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88章 对方身上七八个护体法宝几乎是同时破碎

第88章 对方身上七八个护体法宝几乎是同时破碎

有人不服气,可在看到天羽门这边的惨状,也就没吭声。

徐闲选择合作的原因,还有一个,那就是他并不会取这灵脉,到时候怎么弄回去也是一个麻烦。

不过有南山真人在,这件事应该不成问题。

“我可教徐道友一门化龙神诀,可用此法诀凝练灵脉,将其化为灵龙,便可直接催动,随意带走,之后置于地脉之中,用解龙诀解开便可。”南山真人很是真诚。

徐闲道谢,在他看来,这个东西更重要。

按照南山真人的说法,此处仙灵地脉刚刚显露灵气,此刻是不能取走的,得等。

等到其完全凝聚,等于是瓜熟蒂落时那是最佳时机。

除此之外,无论是早取或者晚取,都会极大的减少其仙灵地脉的价值。

徐闲也是学到不少,这些东西,怕就连师尊和几位师叔都不晓得,人家御天宗能成为天下第一道门,的确是有原因的。

就说这学识,那是真的渊博。

如此,徐闲对南山真人是由心的尊敬不少。

“说起来也是惭愧,我御天宗灵脉不少,按理说,不应该什么都抢,什么都占,可这仙灵地脉不一样。”南山真人和徐闲居然很聊得来,此刻是唠上了。

“怎么不一样?”徐闲好奇。

“这仙灵地脉价值极大,不光是能让万妖蜕变,让蛟、蟒、烛等龙血妖物化成真龙,还可淬炼法器,提升灵脉境界,可以说是妙用无穷。”

面对徐闲提问,南山真人并没有藏私,而是有问必答,徐闲这一套问下来,了解了很多,这才明白仙灵地脉有多恐怖。

那何止是珍贵,简直是无价之宝。

无论换做是谁,知道了仙灵地脉所在,都会不顾一切的来抢夺。

这一点毫无疑问。

说起来,徐闲也是心动,因为仙灵地脉可直接重铸灵脉。

也就是说,自己这下品灵脉的资质,可以直接借用这仙灵地脉,重铸成上品甚至极品灵脉。

从一个没什么资质的人,变成了一个资质逆天的天才。

试问,谁不心动?

徐闲也心动,但他剑道已经稳固,根本没有必要再选择重铸灵脉,所以这么一想,这东西对他自己,还真没有那么大的价值。

但重铸灵脉只是此等至宝其中一个功效,其他的任何一个,都要比重铸灵脉更厉害。

“呵呵,实不相瞒,原本我是不打算来的,可是为了御天宗的年轻一辈,还是来了,便是让旁人说我御天宗贪得无厌也无妨。”南山真人叹了口气。

接下来,徐闲知道南山真人口中的年轻一辈,实际上就是指冯青鱼。

这让徐闲颇为吃惊。

“青鱼的天资,那在御天宗千年历史上也是罕见,她也是御天宗内资质最高,未来必然能成仙的仙苗。”南山真人眼神看向那边冯青鱼,带着一丝欣慰:“师兄成仙之后,将他这宝贝徒弟交给我,说,若是将来能有机会给她增幅灵脉,无论怎样都要去做,如此,青鱼将来成仙,可撼动仙界……”

这话徐闲听到都觉得头皮发麻。

撼动仙界?

好大的口气。

但看南山真人如此认真的样子,却不像是在吹牛。

两人聊了大半天,很是投机,徐闲也看出来,南山真人很实诚,不是那种满嘴跑火车的人。

“仙界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有人的地方就有恩怨情仇,仙人也一样,御天宗在人界虽是第一,但在仙界根基并不强,将来青鱼飞升之后,也算是能多一个保障。”南山真人这话说的意有所指。

徐闲听出来了。

他看了南山真人一眼,后者又道:“将来若是徐道友入仙界,可寻我师兄,一些小忙,他还是能帮你的。”

徐闲愣住了。

这南山真人,不简单啊,说了这么多,居然都是在和自己这边攀交情。

看似有所图谋,却又十分真诚,况且,徐闲这边自问没什么可让对方算计的。最主要的是,这南山真人居然看出自己打算去仙界,更主要的是,人家看出自己有这份本事。

想到这里,徐闲正色道:“南山真人,如何看出来的?”

