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76章 毕竟这年头能坐飞机的景安人还比较少

第76章 毕竟这年头能坐飞机的景安人还比较少

发生点什么事传的很快。

不少外地人听到消息,都觉头皮发紧。

欺行霸市打个架什么的都是基本操作,出来混的都没少干过。

可直接上刀子,还是有点暴力。

这摆明了要往死里整。

一些不怎么安分的立刻变乖觉了不少。

还是那句老话。

愣的也怕不要命的。

碰上韩二这种不要命的,再愣的也得发怵。

要的就是这效果。

虽然影响有点不是太好,但效果绝对很棒。

不然也不会用这种直接的手段。

下午,陈耀东挣扎半天,又去了趟步行街。

虽然觉得对不起姜苗苗,可还是忍不住想念苏少妇熟透的身子。

实在有点管不住下半身。

陈耀东很羞愧,但该去还是要去的。

魔都。

“刘姐,我的辞职报告!”

姜苗苗将打印好的辞职报告放在领导的桌子上。

刘姐看了一眼,莫名有点感慨:“真要走了啊!”

姜苗苗点着头:“对呀!”

刘姐忍不住问:“你考虑过吗,万一你男朋友创业失败怎么办?”

姜苗苗道:“那我就陪他一起再奋斗呗!”

刘姐叹了口气,就给好签了,道:“走之前给你送个行吧!”

姜苗苗问:“都有谁啊?”

刘姐说道:“就我们组的一些人呗,还有部里的人。”

姜苗苗道:“算啦,去了又得喝酒,我男朋友知道了会不高兴的,等下次我男朋友来了魔都,我和他请大家吃饭吧!”

刘姐惊讶:“你男朋友把你管的这么紧啊!”

姜苗苗点着头,心想亲爱的,这口锅你就先给我背着吧!

部里的那些个色狼一个个不怀好意,可不能跟他们喝酒。

特别是这种送行宴,去了不喝酒肯定不行。

被围攻也是避免不了的。

虽然自己酒量不差,但也绝对架不住围攻。

万一喝出事来,自己上哪哭去。

再说都要走了,送个行又如何,过几年都不联系了,有什么好怀念的。

花了两天办完辞职,姜苗苗算是彻底解放。

给爸妈打了个电话,第二天飞往景安。

第144章惊喜

眼看到了九月中旬,华辰鑫超市终于搬走。

陈耀东对曹兴平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这家伙圆滑,虽然还不够成熟,但胆子不是一般的大,为了完成任务竟然找人撬了卷帘门,让华鑫超市大晚上遭了贼。

甚至向陈老板学习,大白天的找人往超市里扔地雷。

各种手段齐上,刘鑫两口子实在折腾不起,只得乖乖走人。

“任务完成的不错,但以后尽量不要再走极端。”

陈耀东先肯定成绩,然后敲打:“夜路走多了会遇鬼,正常的商业竞争,还是要在规则之内正当竞争,不然以后也会有人半夜撬我们的门,以后要多跟裴总学习和请教,学会用法律武器和官方的力量达成目标,类似的手段就不要再用了。”

曹兴点着头:“我知道了。”

“收购商铺的事盯着那些中介,抓紧时间进行。”

陈耀东又交待一句,就让他出去了。

刚才那番话到也不只是为了敲打曹兴平,而是有感而发。

梳理了下最近一段时间的一些事情,发现不少问题。

还是那句老话,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规则之外的手段用多了,别人同样也会用规则之外的手段来对付你。

