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87章 这些二代都特么社会蛀虫

第87章 这些二代都特么社会蛀虫

以前还挺精神,开的多了才发现没卵用。

而且专治失眠。

开完全已经五点了,去驾校接上姜苗苗,直接回了队里。

2011开始

第153章换新车

陈妈准备了五六个菜,进门就吃饭。

陈爸说了件事:“上午队里开会了,明年平房要推掉建养殖区。”

“养殖区?”

陈耀东挺纳闷:“建什么养殖区?”

陈建斌道:“就是个名头,有人想弄钱,说是国家补贴,一家还要出两万块钱。”

陈耀东问:“宅基地大小变不变?”

陈建斌道:“肯定要小的,八十年代的房子,现在有七八家都是哥俩挤一个院子,现在哪还有地方盖房子,到时候推掉重新分宅基地,肯定要比现在的院子小。”

陈耀东问:“就我们队里推还是全村都要推?”

陈建斌道:“说是全部都要推。”

陈耀东呼噜着面条,道:“要推也得明年楼房装修好住进去了吧?”

陈建斌点着头:“说是明年年底推。”

陈耀东道:“那你给队长说,爱咋推咋推,别动我家房子。”

陈建斌道:“听说要统一规划,再不让盖房子了。”

陈耀东道:“没事,咱们该盖照盖,市里都没有明确下规定不让农民盖房,都是村上和镇上的某些人瞎基吧整,我到要看看谁有本事把我的房子拆了。”

陈建斌没说话,觉得儿子膨胀了。

陈妈则不停的劝姜苗苗:“你多吃点,看你瘦的。”

姜苗苗嘴里答应着,心里哭笑不得。

吃过晚饭,陈耀东和陈爸闲聊。

陈妈则拿了五千块钱给姜苗苗,天冷了,让她买几件衣服。

姜苗苗推了好半天,实在推不掉无奈地接了。

坐到天黑出来上车,冲陈耀东晃晃手里的钱:“亲爱的,这些钱怎么花?”

陈耀东道:“你买衣服啊,专款专用。”

姜苗苗眉开眼笑道:“那我一个人买,不给你买了。”

陈耀东连连点着头,说了买别墅的事:“我前天把那个别墅买下了,昨天叫了李宏盛过去看了下,年过完装修,到时设计图出来了你也看看,装成你喜欢的样子。”

姜苗苗惊讶了:“不是不买了吗?”

陈耀东摸摸头:“买吧,现在不缺钱,正好多买下几套房子,挣了钱就得住好点,小区还是太不方便,还是别墅好,不用担心哪天蹦两下楼下的那个老女人又找上来。”

姜苗苗苦着脸:“那里好荒。”

陈耀东道:“住了七八家了,过两年就有人气了,再说人太多也不好。”

姜苗苗道:“那个院子可得好好拾掇,全是杂草,都不像个别墅。”

陈耀东道:“我让李宏盛出设计方案,你好好把把关,把院子设计的漂亮点。”

姜苗苗点着头,既然买下了,还有啥说的,自然要上心。

过了几天,谢金才汇报了跟软件公司的询价结果。

开发个APP要二十万,陈耀东也不懂这个,为免被坑,让多找几家分别报价,然后交待办公室招人,招一个懂计算机的,真要搞起来,以后肯定得有维护人员。

一晃到了十一月中旬,高立明的娃满月了。

刚吃完满月席,又传来消息,祁宝成媳妇也生了。

据说生了个胖小子,祁宝成高兴的屁巅屁巅。

陈耀东回家时,听陈妈念叨:“我怎么感觉跟你小时候特像。”

“”

陈耀东顿时满头瀑布汗,有点不敢想。

没过几天,兴邦农业收到了法院传票。

隆元商行一纸诉状,将兴邦农业告上了法院。

起因是隆元商行租赁的商铺被前房东卖给了兴邦农业,五年合同没有到期,兴邦农业准备在十二月初一年期满后强行将商铺收回,多次协商无果后将兴邦农业诉到法院。

第一次打官司,陈耀东还挺重视。

亲自组织召开了一次专题会,研究部署工作。

李永泰信誓旦旦地保证:“这官司肯定不会有问题的,他一小小的个体户,拿什么跟我们企业打官司,就算拖也能拖到他主动撤诉。”

陈耀东一听就想骂人了,这特么是法务能说的话?

