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67章 其他的地方的人也不会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买菜

第67章 其他的地方的人也不会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买菜

活都活不下来,还谈个屁的战略。

生存永远都是第一位的。

即使现在资金充裕,根本不差钱,也要努力扭亏。

隔天,水榭花都的新店开业。

虽然凌晨四点才睡,陈耀东还是定了闹钏,早早起床赶了过来,八点到了店里,看着店员们忙活,老杜和周志虎也帮忙,将一筐筐新鲜的菜摆到了货架上。

刘慧萍和曹兴平也来了,新店开业是大事。

老板都亲自过来了,谁敢坐办公室里摸鱼。

新店太大,上的菜也比老店要多。

庄寡妇看着瘦,一个人轻轻松松就抱了一袋土豆进来。

其他的店都是两人抬,还费劲巴拉的。

陈耀东看了会,把罗美叫到外面问道:“你报的北师大取上了没?”

罗美说道:“取上了。”

陈耀东问:“取上了就好,通知书什么时候到?”

罗美低着头道:“已经收到了。”

陈耀东惊讶了:“这么快。”

罗美轻轻嗯了一声。

陈耀东还以为要到八月呢,不过想想自己上了个垃圾二本,属于第二批的,罗美是第一批的,分数又高出北师大在河西的提档线二十多分,估计早早就录取了。

“给你爸说了吗?”

“说了。”

陈耀东没再问,就让她进去了。

快八点时,店里已经基本准备就绪。

陈兰兰见陈老板不说话,就精神抖擞的发挥店长作用,这挑挑那指指,把一些表相不太好的菜挑出来,单独放到一个区域,又把一些冻货逐一检查一遍,确保没问题。

快九点时,潘有才第一个过来,送来两个花盆。

把花盆搬进去摆好,出来才跟陈老板递烟:“陈总,这个店大肉有人干没?”

陈耀东接了烟点上,问:“咋了,你想干?”

潘有才笑着说:“干啊,你让我干我就干。”

陈耀东道:“钱够花就行了,挣那么多干啥,这事以后再别找我,找我的店长去,店长让你干你就干,不让你干就算了,这个店陈兰兰想自己干,你给我帮着点。”

潘有才挺可惜,但还是连忙点头:“没问题。”

过了一会,又过来了几拨人,同样是两盆花。

似乎开业没有别的可能,只能送盆景。

把人送走,店里已经有人来逛了。

陈耀东把刘慧萍叫出来交待:“庄月娥的工钱按每天四十给结算。”

刘慧萍点点头,老板说多少就是多少。

那个女人看着黑瘦,干活确实肯下苦。

不怕脏不怕累。

关键力气还大,干活又利索,也不怪陈老板破例。

又过一会,苏少妇也过来了,同样是两盆花。

“看样子你是打算一条道走到黑了。”

苏少妇笑眯眯:“你到底咋想的,给姐说说。”

陈耀东道:“就卖菜啊,我就干点你们看不上的。”

苏少妇道:“卖菜也得看怎么卖,你都开公司连锁经营了,不会这么简单吧?”

陈耀东道:“当然不会这么简单,卖菜门槛太低,是个人都能干,所以越是简单的东西越不少干,我打算在景安市区开上五六十家分店,以后景安城里只有我一家卖菜的。”

苏少妇吃惊道:“五六十家?你有那么多资金吗?”

陈耀东点点头:“资金不是问题。”

苏少妇道:“你这么赔本赚吆喝也不是长久之计。”

陈耀东笑呵呵:“暂时先抢市场,不把景安的超市蔬菜和农贸市场干倒,我就没打算要赚钱,只要菜的进出成本保平,人和店铺我还是能养住的,而且我打算以后景安分店的所有门店直接买下,把基本盘打牢,谁跟我抢生意就把谁干死,做成垄断生意。”

“全部买?”

苏少妇更吃惊:“你有那么多钱?”

