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 第1章 第1章:我是好人

第1章 第1章:我是好人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我家老婆来自一千年前》

作者:花还没开

内容简介:

“我想回家。”“你可能回不去了。”“为什么?”“因为这里离你家很远。”“有多远?”“一千二百多年那么远。”许青看着眼前来自唐朝的少女,脸上带有一丝同情:“你所熟悉的一切,都已经变成历史。”亲朋,好友,敌人,全部沉寂在一千二百年前。

第1章:我是好人

初秋,大雨磅礴。黑沉沉的天像是要塌下来,因为天气原因,不过下午五点多,天已经蒙蒙黑。许青啪嗒啪嗒踩着雨水在街道上大步狂奔,裤腿高高挽起,溅起的水花飞出去几米远。“小许,没带伞啊?”保安亭里的大爷老远就瞧见他像脱缰的野狗一样朝这边奔过来,从桌子底下摸出一把伞,等着许青跑到近前才拿出来晃两下示意他接过去。“半路上坏了!”许青总算跑到亭子旁的大伞下,朝保安亭里的大爷摆摆手,又低头看一眼身上,抹抹脸上的雨水道:“反正都湿透了,不用麻烦。”话落,他整整有些松落的裤腿,继续啪嗒啪嗒朝小区里奔去。老旧的小区住户本就比较少,这种天气更是看不到人影,一路撒丫子狂奔到楼道口,许青用力跺两下脚,低头捏一把淌水的衣角,一边从裤兜里往外摸钥匙一边走进楼里。昏暗的楼道里,声控灯被跺脚的动静唤起,自家门侧的身影让许青愣了愣。那是一个女孩,背靠着墙壁,警惕地抬头看一眼灯光,而后又冷冷地看着他,脸上带着戒备。几缕头发黏在她脸蛋上,发梢滴答着水珠,看来也是在雨里走了一遭让他愣神的并不是女孩本身,而是这个女孩的打扮,cos了一套古代侠客的装扮一身复古样式的粗布麻衣,左手持剑竖在身前,右手握着剑柄,脚下踏着草鞋破破烂烂还露着脚趾。敬业。真敬业。看到那破草鞋,许青不由啧啧暗赞,随意扫过一眼,便继续掏着钥匙准备过去开门。女孩儿见他动作,猛的绷紧身子,脸上戒备更浓,腰背都微微弓起来,用古怪的口音道:“站住!”“”许青晃晃手里的钥匙,朝门口努嘴,“这是我家。”顿了顿,他不由有些无奈。自己很像坏人吗?隔着几米远都能把人家女孩儿吓成这样看着女孩儿慢慢退后,许青更是有一种日了狗的感觉,感觉受到冒犯。“那个”他张张嘴又闭上,拿着钥匙过去打开门,再侧头望她一眼,那小脸上的警惕没有丝毫减退,许青从没见过这样的眼神,带着极度的警惕,就像一只炸毛的小刺猬。把这个莫名其妙的中二女孩儿关在门外,锁好门,许青三两下扒掉自己身上湿漉漉的衣服,跑去洗手间洗澡。水哗哗流淌下来,让他浑身舒爽。淋过雨后来个热水澡,然后披着睡衣到冰箱里拿瓶快乐水,拧开盖,噗呲美滋滋。“冬瓜,过来。”喝着可乐他也没闲着,用遥控器打开电视,然后到屋角柜子里拿出猫粮,倒进冬瓜的饭盆里给它喂食。冬瓜原本是一只流浪猫,两年前瘦骨嶙峋的在小区墙头上趴着,被这货盯了好几天,然后挑了一个黄道吉日拿火腿肠勾搭下来,抱回家里撸。好端端一只小野猫,硬是被喂成了废物肥宅,屁颠过来吃自己的猫粮。外面有风,有雨,屋里有可乐,有猫。许青伸着懒腰看看窗外,拿起手机订个汉堡鸡肉卷可乐三件套,齐活儿。天空亮起两道闪电,沉闷的轰隆隆雷声由远及近,雨势愈大,他瞄一眼时间,再看看房门,思量片刻从房间里找出一把伞,窝在猫眼儿那里往外瞅了瞅。没有看到那个刺猬一样的女孩儿。吱呀。打开房门探头瞧一眼,许青正对上几步外那冷冷的眼神,还有她防备的动作。“那个”他莫名有点尴尬,这还是第一次被人防狼一样防着。“天快黑了,这雨看样子一时半会儿停不了,你家要是不远”许青露出一个自认和善的微笑,举举手里的伞示意道。见女孩儿没动静,他歪歪头,继续道:“如果远的话可以打电话叫家人来接,我可以帮你找保安,看这一身湿的,赶紧回家”这女孩儿尽管身上湿漉漉的,还是有点英姿飒爽的感觉,眉眼间带着英气,八成不是这附近的,不然肯定会有印象。“这是哪里?”女孩儿终于开口,还是那古怪的口音,右手紧握着她那把破剑的剑柄。许青拎着伞倚在门口,看她模样倒是有了几分猜测,“这里是家和小区,北望路。”“”“”两个人面面相觑,女孩儿微微皱眉,沉吟片刻又问道:“你是谁?”“”这话让许青没法儿接。热心的邻居大哥?神经病啊!“叫我帅哥就好了。”他抬抬眼皮道,“伞要不要?不要我就拿回去了。”“盐帮。”女孩儿神色不定,看着他手里的黑色长伞终于放下一些戒心,表情微微缓和,手从剑柄上松开,抱拳道:“我本是盐帮弟子,不知为何来到此地”“”“”许青眨了眨眼。果然有病。“你是哪个学校的?算了,我还是叫保安过来,看怎么着吧。”本来递个伞举手之劳,没想到还是个陷入cos无法自拔的中二少女。他又瞄了一眼楼道里的女孩儿,一身粗布麻衣,头发挽在脑后用一根绳子系着,正擒剑抱拳看着他,一派武侠范儿,无奈耸耸肩退回房里找手机。这淋了趟雨要是在外面待一宿,或者等天黑了冒着雨乱跑,指不定明天就能在新闻上看到许青从沙发上捡起手机,找出保安大叔的号码拨过去,见少女在门外打量着房间里,挥手示意她可以进来。“喂,喂,赵叔,听得见吗?”嘟了两声后电话接通,女孩儿站在门口没有再进来,警惕中带着好奇看他打电话。“喂?喂?赵叔,我”“找工作!!!去哪里???找工”电视里忽然切出广告,巨大的音量把许青吓了一跳,门口的女孩儿同样被吓到,然后嘭!咔!滋滋墙上的电视冒起青烟,正中间钉着一枚菱形铁镖。“喂,小许?怎么了?”保安大叔的声音从手机里传出。铿锵!女孩儿手里的长剑出鞘,闪过一抹寒光。许青瞅瞅电视,再看看受到惊吓退了一步正持剑盯着他的女孩儿,木在原地。“”“”“小许?”“没事,您忙。”