后者不故弄玄虚,如实道:“老道我有一门秘法,可观运势……”

话说一半,没了。

但徐闲听明白了。

第一百八十八章徐闲的一剑之威

简单来说,南山真人看出徐闲的运势,所以才主动结交,更是说了这么多,就是为将来铺路。

这手段很是厉害,现在想想,之前天羽门的人根本没看出地下的是仙灵地脉,徐闲同样没看出来,但南山真人早就看出来了。

所以人家应该是真的精通‘观势’。

而且更为玄妙,有旁人不知的神异。

便如同徐闲精于剑道一样。

这时天穹远处有上百道气息急速飞来,带着一股滔天怒火。

徐闲抬头看了看,微笑不语,南山真人则是起身:“是天羽门宗主来了,看样子是来兴师问罪,这件事徐道友别出面,老道我去卖个面子,天羽宗主,那也是讲理的人……”

说完脚下结云,飘然飞起。

直到这个时候,后面的五目道人才凑过来小声道:“这老道,好恐怖。”

这是当然,人家是御天宗的现任宗主,当然厉害。

尸魔也走过来:“这老道,比乾阳真人还恐怖。”

呃?

徐闲扭头看了一眼尸魔,后者解释道:“尸皇曾经和乾阳真人交过手。”

原来如此。

徐闲恍然,随后想起什么,又问:“尸皇对这仙灵地脉没兴趣?”

尸魔摇头:“仙灵地脉对尸道毫无价值,若是诅咒,毒蛊什么的,倒是还行。”

换句话说,尸皇是不会来趟这浑水了。

也罢。

徐闲自问,他一个人也能应付,况且还有御天宗协助,旁人是别想夺走这仙灵地脉。

正好现在有时间,可以推演修炼一下南山真人教的‘化龙神诀’和‘解龙神诀’。

……

天穹之上,南山真人还在和天羽门交涉,而且看样子,似乎颇为艰难。

这也正常,徐闲杀了天羽门好几个高手,还伤了好几个,其中更有一个长老,天羽门动怒也是正常。

更何况,对方可以借助这个由头来抢夺仙灵地脉。

所以徐闲没指望南山真人能将对方说回去。

就在这个时候,天穹上传来一声怒吼:“南山道兄,你莫要再劝,那徐闲伤我师弟,杀我门人,我岂能善罢甘休?”

声音如雷,带着怒气,席卷而下。

徐闲眉头一皱。

腰间天罡剑金光一闪,下一刻,他人已经是到了天穹云端。

此刻,南山真人一脸无奈,对面是天羽门众多高手。好家伙,光是虚门期,就来了十几个,其他通幽凝元级高手更有上百人,显然是精锐尽出。

天羽宗主此刻怒发冲冠,徐闲出现之后,对方立刻是横眉看过来。

“你便是徐闲?”

徐闲没吭声,他扫了一眼众人,直接冲着天羽宗主道:“这么着,你挡我一剑,能挡住,我自断一臂,立刻就走,灵脉让给你。挡不住,麻烦你们哪来回哪去,若是再纠缠不休,别怪我徐闲大开杀戒。”

“放肆。”那边天羽宗主暴怒:“别说一剑,挡你三剑又如何,徐闲,你们五行门,已被仙界在道门除名,居然也敢跑来胡闹,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徐闲没有与对方逞口舌之争。

他解决问题的办法很简单,拔剑一斩。

天罡剑擅长的就是速度,金光一闪,剑气已经是如山岳一般当空劈落。

前一秒还厉害得不行的天羽宗主,下一秒就是面色一变,想说话,但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这剑气斩落下去。

