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68章 七月最后一天

第68章 七月最后一天

“那我刚才问的时候为什么不吭声?”

陈耀东道:“跟个驼鸟一样,让你们自荐的时候一个个恨不得把头埋进裤裆里,说上几句就冤枉的不行了?想当部门负责人刚才为什么不说,是没自信还是不好意思说?”

曹兴平低着头,脸也红了。

“我只想告诉你们一句,公司以后发展的会很快,人会越来越多,需要的管理人员也会越来越多,老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你们也算是公司的元老,我希望以后有了新的管理岗位你们这些人能顶上来,而不是让我从外去找人来管你们,不然你们这辈子也就是个卖菜的或者跑腿的,现在多些准备,把自己变的优秀一点,不到等到了机会来临时,抱怨我不给你们机会,整天混水摸鱼,是不是要我拿根鞭子天天抽你们,你们才会有压力?”

“明天公司会成立财务部、办公室,还会有采购部、市场部、物流部这些部门,等市场布局完成,还会有监控质量的部门,专门做计划调控菜品调配的调度部门,这么多的位置我是从外面去高薪找人还是把机会给你们?陈兰兰你想过没有,还是当了店长就满足了?”

陈兰兰不敢说,低着头不吭声。

陈耀东扫了眼袁秋,袁秋缩缩脖子,暗暗叫苦。

别叫我啊,咱快生孩子了,哪还想得了那么多。

陈耀东没点她,扫了一圈又说:“我觉得我们现在的情况是,一群牛在拉犁,我一个人在前面拉,你们跟在后面晃晃悠悠,想拉了稍微出点力,不想拉就偷个懒,甚至还有人倒着拉的,都不想多出力气,什么时候才能把这地犁完?把我累死也犁不完。”

“没有动力是不是?”

陈耀东道:“刘慧萍和曹兴平工资涨到2500,店长1800加提成,每年一调工资,我把工资给你们涨到和吃公家饭的平齐,明年开始给所有员工把社保都交上,让你们以后跟那些国企职工一样退休拿养老金,能不能让你们有点动力?”

大家都想说能。

这个就太赞了。

就是饼有些大,感觉跟做梦一样的。

等哪天梦醒了,才发现全是白日梦。

结果陈老板话风又一转:“工资给你们涨起来,就不要再混日子,以后店里的工作店长全权负责,出了问题我就找店长,说好话你们不长记性,那就扣工资,各部门也一样,回头给我定个制度出来,咱们把丑话都写到前面,别到时候扣上你三百五百不愿意。”

“回头都去想想哪些事是自己应该干的,不要再推来推去,工资给你们涨了起来,要是还干不好,那就早点找下家跳槽,我再找人来干。”

这话不太中听。

除了庄寡妇和罗美,大家都有意见。

但没人敢表现出来。

这年头老板就是爷,员工没人权啊!

陈耀东唠叨了一个小时,又讲了讲对公司的发展规划,直接九点才啰嗦完,把这阵子的戾气都给喷了出去,只觉一阵神清气爽,宣布散会后,叫上周志虎一块去夜市吃烤串。

这个会开的让大家都出了身汗。

之前都没在意,多少觉得开会还挺新鲜。

没想到开会就是来听陈老板骂人的。

有人心情不佳。

有人觉得跟自己没关系。

也有人挺振奋。

各种心态都有。

不过对陈老板画的饼都挺感兴趣的,毕竟要开几十家分店,现在人又这么少,争取一下当个店长还是有机会的,虽说小的店店长也得收银,但至少工资高了啊!

比店员多六百块钱,还是很有吸引力的。

再说了管别人,总比让别人来管自己强。

曹兴平是最后一个走的,出了公司,多少有点郁闷。

自认入职这段时间以来也很努力了,结果今天还是挨了训。

打了几个电话,成功约到一位同学,去夜市吃烤串。

老同学考了铁饭碗,供职司法系统,算是混的相当好的了。

两人要了考串,老同学见曹兴平兴致不太高:“咋了,工作不顺心啊?”