陈耀东小小得意了一下:“一年一个亿还是没问题的。”

苏少妇吃惊的说不出话,早就料到这小子不会是池中之物。

还是没想到窜的这么快。

一年一个亿啊!

年初还给自己卖衣服呢!

都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东。

可这还连一年都没有呢!

消化了下,问:“占了景安市场之后呢,往外扩张不?”

“扩张啊!”

陈耀东道:“就景安这么个小地方哪够,至少要把河西市场占了,不过规模大了问题也不小,没有成本控制权和价格决定权,始终还会受制于人,我有个初步想法,将来要想向外扩张,就必须要打通地域之间的价格垄断,建立一套物流仓储配送体系,直接和各地的菜农建立终端合作,这样才能绕过那些中间商,实现低成本运营。”

苏少妇听不懂,有点小懵:“哪里来的中间商?”

陈耀东就给他科普了下:“蔬菜也是有地域垄断的,比如韭菜,主产地在景安,其他地方产量少,价格就要受到景安的影响,这边的批发商使个坏,省内的韭菜就得涨价;再比如蒜苔,景安种的少,得从其他地方进,价格我们就掌控不了,人家说多少就是多少,到了我们手里成本就会居高不下,看看去年蒜苔价格,好多城里人吐槽吃不起。”

“将来要想布局全省,就得直接跟各地的菜农建立终端合作,最好签长期合同,把价格固定在一个稳定的泛围内,这样才能绕开批发商的控制,从成本上取得优势,甚至我们自己也可以搞一部分大棚蔬菜,用来调节蔬菜成本。”

“我的目标是在省内十个地市和省城都建立我们的仓储和物流中心,以后我们卖的所有菜都要走自己的物流采销渠道,彻底甩开那些菜商,甚至菜农种什么菜也由我们掌控,真正做到产销一体,只要垄断了终端零售,以后菜卖多少钱,菜农种什么菜,就是我说了算。”

苏少妇张张嘴,感觉好大一张饼。

转了半天念头,才问:“菜农愿意吗?”

陈耀东道:“有什么不愿意的,这是合则两利的事情,现在农民很不容易,最辛苦的是农民,挣钱的却不是农民,只要我垄断了终端市场,有了定价权,自然就有了市场主导权和利益分配权,我可以跟菜农签固定合同,给菜农定一个保底价格,不管市场行情如何,菜农的利益只要有保障,而且还能稳定下来,不用再担心今年种的洋葱全烂在地里,有的是菜农愿意跟我合作。我是农民,农民想什么我最清楚了。”

苏少妇笑眯眯:“听着挺好,真要让你做成了,以后咱河西首富就是你了。”

陈耀东笑呵呵:“我先努力一下,看看能不能实现,苏姐有没有兴趣入股,这可是最后的机会,你入上一百万,我给你点股份,等将来公司上了市,你就是亿万富婆。”

苏少妇笑吟吟:“算啦,你这摊子这么大,没个几十亿我看够呛,姐这点零花钱还不够你打个喷嚏的,就不跟你折腾了,以后做大了别忘了拉姐一把就行。”

陈耀东道:“行啊,姐晚上有空没?”

苏少妇白了他一眼:“没空。”

陈耀东道:“下午?”

“没空!”

苏少妇有点招架不住了:“你就别再惦记姐啦!”

说罢赶紧跑了。

陈耀东看着她上车,呵呵笑了。

在门口站了会,也开车走了。

新店开张开的悄无声息,波澜不惊,不像餐饮业一样,满天飞的撒广告。几十米长的广告牌色彩醒目,两个小区的人进来出去都能看到,根本不需要广告。

其他的地方的人也不会大老远的跑到这里来买菜。

客户目标非常明确,就是这两个小区的住户。

只要是买菜的,看到了总会过来看看的。

只要价格便宜,来上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本来晚上八点关门,今天陈耀东要开会,就让七点关了门。

吃了晚饭,八点又赶到公司去开会。

从第一家店开业到现在,都四个多月了,员工也有十几个,陈耀东还从来没把员工组织起来开过会呢,这几天琢磨经营,琢磨人和事,觉得有必要组织起来开个会。

“怎么样?”