这话谁说都行,唯独法务不行。

你一法务,不想着利用法律条把官司打赢,却想着以势压人。

真要以势压人,我特么要你个法务干嘛!

放头猪也能把这事办了。

安排部署了下,陈耀东就再不管这事了。

一件小小的诉讼官司还不至于牵扯他太多的精力。

陈爸陈妈听说儿子买了别墅,想去看看别墅。

中午下来,正好一起吃午饭。

陈耀东接上姜苗苗,先去别墅等。

结果左等右等不来,打电话一问,才知道路上出了状况。

十字路口拐弯的时候被一辆闯红灯的霸道给撞了。

陈耀东一听吓一跳:“我现在就过去。”

陈建斌说:“我和你妈没事,交警过来了,你不用来了。”

陈耀东挂了电话就打火起车。

姜苗苗一听也吓了一跳:“叔叔阿姨没事吧?”

陈耀东道:“应该没事,不然肯定早打电话过来了。”

姜苗苗松口气,没事就好。

车撞坏小问题。

别看个房子人进了医院就太不吉利了。

车祸地点离这里不远,就在新城,都怪新城路修的太宽,路上车还少,好多不怕违章的经常当高速飚,关键是好多十字路口还没装抓拍神器,经常有闯红灯的。

很快到了现场,老远就看到交警正在问话。

现场还好,至少没翻车就是万幸。

闯红灯的是辆霸道,车头几处塌下去。

陈爸的长城比霸道惨的多,左边车头撞个稀巴烂,左前轮直接飞了,引擎引卷了,发动机露出来,似乎也受了不轻的伤,看着都特惨,也不知道还能不能修好。

开霸道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年轻,旁边还有个女的。

看样子是情侣。

交警正在问话,小年轻比比划划的,也不知道说的啥。

陈爸陈妈站在一边,一脸惊魂未定的样子。

明显吓的不轻。

陈耀东把车停到路边的非机动车道上,和姜苗苗下车走了过去。

离的近了,才听到小年轻正在狡辩:“我没有闯红灯,是他闯的。”

交警皱眉:“没闯红灯你开那么快。”

小年轻分辨道:“我开的不快。”

“不快能把人家车撞成那样?”

“是他车质量差不经撞,我车咋没事。”

交警有点火大,真想扇他两巴掌。

再不经撞那也是车,把人车轱辘都给撞掉了,车速能不快?

没有翻车伤人就是万幸。

陈耀东走到爸妈跟前问:“人没事吧?”

“没事!”

陈建斌很郁闷,下来看个房子,也能遇到这种事。

心情要能好的起来才怪。

陈妈嘀咕:“我们这边是绿灯,肯定是他闯红灯。”

陈耀东也不相信陈爸会闯红灯,老实本分一辈子,就没干过出格的事,骑个电摩进城也老老实实看红绿灯,怎么可能会闯红灯,不过交警在,还轮不到他急。

“这车估计要废了。”

围着车转了圈,陈耀东有点惋惜。

毕竟是他的第一辆车,多少还有点感情。

陈爸脸皮抽搐,觉得今天太背了。

陈耀东过去看了看,交警还在步步进逼让小年轻如实交待。

这种事情见的多了,是不是真话自然分辨的出来。

另一个交警瞥了他一眼:“干嘛的?”

