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32章 给祁宝成迎亲

第32章 给祁宝成迎亲

孽啊!

连亲闺女都顾不好,要这爹有啥用,没妈的孩子还真是不容易。人肉了罗富民和姚翠芳几句,才上车打火,热了几分钟,水温上来后开车走了。

无意中瞅了眼油表,立马又蛋疼。

妈的,又得加油了。

真特么的费啊!

而且最近发现挂档似乎有点问题,一档挂二档的时候经常塞不进去,二档退一档的时候也不好挂,不知道是啥原因,得抽个时间去车行让看看。

天气太冷,街上人不多。

但这只是相对夏天而言,实际上步行街上逛的人还是不少的。

一眼望去,视线里只少有上百个逛街的。

只是相对步行街的宽阔,依旧显的有点冷冷,不像夏天的时候真是人流如潮。

车不让进,陈耀东把车停在门口,步行进去。

第75章有多大本事吃多大饭

苏少妇的店里没有客人,三十来岁的女店员王金凤走来走去,浑身透着无聊,苏少妇却坐在收银台后面玩电脑,待遇明显不同,这就是老板和员工的差别,想干啥干啥。

“哟,小陈来了啊!”

苏少妇听到门响就下意识地望过去,看到是陈耀东,立马露出笑容。

这小子可算是来了,不枉自己天天在微信上花的一番功夫。

“苏姐想我啦?”

陈耀东笑嘻嘻的问,眼神飞快地扫描了下。

还有个店员呢,不好肆无忌惮扫描。

“别滑头!”

苏少妇瞪了他一眼:“来了就赶紧开工吧,这几天店里生意淡死了。”

陈耀东道:“先说好啊,我时间不太固定,有时间就来,没时间就不过来了。”

苏少妇很头疼,就没见过这么嚣张跋扈的合伙人,可这小子有嚣张的本钱,还真约束不了这家伙,也只能妥协:“行啊,别浪费时间了,今天怎么也要卖个三万。”

陈耀东也没啥说的,脱掉羽绒服,穿了件店里的休闲西装开始干活。

罗蒙的男装还不错,特别是西装做的挺好。

陈耀东以前没穿过,天凉换季的时候在苏少妇这拿了两件休闲西装,穿着挺合身,也挺舒服,用料也比较良心,压褶了洗一下挂几天就好了,挺省心的。

进店的人不多,坐等顾客上门不是好办法。

陈耀东站门口等了一阵,过来一对三十多岁的不知该算中年还是青年的夫妻,就随口招呼了进来,先试探购买意愿和意向,然后给推荐了一款1200多的夹克,一番讨价还价后苏少妇给到了九百八,两口子才免为其难地买了,看得出来挺心疼。

陈耀东把人送出去,门口又过来五六个人,看样子是一家子,两个四十多岁,三个二十来岁,也不知道是儿子媳妇还是女儿女婿,随口招呼进来,继续当猪宰。

这家人明显比刚才那一对富裕,费了一番口水,四十多岁的男人买了件夹克,年轻小伙子买了件西装,都是一千多的,苏少妇开心的不行,也不推销了,主动当工具人,就给陈耀东打个下手跑个腿,只要能把衣服卖出去,当工具人也没有问题。

王金凤羡慕的不行,这也太能卖了。

自己咋就没这本事。

不过卖货这么厉害,自己开个店当老板多好啊,还用给别人打工?

苏少妇忙活了一阵,发现王金凤积极性并不高,拿着工资不发挥作用怎么行,让陈耀东这个王牌销售跑到门口去拉人简直就是浪费,念头一转,等陈耀东送顾客出门,就对王金凤说道:“王姐你去门口招呼顾客进来,陈耀东卖出去的一件给你提三块钱。”

