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一个剑神的诞生 > 第9章 你们所说的事情

第9章 你们所说的事情

,徐闲的炼丹之事暂时告一段落,剩下的时间,他也不打算浪费,正好有丹药,安心修炼内丹炼气法。

而与此同时,另外两个新晋炼药弟子的炼丹室内,却是不同的光景。

一个模样憨厚的男弟子看着刚刚炼废的一炉丹药,眉头紧锁。

“怪了,我都是按照炼丹术上所讲的操作,怎么会失败?这已经是第三炉了,再这么下去,怕是到时候一炉都炼不出来。”

他心急如焚,伸手揪了揪头发,继续瞪着通红的眼睛看书,几个时辰后,他以为找到关键,再次开炉炼制。

另外一个小院内,一个女弟子此刻欢呼雀跃,她手里有一枚炼成的下品聚气丹。

“成功了,虽然一炉只出了一丹,但短短一个月就有此成就,也算是不凡了。我听说,大部分新晋炼药弟子,平均两个月才能炼出第一枚。”

女弟子身着蓝衣,身段婀娜,虽然是简单束发,却遮不住吹弹可破的肌肤,不过因为炼丹,脸上和小手上也是蹭上了炉灰。此刻她兴奋的直搓手,小心将着一枚下品聚气丹收入口袋,继续炼制。

如此两月之后。

明日,便是新晋炼药弟子初次考核的出关之日,此刻徐闲的修炼,也是到了紧要关头。

每天两粒丹药加持下,徐闲的修炼速度可以说是突飞猛进,两月时间,他距离炼气二层只差临门一脚。

此刻的他,光着膀子,浑身皮肉通红,却没有如之前那般冒汗,头顶有一团白气不断升腾环绕。

再看他体内的一寸内丹,浓度比之前更上一层楼。

下一刻,徐闲张口一吸。

周围白气如长鲸吸水一般,瞬间被徐闲吸入口中。

嘭!

突然一声巨响传出,徐闲周身灵气炸裂,一时之间屋子里是乱七八糟,尘土飞扬。

徐闲自己也吓了一跳。

他刚才成功晋升到练气二层,正在高兴,谁料晋升时产生的灵气波动居然这么大。

徐闲第一个反应就是坏了。

这么大动静,外面不可能听不到,若是有人进来询问,自己怎么应答?

徐闲反应也是极快,急忙是罗织语言,只是等了一会儿都不见有人进来,徐闲松了口气的同时也是好奇。

在外面,一个路过的炼药弟子抬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不知道哪个倒霉鬼,居然爆炉了。”

徐闲等了许久不见有人进来,这才彻底放下心来。

赶紧收拾。

好在炼丹室内除了装药的柜子和丹炉,也没有别的东西,

之后,徐闲才检查自己的修为。

“半年多前我还只是一个断腿等死的小乞丐,想不到如今已经是修到炼气二层,这种速度即便是放在五宗之内,也不算差了。”

徐闲能感受到体质的提升,一寸内丹比之前浓郁了几分,距离实质化,却还有一段路要走。

抬手施展引火术,手掌之上凝聚的火焰已经不是炼气一层时所能比的,更加灼热浑厚。而且徐闲知道,到了炼气二层,可以修炼更多的术法。

药田大总管院外,三名新晋的炼药弟子恭敬等候,每一个人手里都拿着一个丹瓶。

等待的时候,徐闲也知道另外两人的情况。

一男一女。

男的叫赵轶,二十五岁,性格憨厚老实。女的叫刘颖,十七岁,娇小可爱。

因为以后都是炼药弟子,所以三人互相认识之后,就开始闲聊。

外院弟子当中,女子不多,只占了两成,大都在织坊。不过女弟子中能脱颖而出的却是不少,炼药弟子里,据说半数都是女子。

“咱们三人既为一届,今后就互相照应。”赵轶年纪最大,这个时候笑着说道。

徐闲和刘颖都是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远处走来几个穿着蓝色炼药弟子服的人,显然都属于老牌炼药弟子。

徐闲三人见了,行礼问候。

本以为这群人只是路过,却没想到他们直接走了过来。

“你们谁是徐闲?”带头一人开口询问,面带不善。

徐闲上前一步:“这位师兄有何指教?”

