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80章 眼下他们自然都清楚徐闲今非昔比

第80章 眼下他们自然都清楚徐闲今非昔比

遇,而这个对于五行门来说,或许是一个机会。

深吸口气,谢无忧和钟钧、沈滢对视一眼,对方也是点了点头。

接下来,他们需要闭门商议了。

只不过之前,都是仅存的四代弟子和个别五代精英弟子参加,但是这一次,多了一个人。

徐闲。

大殿之内,有些空旷,一侧,谢无忧带领众人祭拜五行门众多先祖,当中多了几个木牌,其中便有大师伯周屹的名字。

徐闲是郑重跪拜,为宗门先烈上香。

之后便是讲述。

徐闲知道师尊等人一肚子好奇,自己若是什么都不说肯定是混不过去,所以说吧。

而且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大体情况,徐闲都是如实道出,谢无忧等人皆是听的目瞪口呆。

谁能想到,这五年徐闲都是在昆仑万仙山做代理山神,而且将昆仑万仙山下的众多洞府遗迹都探了个遍。

但即便如此,也不可能五年之间,实力就达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徐闲想了想,道出自己剑修的身份。

“师尊,诸位师叔,我修剑道,已自创剑诀,步入五层剑意,又得天地灵剑在手,所以才有这般实力。这一路过来,我也验证过,所遇之人无论修为高低,皆不是我一剑之敌。”