第2章:这是个误会

放下手机,许青感觉背后凉飕飕的。血溅五步的节奏啊。“咳那个你说你是哪里人来着?”他看看电视上嵌着的铁镖,感觉这事不简单。吴桥杂技团来的?赵叔那么大年纪,可能吃不住一剑。“刚刚那些人怎么出来的?”女孩儿像一只受惊的兔子,眼前一切超出了她的认知范围。“还有,你在和谁说话?”“我”许青看着门外的女孩儿,粗布麻衣草鞋,一手持剑一手持鞘,一个大胆的想法从心底升起。不会吧可是吴桥也不会这打扮啊!更不会随随便便就拿镖戳人电视,一言不合就拔剑。草鞋还露着脚趾呢,她赔得起吗?!“那个先把剑收起来,我是好人,刚刚还给你送伞呢。”他拿脚尖踢踢随手支在一旁的伞,试图安抚这个莫名其妙的女孩儿。女孩儿看看雨伞,再看看他,接着瞅瞅那边墙上已经报废的电视,思量一下慢慢把长剑归鞘,铿的一声轻响让许青咧了咧嘴。绝对是真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打哪来啊?”“姜禾,盐帮弟子。”“啊哈,江河这名字挺带劲。”许青打个哈哈,转口道:“你这个盐帮很大吗?在哪里?”许青听她说了几次盐帮,暗暗猜测这应该是个挺大的团伙。“姑苏盐帮,你不知道?”姜禾眉头微皱,再次打量一眼房间布置,不由咬了咬嘴唇。完了,即使不打听,这地方想来也是离家很远的。“没听说过,你要不要,那个,嗯”许青纠结,这女娃子手上带着凶器,是让她进来,还是忽悠出去关好门报警?他现在还是懵的,喝着可乐撸着猫,这小日子正舒坦,忽然就被人毁了电视,罪魁祸首还拿剑站在门口。好事难做,好人难当。俩人大眼瞪小眼沉默片刻,许青再看一眼她露在草鞋外面的脚趾,还有湿透的衣服,被雨水黏在一起的头发,一咬牙,往后退了两步。“要不你先进来,站那里被人看到的话手持凶器对面街就是派出所。”他比划着,也不知道这女孩儿能不能听得懂。反正看起来不像个神经病。“最好关一下门,对我是好人,可以帮助你,你有什么问题可以和我说。”“我想回家。”“你家在哪里?”“盐帮。”“”许青蛋疼。“这里是江城市永康新区北望路家和小区”见女孩儿脸上的茫然,他试探道:“江城市知道吗?”姜禾摇头。“总不能你是个古代人吧,开什么玩笑?!皇帝是谁?!”“圣上?”她有了反应,抿嘴看向许青。??许青惊了。圣上?!“那那”他憋了一下,“圣上是哪一位?”“圣上就是圣上啊。”“”挠头,蛋疼。“现在是哪一年?”姜禾奇怪的看着他,似是不明白他什么意思,顿了一下,用那古怪的口音道:“开元十六年。”“你等我百度一下。”许青鸡皮疙瘩都出来了,确定这女孩儿呸,这小女侠没有开玩笑的神情,颤着手拿起手机搜索。开元十六。他眼睛越睁越大,努力压抑住心跳,深吸口气道:“唐玄宗?”“啊?”姜禾愣。“”“”“哦对,这是死了才有的来着。”许青拍了拍脑门,试探道:“李隆基?”看到姜禾惊讶的神色,许青转头四顾,“妹妹,毁人财物是要犯法的,你们拍节目算了。”眼前这女孩儿在门口站得笔直,那精气神儿,那英姿,那剑,那脚趾头他眨巴眨巴眼,脑子里乱糟糟的,胡言乱语几句,又低头在手机上搜索,“李白李太白,青莲居士你认识吗?”姜禾怔了怔,然后露出一些惊喜,“你认识他?他在哪里?”“呃可能在峡谷刷野呢。”许青有些牙疼,这是什么?隔了一千二百年的对话?“我”笃笃笃。“外卖!”姜禾猛的转身,持剑对着门口。“那个,你先退后,有人帮我送吃的,不是坏人。”许青挠头,“对,到那边,别让人看到。”“仆人?”“不是,就是送点吃的。”闻言,姜禾将信将疑地退到门后,剑已出鞘一半。莫名其妙来到这个奇奇怪怪的地方,到处都透着古怪,她不得不小心。“别担心,我是好人。”许青努力让自己淡定地走过来,小声安抚一句,把门打开一条缝,接过他的汉堡套餐之后立刻将门关紧,拿着外卖袋子往上提一提,朝姜禾示意。“吃的。”顿了顿,他继续问道:“你饿吗?要不要一起吃?”姜禾犹豫一下,慢慢摇头,不过剑已收回鞘里。“为何你们都会剃头?”看许青坐回沙发那边,她思量一下提出自己的疑惑,“难道这里”“等等,什么我们?”许青好奇,刚刚接外卖她站在门后,按理说看不到黄衣小哥。就算看到了,也戴着头盔呢。“一个时辰前我初到此地,在外面看了看。”“到外面?”“嗯。”许青心里一突,“没有和人发生冲突吧?”一个时辰就是两个小时前,那时候雨势刚起,这么一个动不动拔剑的人在外面,搞不好就是乱杀的局面。好像玩儿大了。“没有,我只是随便逛了逛。”“那还好。”“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这个怎么说呢你可以把它当成地方习俗,没有特殊的原因。”“哦。”许青嚼着汉堡,理着思绪,随手拿起鸡肉卷朝她示意一下,“吃点吧,你肯定没吃过。”“不用。”姜禾吞咽了一下,摇头拒绝。“那喝点水,我已经有了,这杯给你。”他晃晃自己先前开的可乐,把汉堡套餐里带的那杯往外推一下,“甜甜的,你估计没喝过。”“你是在看不起我?”“没有!”姜禾皱眉,总觉得处处透着古怪,“你在吃什么?不是说饭吗?”“对啊,能填饱肚子就是吃饭。”许青拿着汉堡伸手朝她解释,“这个叫汉堡哎!”砰。放在桌边的可乐被他手肘碰倒,掉落下去,褐色的液体在地板上滋滋滋冒着气泡。两人视线落在那里,房间陷入诡异的沉默。“”“”铿锵!“草,误会!”

