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5章 回头再给老爸做做工作

第5章 回头再给老爸做做工作

却傻了眼,竟然是和爸妈一起来的,这特么怎么能这样。

害人不浅!

陈二哥害人不浅啊!

陈爸陈妈进店里转了圈,明显也有点不自在。

好在有陈纪东,比跟儿子单独在店里见面要好多了,可还是被雷的不轻,原以为就是找借口不想干活,在陈纪东这里躲几天清闲,没想到竟然卖上罩罩了。

昨天打电话的时候,不管儿子还是侄子都没说。

今天坐公交到城里,陈纪东开车去接,路上才说起这事。

这是大男人干的吗?

要是没念书就罢了,好不容易供了个大学生,到头却跑来卖女人的罩罩,怎么能堕落到这种地步,这把人都丢到祖坟里去了,陈建斌脸色都不好了。

甚至对陈纪东都有了意见。

这侄子也太混账了,竟然让儿子卖这种东西。

要是队里人知道了,自己老脸往哪放啊!

陈妈也觉的很别扭,儿子一个大男人却跑来卖这个东西,想想画风都不太对劲。两口子是老实人,当着陈纪东的面也不好说,在店里呆的又很别扭,呆了几分钟就想走人。

陈纪东就问陈耀东:“你学驾照了没,开我车带小叔和婶去转转。”

我也想开,宝马啊!

可是

陈耀东苦着脸:“没学。”

陈纪东也无奈,只得亲自开车送陈爸陈妈去超市。

陈爸陈妈最怕麻烦,不让陈纪东送。

陈纪东却不能不管,就一个亲叔叔,好不容易来趟城里,哪能扔下不管,不送一下实在说不过去,谦让了一阵,陈爸陈妈还是坐着陈纪东的车走了。

陈耀东在门口送走,长长松了口气。

这次是过关了,等哪天回家还有的头疼。

车上。

陈爸唉声叹气:“纪东,你觉得耀东卖这个合适吗?”

陈纪东笑着说:“小叔,你这还是老思想啊,我知道你想说啥,你和我婶肯定觉的一个男人卖这些东西说出去不太好听,特别耀东还是大学生。可现在大学生竞争也大,就业压力不小,耀东又不想考公务员,不管将来干啥都得先练好本事。卖这些东西虽然不好听,但是能锻炼人,只要把本事练好,以后怎么也不会混的差了。”

陈建斌叹着气,眉头锁的紧紧的。

实在理解不了现在年轻人的想法。

陈纪东也不想解释,又说起别的。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观念,别说小叔小婶接受不了这个,当初刚拿下代理的时候,在城里生活了大半辈子的父母都觉的很别扭,从来不去店里。

可现在这社会,挣钱才是排在第一位的。

只要能挣到钱,别说卖罩罩,卖套套的都有大把。

陈爸陈妈走的时候陈耀东没见人,店里离不开人,陈纪东拉到超市买完东西后,又拉回家吃了顿午饭,老兄弟们聊了聊,然后又开车把人送回家。

陈纪东没进门,送到门口就走了。

老两口进了屋,还有点愁眉不展。

陈妈一个劲儿念叨:“你说咋跑去卖那些东西了,这哪是男人干的事。”

陈爸心说,男人也能干,不上学的干了也没人会笑话。

可大学生去干那个,女生就罢了,男人就太那个啥了。

咋好意思给人卖啊!

陈建斌有点想不通,儿子哪来那么厚脸皮,敢卖那些女人贴身的东西,虽然这年头脸皮厚才能混的好,可毕竟好说不好听啊,愁眉苦脸了会,道:“还是给他包一百亩地种吧?”

陈妈一愣:“真的包地?”

陈建斌道:“考公务员不指望了,肚子里没墨水,我看他也没想着考,他想包地就给他包吧,总比卖那东西强。种地有我们看着,挣不上大钱也赔不掉,下点功夫一年还能落个七八万,要是哪天他想自己开店,哪来那么多钱给他瞎折腾。”

唉!