短短几句话所透露出的东西,却是让人心中骇然。

听徐闲这意思,简单一句话总结就是,我已经天下无敌。

如果是之前,没人相信,谁说这个话肯定会被当成疯子,但是亲眼看到徐闲丢出七怪人的脑袋,又让人不得不信。

至少谢无忧很清楚,便是第一道门御天宗宗主,也没有这等手段可以瞬杀九州七怪。

幸福来的太突然,哪怕是谢无忧这等心境的人物,此刻也是不知该说什么,其他人也差不多,都开始琢磨了起来。

按照徐闲说的,他已经要求青云宗和万兽门三天之后加倍上贡,从另外一个角度说,这两个宗门已经被打服了。

不然,徐闲不会这么说。

本来五行门是摇摇欲坠,但是此刻有了徐闲这个顶梁柱,他们发现宗门非但不会败落,可能会再度辉煌。

这当然得仔细琢磨琢磨接下来该怎么做。

而这个过程中,徐闲一直盯着师尊谢无忧,一双眼睛带着一抹金色。

徐闲知道师尊一直都受那噬魂针的折磨,这东西极为阴险歹毒,出自仙人之手,显然不是谢无忧能应对的。

这些年,谢无忧几乎是被那噬魂针弄的惨不忍睹,不光是修为跌落,而且每日都能感受到巨大的痛苦。

当真是生不如死。

身为人徒,徐闲自然是想要为师解忧。

现在噬魂针还在师尊体内,如何取出来是一个问题,常规方法那是肯定不行,如果可以,这些年早取出来了。

徐闲不懂医术,就连法术,他研究的也很少,如今能仰仗的只有他的剑道。

当中斩灵剑式,虽无攻杀之力,但却是徐闲心中价值最大的一门剑诀。

术法、诅咒、因果,都属灵之一种,按理说皆可斩断。

不知道噬魂针行不行。

反正试试不吃亏,徐闲姑且一看。

此刻在徐闲视线当中,人还是那些人,但是此刻每一个人身上,都有各种细线,有的多,有的少,有的强,有的弱。

在场的,除了四代修士之外,还有一些五代精英弟子,诸如大师兄祖长空,二师兄韩义和云娥师姐也都在列。

徐闲看向师尊,上面各种颜色的丝线果然很多。

有的是因果,有的是执念怨念。

这个很正常,斩妖除魔,与人斗法,结仇什么的在所难免。

但这些丝线当中,有一根极为特殊。这是一根最粗的丝线,甚至如果仔细看,它更像是一个细细的铁链。

而铁链的一端,连接着师尊,另外一端徐闲顺着看过去,就在师尊的背后,站着一个恐怖的鬼影。

另外一端,就连在这个鬼影身上。

徐闲明白了。

噬魂针,本质上依旧是一种诅咒,只不过是仙人咒术,威力更强罢了。

徐闲手指微动,下一刻天罡剑已经是握在手中,抬手一剑斩过去。

他要将这一根连接鬼影的铁链斩断。

或许这样就可以破解师尊体内的噬魂针。不过这一次,徐闲的剑被那个鬼影伸出的手臂挡了一下。

嘭一声。

爆出一团黑色的火星。

居然是没有斩断。

第一百七十章真的双倍赔偿了

徐闲自修炼斩灵剑式到现在,还是头一次遇到失败的情况,不过这个失败是有东西干扰。

那个鬼影。

徐闲知道,这鬼影就是噬魂针上的诅咒法力。

可惜地煞剑不在手中,地煞剑的特性是可以吞噬这种仙人法力,无论是仙灵之气还是诅咒术法,都可以被地煞剑吞噬。

这是地煞剑的特性。

眼下徐闲手中只有天罡剑。

因为接触的时日尚短,目前徐闲只知道天罡剑的长处在于速度,金光所至,可将剑气加速十倍乃至百倍。

斩七怪人时便将这一点体现的淋漓尽致,并非是七怪人太弱,而是徐闲的剑太快。

快到他们反应不及。

还有一点,就是无坚不摧。

鬼影是例外,本身是依靠仙人诅咒抵挡天罡剑。这边徐闲一击不中,并没有立刻斩第二剑。

主要是徐闲做不到。

斩灵剑式,斩出一剑之后,无法立刻斩第二剑,毕竟每一剑所用的剑意和法力都需要积蓄。

别说徐闲,就是修为再高的剑修也是如此,这一点是绕不过去的。

徐闲自然不会就此作罢。

师尊身上的噬魂针必须到了清理的时候,哪怕是多耽搁一天,对师尊的损伤都是不可逆的。

徐闲思索片刻,开口询问师母洛天瑜和二师伯孙培炎的情况。

谢无忧叹了口气。

原来这些年因为五行门的事情,原本身为云山宗宗主的洛天瑜也是受到极大牵连,不光是也中了噬魂针,又因为怕牵连云山宗,只能是辞去宗主之位。

之后洛天瑜也是一直在闭关,探寻破除噬魂针的法门,只是一直想不到法子。

此刻,洛天瑜也在五行门内。

至于二师伯孙培炎,情况就要差很多了。

因为中了三道噬魂针,他从五年前就昏迷不醒,通幽十层的修为,早已经被消耗殆尽,徐闲去看时,已经是瘦的脱了相,如果再耽搁几年,必死无疑。

即便是现在,情况也已经是凶险异常,甚至早已经是刻不容缓。

徐闲心中一动,立刻是让师尊将洛天瑜与二师伯一起,集合一室。如此这室内只有徐闲,谢无忧以及另外二人,四人一室。

如何破解噬魂针,徐闲需要思考一下,最好是一次性都解决了。

至于外面的情况,交给五师叔和六师叔,而且还有法海压阵,根本不需要担心会出什么乱子。

就算是有强敌来犯,法海一人,就可以抵挡应对,实在不行,徐闲才会出马。

密室之内,徐闲先探查了一下二师伯孙培炎,说是气若游丝,油尽灯枯也毫不夸张。就连徐闲这等性子,看的也是连连摇头。

刻不容缓,当真是刻不容缓。

而且即便是现在破了噬魂针,二师伯最多也就是捡回一条命,修为是无法恢复如初了。

徐闲这个时候起身,冲着谢无忧和洛天瑜道:“师尊,师母,我在昆仑万仙山时偶得一门剑诀,可斩法术、怨气、因果。习成之后,一向是所向披靡,只是这一次遇到难斩之物,心有所感,我需重新温习一遍这套剑诀,寻找破解之法。这段时间,还请师尊师母静坐调息。”