“不是!”

曹兴平道:“晚上开会老板发了飙,都被训了一顿。”

老同学道:“给人打工就这样,所以还是要考铁饭碗啊!”

曹兴平道:“要求太高,当老板的都恨不得员工把所有的活干好别让他烦心最好,你的努力永远跟不上老板的要求,不过好的一点是给涨工资了。”

老同学问:“涨了多少?”

曹兴平道:“涨到2500了。”

老同学惊讶道:“那也不错啊,我到手还差几十才两千。”

曹兴平道:“明年开始要给交社保,真要把社保给交上,其实在私企也能干,以后也能退休,就是压力有点大,给私人老板干不能混日子,没你们舒服。”

“那是肯定的!”

老同学道:“私人老板一个个贼的跟啥一样,谁愿养闲人啊,不过你们那公司就卖个菜我觉得悬,卖菜能有啥前途,我觉得你还是要做好准备,指不定哪天就倒了。”

曹兴平道:“这个可说不准,我们老板野心不小,准备把其他卖菜的都给干死,彻底垄断景安的菜场,真要实现了,以后景安卖菜的就剩我们一家,垄断生意才是最赚钱的。”

老同学嗤笑道:“做白日梦呢吧,这玩意能垄断?”

曹兴平道:“以前我也觉得是白日梦,现在却觉得有可能,我们老板准备在景安开五十到六十家分店,每个小区门口或里面都开一家分店,跟那些超市和农贸市场打价格战,真要是开起来,最多半年就能把那些竞争对手干倒。”

老同学不信道:“你们老板有这么大财力?”

曹兴平道:“有,我们老板准备花一个亿,把所有开分店的商铺直接买下,而且我们公司一分钱贷款没有,全是老板的资金,只要蔬菜进出保平,就养个人工,以我们老板的财力养个几百人还是没问题的,你觉的打上半年价格战,还有哪个卖菜的能撑得住?”

同学有点傻眼:“能拿出一个亿干啥不好,非要跟人家卖菜的抢饭。”

曹兴平道:“有钱人任性呗,不说这个了,我有个事要问你,我们老板花了三百多万买了华辰小区一个近四百平的商铺开分店,现在那商铺之前的房东租给人开超市,那超市老板不走,合同法里有买卖不破租赁的原则,打官司我们赢面不大,老板把这事交给我了,我得尽快把那开超市的老板弄走,有些法律上的问题还得跟你咨询一下。”

老同学道:“打官司赢不了那就使手段呗!”

曹兴平点头道:“我想了几个办法,先征求下你这个专业人士的意见。”

老同学问:“你都想的啥招?”

曹兴平道:“断水和断电呗,我们是业主,随便找个由头检查一下电路水道,或者干脆翻修房子什么的还不容易,再不行就直接换锁关门,不让他开门,让他爱告告去。”

老同学道:“我靠,你这也太黑了。”

曹兴平道:“我也没办法啊,老板任务交待下来了,总得想办法完成,那超市老板要是真不识趣,最后的办法就是把卷帘门锁子换了,然后强行把东西清空,他要是告到法院的话这官司能不能一直拖着,拖上个三五年,我看他一小老板能不能耗得过我们一个公司。”

老同学道:“拖当然也能拖,官司这东西变数太大,不过这种极端的手段,能不用还是尽量别用,个体户最怕麻烦,人家开超市也是为了挣钱,如果你们真要把房子收回,有个态度就行了,你要告尽管去告,到时我把门一锁不让你经营,拖上三五年再说,把这个态度摆出来,指不定人家就会偃旗熄鼓了,毕竟做买卖的谁也不想花上三年去打一场官司。”

曹兴平道:“我也是这么打算了,强行关门清货是最后的手段。”

老同学道:“慢慢来吧,房子是你们的,搞定个租户还不是小问题。”

曹兴平点点头:“不说这个了,我们老板打算给公司买台公务用车,十万左右的,我看了好几天,也拿不定主义该买哪个,就别克凯越和大众朗逸,你觉得哪个好?”