对方身上七八个护体法宝几乎是同时破碎,仿佛鞭炮炸响。身上的铁道衣是下一个破碎的,不过这也给天羽宗主反应的机会。

他情急之下,取出一支玄铁法锏挡在身前,全力催动。

饶是如此,他依旧是急速跌落,外人看去,一道巨大无比的剑气从天向下斩杀,将天羽宗主从云端打落到地面,随后斩入地下,仿佛打入了深渊。

巨响震动。

地面出现了一道长有千丈的剑痕,直接将两座大山一分为二,如同天神劈山,威势之强,撼天动地。

“看见了吧,他没挡住。”

徐闲这个时候一句话,将众人的目光拉了回来。

云端上,除了南山真人没吭声,面无表情之外,其他天羽门高手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瞪眼张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刚才你们门主已经同意赌约,现在你们是打算愿赌服输,还是要继续纠缠。我无所谓,就是多斩几下的事情,给你们三息,想走就赶紧,不然我就当你们要闹事了。”

徐闲此刻是真的强势,哪怕是面对天下道门第二的天羽门也同样是一点面子都不给。

那边天羽门众多虚门期高手是气的牙痒痒,可偏偏无可奈何。

连宗主都被徐闲一剑斩落,他们上去又能怎样?

真要是纠缠不休,对方肯定会下死手。

到时候,就不是丢面子的问题了,而是宗门存亡的大危机。

天羽门里还是有聪明人的,此刻立刻是弄清楚了局势,哪怕是再怎么不甘心此刻也只能认怂。

一个天羽门的长老叹了口气:“徐宗主,我们天羽门不会食言,既然没挡住你这一剑,我们自会退去。”

说完很是幽怨的看了一眼南山真人。

后者同样是一脸无奈,这个事情,他之前怎么都没劝住,这怪谁?

天羽门咬着牙,憋着泪,将他们宗主从下面仿佛悬崖深渊一般的剑痕下将他们宗主带出来。

徐闲刚才没下死手,用的不是锐气,而是钝剑气,杀伤力不强,但冲击力极大。天羽门宗主受到重创,但性命无忧。

对方没有吭一声,立刻是带着天羽门众多修士离开。

继续留在这里,只能是丢人现眼。

每一个天羽门修士心里所想的都是,君子报仇十年不晚。

南山真人这个时候踏云过来,开口道:“多谢徐道友手下留情,不然,刚才天羽宗主怕就悬了。”

真正能看出徐闲本事的只有南山真人。

徐闲一笑:“立威而已,何必真的下杀手,况且,我和他们天羽门本来就没什么仇怨。”

心里,徐闲感慨一声,要么说人家御天宗数千年来都是道门第一,这都是有原因的,不说已经飞升仙界的乾阳真人,就说这位南山真人,那也是手段高深,而且还懂得藏拙。

不像一些宗门,自持身份地位和修为,便是毫无顾忌的乱来。

什么是底蕴。

人家御天宗就是。

“有我来劝,再加上天羽门的前车之鉴,相信大部分正派道门都不会再想着来分一杯羹了。”南山真人说完,看了看徐闲:“正派道门不会再来抢,但一些旁门修士,邪道高人就不一定了。”

话音刚落,远处就有一片乌云压境,简直是遮天蔽日。

第一百八十九章妖魔鬼怪齐现身

来了。

徐闲看了看远处,也是眉头微微皱起。

自古有言,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这可不是说说而已。邪魔外道的实力并非常人所想的那般弱小,相反,这是一股极为恐怖,甚至远超正统道门。