过多的徐闲也没说,谢无忧和洛天瑜都是点头。

眼下他们自然都清楚徐闲今非昔比,如果真有破解噬魂针的法子,再难他们都愿意尝试。

“徒儿,若你真有法子,当先帮你二师伯……”谢无忧这个时候提醒一句,徐闲点头:“我将二师伯带到此处,也是正有此意,二师伯这伤,不能再拖了。”

时间宝贵,徐闲盘膝坐好,取出天罡剑,开始重新参悟斩灵剑式。

眨眼之间,三天过去。

这日青玄宗和万兽门结伴而来,五行门这边巡山弟子第一时间发现,一时之间,宗门之内是气氛紧张。

过去这两个宗门前来都是索要好处,掠夺资源,有时还会动手伤人。五行门这些年已经不堪其扰,心里都有阴影了。

所以这一次也是一样。

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让五行门的人哪怕是已经有了心理准备,还是惊的说不出话来。

青玄宗和万兽门的宗主亲自前来,送上赔礼。

数量之多,便是钟钧和沈莹这几个四代修士都吓了一跳。

灵石堆积如山,灵草灵药更是不计其数,各种修炼丹药数以万计。

正常情况下,一般的中等道门都未必能拿得出来,就算是能拿出来,也必然是掏空了家底。

“钟道友,沈道友,之前多有得罪,今天我们是来登门赔礼。”

“是啊是啊,一些东西还请收下。”

青玄宗和万兽门十分的客气。

这一幕众人都看到了,心中震撼之后,就是激动和感慨。

说到底,还是谁的拳头大谁说了算,就看青玄宗和万兽门,明显是被打怕了。万兽门的宗主少了一条手臂,但看上去,青玄宗的修士更加害怕。

这也难怪,徐闲昨天去万兽门还算客气,只是杀了几百头猛兽灵兽,还没有动人命,但在青玄宗,对方可是亲眼看到九洲七怪人命丧当场。

这个震撼,肯定是不一样的。

徐闲之前预测,这青玄宗和万兽门,有百分之五十的可能性不会听自己的,会孤注一掷,跑来合力对抗。

但是显然,徐闲高估了他们。

不管是不是真心,反正这两个宗门选择暂时认怂。

徐闲早有安排,法海就是外面的定海神针,就算是这两个宗门真的搞事情,有法海在,也绝对能坚持到自己出来。

对于外面的情况,徐闲一无所知。

他重新参悟斩灵剑式,花费时间之后,果然是有所收获。本来在封魔寺时,他得到的斩灵剑式就是不完整的,是徐闲以推演之术加以完善,这才修炼成功。

既是推演,便有无限可能。就徐闲所知,他推演的数百种可能性中,能真正算得上契合的,并不是只有一种。

另外几种不是不行,只是稍有瑕疵罢了。

但有瑕疵,不意味着不能用。

徐闲拔出天罡剑,以法力,在剑上凝聚斩神剑意。

慢慢的,天罡剑上泛出一股火光。就在火光最盛时,徐闲轻轻一抛,手中染火的天罡剑居然是光芒一闪,消失无踪。

这三天多的时间里,谢无忧和洛天瑜都在暗中观察徐闲,毕竟就算知道徐闲本事大了很多,但能不能接触噬魂针依旧是未知数。

“那剑,去哪了?”洛天瑜瞪大眼睛,以传音之法询问谢无忧。

谢无忧暗道我哪里知道,不过还是耐心回复:“静观其变。”

说了和没说一样,洛天瑜瞪了一眼过来。

但下一刻,他们就没时间传音斗嘴了,因为天罡剑再次出现,不过这一次,却是在昏迷不醒的孙培炎头顶。

“斩!”

徐闲轻念一声,那一道悬空的火焰剑猛然横扫。

第一百七十一章斩灵二式

咔嚓一声。

就像是铁链被斩断的脆响,甚至就连谢无忧和洛天瑜也都清楚的听到了。

“无忧,你听到了吗?”洛天瑜连传音都忘了,直接开口问。

谢无忧也是瞪着眼睛点头,他当然听到了。

可问题是,那火剑所斩之处,哪里有铁链?别说铁链,那是什么都没有,可为什么又会有声音?

