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56章 陈耀东是脸上和心里都笑

第56章 陈耀东是脸上和心里都笑

司,合同签完之后,施工队伍第二天就进场了,开始拆除火锅店原有的一堆破烂。

火锅店和超市不同,如果盘下的是超市,基本上不用折腾装修。

火锅店却要全部拆掉重新装,折腾不完,花的钱也不少。

陈耀东去看了一下,就发现装修没他什么事。

陈兰兰已经过来了,小姑娘要履新店长,干劲十足,责任心前所未有的高。

这是好事。

陈耀东就不打算多管了,他也确实操不过来这么多的心,既然小姑娘有这积极性,适当放权是必须的,出点错也没关系,谁还没个出错的时候,只要吸取教训就行了。

当了几个月的老板,陈耀东是真的心累。

手下没有独当一面的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都经常要他这个老板来操心。

操的心多了就觉的心累。

真正有水平有能耐的人才请不来,只能培养手下这些人。

奈何都是职场新丁,具体到卖菜这一行,好多东西就连陈耀东也还在摸索,只能一边摸索学习一边鼓励员工们的积极性,磕磕绊绊一点点的摸索完善成长。

在门口看了会,陈耀东准备走人。

装修没什么好看的。

陈兰兰却提了一个建议:“陈哥,人家超市都是统一的工作服,咱们人越来越多,是不是也统一下工作服,这样看着整齐点,顾客进了店一眼就能知道哪个是我们的人。”

“可以!”

这个提议不错,是该统一下工作服了,陈耀早想到了,只是一直没说,就看手下有没有人提,现在陈兰兰提起,自然从善如流,交待一边的曹兴平:“这事交给你负责。”

“好的!”

曹兴平忙答应一声,心里就开始琢磨了。

这事儿没干过,但老板既然交待了,那就得想办法。

得先找个样式,给老板过目,估计还得征求店里营业员的意见。

等样式定下了,再找个制衣店或者裁缝店订做。

回景秀御园看了下,加上罗美店里还有六个人。

营业员比买菜的多,闲的都不知道干啥。

陈耀东看的暗暗皱眉头,把袁秋叫外面,问她:“这么多闲着你觉得有没有问题?”

袁秋有点小懵:“买菜的人不多,确实没事干啊?”

陈耀东揉眉心,恨铁不成钢:“猪脑袋呀你,这边现在你负责,就不能动动脑子?还是怀着娃连脑子也糊涂了?你不会让他们去附近的超市农贸市场打探菜价啊?”

袁秋一脸恍然:“我没想到这个。”

陈耀东无语了,抚额道:“还用我提醒你啊,你和兰兰都是老员工,以后再开新店店长肯定也是你们先上,你刚过来的时候比兰兰还有想法,怎么现在反倒一点积极性没了?”

袁秋有点儿小委屈:“怀着娃多累呀,我哪有精力想这些。”

好吧!

这个理由太强大了。

陈耀东没法吐槽了,只好道:“收银没啥技术含量,你熟悉了就让别人去干,让其他人也要尽快熟悉,觉得累就让别人去多干你才能少干,别让人闲的没事在店里瞎晃悠。”

袁秋点了点头,心里悄悄的吐槽。

当老板的都一个样,见不得员工闲着。

陈耀东又把罗美叫出来:“怎么样,能适应吗?”

罗美微微低头:“还可以吧,不知道该干什么。”

陈耀东道:“新店还在装修,这个店小,都是给新店准备的人,活也少,想做事就去附近的超市和菜市场转转,看看那些超市和菜市场的菜怎么卖,把菜价都记下,回来给袁秋调整店里的菜价,不过你这么胆小可不行,得把性格改改。”

罗美一听这话,更不敢抬头了。

陈耀东跟她说了几句话,就让她进去了,又把袁秋喊了出来:“罗美是啥情况,人家一姑娘我也不太好问,从家里出来估计身上没啥钱,你多关心一下。”

