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17章 男银最终还是没敢逼逼

第17章 男银最终还是没敢逼逼

人,就认识个苏少妇,别的都不认识。

“苏姐,来的挺早啊!”

陈耀东凑过去招呼了一声,几个男银同时扭头看他。

看个屁啊!

想撩就上来啊,一帮怂逼。

苏少妇笑眯眯:“人太多,练车得早点来,争取上午能练上两把。”

陈耀东不太懂,趁机请教:“一上午才练两把?”

苏少妇呶呶嘴:“三十多人呢,练一把倒库都得好几分钟,一人一把就得两小时,中途随便耽搁一下,来的晚的就只能练一把了,你明天早点过来。”

陈耀东点着头:“苏姐科目一过了没?”

苏少妇挺得意:“上周过了,就准备考科目二。”

“厉害!”

陈耀东竖下大拇指,也知道这个彩虹屁没什么威力,换个话题:“苏姐咋过来的?”

苏少妇笑的挺开心:“我老公送啊!”

“”

陈耀东没话了,草,还准备载人家一程呢!

可想想自己的坐驾,羞愧啊!

特么的没台车真不爽啊,想撩个少妇都没底气。

第36章贼船好上想下难

原以为驾校练车会很有乐趣,结果来了才发现,非但一点乐趣没有,还很蛋疼,因为来的比较晚,大概一上午只能练上一把,而且只有短短的几分钟,倒两次车就完事了,就为了这几分钟,就得在这里耗一上午,陈耀东是真的蛋疼了。

一天就倒两下有屁用啊,这样练真能考过去?

陈耀东很怀疑,问了一下才知道,寒暑假练车的人比平时要多,主要是好多学生都趁着假期报了驾校集中练车,所以才会比较拥挤,等学生开学就好多了。

家里有钱就是好啊

陈耀东挺羡慕,他上学的时候也想考驾照的,可条件不允许啊,报名费大几千呢,不好意思跟家里要,这才拖到了毕业,所以才挺羡慕这帮家里条件好的学生。

瞧人家这起点,只能说现在这社会,真的是个拼爹的年代!

有个好爹,天生起点就要比别人高。

练车的人太多,还不知道啥时候才能轮到自己。

陈耀东到也不无聊,跟苏少妇聊聊天,感觉时间过的贼快。

深入聊了下才知道,苏少妇老公是吃公家饭的,苏少妇也不是罗蒙在景安的总代,而是他老公认识总代,才给她开了这家店,让他挺吃惊的是,原以为苏少妇结婚时间不长,聊了才知道人家儿子都快四岁了,看着不像啊,压根不像是生过孩子的女人。

陈耀东心里想,现在的女人真的越活越妖精了。

苏少妇这样的,如果扮嫩说她二十出头也有人相信。

虽然比何静梅小了几岁,但从外相上来看,苏少妇至少比何静梅年轻十岁。

关键这女人太会撩,陈耀东本来想撩人家,结果被人撩的心里痒痒,欲罢不能。

直到坐进驾校的皮卡车,精虫还在脑子里蹦跶。

其他学员上车,教练都在外面看着,看哪不对在外面指点两句。

陈耀东这种从没摸过车的新人上车,教练也上了车,坐在副驾驶亲自指点,光是讲解各种要领就讲了三四分钟,然后怎么看线,怎么打方向全程指点,每次打方向时,都要把车停下讲解完,才继续倒车,结果倒了两次库花了七八分钟。

挺简单的。

结果被教练这一搞,反到搞的陈耀东紧张兮兮。

就倒了两下库,左右各一下,连方向盘都没摸到感觉呢就下来了。

下了车还给苏少妇吐槽:“一天就练一下,这样能考过去才见鬼。”

苏少妇道:“明天八点之前过来,一上午能练上两把。”

陈耀东道:“两把也不够啊,光记教练讲的那些东西就够费劲。”

苏少妇笑眯眯:“练的多了就熟悉了,你要嫌少,可以包车练啊!”

“包车练?”

陈耀东没明白。

苏少妇道:“后面还有个练车场地你看到没?”

