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88章 陈纪东挺惊讶:楼下没看到你的车

第88章 陈纪东挺惊讶:楼下没看到你的车

里外外全都有了。

有大图也有小图,大图看布局整体,小图看细节。

“这个是什么树,还挺好看的。”

陈耀东一边看一边评价,装修公司设计的还不错,感觉像是网上的那种样板间,风格比较年轻化,连家具也给搭配好了,不知道上哪拍的照片。

“这是柏树!”

姜苗苗坐在他腿上,一边看一边道:“之前他们弄了几棵松树,我觉得那个松树放院子里不好看,就让他们换成了柏树,就是有点小贵。”

陈耀东道:“一棵树再贵能贵到哪去。”

姜苗苗道:“这一棵树五千呢!”

“”

果然有点小贵。

这玩意裕北的山里到处都是,一个树苗敢要五千。

真特么黑。

“这个灯是不是太小了?”

“我觉得不小啊!”

“沙发有点小了。”

“太大了不协调。”

“床太小了。”

“那换个大点的。”

“这个假山好丑,一看就是假的。”

“那不要了?”

“要吧,重新设计一下。”

议论半天,姜苗苗登上QQ,把陈老板的意见反馈给设计师。

半夜下起大雪。

次日一早起来,小区里白芒芒的一片。

陈耀东拉开窗子透透气,一股寒风灌进来,不由打个哆嗦,连忙关上,到卫生间对正在洗脸的姜苗苗道:“下雪就不去了吧,这天也太冷了。”

“去呢!”

姜苗苗道:“我准备下个月把科目二考了,不能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了。”

陈耀东道:“这么冷的天还练啥车啊!”

姜苗苗道:“冬天哪天不冷,不下雪的时候比下雪更冷。”

陈耀东咂着嘴:“那可得穿厚点,别冻感冒了。”

姜苗苗嘴里答应着,北方都差不多,早就习惯了。

收拾完下楼吃早饭,陈耀东还嫌她穿的少。

“不少了!”

姜苗苗比划着:“腿都这么粗了。”

陈耀东无语了,可真应了那句老话。

只要风度不要温度。

开车出门,直接翻过马路牙子上了人行道,把车停在早餐店门口。

为什么钟爱越野车,就这点好。

轿车可没这么方便。

吃过早饭把人送到驾校,陈耀东直接给她包了个车练。

大冷天的,可舍不得让媳妇站在外面挨冻。

到了公司,办公室冷冷清清的。

市场部的三个人最近日子不太好过,自从王雪梅上任,很是烧了几把火,本来干店长时就对三人意见很大,现在天天把三人训的孙子一样,根本不敢来办公室。

这女人颇有点手腕,连吴婷婷也被她收拾的不敢炸刺。

办公区就办公室的两人,其他人都出去了。

谢金才看到他,连忙拿着几张纸跑了过来:“陈总,这是几家的报价单。”

陈耀东接过扫了眼,没细看,到办公室坐下才仔细看了下。

是三家软件开发公司的报价,最低的报了十八万。

琢磨了下,道:“交给王雪梅去联系,你协助。”

谢金才答应了一声,有点纳闷的拿着单子出去了。

王雪梅一个初中生懂啥,能知道APP是怎么开发出来的?

可老板交待了,他也不敢问,只能照办。

谢金才刚出去,刘慧萍又进来了。

拿着一堆单子。

陈耀东翻了翻,问:“汇票没问题吧?”

刘慧萍道:“已经跟银行核实了,没有问题。”

陈耀东嗯了声,拿过笔签了,说:“自己上点进,再别稀里糊涂的。”

刘慧萍答应着,问:“王雪梅的工资定多少?”

陈耀东道:“三千吧!”

刘慧萍心里那个酸,比自己工资都高了。

第154章打的好公司给你兜着

快十点的时候,曹兴平回来了。

陈耀东叫到办公室,又给交待了一些新的想法。

最后叮嘱:“尽快把方案拿出来,然后让裴总联系一下省城的专家,最好在省城组织一个研讨会,请些专家好好讨论一下,物流中心以后将是公司的心脏,不能过上几年这不合适要改,那不合适要拆掉,得让那些专家们从政策延续的高度来提提意见。”

曹兴平答应着,感觉压力山大。

让他一个行政口跑腿办事的干这种高技术含量的活,真是为难他了。

可老板交待下来了,不能不干。

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交待完曹兴平,王雪梅一脸风雪地回来了。

“陈总,我想到各县去看一下。”

天气虽冷,却浇不灭这女人的一颗上进心,斗志满满地道:“最近芹菜、蒜苗好几样菜都涨价了,听说高宁和南平的菜商在搞鬼,我想下去看看这些菜的收购价究竟是多少。”

陈耀东问:“直接从下面几个县拉菜划不划算?”

