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飞刀战神在都市 > 第1章 细雨霏霏的霏啦

第1章 细雨霏霏的霏啦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飞刀战神在都市》

作者:凌双骄

内容简介:

他是好人心中的完美超人,也是坏人眼里的夺命煞星,一把飞刀维护着天下正义,一身武艺演绎着不凡人生。恩怨情仇,刀光剑影,且看他如何在风云变幻的都市中,完成从江湖混子到国家英雄的华丽转身!

第1章火车站劫持事件

刘辰站在火车站门口,看着来来往往行色匆匆的人们,那些三轮车、面包车、大巴车都在为自己招揽生意,不时有拿着牌子的人来问他要去哪里。

先去附近找个宾馆住下来再说,刘辰朝着广场对面走去。突然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抢小孩了,快抓住他!有人抢小孩了!”刘辰抬起头,一个一脸凶相的光头手上抱着一个哭喊不停的小男孩从他面前跑过,那小男孩好像有点眼熟……

后面一个女子惊慌地边追边喊:“抓住他,抢小孩了!!!”

“嘭!”地一声,女子一个踉跄摔倒在了水泥地上,正好在刘辰面前,撑在地上的手掌鲜血直流,嘴上还在喊着,“救命啊,抢孩子了!”

刘辰看到一张被泪水浸湿的慌乱的脸庞,认出来这个女生就是火车上跟自己邻座的长得很像李嘉欣的美女。他赶紧上前将她扶起,却被她立刻抓住了手:“快救救孩子,孩子被抢走了……”

刘辰朝她点了点头,“放心!”便迅速朝劫犯跑的方向追去,速度简直可以参加百米飞人大赛,而且在这熙熙攘攘的人群中穿梭自如。

这一切其实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刘辰很快就追上了劫匪,劫匪正一手抱着孩子一手打着电话,看上去是在呼叫支援。孩子被他勒得紧紧的,一直在哭闹挣扎着,看到刘辰追了上来,小男孩喊道:“叔叔,救我,叔叔!”

刘辰更加快了步伐,劫匪回头看到越来越近的刘辰,对着电话喊道:“有人追着我,快帮我拦住他!”

一辆轿车朝着刘辰冲过来,速度起码有80码,眼看着就要被撞上,刘辰纵身一跃,一个翻腾越过了这辆车,稳稳地落在了地上,引得无数路人惊叹。

没时间找开车的算账,刘辰继续朝着抱着孩子的劫匪狂奔而去。

劫匪并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迅速穿进了巷子。他不知道他做出了一个自以为聪明其实是错误的决定,对于参加过无数巷战的刘辰来说,巷子就像是刘辰的后花园般熟悉。

刘辰跟着跑进了巷子,跑了几圈,他就大概了解了这个巷子的布局,于是他根据自己的丰富经验,一步一步地将劫匪引入了自己设下的陷阱,果然,劫匪跑了几个来回,来到了一个死胡同。

他正要掉头逃跑,发现刘辰早已经站在那儿等着他了。

“放开他!”刘辰厉声喝道,劫匪战战兢兢地往身后挪动着身子,却一点也没有松手,和刘辰对峙着。不一会儿,刘辰身后的围观群众越聚越多,看到小男孩被劫匪用刀架在脖子上,无不胆战心惊,为小男孩祈祷。那个女生也出现在了人群中,看到这一幕,差点晕倒过去。

现场的人越来越多,劫匪拿着刀的手一阵颤抖,他往四周扫视了一遍,自己的同伴还没来救援,但他已经快要撑不住了,刀尖不时地移向小宇的脖子,随时都有可能失手伤到小宇,那女生惊恐地喊道:“别伤害孩子,求你了,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

劫匪看了一眼手中的小男孩,朝刘辰伸出五个手指:“钱,我要钱,五百万!”

刘辰试图稳住劫匪的情绪,说道:“五百万换这个男孩的命?你觉得我们普通老百姓拿得出这么多钱吗?”

劫匪并不买账:“这孩子他妈有钱,让她拿钱来!”