陈妈叹气,上了大学回来种地,不如不上。

下午,薛明丘不知从哪听到消息,专程跑地来看望陈耀东。

“啧啧啧,你还真卖罩罩啊!”

薛明丘进门就惊讶:“还以为二哥骗我呢,原来是真的啊!”

陈耀东挺羞愧:“你可别笑话我!”

薛丘明啧啧啧:“你不是说打死也不卖罩罩吗?”

陈耀东叹着气:“这万恶的社会,世事又岂能尽如人意呢!”

“少扯蛋,你哲学家啊!”

薛明丘翻了翻白眼,接着又好奇起来:“卖罩罩这么没羞没臊的事你也敢干,还真没看出来你脸皮这么厚,我还以为除了二哥能干这事,别人都干不出来呢!”

陈耀东咬着牙:“人家女人还有卖套套的呢,我卖个罩罩咋了。”

薛明丘点着头:“也对,不过我还是佩服你的勇气,换了我打死也拉不下这个脸,我妈听了都惊讶的不行,你咋卖的,给我说说,让我满足一下好奇心。”

“我草!”

陈耀东脸都有些黑:“二姑也知道了?”

薛丘明道:“景安就这么大,我妈知道有啥奇怪的。”

陈耀东无语了,咋好意思再去二姑家

哎,脸皮啥时候才能厚到二哥那种境界啊!

第九章一颗红心向太阳

一晃十天过去。

陈耀东的业务水平迅速提高,虽然跟陈二哥比起来还有不小差距,但进步很明显,基本上克服了心理障碍,就是推销的时候还有点照本宣科,火候掌握不好。

最让陈耀东振奋的是,业绩也在迅速提高,自从第一天独自上岗,创下58的日营业最低纪录,第三天破百之后,就一路见涨,昨天更是突破一千,连陈纪东都被惊讶了。

陈耀东统计过,昨天进店的人一共有二十八个,其中有十三个都买了罩罩。

更重要的是还卖出去一件328的。

这是一个不小的突破。

陈纪东听说后,专门跑过来视察情况。

他是下午来的,店里呆了两个多小时,没招呼进店的人,就坐门口数,顺便看陈耀东怎么推销,两个多小时一共进来了十二个人,其中有六个买了罩罩。

这让陈纪东很是惊讶,陈耀东的业务水平在他看来就是妥妥的菜鸟级,基本上就是在照本宣科,跟那些新招的没经验的店员没什么区别,可女士们听了却痛快的花了钱。

关键是连试都不试就买了。

不科学啊!

陈纪东很纳闷,认真观察了一阵,竟然觉得陈耀东讲的很对,罩罩确实很好,顿时更纳闷了,这家伙口才明明很一般,推销技术也差的一批,可自己竟然会觉得他说的很对,可真是怪事年年有,就属今年最多,这也太不科学了。

好在这是好事,卖的越多越好。

在店里呆了两个多小时,一共进来了近二十个人,竟然有八个人花了钱,陈纪东是既意外又惊喜,这个销费比例也太高了,比自己亲自上阵还要高的多。

“好好卖。”

陈纪东离开时拍着陈耀东肩膀:“看不出来你小子还有干销售的天赋。”

“是吗,我也觉的。”

陈耀东也有点振奋,同时有点飘飘然,觉得自己确实是干销售的料,意外且惊喜,以前他对销售可是一窍不通,而且没什么兴趣,没想到卖罩罩竟然能卖的这么好。

新开的店,XC区这边人少,陈纪东今年就没打算能赚到钱,只是占个地盘,平时营业额也有两三百,自己竟然能卖到上千。虽说第一天创下了单日营业额的最低纪录,但同样在短短几天内打破了最高纪录,而且一天比一天高,这绝对是天赋技能。

不然怎么给自己亮眼的业绩背书。

“草,夸你几句就飘了,一点都不知道谦虚。”