现在庙小问题不大,可以后规模大了可就不一样了。

哪有精力天天处理这些事情。

所以还是要走正道。

就跟练功一样,魔功虽然进境很快,但会埋下不少隐患。

正道虽然前期进境卖点,但却能厚积薄发,而且不会有隐患。

当然。

以暴制暴的手段也必不可少。

要是有人用规则之外的手段来竞争,还是要用点手段的。

这个还要灵活掌握。

最近公司火速招了十几个人,除了上菜的司机,办公室也多了几个生面孔,吴婷婷被行政口各种杂七杂八的事折腾的快要发疯,主动申请调去了市场部。

行政口招了两个小伙,一个是给裴松年专门开车拎包的,去年的大学生。

老头待遇比陈耀东这个老板还要好。

但没办法。

老先生能力强,好多要跟官方沟能的事,陈耀东都头疼,老先生打个电话,或是亲自去跑上几趟,轻轻松松就解决,给配司机秘书陈耀东心甘情愿。

市场部就招了两个小伙,都是不知道哪弄来的大专聘,加上吴婷婷一共三人。

整天跑两个店周边的菜市场和超市,给两个店长反馈即时菜价。

财务也招了个出纳,把管钱的和管账的分开。

仓储部还是空架子,库房到是租了,但没合适的人。

“以后仓储交给你负责。”

陈耀东叫来杜明春交待:“暂时这短时间你先两头都管着,抓紧时间把新招来的那些司机带出来,等周志虎养好伤,以后物流这块交给他负责,你给我看好仓库就行。”

杜明春当然没意见,专门管仓库可比上菜舒服多了,道:“陈总,菜价天天波动,能不能专门放个人负责采办这块,还让我弄这块有点不太好,最近还有人说我吃回扣呢!”

陈耀东问:“那你吃回扣了没有?”

老杜有点坐不住了,连连摇头:“当然没有,就是听到有人说,才让你交给别人。”

陈耀东嗯了声,道:“采购部也得有了,回头我让人安排吧!”

老杜松了口气,拉菜是个苦活,也是高危岗位。

不是挨打这事。

而是捞油水的地方太多,好多事陈老板没时间操心,都扔给了老杜,蔬菜价格每天都在波动,虽然价格比较透明,但量大了是可以跟菜商谈的,这就有了操作的余地,还有斤重什么的都可以捞油水,小企业好多东西不健全,这是没法避免的事。

所以才会有人眼红,传出老杜吃回扣的风也不奇怪。

陈耀东虽然觉得老杜应该不至于为了这点小利犯傻,但也不想拿利益考验员工,人心这东西不能考量,不然百分百会失望,所以还是尽量避免贪腐的机会为好。

给老杜交待完,手机响了。

看了一眼,姜苗苗打来的。

陈耀东露出个笑容,随手接起:“苗苗想我啦?”

“嗯呐!”

姜苗苗道:“亲爱的我下午到景安,记得来接我呀!”

陈耀东愣了下:“你今天不是没排班吗?”

姜苗苗道:“哎呀,你来就知道了。”

陈耀东哦了声,心里纳闷,这是搞什么飞机呢?

姜苗苗道:“还有,记得到机场出口等我呀。”

陈耀东就更纳闷了,为什么是机场出口?

再问姜苗苗却不说,只说到时就知道了。

心里那个纳闷。

但也没有多问,下午就知道了。

下午四点,陈耀东到了机场。

景安机场很小,就一栋航站楼,出口只有一个。

跟热闹的火车站比起来,机场无疑要冷清许多。

毕竟这年头能坐飞机的景安人还比较少,除了吃公家饭的,或者大公司出差的,普通老百姓出行基本上很少坐飞机,能坐飞机的都是有钱人这种观念普通存在。

接机的也没几个人,不到十个。

陈耀东在出口等了一阵,就看到了随人流出来的姜苗苗。

不过

有点不正常啊!

姜苗苗穿的竟然是便装,明显不是在上班。

而且,拖的箱子也比以往的大了许多。

陈耀东迎上去,接过箱子问:“你这是休假了?”

姜苗苗挽住他胳膊:“我辞职啦!”

陈耀东愣了下,以为听错了:“你辞职了?”

姜苗苗笑的眉眼弯弯:“对呀,你不是说让我辞职,你养我吗?”

“真辞了?”

“对呀!”

