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11章 过了一会

第11章 过了一会

多了几分干练成熟。

在张晓艺眼里,短短一个月没见,男朋友虽然还是学校时那个激情满满的男银,但却少了份浮华,多了份沉稳,三年不变的休闲装也换成了比较正式的职业装,特显精神。

互相打量了十几秒,陈耀东随后把门推开,张开胳膊上前一步。

张晓艺同样张开双臂迎上来。

“宝贝,想死我了。”

“亲爱的我也是!”

“做梦梦到过我没有?”

“梦到过。”

“梦到和我干嘛?”

“哼,梦到你在勾搭别的女人。”

陈耀东大吃一惊:“扯蛋,肯定是周公搞错了。”

“是吗?”

“当然,我可是一直守身如玉,不信你现在就检验一下。”

“讨厌,喔”

嘴巴被堵住了。

陈耀东贪婪地索吻,女友在怀,就感觉拥有了一切。

张晓艺迷茫了一下,然后热烈回应。

这一吻,天长地久。

这一吻,满室生香。

思念如潮水般倾泻出来,让一对男女吻的浑然忘我。

足足过了七八分钟,两张嘴巴才分开,各自喘着气。

就像是离水太久的鱼儿,好久没吸到氧气似的。

四目相对,千言万语全化作了绕指柔。

陈耀东一把抱起女朋友,三两步冲了进去。

“讨厌,还没吃晚饭呢!”

“我先吃了你再说!”

“先吃饭!”

“先吃你。”

“别,喔”

床上滚作一团。

床罩被子乱飞。

陈耀东放飞了自己。

一月不知肉味,真是被憋坏了。

最近见了母的都眼睛发绿,当个好男人真的太难了。

春雨过后。

两个不知羞耻的男女还像八爪鱼一样缠在一起。

陈耀东舍不得松开,搂着女朋友说了一堆回景安后的经历,搞笑的,羞耻的。

张晓艺同样舍不得松开,也说了自己回家后的经历,同样有搞笑的,羞耻的。

家里的独生女,父母做生意,帮着看店,以后也会做生意。

卿卿我我了大半个小时,才爬起来洗澡。

陈耀东没起来,在床上躺了一阵,才爬起来点根烟,坐在沙发上吞云吐雾,顺便思考爱情和人生。胡思乱想了一阵,看到女朋友的包包就放在桌子上,毫无心理负担的拿过来检查了下,可疑物品到是没发现,到是在包包里翻到一枚宝马车的钥匙。

“”

陈耀东瞅了会,装回包包里,将包包放回了原位。

又过了几分钟,浴室内的水声停下。又等了一会,张晓艺裹着浴巾出来,姣好的面容少了分干练,多了分慵懒,一边擦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说道:“我洗完了,你去洗吧!”

陈耀东起身走过去,抱着亲了一会,直到浴巾滑落后,才进了浴室。

张晓艺迷离的目光恢复清明,微微嗔了一下,重新裹上浴巾,然后拿着包包上床,从包包里拿出手机,忽然怔了下,包包似乎被动过了。

仔细看了一下,确实被动过。

手机放的位置不对。

张晓艺思索了一下,就把包包放到一边。

陈耀东洗澡非常快,不到五分钟就赤条条出来了。

“老婆我来啦!”

陈耀东没羞没臊的,甩嗒着小兄弟跑了出来。

“呀,快点穿衣服,吃饭去。”

张晓艺没好气的嗔了他一眼,太没羞没臊了。

陈耀东往床上一躺,懒洋洋地道:“我不想穿了,你给我穿。”

“自己穿。”

“不,你给我穿。”

“你不穿就算了。”

“那我就这样跟你出去。”

“要死呀,太不要脸了。”

张晓艺一脸没好气,但还是过来给他穿衣服。

陈耀东则趁机上下其手,上则登山摘玉桃,下则拨草探幽谷,摸的女友浑身发软,以极大的毅力给他穿上衣服,然后赶紧逃开,免的再次沉沦。

“坏蛋,赶紧起来!”