陈耀东道:“被撞的是我爸妈。”

交警就没吭声,开着霸道来的,特么的又一二代。

到是瞥了跟陈妈说话的姜苗苗一眼,比眼前的这个要漂亮多了。

这些二代都特么社会蛀虫,漂亮妹子都被这些混球玩坏了。

真特么没天理。

老天眼瞎,怎么不劈死这些社会蛀虫。

陈耀东围着霸道转了圈,不得不感慨这家伙真耐撞。

一个开膛破肚,一个就掉了点皮。

差距太大。

自己那台长城有点悲催,貌似买了才刚一年。

交警疾言厉色,一番逼问下,小年轻有点扛不住了,终于说了实话,抢黄灯跑的太快刹不住,然后保险公司也来了,一顿拍照,又打电话叫拖车来。

陈耀东问保险公司的人:“这车还能修好不?”

查勘员道:“修是可以修好,不过修好也是事故车。”

陈耀东问:“还能开不?”

查勘员道:“能开,不过前悬架变形了,修好了也会有毛病。”

这跟报废有啥区别!

真是草了。

这车算是废了。

老天爷都催着自己给老爸换车呢!

等了一阵,拖车过来把长城拖走。

霸道则被交警开走。

陈爸陈妈上了陈耀东的霸道,心情还有些不太好。

到水上人家看了看,就让陈耀东送两人回家,也没心情再逛了。

实在吓的不轻。

把两人送回家,回城的路上,姜苗苗还担心:“开车太危险了。”

陈耀东挠挠头,有点后悔带她来了。

正在学驾照呢,爸妈却出了这么起交通事故,估计心里得有阴影。

真是扯蛋。

过了几天,物流中心的规划出来了。

曹兴平花了半个月时间,在陈老板提的一堆要求的基础上,各种找人帮忙,各种查资料学习相关知识,穷尽了才智,总算搞出了一份规划书,陈耀东看完让送去区里。

这玩意就是应付差事的,屁用没有。

不过,物流中心肯定是要建的。

听说市里已经研究的差不多了,只等正式确定下来就准备启动。

现代化的物流中心竟究需要建成什么样,陈耀东心里也没数。

干脆拉上裴松年跑了趟省城,去省城参观了下省城前年新建的物流园。

省城的物流园是前年规划建设的,占地五百亩,和景安规划的批发市场差不多大,实地看了下才知道物流园是个什么样子的,一些拍脑袋想出来的东西瞬间全部推翻。

省城的物流园不止一个。

陈耀东和裴松年再加上小张转了两天,看了三个物流园。

基本上都大同小异。

但功能却有所不同。

陈耀东大概有了谱,第三天没有再去看物流园,十一月下旬的西北已是隆冬季节,天寒地冻也没啥好转的,陈耀东去了一趟车城,还没逛过省城的车城呢!

新区有一座汽车城,各种4S店扎堆,豪车遍地。

比景安的那破烂车市强多了,最好的就是霸道。

景安人买奔驰宝马,都得跑省城。

听说市里已经规划了汽车城,明年要建汽车城,也不知道真的假的。

陈耀东本来没打算让老头来,不过老头对车还挺感兴趣,主动要求来。

问了下才知道,老头自己有驾照,而且还是个老司机,打算过上几年外孙大一点,正式退休后买一辆车带着老伴去周游世界,让陈耀东深切体会到了有工作和没工作的差别。

农村这个岁数的老头子,还在庄稼地里打拼呢!

周游世界什么的对农民来说,就是个听都没听过的华丽梦想。

“陈总是不是想换车了?”