只是因为那些邪魔外道互相看不顺眼,也不团结,为私欲行事,如同一盘散沙,所以势头上比不上正道门派。

但要说真正的战力和修为,不少隐世的大魔头绝对不输几大道门宗主,甚至还要更强。

就像是徐闲之前接触过的尸皇。

对方的本事绝对要比什么天羽门宗主厉害多了。

就算是徐闲对上,他不动用真正的杀招,也未必能敌得过战力全出的尸皇。

对面那黑云里的东西,实力就不弱。

毕竟实力不够的,也不敢来窥视仙灵地脉。

轰隆隆,黑云之内怪响震天,此刻悬停在不远处,仿佛是将天地分割成黑白两块。这种场面称得上是奇观,可惜凡人无缘得见。

徐闲此刻腰间天罡剑上微微传来微弱的铮鸣之声,显露出对面黑云内的存在有多恐怖。

南山真人都是一脸严肃。

“这是无极天魔。”南山真人见多识广,道出黑云中邪修的名号:“此魔头极是厉害,徐道友,咱们需得小心应对。”

能让南山真人说出这番话来,说明对方的确是非同小可之辈。

徐闲点头。

不过还是那句话,不管谁来,徐闲都不会退缩。

这是他剑道立足之本,剑刃所至,无所不破。这个无极天魔若是识趣,就应该就此打住,远远观望,如果真敢插手抢夺仙灵地脉,徐闲也不介意将其斩杀。

反正东西,徐闲要定了,谁来抢,就斩谁,没得商量。

和漫天黑云对峙,徐闲身上显露出道道金光,旁边南山真人也是显露烈阳之气,两人如同两尊太阳。

黑云悬停千丈之外,没有继续靠近,但也没走,似乎是在等待时机。

咚咚!

震天鼓声从另外一个方向传来。

这声音,徐闲听的耳熟。

他立刻是转身去看,从那边来了一大片妖魔大军,数量怕是超过十万之众,那气势,居然是丝毫不弱于无极天魔的黑云遮天。

妖魔大军当中,有两尊移动的王座。

这东西也不知道从哪开始兴起的,尸皇也喜欢这个派头,那边的妖魔也是一样。而且徐闲一眼就认出来,这来的妖魔,正是怀龙山万妖窟里的妖魔。

对方之前偷偷逃走,不见踪迹,没想到这个时候也会来到此处,争夺仙灵地脉。

徐闲笑了。

正所谓天堂有路你不走,自己正找他们呢,没想到这些妖魔居然自己送上门了。这是好事,甭管别的,这一群妖魔,徐闲没打算放过。

定睛细看,徐闲是看向那两个妖王宝座上的人。

其中一个,徐闲见过,正是老姚那个相好,女将军尉迟溪。和八年前所见没什么两样,胳膊大腿露在外面,有一种妖异的诱惑。

那另外一个王座上会是谁?

徐闲在万妖窟发现两个王座时,已经是推测过,更是脑洞大开,有了各种猜测。其中徐闲最希望的是看到老姚,毕竟既然尉迟溪能被妖王占据肉身,老姚也应该可以。

只要老姚不死,徐闲就有法子将对方体内的妖王逼出来,或者直接斩杀。

所以此刻徐闲很是焦急,他希望看到他所希望的东西。

可真的看清之后,徐闲脸色一沉。

和他想的不一样,另外一个妖王宝座上的人并非是老姚,而是一个一身赤色皮肤,体型巨大,头生双角的妖魔。

这妖魔仿佛一个人形怪兽,却是丝毫没有老姚的影子。

徐闲面无表情。

心里的那一丝希望也是就此破灭。

是啊,这世上哪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情,也不可能事事如人所料。

一丝丝杀气从徐闲身上散发出来,这让旁边的南山真人愣了愣。

“徐道友,你这是……”他明显感觉到了危险。

万妖窟的两个妖王也在远处,集结妖魔大军,阵势已成。

哞!!

怪响传来,初听似牛叫,但又有很大不同。

从东面此刻飘来一片浓密云层,当中似有水气弥漫,仿佛一条云海在上空飘来。仔细看去,云海当中有很多龙形生物游走,有的单爪,有的单角,有的白鳞,有的浑身漆黑。

“是东海深蛟窟的妖修。”南山真人这个时候说了一句,那边徐闲的杀气也是慢慢稳住,南山真人是暗自松了口气,他是真怕徐闲一言不合就动手。

到时候引发混战那就是下下之策,最好是依靠五行门和御天宗的力量威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