陈纪东没好气地骂了声,开着宝马走了。

陈耀送没送他,一边写收据,一边在心里盘算自己能拿多少提成。

刚来的时候没想过这些,就想着能在二哥这里混几天,躲下清静不打零工就行了,即使二哥说了要给他开工资也没放在心上,至于提成什么的压根就没想过。

主要是压根就没想过自己还能把罩罩卖出去。

现在一天卖一千多,自然要想一下了。

店员的底薪一千二,提成三个点,每一百营业额提三块钱,一千就是三十,今天一天的提成就有四十,一个月底薪加上提成能有两千多,比打零工强的多了。

可没振奋多久,又有点不满意了。

两千多够干屁,也就刚够把自己养活。

打工不是长久之计,还是要自己干啊!

回头再给老爸做做工作,明年先包上一百亩地试种一下,收成好的话,后年再包上三四百亩,一年至少赚二三十万,干上三年就能买车买房了。

哎,房价涨的真特么快。

工资才一千多不到两千,房价都涨到三千多快四千去了。

再这么涨下去,以后就只能住农村的平房了。

胡思乱想一阵,忽然想起正事忘了问,就忙给二哥打电话:“二哥,忘了问你,你不说还要找个营业员吗,人找到了没?”

陈纪东道:“已经找到了,在中心十字总店培训呢!”

陈耀东问:“那啥时候到这边来?”

陈纪东道:“你急个屁啊,我看你一个人卖的挺好,你就先看着。”

“”

陈耀东无力吐槽,哎,还想有个伴呢,一个人多无聊。

下午打洋之后,两个发小约了陈耀东吃晚饭。

一个队的,虽说上了大学之后就不咋联系了,但回家半个多月了,总得一块坐坐。一起玩的三个发小,一个也上了大学,还在学校等着领毕业证没回来。

两个早早进入社会,一个在混社会,一个在工地搬砖。

周志虎刚见面就笑话陈耀东:“你怎么跑去卖罩罩了?”

陈耀东惊讶道:“你怎么知道的?”

周志虎道:“队上谁不知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啊!”

高立明则笑的不行:“你一大学生跑去卖女人的胸罩,真是人才。”

我草!

这话就让人不爽了。

陈耀东道:“回头给你妈你姐说一声,买胸罩到我这来买。”

“滚!”

“哈哈!”

晚饭吃的饺子,包厢有点小,三面是沙发,中间摆了张长条桌子,一人坐一面,要了几个凉菜和大盘饺子,陈耀东跟两个发小一边吃一边聊,话题多是这两年近况。

陈耀东问周志虎:“你混社会混啥呢?”

周志虎道:“还能混啥,给人跑腿呗,看个场子什么的。”

陈耀东问:“是不是三天两头的打架?”

“扯蛋,都啥年代了,谁还打架啊!”

周志虎道:“你们这些大学生就是太清高了,混社会就得天天打架斗殴啊?年代不同了,现在混社会也得讲法律,我们也在合理合法的给社会主义做贡献。”

陈耀东夹了个饺子:“当心哪天社会把你给混了。”

周志虎嘿嘿嘿:“真有那时候,我特么也是大哥大了,该享受的也享受了,就算老天爷看不顺眼把我收了,我这辈子也没白活,至少不会比高立明这货差。”

高立明刚把酒倒上,一边端杯邀酒,一边道:“那你好好混,哪天混成大哥了,我也跟着你去混几天,咱也不说钱,给我在城里买套房子就行。”

端起杯子碰了一下,把酒喝完。

陈耀东问:“你干嘛呢?”

高立明道:“贴瓷砖呢,卖苦力的跟你们大学生没法比。”

“别阴阳怪气的,能不能好好说话?”

陈耀东挺蛋疼,岁数越来越大,一个个的变化也越来越大。

周志虎道:“这货年底要结婚了。”

“真的假的?”

陈耀东挺惊讶,一起上的学,都是同岁,自己才毕业,人家都要结婚了?