第3章:他们都已经成为历史

明社会,动不动就拔剑打打杀杀的。不应该。许青好不容易解释清楚这不是毒药,额头滑下一滴汗珠。可乐是故意碰掉的,没想到差点引发血案。照她的反应看,好像没开玩笑本来还半信半疑,现在已经信了七成。“你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哐铛拔出来剑”许青盯着姜禾手里的剑,道:“我是个好人,不然把你关在门外谁管你死活,对不对?”“把冬瓜都吓到了。”肥猫缩在角落舔着自己的毛,斜视两个愚蠢的人类。“你是好人?”“我是好人。”“”见姜禾不说话,许青有点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现在还有些晕乎,cos就cos嘛,干嘛要搞成现在这个样子,变成真的了?“我脑子有些乱,你等我理理头绪。”靠在沙发背上,许青揉着额头思索现在该做什么,怎么处理。面对这个暴躁的小女孩,眼下只有三个选择可以做:一是把她忽悠出去,大门一关,她在外面饿死冻死也好,乱杀也好,都不关自己事估计最多三天,就能在新闻上看到她被逮捕或者乱枪击毙的新闻。拿个凶器到处乱逛,饿了又不会翻垃圾桶,只能去抢了,不被抓才怪。二是直接报警,让警察来处理这个事情一个很可能是唐玄宗的子民莫名其妙跑到现代社会,从一千二百多年前来到现代,不管怎样,都挺有研究价值。但警察很可能不,是一定以为他在开玩笑,过来以后如果哪里出了差错,就是血溅五步的节奏。三,先留下看看。许青抬眼瞄她一眼,心里念头急转。一个古代女侠就在自己面前,在自己家里,拎着剑戳在面前,能放她走吗?尽管有些暴躁动不动就拔剑,但这是个古人,会镖的,说不定还会轻功别的不敢说,就这么把这个一千二百年前的古人忽悠出去,不管她以后被捕还是流浪,又或者撞大运侥幸在这个社会活下来,甚至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