办公室里,陈耀东问陈兰兰。

陈兰兰说了下情况:“第一天来的人不多,卖了两千。”

陈耀东问:“人流量数过没?”

陈兰兰道:“数了,大约进来了四百多人。”

陈耀东点点头,两个小区加起来一千五万多户,人口四五万。

潜力很大,慢慢来。

陈兰兰道:“水榭花都和香榭丽舍都有好几个门进出,好多人离正门挺远,进去都是走的其他几个门,很少来这边,我觉得应该印一点宣传彩页在几个门发一下。”

陈耀东嗯了声:“你找人做就行了,这两小区附近还有里面卖菜的可不少,比景秀御园多的多了,具体价格你去定,先把那些卖菜的干倒,不用我再教你了吧?”

陈兰兰小心道:“要是再有人来找麻烦怎么办?”

陈耀东道:“过几天我们搞个开业剪彩,我把几个部门的请过去给剪个彩,给那些卖菜的先敲敲警钟,正当的价格竞争没问题,谁敢给我玩桌子底下的游戏咱们就走着瞧,要是有官方部门来查,配合就是了,实在遇到解决不了的,再给我打电话。”

陈兰兰这才放了心,连忙点头。

陈耀东就无奈,还是太年轻啊。

如果是一个合格的店长,这种事情哪里还需要自己再操心。

说了几句,就去了会议室。

人已经到齐了,都在会议室等着呢。

进门就是一愣,庄寡妇怎么也来了?

陈耀东道:“婶,你可以先回,不用开会。”

庄寡妇笑了笑:“没事,我也听听。”

陈耀东不说了,征自走到首位坐下,等陈兰兰入座后,才扫了一圈,会议室不大,能坐三四十人,长条会议桌两边坐了十三人,左边第一个是刘慧萍,其下是曹兴平。

后边第一个陈兰兰,第二个是袁秋,再后面是营业员。

“好了,今天咱们开个会。”

陈耀东道:“从景秀御园的第一家店开业到现在,已经四个多月了,人越来越多,还没给大家开过会,趁今天这个机会,我把有些该说的事给大家说下,不过开会前,我有个问题想问一下大家,你们在座的各位是想自己当领导,还是想让我找个领导来领导你们?”

“”

大家懵圈,感觉这个问题意外且突然。

第137章陈老板第一次骂人

“都说啊,想当领导还是想被人领导?”

没人吭声,陈耀东就又问了一遍。

这还用问?

当然是想当领导啊!

谁愿意被别人领导。

大家心里腹诽,但没有表现出来。

这种事心里可以想,但不能说出来啊!

一个个低着头,都在心里琢磨陈老板这是要干嘛。

庄月娥觉得跟自己无关,就看个好奇。

罗美也觉得和自己无关,就好奇开会干什么。

“都不说?”

陈耀东道:“没人想当领导是吧?那行,都不想当领导,不想管别人,那我就从外面找想当领导的来领导你们,到时候不要说我没给过你们机会。”

一个三十出头的营业员忍不住举下手:“老板,我想当店长。”

陈耀东连忙看过去,这女人叫王雪梅,第二批招进来的,他当然认识,挺精明的,活到这个岁数,该经历的基本上都经历了,该懂的也懂了,单就阅历来说,比陈兰兰这种刚刚二十岁的小姑娘要强的多,毕竟多吃了十几年的盐。

“好,华辰小区的店长就是你了。”

陈耀东随手一张饼,继续问:“还有没有?”

大家愕然。

举手的王雪梅也是一愣。

就是想配合下老板,冷场不太好。

还真给店长啊?