高立明挺乐呵:“早点娶媳妇好,起码有人给做饭洗衣服。”

陈耀东很无语,这才二十三啊,就要娶媳妇了!

吃饭吃到十点,三人喝了一瓶白酒,留着余量,吃过饭又去了景南路一家KTV,周志虎安排唱歌,还叫了三个小妹来助兴,把陈耀东紧张的不行。

唱歌唱的多了,但叫妹子这种事还是开天劈地第一回。

关键那个妹子还老往他身上蹭

哎哎,咱一颗红心向太阳!

没敢胡来,喝完酒老老实实回房子睡觉。

躺在床上,心里还感慨,人在长大,发小们也在变化。

都没上学的时候那么纯洁了

存了几章稿子,今天开始两更,兄弟们来点票票啊,推荐票就行,太惨了。。。

第十章卖罩罩小能手

早上刚开门,商业区冷冷清清的看不到几个人。

去年才建的商业区,开发商正在各种招商引资,沿街的一层铺面全都被占完了,几栋商务大厦大半空着,靠路边的西华大厦搞了个美食城,叮叮当当正在装修,吵的一批。

太阳斜挂在东南方的半天上,还没完全升起来。

陈耀东坐在门口的高脚凳上,跟烟酒铺子的老赵和童装店的何老板聊天。

刚开始的时候新鲜,时间长了就觉的很无聊了。

天天守在这,偶尔想出去浪一圈,却不能乱跑。

怪不得人人都想当老板,不想当员工。

当了老板想跑就跑,员工却不行。

哎,老话说的没错,吃人的嘴软,拿人的手短。

尤其是给堂哥打工,比外人更要尽心,真是不容易。

慢慢跟左邻右舍混熟了,偶尔也能聊聊天。

“小陈,我看你们店里这些天出来的人都买了内衣,生意不错啊?”

何静梅一边织毛衣,一边不动声色问。

陈耀东道:“还可以吧,一天能卖一千多。”

“这么多!”

何静梅吓一跳,毛衣也不织了,扭头望着陈耀东,像是要确认一下陈耀东是不是随口跑火车,他店里一天能卖两百多就不错了,多的时候都是一百多,偶尔才上三百。

平均下来也就两百出头,就算对半赚也只是勉强保本。

虽然第一年房租水电给了优惠,但也得好几万。

如果算上尾货人工,那肯定是赔本的。

最近正发愁呢,再这么下去能不能撑到明年都很难说。

猛然听到陈耀东说一天能卖一千多,怎么可能不惊讶。

一天卖一千多,就算只赚对半,那也绝对不少。

陈耀东挺实在,毕竟刚刚走出学校,还没养成逢人只说三分话的习惯,道:“这几天每天都一千多,我感觉挺好卖的,进来的人有一半都会买东西。”

“真的假的?”

何静梅不想信:“进你们店的人有一半会买内衣?”

“是啊!”

陈耀东理所当然道,不认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何东梅还有些不敢相信,她决定好好观察一下。

服装不是烟酒铺子,老赵不奇怪,是因为进烟酒铺子的,就是奔着买东西去的,没事谁也不会去烟酒铺子逛啊,所以只要是进去的,基本上都会买东西。

可服装店不一样啊,好多人纯粹就是去逛的。

至于会不会买东西,那得看心情。

进店的人一半会买内衣,何静梅实在不敢相信。

就算是生意再怎么火爆的服装店,也不可能有这么高的比例。

可是,认真观察了一下,何静梅就不淡定了。

到下午三点半,她忙里偷闲观察了下,一共看到九个人进了内衣店,结果五个人出来的时候手里拎着纸袋,着实被惊讶到了,真有这么好卖吗?

何静梅心里有点酸溜溜,自己一件衣服才卖几十块,上一百的都算贵了。人家几块钱的胸罩敢卖几百上千,关键还这么好卖,这特么还有没有天理。

关键是都不带试穿就买。

“小陈你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