这人冷哼一声,上下打量了徐闲几眼,脸上带着不加隐藏的敌意。徐闲也是不解,他并不认识这个人,更别说得罪了。

“我叫江彬,江明是我弟弟。”一句话,徐闲恍然。

此刻,江彬眼神中带着鄙夷之色,开口道:“我听说,你没有经过草药学考核,是由药田管事直接推荐上来的,这份马屁功夫,怎么练的?”

这话语当中夹枪带棒,显然是在故意挑衅。

与江彬一起来的炼药弟子,都是哈哈大笑,有的更是怒斥徐闲歪风邪气。

“这么多年,外院从没有不经考核,直升炼药弟子的先例,更没有这个规矩。你以为你拍拍马屁找找关系就能占我弟弟的名额,却不知道只有三个月内真正炼出成品丹药才算过关。”

说完,盯着徐闲手里的丹瓶:“我很怀疑,你一个靠关系上位的,能炼出来吗?”

对方故意找事,徐闲自然也没必要再客气。

“验丹之事,自有大总管定夺,便不劳江师兄操心了。”

“嘴还挺硬。”江彬眼中闪过一丝厉色,他做炼药弟子已有八年,修为也有炼气二层,可以说在外院当中,他属精英一类。

既是精英,自有傲气。

他转身冲着身后几个炼药弟子道:“诸位,咱们谁不是凭借真才实学考上来的?如今有人搞阴谋诡计,凭着关系直升上来,那以后大家都不要努力了,就学拍马屁便能飞黄腾达,诸位可是服气?”

“服气个屁,这种败类不配称为炼药弟子。”

“不错,如果拍马屁就能上位,那以后谁还老老实实修炼?这个事必须得和大总管说说。”

“对,规矩就是规矩,这小子既然破例,若没有足够的理由,就不能让人心服口服。”

“找大总管说理去。”

江彬显然要比他弟弟厉害多了,三言两语就引发众怒。

这架势也把赵轶和刘颖吓的不敢吭声,两人偷偷看向徐闲,带着担忧之色。

显然,今天这个事情如果处理不好,徐闲炼药弟子的身份,怕就悬了。

第十五章大珠小珠落玉盘

眼下情况不妙,徐闲当然看得出来。在他看到江彬故意挑事时候,就知道对方的打算。

不得不说,很歹毒。

任何时候,类似于自己这种破格提拔的事情,都会引发其他人不满,这是人性。正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最容易引发旁人共鸣的,就是公平二字。

遇到不平之事,再加上与自身利益相关,心生愤慨那是理所当然。

所以徐闲并不怪其他人,倒是江彬这个人故意挑事,激化矛盾,的确是十分棘手的一个人。

比那个只懂得用强和干咋呼的江明强多了。

徐闲思谋了一下。

他没必要怕。

江彬显然不知内情,认定自己是靠关系上位,所以才处心积虑带人来闹事。看似手段精明,可说不准,最后挖出大坑,埋的就是他自己。

就在这个时候,大总管的门开了。

叶总管皱着眉头走出来,环目一扫,众人顿时鸦雀无声。

显然,药田大总管的威势极大。

江彬既然敢来,当然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做。

他主动带头,将心中不忿道出,其他弟子也都是一起附和,一时之间,群情激奋。

“大吵大闹,成何体统?”

