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女总裁的超凡保安 > 第1章 大厅经理道:应该快了

第1章 大厅经理道:应该快了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其在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女总裁的超凡保安

龙门己著

第一章傻子?

下午三点钟,龙江奥城公馆小区,物业保安刘子江裹着黑色棉大衣,正在值勤。他手里拿着遥控器,随着一辆辆业主的车子开进来,他不时的按动按钮,将横杆升起。

昨天晚上一场大雪袭来,给这个寒冷的冬天又平添了几分寒意,奥城公馆南边就一大片低洼待拆迁的棚户区,黑色的瓦片上都是积雪,放眼望去,到处都是一片洁白。

旁边的保安亭窗户打开,“子江,进来暖和一会吧,外面忒冷!”一个同样穿着保安制服头发花白的中年人说。

刘子江吸了口冷气,望了眼黑压压的天空,鹅毛大的雪片依旧纷纷下落,这么冷酷的天气,不站在保安岗台上也情有可原。

当即从岗台上下来,摘下大檐帽,拍拍上面的积雪,整个人的面孔也展露出来,棱角分明,一双深邃略带忧郁的眼睛,寸头,看上去十分精神。

只是后脑勺有一处很恐怖的伤疤。

保安亭的门开了,刘子江快步走了进去,里面有电暖气,刘子江将手放在上面烘烤,中年保安递给他一根廉价的香烟。

两人吞云吐雾抽了起来。

刘子江道:“德元叔,婶子病情怎么样?”

中年保安唉声叹气,搓搓干巴巴的脸,“还那样,又住院了,医生说肾衰竭,得换肾!吃花生。”说着将一兜炒花生推到刘子江面前。

刘子江磕着花生,从兜里掏出一叠钱,“这个月的工资加全勤,两千一,你先拿着吧。”

“不行,我不能要你的钱,你还年轻,没结婚,没房子,用钱的地方多。”中年保安推搡着。

刘子江直接将钱强硬的塞进他的兜里。

中年保安再次叹息一声,正要说话,眼看见外面有人,“周文兴来了!”

刘子江连忙站了起来,快步走了出去,重新站在了保安岗台上。

周文兴是物业的保安队长,刘子江的顶头上司,为人刻板严格,向来喜欢抓人小辫子,不依不饶。他走到刘子江身边,抬头看着他,“你值班?”

刘子江点头。

“值班不知道好好在岗位上站着啊!让业主看见投诉了,你工作还要不要了?啊!”周文兴背着手,一副领导派头。

刘子江点头不语,表示虚心接受批评。

周文兴冷哼一声,“下个月的奖金扣一半。”

刘子江瞬间一肚子气,保安的工资本来就低,他拼死拼活,靠着全勤和奖金,一个月勉强能到两千,扣除一半的奖金至少好几百呢。

“咋地?有气啊?”周文兴斜着眼看刘子江。

刘子江摇头,目视前方。

周文兴道:“行了你,别站着了,去物业大厅,跟宋会计去银行存钱去!”

“存钱?”刘子江看向周文兴。

“是啊!”周文兴不耐烦的说,“新收的部分物业费,存的多,你跟着去,多个保障。”

紧接着周文兴将保安亭里面的老保安刘德元叫了出来,让他站着外面,刘子江想让刘德元去跟着存钱,至少不用站着雪中受冻。

周文兴不同意,说刘德元一把年纪的人了,去了能干啥?真遇到啥事,他指望不上。

……

刘子江摘下大檐帽,来到小区物业服务大厅,这里面空调开的热腾腾的,几个年轻女孩穿着黑色西装坐在电脑前,有说有笑。

看见刘子江走来,物业会计宋爱莲放下玻璃水杯,站了起来,穿上黑色羽绒服,带着围脖,左手拿着沉重的手包,右手拿着一把大众车钥匙。

“走了啊!”她跟大厅中几个小女孩打了招呼,便带着刘子江走了出来。

一走出物业服务大厅,宋爱莲便打了个哆嗦,“哎哟,这天可真冷啊,哎?对了,小刘啊,你跟咱们小区工作多少时间了?”