陈耀东一把抱住,也顾不得被人围观了。

抱着姜苗苗原地转了三圈,感觉拥有了世界。

姜苗苗忙敲他头:“有人看着呢,放我下来。”

“看就看!”

陈耀东不才管呢,问:“之前让你辞职,你左推右推的,怎么忽然辞职了?”

姜苗苗道:“我想通了呀,总得有一个人为爱情牺牲事业工作,我这个工作也干不了一辈子,还不如早点辞职来陪你呢,我爸妈也支持我的决定。”

陈耀东有点惊讶:“你爸妈也知道了啊?”

姜苗苗道:“当然啊,这么大的事我总得告诉他们一声吧!”

陈耀东想想也是,想亲个嘴,可扭头看看周围一群怪异的目光,脸皮实在没有厚到那种境界,忙放下姜苗苗,一手拉着箱子,一手牵着姜苗苗出了机场大厅。

到了车前,才一把住抱狠狠亲了几口,问:“你就不所我赔光了养不起你?”

姜苗苗抱着脖子,眉眼弯弯地道:“那咱们就找个工作,有手有脚还能饿死不成?”

陈耀东心里被幸福塞满,心情激动下竟然不知道说什么,又吃了几口瓜,才把箱子装进车里,开车离开机场,出了机场就开始打电话。

“大哥,我女朋友来了,今晚请你和嫂子吃饭。”

“二哥,苗苗来了,今晚一起吃饭啊!”

打了一圈电话,两个堂哥两个表哥都比较给力,约好了晚上的饭局。

大表哥田永丰还为此推掉一个单位的饭局。

都知道陈耀东谈了个空姐女朋友,家长都见了,满意的不行。

空姐一年到头飞来飞去,难得能见到,好不容易请吃饭,自然要去见见。

姜苗苗笑的很开心,等他打完电话才道:“亲爱的我给你甩了一口锅。”

陈耀东好奇了,问:“什么锅?”

姜苗苗笑的眉眼弯弯的:“我们同事要给我送行,我说你不让送,把我管的紧!”

陈耀东更乐了:“没事儿,这种锅你尽管往我头上甩就行。”

姜苗苗道:“下次去魔都咱们一块请我同事们吃个饭。”

“好!”

陈耀东很痛快,一顿饭小事情。

姜苗苗没去参加那些乱七八糟的送行宴,他只有高兴。

至于把女朋友管的太紧这种锅,来多少他背多少。

别的锅可能背不起,给女朋友背这种锅还是没问题的。

也乐意背。

别的男人想背还没得背呢!

先回景秀御完,把行李放回家。

姜苗苗带了不少衣服和日用品,一年就是打算要安家。

陈耀东一边帮着收拾东西,一边问:“那个公寓你退掉了吗?”

姜苗苗道:“没有呀,还有好多东西呢,我带不过来,就先不退了,你去了魔都也可以往那里啊,不然老住酒店也不是个办法。”

陈耀东道:“要不我把那个公遇买下吧!”

姜苗苗眨眨眼:“又不在魔都常待,买那公寓干嘛啊,那么小。”

陈耀东摸摸头:“你不觉得那个公寓对咱们来说有很多纪念意义吗?”

姜苗苗白了他一眼:“又没想好事。”

陈耀东道:“你想哪去了,那个公寓可不只有咱们第一次,还有别的东西,比如我第一次去你家,差点被你堵在门外不让进,长这么大第一次睡地板等等。”

姜苗苗脸红了一下,没好气道:“谁让你那么色急的,一天到晚就想那事,一点都不掩饰的,我长这么大就没见过脸皮比你还厚的。”

陈耀东不以为耻反以为荣地道:“不脸皮厚点,怎么把你追到手,景安好多脸皮薄的连媳妇都娶不到,这年头老实男人都打光棍了,不脸皮厚点怎么能行。”

姜苗苗好气又好笑:“你真没救了。”

陈耀东乐呵呵,也不以为耻,帮着把衣服挂起来。

姜苗苗问:“叔叔阿姨来不来这里住啊,要不我把衣服放别处去吧?”