陈耀东道:“没看到。”

苏少妇道:“就在这楼后面,去看看,那里的车都是包车练的,一小时八十块钱!”

陈耀东贼惊讶,还真跑过去看了看,果然看到楼后面还有一个练车场地,跟这边的一模一样,一共六台车,练车的人明显比这边少的多,每台车跟前就三四个人。

回来问苏少妇:“那些车也是驾校的?”

苏少妇道:“几个教练的。”

我草!

陈耀东不爽了:“我们交了学费,想多练几把还得再花钱,这特么什么世道啊!”

苏少妇道:“驾校的车都是按场地数量给配的,六个库六辆车,车多了也没用,所有驾校都一样,主要还是人太多了,现在外面干这个的不少。”

“”

陈耀东不知道咋吐槽了,问:“苏姐咱包车去练?”

苏少妇笑眯眯:“你请我吗?”

陈耀东笑嘻嘻:“你请我啊,你是老板,好意思让我这个打工的请吗?”

苏少妇笑的更迷人:“姐请你也行,你怎么回报姐呢?”

陈耀东一咬牙:“以身相许怎么样?”

苏少妇认认真真打量他几眼,嘴角勾了勾:“以身相许就算了,姐还不想被人骂老牛吃嫩草,只要你肯来帮姐,姐天天请你练车都没问题。”

陈耀东苦着脸:“那算了,还是我请姐吧!”

早知道这女人挖他之心不死,真是既幸福又头疼啊!

幸福的是自己很有价值,头疼的是没法跳槽啊!

要是换个老板,哪还管这些,自然是谁给的提成高就给谁干,想给谁干给谁干,可问题老板是堂哥啊,这泥玛咋跳,真是贼船好上想下难。

早知道自己这么香,当初就不给二哥卖罩罩了,随便找个卖货的店员多好。

第一轮结束后,第二轮很快开始。

苏少妇打电话,陈耀就就在旁边,听的清清楚楚的。

叫老公来接她。

陈耀东心里恶意地想着,也不知道她老公放不放心,娶个这么漂亮的老婆,可得做好被绿的准备,看看那些不时偷看她的目光就知道,对她有想法的男银不少。

自己前晚还梦到呢

哎,一言难尽!

都怪精虫作乱!

苏少妇来的早,排的挺靠前,第三个就轮到了,看她熟门熟路的倒车入库,明显练了不是一天两天了,先右倒,再左倒,动作熟练全程无尿点,三分钟就搞定。

然后停车下车,笑眯眯招呼一声:“小陈,我先走了,你慢慢等啊!”

陈耀东答应着,挥挥爪,很有些恋恋不舍。

正琢磨再怎么撩一下呢,一哥们凑了上来:“兄弟,你跟苏娜挺熟的啊?”

陈耀光扭头瞅了眼,三十岁出头的老爷们,一脸君子样,感觉特像岳掌门,这么关心苏少妇,特么的自己撩啊,找自己打听个啥,真是又怂又蠢又傻逼。

心里吐槽,嘴上敷衍着:“还行还行!”

男银又问:“有她QQ号没?”

陈耀东没忍住,一脸看傻子的表情:“我说大叔,都啥年代了,谁还聊QQ啊,你想撩人家就大大方方的撩呗,要啥QQ,实在不行明天我给你牵线介绍一下?”

我草!

男银脸都绿了,特么叫我大叔?

哥有那么老吗?

妈的,这小崽子欠抽啊,那什么眼神?

竟然被鄙视了。

第37章微信是什么鬼

男银最终还是没敢逼逼,灰溜溜的闪一边去了。

大庭广众之下,不太好撕啊,肯定会被笑话的。

虽然郁闷的想吐血,但也实在没那个勇气找陈耀东麻烦,自己也觉得有点怂,心里恨的牙痒痒的,现在这些小年轻太特么不是东西了,嘴巴毒的真想抽一顿。

陈耀东觉得自己没看错,果真是又怂又蠢又傻逼啊!