王金凤瞬间精神了,答应一声去了门口拉人。

苏少妇嘴角扯了扯,还是得靠物质激励才行。

让陈耀东跑去门口等人拉人实在太浪费时间,好钢得用在刀刃上,这种家伙就应该把所有的时间和心思用在推销上,拉人这种是个人就能干的活其他人干就可以。

实在不行自己这个老板都可以上,多出货才是王道。

至于几块钱的提成,跟一件衣服的利润相比实在微不足道。

有王金凤负责拉人,陈耀东就再没机会到门口呼吸新鲜空气了。

一波人还没送走呢,王金凤就把人招呼进来了。

陈耀东重新回到了在中海商厦卖罩罩时的状态,马不停蹄的给王金凤招呼进来的款爷们推销西装夹克,偶尔没人进来的时候,才有功夫到门口透透气,或者喝点水润嗓子。

到下午六点时,街上已经基本没啥人了。

冬天黑的太早。

把最后一对小夫妻送出门,陈耀东才问苏少妇:“卖了多少了?”

“不知道,三万应该有了。”

苏少妇笑的脸上都开了一朵花儿,本来就漂亮迷人,再这么开心的笑,魅力更是肆无忌惮地散发,看的陈耀东心里又痒痒的,要不是王金凤就在旁边,非得撩上几句。

男装和内衣不一样,买衣内本来试的就少,如果卖内衣的还是个男人,就更没几个女人会去试穿,所以成交的效率就比较高,男装都要试,效率比卖内衣要差上许多。

就算陈耀东再能卖,成交一件也得十分钟。

除非遇到特别喜欢,且不差钱的,随便试一下就直接买的。

苏少妇很快统计了出来,西装加夹克一共出货三十二件,营业额三万四千多,五个小时干了半个月的营业额,这真是件让人非常喜悦的事情。

自己的决定还是很睿智的。

这年头舍不得孩子哪能套的住狼。

虽说要分出去一半的利润,可自己挣的也不少,有舍才能有得,利用别人的价值给自己创造利润才是生意的长久之道,可要把陈耀东这小子给抓紧了,不能放跑。

天马上要黑了,步行街的商户们已经准备关门。

陈耀东问:“苏姐送你回家?”

“不用啦,我老公来接。”

苏少妇没给他机会,也不敢给他机会。

王金凤还在呢,陈耀东也不好撩,只得失望地先走了。

天快黑了,也更加冷了,街上已经看不到几个人影了。

风刮的呼呼的,刮在脸上像刀子一样。

陈耀东紧了紧衣服,一边感慨着挣个钱真不容易,一边疾步快走。

到了车上,才把刀子一像的冷风挡在外面。

车早就冷透了,一点温度没有,打着火热了一阵,上路后过了两个红绿灯,车里才热了起来,暗影已经笼罩了下来,北风里还夹带着雪沫子,路上只见车不见人。

回到家时,天已经完全黑透了。

家家户户都亮着灯,街上看不到人影。

陈耀东锁好车进门,晚饭已经做好了,就等他回来。

陈建斌问:“不是不卖衣服了吗,咋又去了?”

陈耀东脱掉羽绒服,一边站在炉子边上烤火,一边道:“二哥那不去了,但我也不能坐吃山空啊,总得想办法挣钱,有个老板找我去卖衣服,利润分我一半。”

陈卫东很惊讶:“你投钱了吗?”

陈耀东道:“没有。”

陈卫东就有点吃惊,不敢相信:“谁这么大方,你一分钱不投,利润分你一半。”

陈耀东淡定道:“这有什么好奇怪的,现在这个社会说公平其实很不公平,说不公平其实有时候也很公平,你有多大能耐就吃多大的饭,只要你创造的价值超过大多数人,超过老板的预期,有的是人愿意找你当合伙人,一分钱不要你投,还给你分一半利润。”

“”

陈卫东不知道说啥,这个道理他当然懂,但不了解行情啊!

没有对比,就感觉不到自己亲哥到底有多牛B。

陈建斌觉的这样不太好,问道:“给纪东说了吗?”