小张开车进了车城,老头还问陈耀东。

陈耀东道:“看看再说,老爷子想要个啥车,我送你。”

老头笑呵呵的:“我对车没研究,能开就行,七八十年代都是吉普,现在的车比吉普车要好多了,你送我就算了,我有退休工资,积蓄买个车还是能买起的。”

陈耀东没再说,知道老头不差钱。

先去看了奔驰,又看了宝马,没一辆看上的。

轿车到是不错,可陈耀东喜欢越野车。

奔驰的几款越野车一个比一个丑,宝马的X5感觉小气巴拉,圆乎乎的没点棱角,不够爷们霸气,陆虎揽胜到是挺不错,可惜没有现车,要等上一个月。

最后转到雷克萨斯4S店,一进门就被一台白色的570吸引。

问了问价,要一百多万,落地得两百多万。

真特么贵。

陈耀东围着看了圈,又上车坐了下,越看越是喜欢。

讲了讲价,结果女销售告诉他这车不但不还价还是加钱卖,有点刷新三观,第一次听说买车不讲价还要加钱的,心里那个膈应,结果转了一圈,最后还是回来掏了钱。

长城废了。

最近正琢磨给陈爸买辆啥车呢!

正好自己换辆新车,把霸道淘汰给陈爸开去。

等了两天,4S店把手续给办好,太阳膜坐垫脚垫什么的给弄好,陈耀东开新车,小张开着霸道,十点出发下午两点到了景安,小张开着新车去上牌。

下午五点,陈耀东去驾校接人。

到驾校等了会,姜苗苗刚练完车下来,小张开着新车来了。

“办完没?”

“完了!”

小张道:“过两天拿牌子。”

陈耀东接过车钥匙,把霸道钥匙给他:“一会跟着我。”

小张答应一声。

姜苗苗惊讶道:“又买车了呀?”

陈耀东嗯了声:“换了个更大号的,霸道给我爸开去。”

姜苗苗哦了声,没再问车的事,上了车才道:“亲爱的我元旦得回趟家。”

陈耀东问:“家里有事吗?”

姜苗苗道:“我妈昨天打电话说舅舅家的表哥元旦要结婚,得回去一趟。”

陈耀东问:“要我跟你一起去吗?”

姜苗苗问:“你能走开吗?”

陈耀东摸了摸头道:“必须能走开啊!”

姜苗苗眉眼弯弯道:“那我给我妈说。”

陈耀东问:“去了你家我睡哪?”

姜苗苗道:“宾馆啊!”

陈耀东苦着脸:“去了你家你让我睡宾馆?”

姜苗苗眉开眼笑道:“逗你的啦,有三个卧室呢!”

陈耀东舔着脸:“咱俩还能一起睡不?”

姜苗苗白了他一眼:“你不要脸我还要呢!”

到了开阳三队,陈爸正在门口嗑着瓜子和祁老三闲扯呢!

长城已经开回来了,就停在门口。

看到来了两车,陈爸和祁老三都扭头打量。

陈建斌不知道儿子买了新车,见儿子从一辆新车里下来,挺惊讶:“这谁的车?”

陈耀东道:“我买的。”

陈建斌吃惊道:“你又买车干啥?”

陈耀东道:“买新车霸道你开去。”

陈建斌无语道:“我一个农民开什么霸道,有个代步的就行了。”

祁老三凑上来,啧啧有声:“耀东看样子真是大发了,这车多少钱?”

陈耀东道:“两百多万。”

祁老三咝咝吸着气。

陈建斌已经见惯不怪了,招呼了下姜苗苗。

陈妈听到消息,立马找了一条大红被面给绑到雨刮器上。

陈耀东哭笑不得,问陈爸要了长城的钥匙,让小张开去公司。

吃饭的时候,给爸妈说了元旦要去姜苗苗家里。

陈爸陈妈没说的,一个劲赞成,是应该去一趟,人家姑娘都跟到景安来了,摆明了要跟你过日子,而且人家父母这么开明,不去一趟说不过去。

吃过晚过,天已经黑透了,凛冽的寒风中夹着雪花。

入冬的第一场雪马上到了,比去年迟了些。

回到景秀御园,姜苗苗把电脑打开,让陈老板看别墅的效果图。

装修公司花了半个月,整了一套设计方案。

一共五十张图,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