叶总管呵斥一声,别看他七老八十的模样,此声呵斥,却是势比惊雷,众人再次安静下来。

“你们所说的事情,我已知晓,三个新晋炼药弟子,可以进来验丹,其他人也可以一起进来看。”

说完,背着手走了回去。

徐闲三人对视一眼,迈步而入。

江彬等人也是一起走进去。

“小子,我便不信你能炼出来,就算是能炼出来,如果只是勉强达标,那也能从丹药质量上做章,让你滚出这里。”

江彬一边走,一边冷笑,显然他早就谋划许久。

验丹这个过程,由药田大总管亲自操办。对于丹药,药田大总管当然是熟悉无比,断定丹药的炼制时间也是基本功。

换句话说,如果有人想用现成的丹药鱼目混珠,一旦发现,就不只是炼药弟子做不成那么简单,而是直接废去修为,赶出宗门。

所以没人敢在这件事上玩花样。

“赵轶,你先来吧!”叶总官背着手道,赵轶赶忙上前,对着桌子上摆着的一个白玉盘,将丹瓶内的丹药倒出来。

丹药落盘,声音清脆,正好六枚,聚气三枚,合气三枚,不多不少刚刚好。

落盘之后,丹药散发出一股药香,不过看品相,似乎参差不齐,大小有差别,有的,甚至并不那么圆润。

这种丹药,称之为劣丹。

连下品都算不上,不过劣丹也是丹,附和考核规则中对于成品丹药的认定。

“两枚下品,四枚劣丹,赵轶达标。”

叶总管做出判断。

赵轶一听,自然是松了口气,他刚才额头都冒汗了,好在是顺利通过。

“刘颖!”叶总管叫了一声,刘颖赶忙行礼上前,看得出来,她极为紧张。将丹瓶中丹药倒出,居然有九枚。

而且只有一颗是劣丹。

看到这个,便是叶总管也是展颜一笑,点头道:“不错,不错!”

的确是不错。

作为新手,能在三个月内炼制出九枚丹药,而且只有一颗是劣丹,足以说明其拥有极高的炼丹天赋。

这种人,当然是可以重点培养,正常情况下,经过几年磨练,就可以成为一个合格的炼丹师。

“徐闲!”叶总管这个时候道。

对于这个靠关系上位的弟子,叶总管的印象是一般,如果不是有张怀远强力推荐,而且上交了肥土配方,以叶总管的性子,根本不可能答应让徐闲不经考核就直升上来。

不过虽说如此,叶总管依旧不会对徐闲在验丹上有任何松懈。

肥土是不错,但想要大规模推广下去也不容易,而且规矩就是规矩,之前已经破例,如果今天徐闲炼不出要求的丹药,那该退回去的,还是要退回去。

这一点没得商量。

那边徐闲先行了一礼,随后才拿着他的药瓶走到玉盘前站定。

此刻后面江彬等人的目光都是齐刷刷看向徐闲,他们根本不信靠关系上位的人,能炼出什么丹药来。

“马上这小子就要现原形了,有咱们这么多眼睛盯着,就是想要玩花样都做不到。”

有人这么想。

“别说你炼不出,就算是真炼出几枚丹药,也必然有不少劣丹。勉强合格的话,照样可以大做章。一个勉勉强强合格的人,凭什么享有特权?就算你和叶总管有关系,但我们这么多人看着,就算是叶总管也没法子乱来。”

江彬想的就更成熟一些。

本来这一次照收炼药弟子的事情,就是他提前了一个月告知了弟弟江明,如此一来,江明有足足一个月的准备时间。

可以说这件事一直都在掌握当中,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徐闲。

江彬自然气不过,他打定主意,一定要将徐闲赶回去。

各人心思不同,就见徐闲将手中丹瓶打开,然后翻转一倒。

下一刻,哗啦一声,丹瓶里落下一片丹药,叮叮当当的落在洁白色的玉盘上,粗略一看,可以看到至少有十几颗浑圆的丹药,大小如一,而且几乎清一色的质地纯色,如打磨好的珍珠一样。