陈耀东道:“说了,给他干了六个多月,少说给他挣了好几百万,我也够意思了。”

陈建斌就不说话了,陈卫东却吃了一惊,他不清楚具体情况。

第76章鲜花插在牛粪上

凌晨五点,天还黑的一批,陈耀东不得不早早爬起来。

农民都喜欢在年头岁尾办大事,每年腊月结婚的不断,家里没车的话,随个份子钱吃个席就完事,有车就麻烦了,乡里乡亲的,有些事没法拒绝。

上次是高立明,这次是祁宝成。

给祁宝成迎亲,陈耀东是真不想去,到也不是有什么深仇大恨,住在对门,不可能不打交道,就是单纯看不上祁宝成那个怂货,但人家老子找上门来也不好拒绝。

陈二哥也没能逃掉,依旧要当头车。

这年头想找台好车可不太容易,农村人办喜事,能找来一台宝马给儿子当头车娶媳妇都很不容易,哪还有挑三拣四的余地,别管7系还是5系,只要是宝马就行。

现在的农村人还没有系的概念,只要是宝马的蓝天白云标就好。

折腾半天,娶亲回来已经十点半了。

陈耀东回到家,对陈爸说:“爸,你也学个驾照,以后开车。”

陈建斌挺心动,以前没想这茬,也从没想过自家有一天也会买辆小车,开了一辈子拖拉机还没摸过汽车方向盘呢,平时也眼热,但不好意思说,现在儿子说起来,不免心动,但还有点迟疑:“驾照好考不,而且学费也有点贵,要三千多块钱呢!”

陈纪东刚坐下,闻言笑道:“好学的很,两个月就能拿执照。”

陈耀东也点头:“学费我给你交。”

陈建斌还有点犹豫,多少有点难为情。

都四十多岁了才去学驾照,怎么都觉得有点不太好意思。

陈耀东也不管他答不答应,已经拿定主意,下午就去交学费,给他把名报上。

只要学费交了,陈爸不去也得去。

人都说知子莫若父,但还得加上一句,知父莫若子。

只要交了学费,陈爸就不可能坐视三千多的学费打水漂,肯定会去学车。

只要陈爸有了驾照,再遇到迎亲这种事情,不想去的就可以推给陈爸了。

“你卖菜的事咋准备下了?”

说了会话,陈纪东问陈耀东卖菜的事。

“还没准备呢!”

陈耀东道:“门店不太好找,麻烦事也不少,等年过完再说吧!”

陈纪东又想习惯性泼冷水,可考虑到有可能会被怼,就把到嘴边的话收了回去,准备等哪天陈耀东赔的稀里哗啦不得不老老实实去卖衣服时,再好好泼几瓢冷水。

坐了一阵,对门有人来叫,该上桌吃席了。

哥三连忙出门,去了对门。

这个年代农村办事,除了在城里买了房子结婚的,大多都是请的流动厨子,大院子里摆上十几张桌子,虽然档次不高,但席比城里大酒店的要厚的多,全是大盆大碗。

不像城里酒店的席,现在是越做越好,看着好看,一点不经吃。

陈家哥三跟村上几个岁数差不多的凑一桌,一边等席上来一边跺脚。

院子里太冷了,虽然搭了棚子,但也挡不住寒风。

坐几分钟没事,坐的久了就冻腿冻脚。

大伯父家没来,陈纪东给带礼。

陈爸陈妈没来,只能在家里闻闻席味。

陈耀东对最近几年村上一些风气变化不爽,小声和陈二哥吐了个槽:“这几年村上的有些风气是越来越扯蛋了,吃个席还最多只能两个人,这都什么破事。”

陈纪东也压低声音:“每一种风气的产生,都是社会发展的必然结果,这年头人人都向钱看,农民也有了成本意识,你就随一百块钱的礼,来上四个吃席的人家不得赔本。”

“靠,一辈子就结一次婚还算计这个?”