老同学顿时羡慕了:“我草,有这么爽?”

曹兴平总算找回点优越:“我们公司不差钱。”

老同学羡慕地咂了咂嘴,道:“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连车都没摸过。”

曹兴平不问了,他就是亮一下肌肉。

给私人老板打工又咋了,未必就差多少。

隔天,曹兴平就去了一趟华辰小区,跟超市老板刘鑫两口子交涉了一番,很明确的表明态度,房子是必须要收回的,想告随便,就算告赢了一样不让你安生。

最后更是直接威胁,九月十五号租赁到期前不搬走直接锁门清货,随便你告,官司咱慢慢打,最好能打个三年五年,看你一个体户能不能耗得过咱一个公司。

刘鑫气的想要打人。

他婆娘站门口骂了十几分钟。

曹兴平还有点害怕,怕刘鑫真的打人,麻溜的闪了。

第二天来的时候专门请了老杜和周志虎壮胆,周志虎本就是混子,干这种事可比曹兴平有经验的多了,又给出个几个损点子,之后隔三差五的给刘鑫两口子添堵。

七月最后一天,新店搞了个开业剪彩的活动。

陈耀东请了不少衙门里的人,给壮了壮声势。

之前一直不明白开业剪彩的意义何在。

现在可算是明白了,有时候该壮的声势确实要壮,至少在跟同行竞争之时,一些麻烦就可以避免,所以好多人搞开业剪彩都喜欢请领导来讲个话什么的。

就算是不讲话,来了往那里一站,也能吓退牛鬼蛇神。

陈耀东当然也想请领导,奈何位格不够说不上话。

给一个菜店来站台,领导也没这么闲。

不过

慢慢来吧,总有一天会请到的。

八月一号,工资发了下去。

罗美发了1200块钱,心里算计自己的学费还差多少。

六月七月加起来发了两千,学费近五千,还差三千呢。

庄寡妇打了七天零工,发了两百八,一算不对,这是一天四十块。

一问会计,会计说老板专门交待的。

多少有点高兴。

本来觉得一天三十块钱太少,准备过两天地上有活了去干地上的活呢,肯定要挣一天五十块钱的,现在给到四十,就觉得还是在陈耀东这打工好。

至少稳定,天天能来,不会今天有了明天没。

而且活也轻松,比地上的活轻松的多了。

陈耀东没管这些事,他想见一下领导,却不知道先拜哪座庙。

最后给大堂哥打电话,陈国东听完后说:“你这样不对的,直接找到市里,你让区里领导怎么看?几千万的项目在咱们景安也是大项目,是要出成绩的,这个成绩市里要,区里也需要。先到了区里,同样是市里的成绩,可先到了市里,跟区里就没啥关系了,让领导怎么看你?所以你先去找区里,我给区里招商局长打个电话,让他们主动跟你联系。”

陈耀东受教了,问道:“大哥你那里需要我给你弄点政绩不?”

陈国东道:“我这你帮不上忙,等你哪天能跟市委一把手说的上话再说吧,不过耀东混的可以嘛,这就要搞几千万上亿的大项目了,比纪东强多了。”

陈耀东难得地谦虚:“我就是运气好点,运气好点。”

陈国东没跟他多说,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电话里也不适合唠家常。

晚上,睡觉前收到姜苗苗发来的微信消息:亲爱的,我十号飞景安。

陈耀东问:不是六号吗,怎么又到十号了?