鄙视了下男银,眼看过了十一点,又数了下排在前面的人头,顿时觉得自己也有点傻逼倾向,前面还有二十多人呢,根本就轮不到了,还等个屁啊!

跟教练打了声招呼,麻溜的骑上电摩走人。

途中绕了个路,又买了个充电器,顺便诅咒了一下偷他充电器的杂碎,心里还琢磨怎么把这个杂碎给抓住,这已经第五个了,要是再被偷,绝逼要吐血。

快没电了,肯定跑不到中海商厦。

陈耀东把车扔小区充电,上楼洗个澡,小区门口对付了一顿午饭,打D去店里。

到店里的时候十二点半,隔壁的罗蒙已经开门了,苏少妇换下了练车时的那身,又穿条白色的连衣裙,裙摆比较短,只到大腿中间,两条明晃晃的大长腿晃来晃去,晃瞎狗眼。

裙子是吊胆的,领口也比较低,大面积的肌肤明晃晃,玉润有光泽。

这副性感打扮

陈耀东看的又想流鼻血,奈何人家店里有客,也不太好撩,瞅了一眼就进了店。

店里没有客人,陈兰兰和吴婷婷两个小姑娘也不出去揽客,一个坐在收银台后,一个坐在靠近门口的位置,手里都拿着手机,忙的不亦乐乎,也不知道在干嘛。

直到陈耀东进店后,两妹子才反应过来,连忙站起来:“陈哥!”

陈耀东先问吴婷婷:“玩啥呢,玩的这么入迷。”

吴婷婷晃了晃手机:“聊微信呢!”

“微信?”

陈耀东没听过:“什么鬼?”

吴婷婷道:“一款聊天软件啊,比QQ好,用QQ就能登陆。”

陈耀东哦了声,没兴趣,又问陈兰兰:“早上卖货了没有?”

陈兰兰没精打采的:“一单都没有成交,有人嫌贵,想买便宜点的,可一百块钱以下的货全都收走了,分到其他店里去了,我们这边只有一百以上的。”

“”

好吧,没卖就没卖。

陈耀东没话说,一挥手:“开工了!”

“姐,进来看看内衣吧!”

吴婷婷跑门口,立刻往店里招呼人。

陈兰兰也精神一振,迅速调整状态。

想挣钱就得多卖货,两人也想拿三个点的提成,不甘心只拿五毛钱的件数抽成,问题是这年头想让人掏腰包太难了,那些大妈阿姨们买东西哪个不是东家比西家挑,挑到最后挑花眼再看看,除了妖人陈耀东,两人还没见过谁能一天卖到三万的。

别说三万,在景安这种地方一万的都没有。

很快有人进店,陈耀东迎上去,流水线一样的开始推销。

陈兰兰和吴婷婷一边忙着打包写票,一边把单子录到电脑里,再抽空往里拉人,配合的越来越熟,虽然互相看的不太顺眼,到也没闹矛盾,配合的挺好。

陈耀东对吴婷婷这个机灵鬼的看法也改变一些,之前觉得不像好人,一个多星期相处下来发现还不错,机灵归机灵,还会拍点小马屁,但不挑是非,也不偷奸耍滑。

这就够了,只要不给他找麻烦就好。

陈耀东一忙起来就没时间再撩少妇,期间几次送客出门,旁边罗蒙店里也有人,苏少妇同样在忙,也不知道卖的怎么样,偶尔能看到有人拎着纸袋出来,但并不多。

罗蒙西装贼贵,普遍一千多,几百块的都少,一天能卖三四件就不算少。

下午三点多的时候,陈二哥过来了,还带着个二十多的女人。

“二哥!”

陈耀东招呼了一声,没过去,继续招呼客人。

陈纪东也没打扰他,领着女人去了里面,坐收银台后面等。

陈耀东把客人送走,才过去打招呼:“二哥来送人?”

说着扫了眼站在一边的女人。

陈纪东点点头,就给他介绍:“这是你嫂子娘家的表妹,叫黄义梅,比你大几岁,去年生完孩子一直在家没事做,放这边收银吧,这几天你先带着她熟悉一下。”

“行!”