有些古怪。

“成了!”

徐闲那边是精神一振。

他发现那诅咒铁链另外一端的鬼影的特性了。

这东西是仙人级别的诅咒,根本无法灭除,更别说斩杀了。从之前这鬼影能以身体抵挡斩灵剑式就能看出来。

所以徐闲知道自己的问题,并不是剑不够锋利,而是自己速度不够快,不够出其不意。

于是这一次,徐闲用推演出的一套有瑕疵的剑式,加以鬼神剑意偷袭,居然是有了奇效。这个结果徐闲非常满意,铁链被斩断了。

徐闲此刻重点观察斩断铁链之后,那个鬼影的动向。

按理说,这玩意应该消散无踪。

毕竟,铁链就是维持它存在的桥梁,而一旦这个桥梁不见了,自然,这鬼影也就应该灭亡。

可实际结果和徐闲想的不一样。

但也不是特别坏的结果,鬼影没有消失,但也没有发狂进攻,而是死寂一般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那感觉,有点像是断了电的机器。

徐闲没有敢掉以轻心,他走了过去,并没有去碰鬼影,而是伸手将二师伯身体里那个被斩断的铁链抓在手中。

用力一拽。

轰。

铁链消失,徐闲手中多了一枚带着仙灵之气的银针。

这针比想象中要重,上面带着一股阴损之气,让人不寒而栗。

徐闲知道,这就是噬魂针。

这东西为仙人炼制,肯定能派上用场,徐闲暂时收起,然后故技重施,将二师伯孙培炎体内另外两根噬魂针也用同样的法子一并取出。

徐闲称自己这一招为斩灵二式,讲究鬼魅无形,难以抵挡。可斩诅咒术法,如果用徐闲的话来称呼,这一招就是一剑清除所有负面效果。

简单有效。

没了噬魂针的影响,徐闲看二师伯孙培炎明显比之前好了许多,仔细探查一番,气息稳了很多,而且那一股死灰之气也是逐渐消失,虽然依旧是病恹恹的,但气色明显比之前好了很多。

这并非是主观感觉,而是事实。

那边谢无忧和洛天瑜也是急忙上前,他们不懂斩灵式,自然是看不到丝线,更看不到代表仙人诅咒的鬼影。

可刚才徐闲的手段他们看到了,而且那火剑连续斩了三次,这代表着将三个噬魂针都破除了。

而且真的有效果。

“二师伯昏迷数年,好在他本身修为极强,这才能保住一条命,之后以灵丹妙药滋养,应该很快就能醒了。”徐闲不懂医术,不过简单探查一下,大概也知道二师伯性命无忧了。

虽说修为无法恢复,但性命能保住,就有东山再起的机会。

谢无忧将孙培炎送出去修养,找专人悉心照料。

这边徐闲也不耽搁,稍微调息修养一番,就帮谢无忧和洛天瑜也解开了噬魂针。这两人修为还在,只是之前一直被噬魂针压制。

如今拔出噬魂针,他们要恢复巅峰时期的修为,只要有足够丹药,闭关一两年应该就可以。

这对谢无忧和洛天瑜来说,无异于再世为人,心中的激动自然难以言喻。

“师尊,师母,你们二人属大病初愈,还需静养,宗门之事就交给我吧。”徐闲知道,不这么说,谢无忧和洛天瑜肯定不会安心闭关修养。

而以目前徐闲的本事,说这句话没有丝毫夸大其词的意思。

谢无忧此刻是满怀欣慰。

他这个徒弟,收的真不吃亏。

不过要让徐闲统领目前宗门之内的大小事情,他一个人说的还不算,虽说他之前一直是代理宗主,但徐闲毕竟是五代弟子。

还得要与其他四代修士商议一番。

等到谢无忧和洛天瑜都离开之后,这密室之内,就只剩下徐闲一个人了。

不。

还得再加上那五个鬼影。

有些昏暗的屋子里,徐闲看着那五个鬼影,说实话这个场面还是有些壮观的,也渗人。主要是这五个鬼影极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