看来这还是一起有预谋地劫持,要赶快联系孩子的家人。

之前在火车上,刘辰跟那个女生聊了几句,知道这不是她的孩子,正打算让女生和孩子家长联系,两辆警车闪了警灯鸣着警笛往这边驶来,这下子劫匪又紧张了起来,一把拎起孩子,拿着刀的手在面前挥舞着。

刘辰暗暗骂道,哪个不长眼的报了警,真是添乱。

劫持儿童这种事情一旦惊动了警方,那就是大案,这下劫匪好不容易被安抚下来的情绪一下子激动起来,他一定会进行殊死挣扎,这时候是最容易失控的时刻,刘辰决定先下手为强。

现场十分混乱,警方已经包围了劫匪,十几支黑堂堂的枪口对准了他,新上任的市局一把手郭台北也亲临现场指挥,面对如此阵势,劫匪的情绪正在渐渐失控。

此时的刘辰已经悄悄走到了一个劫匪的视角盲区,他站好了位置,慢慢从腰间抽出了那把多功能飞刀,一道寒光从锋利的刀锋上滑过,与刘辰的目光交汇在了一起,那种令人不寒而栗的眼神,迸发出了必胜的决心。

劫匪正在惊恐地观察警方的一举一动,全然已经忘记了刚刚和他对峙的刘辰。刘辰屏住呼吸,凝视着劫匪因为紧张的呼吸而起伏不停的喉咙,渐渐地,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他的眼里只有他的目标,那个跳动着的喉结。曾经刀刀必中的训练和实战的情景不断地在脑海中浮现。

就在人质稍稍离开劫匪头部的那一刹那,出手!

只听得一声闷响,劫匪的脖子里喷出了鲜红的血液,溅得男孩的后脑勺一片血渍。男孩在挣扎中掉落在地,劫匪倒在墙角,慢慢滑落倒地。

所有人,包括久经战阵的局长郭台北,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给震惊了,由于速度太快,大家都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人群中不断发出惊叹。

见到劫匪倒地,刘辰终于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不是他第一次救下人质,却是第一次救下这么小的人质,也是对那位女生的承诺,他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不过结局是美好的,自己没有辜负那位女生,那个孩子,以及现场所有人的期望。

他马上走上前去,抱起受到惊讶的孩子哄着他,稳定孩子的情绪。

那个女生也跑了过来,“小宇,小宇你怎么样?”

小宇见到阿姨来了,便很快停止了哭泣。女生接过孩子,全身上下检查了一遍,确定没什么损伤,除了脸上一道小小的伤口,她激动地对刘辰感谢道:“真的太谢谢你了,你就是我们的救命恩人。”

“不用客气!”刘辰回了一句,转身去拔飞刀,这次飞刀刘辰用的力道非常足,整个刀身已经完全插入了劫匪的脖子里,因为刀身有个特殊的凹槽,除了刚刚刺入身体的那一瞬间喷射出血外,并没有流什么血。

飞刀拔出,血流犹如放了闸似的汩汩而出。

第2章江下,我来了!

“你手还在流血,我来帮你处理一下。”刘辰注意到那女生的手还在流血,帮忙接过孩子放到地上,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水,先将女生的手冲洗了一下,然后撒上药粉,并拿了一块沙布把伤口绑上。

在外执行任务时经常需要自己动手处理一些伤口,刘辰对此非常熟悉,整个过程不过两分钟,便已经将女生的伤口简单包扎好了。

女生任由刘辰给自己处理伤口,脸上适时地出现了一朵红晕,悄悄地低下了头,摸着惊魂未定的男孩的小脸蛋。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女生抬起头问道。

“我叫刘辰,星辰的辰。”刘辰温和的笑道。

“我叫李蓉霏,李纨的李,胡蓉的蓉,方霏的霏,很好记的,看过《橙红年代》没?”

“木子李,胡蓉我认识,方霏?哪个方霏?”刘辰摇摇头道。

“刘子光的老婆呀。”

“哦~但我还是不知道是哪个霏,嘿嘿。”

“细雨霏霏的霏啦。”

“这么说我就知道了嘛。”

正当两人聊得起劲的时候,身后过来几个警察,带头的就是那个一星女警,话说这女警官身材真好,胸前目测估计有36g了,真是人间胸器啊。不过这人和她的胸部一样凶,走过来不由分说就把刘辰给铐上:“是你杀的人?”