袁秋说道:“我问过了,兰兰给她支了三百块钱,吃饭也是自己做,应该没问题。”

陈耀东道:“回头让她去办张银行卡,工资跟你们一块发。”

袁秋点头,没问罗美工资多少。

下午,陈耀东本来要去趟华辰小区,结果接了个电话后,掉头去了派出所。

周志虎犯事了,被请去喝茶。

过程简单明了,其实也不能说是周志虎犯事了,是他老板犯事了,算是被牵连的,混灰色地带的,从来都是一塌一大片,屁股上多少都会有点屎,只看严不严重。

陈耀东托人问了下,周志虎的问题不大。

罚款放人。

虽然不吃白饭,但还是要在里面待几天,而且底案留定了。

他老子也来了,愁的不要不要的。

就这一个儿子,要是吃了白饭将来咋整,媳妇都不好娶了。

陈耀东给说了打听到了消息,老周才稍稍心。

虽然破财有点心疼,但总比吃白饭好点。

“好好接受教育,出来重新做人。”

陈耀东到没扔刀片,见了人反而宽慰了几句。

虽然不用吃白饭了,但还是要过几天才能出来的。

得走个程序嘛!

周志虎却更难受了,出了这种事,陈耀东这货不该是趁机糟蹋人嘛,什么时候学会安慰人了?怎一个别扭了得,还不如被糟蹋一顿,心里反会好受点。

从派出所出来,陈耀东才去了华辰小区。

华鑫超市老板刘鑫人正好在,还记得他。

“不转,你再不要来了。”

刘鑫没好脸色,还以为陈耀东又是来盘他超市的。

本来就因为房东把房子卖了,续租可能会出问题,心里不太好,再看到这个之前几次要盘他超市的人,哪里能有好脸色,没恶语相向就算是涵养好了。

“知道你不盘!”

陈耀东笑呵呵:“我今天来也不是跟你谈转让超市的,这铺子我买下了,之前老马给你打电话了,我今天过来就是给你说一声,抓紧时间再找地方吧,你还有三个月时间。”

刘鑫一愣:“买铺子的是你?”

陈耀东点点头:“所以早点找地方吧,本来我打算退你三个月房租尽快搬走的,不过答应了老马,就先让你干到今天租期到期,给你三个月时间另找地方。”

刘鑫脸色难看:“我跟老马签的五年的合同,这才第三年。”

陈耀东道:“那你找老马去,这铺子现在是我的。”

刘鑫火气上涌:“我签的五年合同,想让我搬走没门。”

陈耀东呵呵呵:“不要给我说这话,再让你干三个月是答应老马的,那是情份,现在铺子是我的,不租给你也是我的权利,回去好好看看你和老马签的合同,有没有对房产出售产生的相关问题方面的约定,给我说这些没用,九月二十号前必须走人。”

刘鑫老婆也来了火气:“就不搬走你能咋的?”

陈耀东笑着说:“耍横耍赖要有用,还要法律干什么,时间我给你们了,三个月时间你们是另找地方搬走还是去法院打官司随你们的便,随便你们闹,来啥招我都接着。”

说罢直接走了。

刘鑫和他老婆气的胸膛呼呼的,像风箱一样。

还是老杜开车。

陈耀东交待曹兴平:“后面的交给你了,盯着这铺子,时不时过来提醒一下,九月二十号前必须清走,十月底必须要装修完正式营业,不要拖到十一月份。”

曹兴平答应着,心里感慨。

有钱就是硬气,底气都不一样。

晚上。

陈耀东去了二伯家,下午二伯母打来电话叫去家里吃晚饭,不能不去,就跟陈二哥两口子过去了,吃了顿晚饭,陈耀东心情是舒畅了,陈二哥心情却不好了。

二伯和二伯母都夸陈耀东本事,大学毕业一年就开公司当老板了。

二伯还不忘敲打了下儿子:“你老说上大学没用,就混了个成人大专,看看耀东,要不是上大学,能开公司当老板吗?以后再别把你那一套东西给孩子灌输。”

陈纪东挺委屈:“爸,能不能当老板和上不上大学一毛钱关系没有。”

二伯黑着脸道:“你得分清楚个例和普遍的区别,不上学混的好的不是没有,但为什么还是要上大学?要照你那么说,你也别让孩子上学了,干脆跟着你卖内衣去。”

陈二哥张口结舌说不出话,他不是这意思啊!