陈耀东道:“他俩基本不来,就放这里。”

姜苗苗才放心,又觉得不好意思:“我住这里叔叔阿姨会不会觉得我没羞没臊?”

陈耀东刚想说不会,又猛的反应过来,虽说现在思想解放了,年轻男女谈了恋爱睡个觉啥的已经不算是稀罕事,但明目张胆的睡到一起还是不被世俗观念包容。

流言蜚语肯定是免不了的。

就像二表哥和薛丘明和郭小玲,那俩早睡到一起去了。

但还是得偷偷摸摸,不敢明目张胆。

就算家人心里有数,但也要装作不知道。

在家门口不比外面,父母就在跟前,没结婚前该掩饰还是要掩饰。

就算爸妈不说,亲戚们和队里的人知道了私下也是会议论的。

事关名节,这可大意不得。

陈耀东道:“你住在这里,我晚上回家住吧!”

姜苗苗道:“天天上来下去也不方便啊,要不我买一套房子吧?”

陈耀东道:“新区那边在景阳河边上盖了一片别墅,直接买个别墅吧!”

姜苗苗道:“我买不起别墅呀!”

陈耀东道:“我买啊,哪能让你买。”

姜苗苗道:“你买性质不一样,我来的时候爸给我转了五十万,让我在景安自己买一套房子,你钱紧不紧张,要不先给你用吧,再买个房子也没啥用。”

陈耀东一下不知道说什么好了,显然姜苗苗爸妈已经考虑到某些问题,才给了钱让她买房子,自己买下一套房子,就算都知道现在的年轻人管不住下半身,但至少面子上也能过的去了,不然人就会说,看谁谁谁家的姑娘没羞没臊的跟谁家小伙子睡到了一起。

有套房子,人就会说,人家条件那么好,辞了工作来景安陪对象一起打拼。

两种情况,会造成两种不同的结果。

从这也可看出,姜父姜母浓浓的父爱和母爱。

还有一种宽容的教育观念。

不然怎么可能容忍女儿放弃所有跑到景安来找他。

陈耀东摸了下脸蛋,道:“我这不差钱,你自己存着吧,这样,房子买的太多了确实没啥用,咱们在景阳河边上买套别墅,就说是你爸给你的钱买的。”

姜苗苗眨眨眼:“我爸教个书,哪来的钱给我买别墅呀,说了也没人信。”

陈耀东很意外:“听说大学教授不差钱,几百万不算啥吧?”

姜苗苗白了他一眼:“你当钱是大风刮来的呀?现在赚钱多难,我爸乱七八糟加起来一个月也就一万多块,我妈和我爸差不多,哪里来的钱买别墅。”

陈耀东道:“一个月一万多,加起来两三万,一年就得三十万,几百万多吗?”

姜苗苗没好气:“家里不吃不喝不开销了呀?再说工资还是这几年才涨起来,以前工资也很低的,我爸妈又不是那些知名专家,能存一百万撑死了。”

“这个”

陈耀东捏着下巴琢磨了一下,说道:“那这样,改天我把我爸妈和亲戚叫上,让他们去陪你看房,你随便看上一套给交个订金,完了咱再偷偷退了,反正也没人知道。”

姜苗苗道:“那不是在掩耳盗铃嘛!我不管了,叔叔阿姨咋看我都行。”

“那咱就掩耳盗铃一回。”

陈耀东却打定了主意,就这么干。

掩耳盗铃总比女朋友被人背后说三道四的好。

收拾停当,两人下楼去餐馆。

算是比较正式的家宴,陈耀东没订茶府,在一家档次不错的酒楼订了包厢。

两人到了不久,陈二哥和刘燕也过来了。

“小姜,又见面了啊!”

陈老二笑眯眯,很是打量了姜苗苗几眼。

姜苗苗忙招呼,脸上招牌式甜笑。

客套几句落座,没说几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