“是啊,怎么了?”

女警官用严厉的眼神看着刘辰,“我们怀疑你故意杀人灭口,请你跟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

刘辰一时无语,“拜托,大姐,我可是帮了你们的忙诶,怎么我一个英雄就成为你们口中的凶手了?”

李蓉霏也为证明刘辰的清白,向女警官解释道:“这位先生绝对不是坏人,我跟他是坐同一班火车来到江下的,今天早上才刚刚到。”

这时小宇也扯着女警官的衣角说道:“叔叔不是坏人,叔叔不是坏人。”

女警在孩子面前也不好动怒,笑着说道:“说不定他就是来江下做坏事的呢。”接着正色说道,“只是接受调查,如果他是清白的,我们自然会放了他。”

这位女警之所以怀疑这个见义勇为的英雄,是因为她正在调查的一个凶杀案,死者就是被类似于匕首或者飞镖之类的凶器所杀,伤口和这位劫匪很像,但是这个凶杀案将近一年了都没有告破,凶手依然逍遥法外。

眼看着时间越拖越久,而今天正好又出现了这么一个如此相似的案件,怎能不令她激动,说不定是同一个凶手呢。

见这位蛮不讲理的女警官执意要抓自己,刘辰也不再多做解释,对李蓉霏说道:“这位女警官可能是看我太帅了,请我喝杯茶呢,我很快就会出来的,你先带孩子去医院看看吧。”

“别急,你也要跟我们回去做个笔录。”女警官瞥了李蓉霏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也好,我们一起去。”李蓉霏对刘辰笑道。

他们两个再加上那个小孩,就像是一家人在秀恩爱晒幸福,令女警官看得非常不爽。

两人和小宇一起被带到了局里,李蓉霏和小宇被一个男警官带去另外一个房间做笔录了,刘辰由女警官来照顾。

在审讯室里,刘辰一屁股坐下后,他定睛看了看女警官别在左胸的证件,原来这个女警官叫欧阳蓝。欧阳蓝以为他是在盯着自己的胸部看,吐出一句:“流氓,看哪里呢?”

刘辰哈哈笑道:“欧阳蓝,名字蛮好听的,可是你的脾气怎么就跟欧阳锋一样暴躁呢,唉,可惜了一副好身材咯。”

欧阳蓝一听更加不爽了,拍了下桌子,大声吼道:“你说谁脾气暴躁呢?你怎么说话呢,这里是警局,你说话注意点!”

“这里就我们两个人,你说呢?”刘辰嬉皮笑脸地迎接着欧阳蓝的一阵阵暴怒,她越生气,刘辰就越开心,欧阳蓝气得直跺脚,只怪自己口才太差,斗嘴是斗不赢的。

好在她很快就恢复了理智,不再做无谓的口舌之争,还是赶紧进入正常的审讯程序。她准备好纸和笔,恢复了之前那副铁面无私的表情。

“我问你什么,你回答什么,最好老实交代,对你有好处。姓名?”

“刘辰。”刘辰很配合地回答道。

“年龄?”

“二十八。”

“籍贯?”

“江下。”

“学历?”

“我没上过学。”

欧阳蓝抬头看了他一眼,想问却没开口,继续道:“跟那女生和小孩什么关系?”