刘子江挠挠头,“好像是半年?三个月?忘记了。”

宋爱莲注意到刘子江后脑勺位置上有一个很大的伤疤,心中暗暗点头,都说刘子江是个傻子,脑子不好使,看来是真的,连自己工作多长时间都不知道,要不然的话,二十来岁的小伙子,谁会窝在这里当保安呢。

不由得,她心中有些生周文兴的气,让他给找个护驾的保安,他竟然给找了个傻子。

宋爱莲按动车钥匙,服务大厅旁边一辆停着的高尔夫车灯闪烁了一下,宋爱莲有些显摆的道:“刘啊,会开车不?”

刘子江摇摇头,“不会。”

“你今年多大了?”宋爱莲问。

刘子江想了想,“二十……三吧?”

宋爱莲笑了,“你自己多大你不知道啊?”

刘子江憨笑,“二十三。”

两人上车,宋爱莲将车辆发动,手包就放在中间,“刘啊,知道这是啥车不?”

刘子江摇头。

“真不知道?”

刘子江道:“大众!”眼神中带着一丝羡慕。

就是这种眼神,立刻满足了宋爱莲的虚荣心,“高尔夫GTI,我这车是进口地,2。0T,带T的呢。知道啥是T不?”

刘子江笑着挠头。

宋爱莲说:“就是涡轮增压,加速可快了,不过得先热车,那啥,我这车原价四十万哩!”

刘子江大为惊骇,“这么贵啊!”

宋爱莲心情大好,“可不是吗。”

刘子江凑过去看仪表盘,“都跑二十万公里了?”

宋爱莲连忙推开他,不悦道:“啥二十万公里啊?你看错了。”

“二手车吧?”刘子江说。

宋爱莲的脸立刻冷了下来,“别乱动,看好钱!这可是咱们小区上千户的物业费,十几万呢,你是护驾的,要是丢了,你来负责。”

刘子江连忙将宋爱莲的包包牢牢抓紧。

看他这个样子,宋爱莲心中暗忖道,真是个傻子。

宋爱莲稳稳的启动高尔夫,冒着大雪,两人朝最近的龙江商业银行驶去,路上不好走,雪势很猛,到达银行的时候已经是五点钟了。

车辆停下,刘子江拿着手包从车上下来,一种强烈压抑的感觉袭来,让他很不舒服。四周看了一眼,旁边不远处有一家山西饺子刀削面馆,前面停着一辆黑色的伊兰特,悬挂压的很低,车上都是积雪。

“刘啊?看啥呢,走!都快下班了。”宋爱莲拉着刘子江飞快的走进银行。

大厅中已经没多少人了,唯一的窗口处,有个女人坐在那里办理业务。大厅经理看上去很年轻,也很漂亮,挂着微笑问宋爱莲需要什么帮助。

宋爱莲一副财大气粗的样子说存钱呢,她熟练的找到存款的单子填写。随后,两人找地方坐了下来,开始了漫长的等待。

几分钟后,宋爱莲等不及了,对大厅经理道:“闺女啊,我拿十几万给你们银行存钱呢,得等多长时间啊?”

大厅经理道:“应该快了,您在耐心等一会。”

宋爱莲不耐烦的坐下,抱怨道:“一点效率也没有!”回头看去,押款车都开了过来,车尾对着银行大门往后倒。

“哎哎?押款车来了,我这钱还没存呢?”宋爱莲担心银行下班,这笔钱存不上,十几万放在身上不安全。

“放心吧,马上给您存。”大厅经理说。

砰!

外面忽然传来一道巨大的撞击声,刘子江回头看去,是那辆黑色的伊兰特,车头重重的顶在押款车侧身上,其中一个负责押运的保安员还被撞翻在地上。

第二章激烈的追逐

银行大厅中,仅有的几个人都震惊了,无不朝外看去。

情况发生的突然,押运车上一共四名保安,两名负责外围警戒,另外两人还呆在车上,负责警戒的其中一名保安被伊兰特撞翻碾压在地上,生死未知,另外一个保安抱着散弹枪大声呼叫。