陈耀东没二话,人员的事他不掺合,全看老板安排。

虽然是哥哥和嫂子,但同样是老板。

该问的问,不该问的不问。

这点分数还是有的,陈耀东也清楚,自己就一店员,最多比其他店员特殊一点,哪些事能管,哪些事不能管心里门清,之前没答应陈兰兰,现在果然证明是对的。

要是答应了陈兰兰,现在就尴尬了。

不过他是中海商厦这边的总负责人,就算人员的安排不归他管,但陈二哥安排过来的人至少要能用才行,不然再送来个焦海丽那样的货色,他一样会想办法弄走。

不过,亲戚这种东西还是不太好啊!

陈耀东心里吐着槽,从焦海丽身上,他已经体会到了人与人之间的复杂和麻烦,吴婷婷和陈兰兰是外人,有啥问题也好管,可亲戚这种生物怎么管?

重了不行,轻了也不行。

希望这女人不是焦海货那样的货色!

陈耀东忽然想起一件事,忙道:“以后账的事都交给黄姐负责吧,最近钱和账的事可把我折腾的够呛,天天关门后还得跑趟总店,以后我只管销售,这些事情就不操心了。”

“也行!”

陈纪东就给黄义梅交待:“你先尽快熟悉情况,以后账和钱的事你负责。”

“知道了姐夫!”

黄义梅答应了一声,看着挺自信的。

陈耀东松口气,账和钱对他来说还真是个麻烦事,每天要花不少时间算账对账,关门后还得专门跑一趟总店去交钱,一次两次没事,天天送钱就很草蛋了。

装不到自己口袋里,钱和账就是个麻烦。

好处没有,责任还不小。

万一哪天不小心出问题,再多张嘴也解释不清楚。

能把这个大麻烦送出去,瞬间感觉浑身轻了几两。

第38章求包养

收银的工作没什么难度,小学生都能干。

难的是要细心,要严谨,账和钱不能出问题。跟钱和账有关的问题就没有小的,出了问题就是大问题,所以陈耀东才趁机把这个麻烦甩出去,换了别人还不太好甩。

可黄义梅和他一样都是亲戚,这就没问题了。

管钱管账这种事情,亲戚肯定要比外人可靠。

刚来的外人不可能就让管钱管账,毕竟每天好几万的巨款,怎么也算不上小钱,万一经不住诱惑卷钱跑了咋办,亲戚相对来说这方面的顾虑要小一点。

从这方面来说,陈二哥弄来嫂子刘燕那边的亲戚也是好事。

不然陈耀东哪有机会把账和钱这两个麻烦甩出去。

黄义梅看陈兰兰开了几次票,在电脑上的表格里录了一次单子,就基本学会了,确实没什么难度,剩下的就是点钱找零,这活是个人都能干,没一点技术含量。

当然,粗心大意的不行。

如果差了钱对不上,那就是黄义梅的事,跟陈耀东没多大关系。

不像以前,要是差了钱,这锅肯定陈耀东背,不会让两个小姑娘背。

陈兰兰不痛快,本来她想干收银的,结果又来个亲戚。

陈哥这样的就罢了,毕竟人家靠的是真本事,别人代替不了。

可收银这么简单的活是个人都能干,如果只干收银肯定是店里最轻松的活,而且拿的钱一样,都是按件提成,一件提五毛,她当然想干了,可现在却没希望了。

心里要能痛快才怪了。

但人家是老板的亲戚,也只能心里不痛快,不能表现在脸上。

陈耀东忙的很,把财务甩出去,他就不用再想钱的事了,也不用再时不时的提醒陈兰兰和吴婷婷别找错钱或收到假钱、忘了写收据什么的,只负责卖货就行了。

想必这也是陈二哥乐于看到的。

但也是陈耀东想要的结果。

有些得不到实惠的权力抓在手里没用,反而要承担责任。

还不如交出去,把责任也一并甩出去,这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有些东西陈耀东心里明白,但不会说出来。

很快到了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