“我们是一家三口。”刘辰坏坏地笑着,欧阳蓝一拍手中的笔,紧紧地瞪着刘辰,脸上也不全是愤怒,似乎有一些失落和难受。

“怎么?我们不像?”刘辰继续挑逗着欧阳蓝的情绪。

欧阳蓝手机振动了一下,她收到了一条信息,是正在给李蓉霏做笔录的那个警官发来的,欧阳蓝看了信息,突然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呵呵,像,很像,可惜你们不是。”

刘辰也猜到了短信的内容,也就不继续编了,反而表现出很遗憾的样子:“是啊,可惜啊,要是真是一家人那就好咯。”

他竟然当着自己的面来表达对另一个女生的爱意,欧阳蓝气得不行:“刘辰,请你尊重一下我可以吗?想要对她说情话等你们回去慢慢说。”话说出去了,看上去很潇洒,其实心中有一种莫名的不爽。

“还有什么要问的,赶快问吧,问完我就可以早点回去和她慢慢说情话了。”刘辰伸了个懒腰,翘起了二郎腿摆了起来。

欧阳蓝气得一拍桌子,正要厉声喝道,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一个年长的警官对欧阳蓝说道:“小蓝,这个人不用审讯了,我们已经对劫匪的同伙进行审讯了,这些劫匪和这个人无关,马上把他放了吧。”说完关上了门。

欧阳蓝听到这个消息,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失望,她跟出去悄悄地和那个警官说道:“可是我怀疑他和一年前的那起凶杀案有关,凶手的作案手法和他今天的手段很像。”

“仅仅是怀疑?等你找到证据了我们再抓人也不迟,人民警察办案可是要讲证据的,备个案就可以了,放人吧。”女警官听了年长警官的话,噘着嘴返回了审讯室。

她白了刘辰一眼:“算你走运,你走吧。”说着上前来打开了刘辰的手铐。

刘辰活了活自己的手腕,整了整衣裤,走到欧阳蓝旁边,在她耳边轻轻说道:“你扎着头发显得脸大,放下来会更好看一些。”然后吹着口哨走了出去。欧阳蓝摸了摸自己的马尾辫,顺手又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哼了一声,跟着刘辰后面走出了审讯室。

李蓉霏和小宇坐在外面的长椅上,看到刘辰出来了,起身问道:“都好了?可以走了吗?”

“是啊,不好意思啊让你们久等了,一起走吧。”刘辰走过去,一把抱起了小宇,像个小孩子一样逗着小宇玩,小宇也很享受和这个陌生叔叔玩,似乎两人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刘辰停下兴头来,转身和欧阳蓝打了个招呼:“欧阳警官,我们走了,后会有期。”

李蓉霏笑着纠正道:“还后会有期呢,你还想再来啊?”

刘辰满不在乎地哈哈大笑起来,刘辰心里很明白,这绝不会是他最后一次来到这里,而他们身后的欧阳蓝则尴尬地挤出笑容来和他们挥挥手:“再见,希望在这个地方后会无期,呵呵。”

看着这三人充满欢笑的背影渐渐远去,欧阳蓝心中泛起一阵酸酸的味道,惆怅地看着天边暗自叹道,确实如刘辰所说,他们真像一家三口。

走出警局,刘辰问她俩要不要去医院看看,李蓉霏摇头说不用麻烦了,回家好好休息就可以了,早上到的火车,到现在还没回家,家人都等的急了呢。刘辰也不再勉强,帮忙拦下一辆出租车,送她们回去,自己走在阳光明媚的江下市区宽阔的街道上。

自己即将在这片陌生的土地上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内心充满了美好的憧憬,这座城市有他的家人,有他喜欢的人,以后也会有自己的朋友,兄弟,还有自己的事业,自己的新天地,以及关于自己的传说,刘辰心里想想都感到激动。

江下,我来了!

第3章新的工作

宾馆里,刘辰整理着自己的行囊,一个印有龙腾虎跃图案的铜制徽章滑落了出来,这枚徽章和那把飞刀,都是师傅留给自己的遗物。

刘辰的思绪回到了师傅去世的那晚。

师傅对自己道出了自己的身世真相,原来自己当年是被师傅在江下火车站附近捡到的。

这么多年来,自己和师傅相依为命,从没有想过回江下市,这次来到这里,更多的是来看看这个自己出生的城市。有可能的话找找自己的亲生父母,他并没有太大信心,至于当年自己是被遗弃的还是被拐走的,都已经不重要了,不管怎样总还是有血缘关系的。

初来乍到,刘辰对这座城市的很多事情都不了解,也没有什么社会关系,如何在这个城市生存下来,才是他首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