黑色的伊兰特车门打开,三个黑衣汉子窜了出来,手中清一色拿着大黑星,黑丝袜套头,对准负责警戒的保安扣动扳机。

枪声砰砰的响起,硝烟弥散,抱着散弹枪的保安还未将子弹上膛便中枪倒地,车内的两名保安反应过来,手中散弹枪子弹上膛,对着外面的三名黑衣汉子扣动扳机。

由于第一枪是空包弹,没有任何威力,不等他们开第二枪,三名黑衣汉子已经朝他们扣动扳机,大黑星套筒往复,金色的弹壳跳出,两名保安当场中枪倒在驾驶位置。

三名黑衣汉子分工明确,其中一人打开车门,将中枪的两个保安拉出来,他坐在驾驶位置,将车辆发动,另外两名黑衣汉子直冲进银行大厅。

银行大厅中只有四个人,刘子江、宋爱莲,银行的大厅经理,还有一名坐在窗口办理业务的女士。外面的动静引起了他们的关注和震惊。

但从伊兰特撞击老款五十铃押运车,到两名黑衣歹徒冲进来,整个过程不到二十秒钟,四个人都傻眼了,不知该怎么做。

还数刘子江反应灵敏,在两名歹徒冲进来的瞬间,刘子江双手举起了旁边的金属垃圾桶,朝这两名歹徒砸去。

其中一名歹徒阻挡不及,被垃圾桶砸倒,另外一人当即对着刘子江开枪。

刘子江吓的一缩头,枪声噼里啪啦的响,子弹几乎是擦着他脸颊飞过去的。

那名看上去很年轻的大厅经理吓的啊啊大叫,宋爱莲脸色蜡黄,第一个蹲在地上双手抱头。

被刘子江砸翻在地上的那名歹徒快速爬了起来,一个箭步冲到刘子江身边,手枪死死顶住他的太阳穴,声音嘶吼道:“敢动手?找死,找死啊!!信不信我一枪打爆你的头,啊!”说着扬起手枪,用枪柄狠狠的重击在刘子江眉角处。

砰的一声。

刘子江只觉得眼前一花,金星四冒,紧接着一抹红色覆盖了眼睛,鲜血瞬间流了一脸。

另外一名歹徒朝天开枪,令人恐惧的枪声在大厅中来回荡漾,“抢劫!!”歹徒大吼,“都给我蹲下,里面的人也给我蹲下。”

银行内外,所有人全部抱头蹲在地上,歹徒走到窗口前,手枪对准里面的柜员,“把门给我打开!”

柜台里面一共有三个人,一名运营经理,两个柜员,运营经理抱着头,朝哭泣的女柜员摇头,同时悄悄的按响的警报器。

女柜员吓的嗷嗷痛哭,已经失去了自我的主观意识。

“混蛋!”歹徒被运营经理的小动作激怒,对着他扣动扳机,子弹穿透他的小腹,运营经理倒在血泊之中,柜台中两名女柜员吓的花容失色,放声尖叫。

站在刘子江身边的那名歹徒一把将蹲在窗口处办理业务的女人抓了起来。

“啊!”女人吓的叫出声来。

“别他妈乱叫,给老子老实点。”歹徒怒吼道。紧接着他看向另外一名歹徒,“走,走啊!”

开枪打伤运营经理的歹徒不甘心的转过身来,眼睛忽然看见刘子江怀里面的包包,走过去一脚将刘子江踹翻在地上,伸手拽住手包,“给老子拿过来。”

刘子江咬紧牙关拼死搂着包包,这里面可是十几万,要是被歹徒抢走了,他负有主要责任,他可没钱来赔给公司。

“松手。”歹徒手枪顶在刘子江头上。

刘子江已经满脸是血,不屈的眼神愤怒的看着歹徒。

另外那名挟持人质的歹徒,拉着女人质走了过来,一脚踢在刘子江太阳穴上。

刘子江闷哼一声,眼前一花,手不由自主的松开,怀中的包包被抢走。

“走!”挟持了人质的歹徒说,飞快的朝外面跑去。

拿着包包歹徒朝刘子江啐了一口,忽然看见旁边瑟瑟发抖的大厅经理,身子停顿了一下,紧接着走了过去,将她也抓了起来,“跟老子走!”