王雪梅立马振奋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的话,陈老板应该不会说话不算数吧?

吴婷婷左右看了看,也忍不住举了下手:“我也想当店长。”

陈耀东道:“想当店长就先去当店员,干上三个月的店员再说。”

吴婷婷气妥了,她可不想干店员。

当店长管人多好啊,店员还得卖菜干活。

陈耀东又看了一圈,见还是没有人吭声,就敲敲桌子:“好了,既然不想当领导,那咱们就开会。王雪梅的店长定下了,华辰小区的店开了你就是那边的店长,从现在开始就好好去想,怎么把店长当好。至于其他人,连自荐的勇气都没,还能指望你们做什么!”

说着摇了摇头,一副失望的样子。

大家心里腹诽,老板这是神经病犯了啊!

“先说说最近时间的一些问题。”

陈耀东道:“咱们是新公司,有问题避免不了,有些问题看到了我也当作没看到,毕竟大家都是新人,今天我把一些问题给说一说,你们自己去想,自己的工作做好了没有。”

“先说说财务,收账是财务的事还是店员的事,你管钱的不下去收账,坐到办公室让店员给你送过来,这是营业员的事还是你的事?我怎么觉得你这个会计比我还舒服?我给女朋友买了点菜你还要追着让我找发票,难不成让我追着人家卖菜的去要发票?”

刘慧萍低着头,脸色不是太好,没吭声。

“行政这块能不能发挥好作用,各个衙门口几天跑一次,遇到事了能不能说上话,难不成每次有什么事都得我出面去解决?那要个行政干什么?找个店铺还得我一个个去看,没有我是不是你们什么也干不了,就等着我拨拉一下你们才会动一下?”

曹兴平头耷拉到桌子上,一声不吭。

吴婷婷也不敢乱说话了,一个劲往后缩。

“店里这一块,你们干的销售岗位,拿的提成,能不能主动?那么多菜蔫了,挑出来放一边等着让坏掉扔就行了?怎么没见你们哪个店员主动想办法找客户去处理,人家老杜不拿提成,看着菜放那坏掉了还主动联系餐厅送菜,你们提成拿的惭不惭愧?”

营业员纷纷低下头,心里纳闷,陈老板今天这是咋了?

吃错什么药了?

“一个个嫌工资低,你们怎么不去超市问问,看人家开的多少工资,或者你们大部分人都在超市干过,工资多少应该比我清楚。嫌工资低也好说,我到想给你们再涨点工资,可问题是你们反思一下干的活值不值现在的工资,老杜工资高是有原因的,你们谁能在工作中做到像老杜这样,你站起来给我说,我也把工资给你涨到两千五。”

陈耀东挨个批了顿,实在是最近的有些现象让他非常不爽,然后话风一转:“公司计划在景安开五十到六十家分店,以后所有开店的门面都直接买下,争取用明年一年的时间完成景安布局,五六十家店你们谁能当店长,想当店长的有没有努力过?”

“古代军旅五人为伍,十人为什,五十人为队,一级管着一级,企业也是一样,现在我们人少,人多了肯定得有管理人员。都说不想当将军的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你们是想成为管理人员,还是维持现在的这种现状就行了,不明不白的领着千把块钱混一天日一天?”

“刘慧萍你是就想一直干个做账的会计,等着哪天我再找个财务经理来,还是想自己努力当这个财务经理?我打算将来把公司上市,上市公司的财务什么样的,你懂不懂?不懂的话主动学习了没有?职场这么多年,这些东西还要我提醒你?”

刘慧萍低着头,脸有点红。

“曹兴平你是就想一个当个跑腿办事的,没考虑过政行部门的负责人让谁来干?你要是没考虑过,那我就再找个人来,政府快退休的多的是,只要给钱有的是人来。”

曹兴平毕竟还年轻,受不得这个激:“我想当部门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