张晓艺一边整理着弄乱的衣服,一边使劲瞪了一眼。

陈耀东笑嘻嘻的爬起来,提好裤子系好腰带,收拾停当出门。

两人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在街上晃荡。

心在一起,可路却出现了分叉。

陈耀东说:“这边,我记得那边有个川菜馆。”

张晓艺说:“那边有个麻辣汤,我想吃麻辣汤。”

陈耀东说:“吃川菜多好。”

张晓艺说:“我想吃麻辣汤。”

陈耀东不想吃麻辣汤,但选择了迁就。

或许吃了这顿麻辣汤,以后就再也吃不到了。

沿着路走了五六百米,果然看到了一家麻辣汤店。

生意不错,人还挺多。

两人找了个桌子坐下,点了一堆串,吃的麻麻香。

“宝贝张嘴!”

陈耀东夹了一块蟹肉,递到了嘴边。

张晓艺身子前探了下,小嘴微张咬住蟹肉吃嘴里。

然后夹了一筷子羊肉,递到陈耀东嘴边:“亲爱的张嘴。”

陈耀东美孜孜的吃下,瞬间感觉羊肉更香了。

旁边桌上也是一对小年轻,而且是两人的学弟学妹,看到学哥学姐大秀狗血,感觉不忍卒视,心里悄悄的吐槽,这些学哥学姐都准备毕业了还这么矫情,真是不当人子。

都狗血四年了,难道还没狗血够?

大庭广众之下,也不注意下形象,未免太伤风化了。

夏天日子挺长,吃过晚饭太阳还没落山。

两人没回酒店,而是又去了学校,手拉着手,肩并着肩,把校园里那些曾经去过的地方都去了一遍,甚至到图书馆一起约会等待对方的椅子上坐了一小会。

缅怀着恋爱时的点点滴滴,感觉留下的都是美好。

太阳落山之后,两人来到了图书馆后面的小树林。

当初确定关系之后,这里就是两人最常来的地方。

幽静的树林里,似乎还留着两人当初热恋的气息。

张晓艺靠在陈耀东肩膀上,两只大眼睛眨巴,问:“亲爱的,你觉的爱情是什么?”

陈耀东想了想,道:“我觉得爱情是一块甜糕,能让人甜到心里。”

张晓艺问:“除此之外呢?”

陈耀东没明白:“除此之外?”

张晓艺道:“爱情不应该是一生一世,携手白头的承诺吗?”

陈耀东问:“你会为爱情牺牲所有吗?”

张晓艺问:“你呢?”

陈耀东沉默了,换了以前,他会说会。

可是现在,却不敢这么肯定了。

张晓艺也没有再问,把头扭到了一边。

只是眼角分明有晶莹闪烁。

陈耀东拿手背给她擦了擦,又亲了下:“别哭,我们应该珍惜最后的时光。”

张晓艺忍不住,女孩子毕竟感性,眼泪如泉涌。

陈耀东擦呀擦,实在擦不掉就用脸蹭,也弄了一脸湿。

用甜头舔了舔,感觉咸到了心里。

足足过了十来分钟,张晓艺才控制住情绪,从包包里拿出纸。

“坏蛋!”

她低低的嗔了一句。

陈耀东捉住小嘴凑了上去,一吻情定终身,一吻天长地久。

张晓艺紧紧抱着他,热烈的回应,似乎要把身子融入他身体里。

陈耀东两只手不停,探索着那熟悉的地方。

知了轻吟。

鼻息咻咻。

一对男女手牵着手走了过来,停下瞅了眼,往别处去了。

过了一会,又一对男女过来,同样往别处去了。

天色很快暗了下来,眼看夜幕降临。

陈耀东拿开嘴,抚着长发:“去酒店吧!”

“嗯!”