陈耀东道:“真要这么算计,那还结个屁的婚,干脆别结了。”

陈纪东道:“你气愤个屁啊,有些事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你阻挡不了,要学会接受。”

陈耀东道:“我发发牢骚还不行?以后我们哥俩结婚全村人都来。”

陈纪东道:“人家也没说不让来,都靠人自觉。”

陈耀东蛋疼了,一直四处瞅,可惜直到开席也没见祁家人去把爸妈请过来,高立明结婚的时候爸妈也没来,但高立明爸妈专门去请,把陈爸陈妈请来吃了席。

祁家人显然是忘了,好在陈耀东早就有所准备。

席刚上来,陈耀东就从口袋里摸出一个大号塑料袋,大大方方交给陈卫东:“一会给爸妈夹点席,肉多夹一点,不能光咱哥俩吃饱喝足了,爸妈连块肉都吃不到。”

这个

陈卫东瞬间想捂脸,亲哥这事干的实在太让人羞耻。

一桌全是岁数差不多的,同样觉的羞耻。

祁宝峰脸皮子抽抽:“你这不要脸的可简直了”

其他人也是同样的表情,就连陈二哥也没有例外。

他是很不要脸,可这种只有老头老太太才能干出来的事,他也干不出来啊,没想到陈耀东这家伙竟然干的出来,也忍不住想捂脸,甚至想换个位子。

不想跟陈耀东坐一起了。

太特么丢人了。

“夹个席就是不要脸了?”

陈耀东却振振有词:“看看其他桌子上,夹席的难道少了?反到是你们这帮家伙,光顾着自己吃肉喝酒了,爸妈爷奶还在家里喝风呢,都没人想着给夹点席,真是太不孝了。”

我草!

大伙脸都绿了,特么的吃个席都能扯到孝道上?

这狗日的这张破嘴,真是欠抽啊!

新婚典礼正在举行,陈耀东扫了一眼,总算看到陈娘子真容。

心里一句我草。

祁宝成那怂逼,还能娶到个这么漂亮的媳妇儿?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

这姑娘眼瞎啊,咋看上祁宝成这种怂货的?

不过这新媳妇白白净净,怎么看都像是个城里姑娘,十指没沾过阳春水的那种,跟袁秋那种一看就像是能吃苦的农村姑娘不同,压根不像是农村长大的。

就祁宝成那种怂货,娶个这么俊俏的媳妇,不知道能不能收拾的住。

可别傻了吧唧的给别人养儿子。

陈耀东恶意的想了一阵,见陈卫东不好意思夹,就骂了一声:“你也是不孝子。”

陈卫东脸绿了,这老大有点过分了啊!

陈耀东不怕人笑话,连卖罩罩都被全村传播了,多少人笑话他呢,夹个席算啥,把袋子撑开,也不管还有人在夹肉,把一盘子冷拼牛肉端过来就倒进了袋子。

“我草,能等人吃完了再装不?”

有人骂了声娘,牙都有些疼了。

陈耀东笑嘻嘻:“肉吃多了会伤肠胃,少吃点好消化。”

大伙脸皮抽搐,全都无语。

第77章撞了奥迪

陈卫东觉得很羞耻,陈爸陈妈同样觉得羞耻。

农村吃席连吃带拿不稀罕,但陈爸陈妈从来不干这事,每次吃席碰到这种的,回家也会吐槽几句,没想到自己儿子居然也会干这事,尽管心里很高兴,但羞耻也是真的。

都不用想,村上的女人们肯定会传八卦。

儿子肯定会被笑话。

可陈耀东压根就不在乎,他被村上的人笑话的还少了?

把肉带回家里,就准备跟陈二哥进城了。

陈卫东还问陈二哥:“二哥,离过年还有十天呢,能给我找个活干不?”

陈纪东道:“再十天就过年了你还干啥活?”

陈卫东道:“呆在家里也没事干,我找个活锻炼一下,顺便挣几个生活费。”

陈妈忙说:“马上就过年了,你还干啥活,现在你哥毕业了,就供你一个,我和你爸也轻松多了,你就别再出去了,等着过年就行了。”

陈爸没啥意见,干不干都行。

能挣几个生活费固然好,但马上过年了也没那个必要。

陈纪东笑呵呵:“那去我店里卖几天内衣!”

“呃!”

陈卫东一头汗:“这个还是算了,我不会卖内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