刘燕低头吃饭,心里笑脸上不笑。

陈耀东是脸上和心里都笑,乐呵呵吃瓜看戏。

吃过晚饭坐了一阵下楼,陈二哥心里气还不太顺。

“妈蛋的,都是你害的!”

陈纪东骂了陈耀东两声,又说了件事:“七月学校放假我打算去自驾游,你去不去?”

陈耀东问:“你和谁去,一个人还是嫂子也去?”

陈纪东道:“废话,当然带你嫂子和孩子一块去啊,不然为啥要等学校放假。”

“不去!”

陈耀东道:“你们一家子去游,我形单只影的跟着干嘛去!”

陈纪东道:“那到时我开你车,出去玩还是得霸道。”

“我的还是新车!”

“滚蛋,宝马不比你那破丰田有面子。”

“一个破5系谁稀罕。”

“那你别开,凯美瑞留给你。”

草了。

哥俩就此分道扬镳。

隔天,陈耀东去了镇上开会。

也不知道镇上从哪知道他开了公司的,总之把电话打到了公司,会议主题是乡村经济发展座谈交流会,镇上一把手亲自主持,来了不少人,都是杨河镇的企业主。

一眼望去,不是养猪的,就是养牛的,再不就是种植大户。

个个脸色木然,压根不像企业主。

稍微有点样子的也就是几个在乡镇落户的农业公司或者建材加工类的企业主,虽然都是小打小闹,但至少比那些养猪的和包地的像那么回事儿,像是个老板。

陈耀东都惊讶,没想到杨河镇竟然有这么多企业家。

先学件精神,大家昏昏欲睡。

陈耀东却听的认真,第一次参加这种会议,还没有被件轰炸荼毒过,反而觉得件里的有些政策导向很值得研究,办企业的至少要清楚官方的政策导向才好提前布局。

从上层的政策导向来看,国家对农业越来越重视,给的政策越来越少,各种补贴也越来越多,虽然不知道最终能落实多少,但至少政策层面是利好。

陈耀东觉得要好好研究,搞农业的,不跟着政策走怎么能行。

第128章降低损耗的新思路

六月的菜,烂的快。

天气太热,大部分菜放不住,第二天卖不完,第二天还能卖,到了第三天一些绿菜就开始大量的蔫掉,量小损耗小,量大损耗就大,只能便宜处理。

实在处理不掉,只能扔。

袁秋买了个小喷壶,时不时的给一些绿菜喷点水。

虽然聊胜于无,但至少在想办法。

陈耀东就挺欣慰的,有这个态度就行了。

店里上了调料,又摆了几个货架,还有一些专用的调料柜子,单独弄了个区域。

角落里摆了个猪肉摊子,还有个大冰柜,潘有才老婆卖猪肉,一个五十岁左右,矮矮胖胖的阿姨,一天能卖掉一头半猪,营业额都快赶上店里一天卖菜的营业额了。

搞的陈耀东挺眼红,这猪肉还真是好卖。

都想自己养猪自己卖了,怎么也不会赔。

忙了几天,水榭花都的店总算全部拆完,材料正式进场。

周志虎出来了,被他爹拎回去劳动改造。

花了三万大洋,两年的积蓄没了,估计他爹不会轻易饶了他。

陈兰兰和吴婷婷见面了,两个姑娘在水榭花都门口说话。

“兰兰姐当店长了?”

吴婷婷很惊讶。

“哎哎,就是那么一说。”

陈兰兰还挺不好意思的,毕竟当初一起奋斗过。

吴婷婷瞅瞅正在装修的店面,挺羡慕的:“这么大的店面,管好几个人呢,还是咱陈哥本事,这就开公司当老板了,你当店长给你涨工资了没?”