张晓艺低低应了声,脸靠在肩膀上。

夜影笼罩。

两人牵手出了校园,一路步行回到酒店。

最后一晚,明天就要各奔东西,张晓艺很主动。

先是在沙发上,然后是桌子上。

宽敞的套房里,到处都留下了两人爱的痕迹。

憋的越久,喷的也越快。

饭前那次,时间有点短。

这次折腾了半个多小时,两人全都筋疲力尽。

歇了一阵,陈耀东抱着女朋友进去洗澡。

水声哗哗,雾气蒸腾。

“宝贝,你会想我吗?”

“会啊,你呢?”

“当然,我会一直把你装在心里。”

“结婚了也会想着我吗?”

“当然,你呢?”

“我也是,再爱我一次吧!”

陈耀东苦着脸,感觉腰子要废了。

费了好大的劲,才重新振作起了雄风。

次日,两人一早去了学校,依旧手牵着手,肩并着肩,先到食堂吃过早饭,然后去了大礼堂,到了大礼堂后分开,各自去了各自班级所在的区域。

两人并不是一个专业,也不是一个班。

陈耀东来到外语一班区域,才发现只有一半人,剩下的都没来。

宿舍的五个舍友只有两个,另外三个都回去了。

一个是闽南的郭亮,家里早给安排好了单位,只等拿到毕业证就回去上班。

另一个是魔都沪市的杨征,跟郭亮一样,都属于工作不愁的,只等毕业证。

跟两位舍友聊了几句,毕业典礼正式开始。

陈耀东没心思听台上的领导废话,脑子里恍恍惚惚的一会想着理想事业,一会想着爱情真谛,等到典礼结束,领到毕业证,跟舍友们打声招呼,约好结婚时一定要打电话,然后去找女朋友,先回到宾馆又爱了一番,然后才去机场。

去机场的路上,两人都没了说话的心思。

出租车的后排,两人紧紧靠在一起,享受着最后的时光。

此番再别,或许就是后会无期。

爱情总是让人难舍难分,让人在记忆的角落里留下一块净土。

或许十年后翻出来,依旧会觉得年轻时太美好。

把女朋友送到机场,两人在机场大厅吻别。

不顾旅客诧异,毫无羞耻的当众吻别。

不少人拿着手机拍照,暗叹世风日下,现在的年轻人太让人无语。

“宝贝去吧,记的想我。”

“你也是,亲爱的。”

“快去吧!”

“耀东,我们”

“我去买瓶水!”

陈耀东没让她把后面的话说出来,就转身跑了。

张晓艺定定地看着他背影,泪眼逐渐模糊。

直到进安检通道时,陈耀东也没有再出现。

机场大厅外面,陈耀东站在一个垃圾桶旁,心里空落落的,感觉好像失去了一件珍贵的东西,脑子里不由自主浮出学校论坛上,曾经一位学哥为情所伤后发过的一个段子:

天若有情天亦老,爱的越深心越伤。

失去的是青春。

留下的是回忆。

缘来缘去,缘聚缘散。

人生的路太无常。

姻缘并非天注定,只是人生多无奈。

有些路选择了就没法回头,只有走下去,才知道梦在哪里。

唱一首梦醒时分,我们的青春再见。

第23章都不是善茬

陈耀东凌晨两点到的景安,一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想了老多,直到天快亮时,才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一觉睡醒时已经中午十二点了,也不想起床,点了根烟,躺在床上吞云吐雾思考了会人生,琢磨了会爱情,才起来洗涮涮,然后到小区外面随便对付了顿午饭。

吃过午饭回到屋里,继续卧床上,今天不打算去店里了。

一点精神没有。

真想关了电话,美美的睡上三天再说。

可惜下午三点左右,陈二哥就打来了电话。

“回来没?”

“回来了。”

“回来咋不来店里。”

陈二哥问:“咋有气无力的,难道失恋了?”