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药香扑鼻而至。

叶总管的眼睛立刻就亮了。

他上前一步细看,玉盘之内的丹药已经是汇聚在一起,足足有十六颗,半数聚气,半数合气。

而且没有一个是劣品。

都是下品丹药。

如果不说是谁炼制的,光是看这些丹药的品相,说是一个炼丹老手炼制的也有人信。

“徐闲,这些是你炼的?”叶总管问了一句,他是真的有些不敢相信。

说话的同时,他已经是抬手拿起一颗聚气丹仔细查看。以他验丹的手段,要断定药性和炼制时间,那是轻而易举的。

几乎是一瞬间,叶总管就能看出,这些丹药是最近三个月内炼制出来的,而三个新晋炼药弟子三个月封闭炼丹,无法和外界接触。

所以说,这些丹药只能是徐闲炼制的。

就算是对方来之前藏匿的旧丹也绝无可能,因为外院发放的配额丹药,都是至少一年以上的旧丹。

“这不可能!”

那边江彬看到十六颗丹药,而且每一个丹药通体浑圆,没有一个是劣丹。

做了八年炼药弟子的他,自然很清楚炼丹这种事情,需要时间来打磨。当年他参加新晋炼药弟子验丹时,也只拿出十枚丹药罢了。

当中有半数是劣丹。

即便如此,他也算是当时那一届中的第一名。

这是他引以为傲的历史,也是江彬自傲的本钱。可现在他看到了什么?整整十六枚丹药,而且没有一个是劣丹。

所以江彬第一个反应就是不信。

“叶总管,这徐闲刚接触炼丹,怎么可能在三个月内炼出这么多下品丹药,这当中必然有诈。”

江彬震惊之后又是狂喜,他认定徐闲是在作弊,这样更好,如果炼不出来,那最多是被劝退回去,可如果作弊,坏了规矩,那惩罚就要严重多了。

最后的结果,就是废除修为赶出宗门。

只是就在江彬得意之时,叶总管摇头:“丹我已验过,的确是最近炼制出来的,没有问题。”

最有可能作弊的手段就是用旧丹冒充,如果是最近炼制出来的,那就没问题了,因为外院弟子根本不可能有新丹,只有五宗弟子才能用上新丹。

毕竟丹药这种东西,除了少部分需要特殊存放才能不断增加药效的丹药之外,其余大部分放的时间越长,药性流失的就越多。

这是常识。

叶总管这么一说,大部分人都是目瞪口呆,虽然他们还是不信,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反驳之言。

江彬这个时候眼珠一转,计上心头。

“叶总管,并非是弟子针对这徐闲,实在是觉得这件事里有蹊跷。新晋炼药弟子认证时,能交出十六枚丹药的,即便是放在过去百年历史里,也是寥寥无几。过往外院炼药前辈都是惊才艳艳,皆是厚积薄发,入门到炼药,至少也有三五年的时光,而据我所知,这徐闲,来外院也不过半年多”

此话一出,众人都是大惊。的确,过往新晋炼药弟子里,也有能炼制出十数以上,甚至二十数以上的天才,可这些都是入门数年,经过长时间积累的。眼下一个刚刚入门半年多的弟子就能达到这种程度,他们不怀疑才有鬼。

这个事,叶总管也心存好奇。

“叶总管,不如让这徐闲当众炼一炉丹药出来,如果他一炉能出五丹,不,三丹,他能一炉三丹,我们便心服口服。”江彬看准时机,提出要求。

他相信,叶总管哪怕只是要让众人信服,也会同意。

但徐闲肯定做不到。

新手炼丹,一炉就能成功的可能性只有五成,而一炉能出丹三枚之上的,只有老手才能做到。

当然像是叶总管这种炼丹高手,炼制基础丹药,一炉炼个数十丹也是轻而易举。而如果是五宗内的长老,便是炼制中等丹药,最多一炉能出千数。

那才是真正的炼丹。

江彬的提议,叶总管也有些心动,毕竟这个事他也一下拿不准。此刻他看向徐闲:“徐闲,按照规矩,你已经通过考核,就是不答应也可以。”

徐闲自然不怕,他拱手一礼:“既是各位师兄不信,徐闲炼一炉便是。”

第十六章一炉十丹

很快,众人移步到了一处炼丹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