姜苗苗回:十号你的生日呀,我跟人调了下班。

陈耀东瞬间被幸福包围,先发个亲亲表情,然后回:我都忘了,你还记的。

姜苗苗说:叔叔阿姨穿的多大尺码的衣服,我给买上几件衣服。

陈耀东道:不用买了吧,东西带多了麻烦。

姜苗苗说:第一次去你家不能空着啊,你快给我说一下。

陈耀东也不知道啊,只好给陈妈打电话:“妈,你和我爸穿多大尺寸的衣服,姜苗苗十号飞景安,到时去家里,要给你和我爸买身衣服。”

陈妈惊讶不小:“十号就来啊,不用买衣服,买啥衣服啊,我和你爸有穿的。”

陈耀东说:“哎呀你就快点说,人家的心意,你和我爸不领啊?”

陈妈心里高兴,嘴上却说:“心意领了就行了啊,衣服就不用买了。”

陈耀东又催了几遍,才问到尺码,挂了电话给姜苗苗发了过去。

第138章见领导

陈耀东是睡安生了,陈爸陈妈却睡不着觉了。

儿子女朋友要上门,在两人看来,这就等于是来看家的。

虽然之前儿子也谈过对象,但从来没往家领过,这还是第一次往家里带姑娘,两口子怎么能不重视,接完电话就商量了起来。

老话都说丑媳妇见公婆如何如何。

这话倒过来也能说,公婆见媳妇也是一样的心情。

虽然八字还没一撇。

但心情却是一样的。

陈建斌说:“明天把墙刷一遍。”

陈妈说:“车棚拾掇一下,太脏了。”

陈建斌说:“后院子也得收拾,有点乱。”

陈妈说:“家具柜子咋办,油漆都没了。”

两口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就差把房子拆了重建了。

陈妈看看手机上的照片,就后悔去年没把房子拆了盖新房,人家姑娘太洋气,漂亮的跟个大明星似的,要是来了一看家里这么破,看不上自家儿子可就坏事儿了。

还有

人家姑娘爸妈都是老师,可是化人。

自己却是农民,门不当户不对的,还不知道姑娘会咋想呢!

陈妈患得患失,一晚上都没睡好。

隔天起来,两口子就开始大扫除。

真正的大扫除,把屋里的家什全部搬出来,陈妈专门去买来了乳胶漆,先把各屋的墙全部刷一遍,破柜子全挪到隔壁院子里,准备进城去买几组新柜子摆上。

地上还是土地,都没铺砖,这个也不行。

陈建斌一咬牙,就找村上干包工活的周学刚来打地平。

虽然有点破费,但儿子第一次带姑娘来家里,怎么也不能让人家姑娘看不上,反正儿子这一年陆陆续续给了不少钱,破费就破费吧,再说打个地平也花不了多少钱。

周学刚很诧异:“你这老房子打个地平干嘛?”

陈建斌说:“老大要带姑娘来家里。”

周学刚更诧异:“你家老大不是在城里买了房子吗,去城里不行?”

陈建斌道:“要带到家里来。”

周学刚道:“那也没有必要这么折腾吧,又不是城里没房子,村上也买了楼,就算你家老大找了个大明星,就你这老房子再折腾还是个土块房。”

陈妈补了一句:“那姑娘可比明星漂亮。”

周学刚无力吐槽了,就算真的比明星漂亮,也用不着这么大的阵仗吧?

既然要打,他一个挣钱的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

打就打呗!

反正也就一天的事。

于是,陈耀东要带女朋友来看家的消息就在队里传开了,本来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可据说陈耀东这个女朋友比明星还漂亮,陈建斌两口子里外折腾,不但要换新家具,还要打水泥地平,给灶台贴上瓷砖,甚至还要把顶上糊纸扯掉重新贴上油纸。

搞的太过隆重,立马就引起了队里人好奇,都等着吃瓜看戏。

队里都传开来,陈耀东自然没有不知道的道理。

从周志虎那听到消息后,就坐不住了,专门回了趟家里。

看着各屋里被清了个空空如也,地上刚刚打上,还没干的水泥地平,真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