陈兰兰道:“涨了,底薪给涨到一千八。”

吴婷婷很羡慕:“加上提成有两千多了吧,都赶上吃公家饭的了,羡慕死我了。”

陈兰兰很满足,但不好炫耀,忙转移话题问:“你还不找个活啊?”

吴婷婷苦着脸:“找啊,再不找没法过了,天天被我妈唠叨,问她要个钱那脸拉的你不知道多长,好像我是她拣来的一样,再不挣钱日子过不下去了。”

陈兰兰问:“你想干啥?”

吴婷婷道:“找陈哥啊,让她给我安排个活呗!”

陈兰兰问:“卖钱的活你干吗?”

吴婷婷不想干,卖衣服的话还勉强凑合,不是那么ow,可卖菜是什么鬼,说:“我连菜都认不得啊,都不知道咋卖,陈哥不是开的公司吗,有没有其他的活?”

陈兰兰道:“公司那边不要人啊,就一个行政一个会计。”

吴婷婷挺泄气:“那算了,我还是卖化妆品去吧!”

陈兰兰道:“要不你问下陈哥吧,看他咋说!”

吴婷婷想了想,就给陈老板打了个电话。

陈耀东在公司,接了电话让她去办公室。

吴婷婷挂了电话挺兴奋:“陈哥让我去他办公室,是不是要给我安排活?”

陈兰兰道:“我哪知道,你去看啊!”

吴婷婷苦着脸:“公司在哪啊,我都没去过!”

陈兰兰拍了拍额头,左右没什么事,就骑着电摩带她去新区。

上楼进了公司,看着宽敞明亮的写字间,瞬间就觉的高大尚。

这是电视里才有的东西,大学生工作的地方。

吴婷婷虽然有点歪,嘴上也不承认,但心里其实很羡慕那些上过大学,能坐办公室的白领的,写字楼不是第一次来,但办事和找工作的心态是不同的。

所以进了大厅,心里莫名有点忐忑起来。

话也不敢说了,跟着陈兰兰身后一路好奇的四下打量。

到了最里间一间办公室,看到门上挂着牌子,上面三个字:总经理。

瞬间觉得逼格满满,这可比另一位陈老板上档次多了。

敲门进去,陈耀东正在看曹兴平准备的几个工作服的式样。

抬头看了一眼,就把椅子往旁边挪了挪,不看电脑了。

“陈哥!”

吴婷婷叫了声,没以来放的开了。

环境给人压力,大抵就是这样一种心态。

陈老板笑的挺热情,一如既往没有架子,让她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下,才问:“最近又在哪瞎混呢,半年了不上班你爸妈不把你赶出来啊?”

吴婷婷总算找到了久围的熟悉,活泼了一些,苦着脸吐槽:“我妈都不想要我了,说早知道当初把我送人多好,跟她要个钱搞的像我是拣来的一样。”

陈耀东忍不住呵呵,不用想也能猜的到,不上学了,上班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都养不活自己,换了自己也得赶紧将这闺女送人,问:“想干点啥?”

吴婷婷道:“我也不知道能干啥,陈哥你看着安排呗,你让干啥我就干啥!”

陈耀东点点头,这妹子虽然有时比较傻,但混了几年社会,眉眼高低还是不缺的,叫住准备离开的曹兴平,给吴婷婷说:“那就在行政干个员,工资1200。”

吴婷婷忙点头:“陈哥员是干啥的啊?”

陈兰兰坐在一边挺羡慕,在公司坐办公室的可都是大学生。

虽然自己当了店长工资比坐办公室的高,但也还是卖菜的。

哪有坐办公室体面。

没想到陈老板会给吴婷婷安排到公司坐办公室,真心羡慕。

员是干啥的?

陈耀东不想费口水解释,就指指曹兴平:“他是你领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