而且雷云凝结的速度极快,可能几个呼吸之间就会劈下来。

“法海,把其他人弄走。”徐闲反应极快,这天雷若是劈下来,威势难以预料,还是把人都弄走比较好。

说话的同时,徐闲也是身形一动,持剑飞起,然后临空而立,望着天穹上滚滚雷云。

即便是他,面对天穹上的天劫之力,也是感觉到有些胆怯。

不过也只是一丝感觉而已。

天罡剑上颤动一直不停,也不知道它是害怕,还是激动,可能两者都有。

“自己还是太渺小了。”徐闲看着头顶那巨大的雷云,心里也是有些没底,当然他还有一个选择。

丢掉天罡剑。

但剑有灵,丢掉容易,再持拿起来就难了。

再说,这十有八九是因为自己斩断那第一层枷锁而导致的,还是和自己有关系,哪能撒手不管。

第一百五十五章他把天斩开了

念头一动。

徐闲身上再次出现了白袍剑神的虚影,气势暴涨。此刻这虚影傲然而立,抬头望天,似乎对天也有一丝不屑。

下面的人有的是连滚带爬的逃走,有的是目瞪口呆的看着。

这一幕,就是一些修炼了一两百年的修士也没见过。太震撼了,甚至比通幽十层的大修推开虚门时所产生的威势,还要吓人。

法海将人都驱赶走,有的晕厥之人,他只能施展术法搬走,不过即便是他,要一时半会儿要把上千晕厥的弟子弄走也难。这个时候,三合剑宗、斩金门和锐气宗的修士,居然也都主动帮忙。

场面一度是十分和睦。

有人帮忙,很快所有人都到了数百丈外,躲在巨石大树枝后,隔远望天。

“这个场面,闻所未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