陈耀东吐槽道:“二哥你可真俗,一听就没谈过恋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情,我们是相濡以沫,相忘于江湖,永远把爱情留在心里,不让爱情被俗世玷污。”

“狗屁!”

陈纪东咬着牙:“念了几天书本事没学到,也敢跟我掉书袋,我玩过的女人比你见过的还多,跟我说爱情,爱情是个什么东西,赶紧到店里来。”

陈耀东惊讶道:“真的假的,哪天我问问嫂子。”

“滚!”

陈纪东骂了声,就把电话挂了。

特么的真是黄世人,一天都不让休息的。

陈耀东狠狠吐个槽,很不情愿的爬起来出门。

他算看出来了,跟陈二哥这种没化的家伙讨论爱情这种纯洁的事务,简直就是对爱情最大的玷污,就好比跟夜店女郎讨论女子的贞洁一样,压根就是对牛弹琴。

特么的有钱就了不起啊?

等哪天哥比你有钱,再好好教你什么是爱情。

哎,刚才怎么忘了录音。

录个音哪天不爽了拿出来威胁一下陈二哥该多好,敢不听话就拿给嫂子听,看陈老二还敢不敢再嚣张,还玩过的女人比自己见过的都多,特么世界首富也不敢吹这种牛B啊!

刚到楼下骑电摩上,陈爸的电话又来了。

陈耀东看了下,忙接起来:“爸!”

“回来了没?”

“昨天就回来了。”

陈建斌道:“刚接到村上的通知,时间定了,后天抽穗子,你提前跟纪东说好。”

“知道了!”

陈耀东心想回来的还真是时候啊,刚回来抽穗子的时间就定了。

挂了电话,就骑上电摩去了新区。

到了新区店里,陈纪东正无聊的坐在门口晒老二。

陈耀东一边停电摩,一边问:“二哥嫂子呢,怎么是你在看店?”

陈纪东道:“你嫂子娘家有点事回娘家去了,你学校事办完了?”

“完了。”

陈耀东道:“毕业证也拿到了,以后再不用去了。”

陈纪东起身拍了拍屁股:“完了就好,你看着吧,我走了。”

“”

陈耀东心里吐个槽,连忙道:“刚我爸打电话了,后天抽穗子。”

“我草,赶的真是时候。”

陈纪东一听郁闷了,人还没招上,新区的店得有人看,他可不想再看店了,坐在门口晒太阳发呆这种事早就受够了,跑又不能跑,没有自由的感觉实在太草蛋了。

即使这店是自己的,也不想再体验那种被绑在店里的感觉。

陈纪东转了个念头,道:“你别回了,在这看店,我给小叔抽穗子去!”

陈耀东很怀疑:“二哥你知道玉米穗子长啥样?”

“滚!”

陈纪东很恼火:“我给你家抽穗子抽的还少了?”

陈耀东嘿嘿嘿:“不是我小看你,二哥,就你这一身肉,抽上一天穗子保证你第二天床都下不来,我记得前年抽穗子你连嫂子都不如,可别把你累出个好歹。”

陈纪东觉的特别没面子,咬着牙道:“我找上几个人去,你老老实实呆着看店。”

陈耀东无所谓,不用干活更好,道:“我没意见,你给我爸说去!”

陈纪东拿出手机打电话:“小叔,我,纪东,抽穗子你别让耀东回去了,他去了能顶多大用,店里离不得人,让他看店,我找上几个人上去给你抽穗子”

挂了电话,扬扬手机:“搞定了,老老实实看店吧,别想着乱跑。”

陈耀东没意见,看店虽然无聊,但也比干农活强。

干自家的活更不能偷懒,一天下来估计又得累瘫。

相比之下,还是卖罩罩轻松些。

况且陈二哥找上几个人去帮忙,再不济也比自己一个人强。

怎么算都划算。

既然陈二哥想吃苦,那就去吧,让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