外面五十铃押运车上,司机从车上下来,大吼:“时间来不及了,快走。”

两名歹徒带着两名女人质飞快上车,五十铃发动机咆哮起来往前冲去。

刘子江腾的站了起来,眼睛直勾勾的看向宋爱莲。

宋爱莲吓的脸色苍白,“刘啊,你咋样……”

“给我钥匙!”刘子江胡乱擦了一把脸上的血,夺走宋爱莲手中的大众车钥匙,转身跑了出去,他跑动的动作十分轻盈,丝毫未受到面部伤害的影响,来到外面,寒风一吹,刘子江头脑瞬间清醒不少。

此刻,在刘子江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十几万物业费绝对不能从他手上被抢走!必须得追回来,他无比熟练的按动车钥匙,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车辆,直接拉到S档,一脚油门踩到底。

这辆高尔夫属于06年进口版的,2。0T涡轮增压发动机,拥有两百匹马力,两百八的扭矩,拉动一吨多的高尔夫绝对能够在七秒钟以内完成百公里加速!

纵然是过去了这么多年,马力和扭矩有所降低,但其强悍的动力依旧可圈可点。

刘子江直接底油,强烈的推背感,让他热血沸腾,鲜血从眉角处再次流出覆盖眼眶,他冷冷一笑,犀利的眼神中闪过一抹嗜血的光芒,随手将鲜血擦去,单手掌握方向盘,无比熟练的避开路上一辆辆汽车。

现在正是下班高峰期,尤其是大雪天,每个人都希望尽快的回到自己家中,谁也不让谁,前面的绿色五十铃十分霸道,红灯直接闯了过去,一个骑着电三轮接孩子放下的大妈并未注意到这辆发疯的汽车,依旧是横穿马路,当场被五十铃撞翻在地上。

好在只是擦身而过,车斗里面的几个孩子虽然也摔倒了,却没有性命之忧。

这辆发疯的五十铃很快引起了路口私家车主们的注意,他们的目光还未从五十铃上离开,后面一辆白色老款高尔夫呼啸跟上,眨眼之间从路口穿了过去。

等候红灯马小溪脸上闪过一抹惊骇,随后一脚油门,也不管红灯绿灯,车辆直冲而且,在后面跟上那辆高尔夫。

闹市区中,绿色的五十里以至少一百二十公里每小时的速度往前狂奔,刘子江驾驶高尔夫紧紧咬着,在他后面还有一辆1。5T的哈弗越野车也横冲直撞的跟着。

南北走向的大街上至少有五个红绿灯路口,五十铃全部闯过去,一路奔向外环道路上,刘子江依旧紧紧跟随。

前面五十铃车窗打开,大黑星手枪伸了出来,对着后面的高尔夫扣动了扳机。

第三章陀枪师姐马小溪

移动之中,子弹飘忽,一连几枪虽然未能击中高尔夫,却吓了刘子江一身冷汗,将速度放缓了一些,后面那辆黑色的哈弗H6追击上来,车头忽然变向,别在了刘子江前面。

“嗯?”

刘子江怒目圆睁,连忙一脚刹车,奈何地面都是积雪,纵然是反应及时,车头不免还是亲吻在了H6副驾驶车门上,好在撞击的力度不大,受损并不严重。

还未等刘子江下车,H6上马小溪已经从车上冲了下来,拉开车门,薅住刘子江的手将他从车上拽下来,双手攥紧了刘子江手腕,往后拉扯,微微上举,忽然来了个转身下压,来了一招反关节擒拿。

刘子江反应不及,手臂被马小溪制住,反关节擒拿疼的他龇牙咧嘴。

“别动!警察。”马小溪从后腰摸出手铐就要往刘子江手上戴。

“呃啊!”

刘子江一声咆哮,全身用力一震,马小溪毕竟是个女孩子,根本阻挡不住,被刘子江肩膀撞翻在地上,她马上再次爬起来,高扫腿踢向刘子江面门。

刘子江低头闪过,身体前冲,用肩膀抗住马小溪的腿,死死将她顶在H6车身上,凶狠的道:“警察?你搞错了!前面跑掉的那辆车才是要抓的人,那辆车上的人是劫匪,劫匪!抢劫了银行,还有人质!你这个笨蛋!”

马小溪被刘子江吓的一愣一愣的,此刻刘子江面露凶相,一脸的血,精短的头发一根根竖立,大眼睛布满血丝,眉角处的伤口还在不断的往外渗血。

加上他大声的咆哮,也就是马小溪,如果换成了普通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