王雪梅道:“不划算,景安和下面几个县差的菜品差异也就六样,现在就三家店,六样景安没有的菜却分散在三个县,从下面拉菜省的那点钱还不够油钱和人工的,至少要分店开到十家才划算,不过我觉得要提前准备,明年要开二三十家分店,不能等店开了再准备。”

陈耀东赞许道:“不错,打仗就要打有准备的仗,想去就去吧!”

王雪梅斗志昂扬地去了。

一晃过了十天,十二月七号大雪。

天公不太作美,姜苗苗今天考科目二。

陈耀东挺贴心,专门抽了一上午时间去陪考。

姜苗苗进去后,在外面又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下。

确定不会有问题后,才放心。

驾校能让考试,就说明练的没问题了。

考试只是为了考试,能一次过都不想折腾第二回。

姜苗苗第一个,不到半小时就出来了。

眉目带笑,不用问都知道结果了。

“过了?”

陈耀东问。

“过了!”

姜苗苗眼开眼笑的,小小炫耀了一下:“我厉害吧?”

“厉害!”

陈耀东连连点着头:“我媳妇最厉害了。”

姜苗苗多少有点成就感,挽住他胳膊:“要不是元旦要回家,过年前我就能拿证了。”

陈耀东道:“这次回去你不打算再过来了啊?”

姜苗苗道:“再一个月就过年了,来回折腾啥啊,我想陪陪爸妈。”

好吧!

这个理由太过强大,没办法反对。

不过,科目二过了,理当庆祝一下。

新区新开了一家西餐厅,叫上陈二哥两口子一起去。

装修的挺有范,很有股烛光晚餐的味道。

结果拿过菜单一看,只有牛排水果沙拉之类,还是以炒菜为主。

挂羊牛卖狗肉!

陈耀东心里吐着糟,景安就没有真正的西餐。

不过话说回来,消费水平摆在这里,不管什么餐,来了都得景安化,人均消费几百在景安已经是高消费了,一盘土豆丝五十八,景兴大酒店号称五星级也不敢卖这么贵。

等了一阵,陈二哥和刘燕到了。

陈纪东挺惊讶:“楼下没看到你的车,以为你们还没到呢!”

陈耀东道:“就在楼下啊!”

陈纪东道:“屁,楼下就三辆车,哪有你的。”

陈耀东道:“哦,忘了告诉你了,刚换了个新车。”

陈纪东愣了愣:“换车了?又换了个啥车?”

陈耀东道:“楼下那个白色570,看到没?”

“我草!”

陈纪东瞪大眼:“那车好像得两百多万吧?”

陈耀东矜持地点了点头。

陈纪东咂着嘴,上下打量他:“霸道怎么不开了?”

陈耀东道:“给我爸了。”

陈纪东有种越活越回去的强烈感觉,连饭都不想吃了。

隔天,周志虎伤愈归队了。

伤筋动骨一百天,本来要养三个月的。

可天天被爹娘唠叨,周志虎哪受的了,不顾劝阻逃离家门。

陈耀东把物流仓储人员召集起来开了个会,调整了下周志虎和老杜的分工,以后老杜专管仓储这一块,物流正式交给周志虎负责,陈耀东不放心,单独留下交待了好一阵。

晚上,请全体员工吃饭唱歌。

除了裴老头,其他人全来了。

近四十号人要了两个大包厢,热热闹闹的。

姜苗苗也来了,以前上班的时候天天累的要死,休息了就想安安静静好好休息,现在闲下来天天无聊到死,偶尔热闹一下也挺不错的。

快到十一点时,陈耀东和姜苗苗正在合唱痴心绝对。

十年前的老歌,上高中那会满校园都在唱。

陈耀东八零后,姜苗苗是九零后,对这歌都不陌生。

正唱的情深意暖时,旁边包厢一个女营业员跑进来,跟坐在沙发上鼓掌打拍子的男人们说了几句什么,男人们立刻哗哗起身跑了出去,就剩下女人们莫名其妙。

陈耀东正纳闷,陈兰兰跑了进来喊了一声:“陈哥,出事了。”

“出事了?”

陈耀东愣了愣,让按了暂停,等音响安静下来才问:“出什么事了?”

陈兰兰明显有点慌:“彭万强打人了。”

陈耀东一头懵:“怎么回事?”

还剩下没出去的女人们也是一头懵,不解地看着陈兰兰。

陈兰兰喘了口急气,飞快道:“于晓芳去卫生间,碰到了一个醉鬼耍流氓,还把于晓芳打了,彭万强和范永兵他们几个把那醉鬼打了。”

“”

陈耀东脸黑了。

这特么都什么鸟事。

带着员工出来嗨皮,女职员却被人骚扰,还挨了打。

好好的心情被破坏,瞬间有点火大。

“去看看!”

连忙扔下话筒,出了包厢。

卫生间旁边的一个包厢里,两群人已经被拉开,一方十来个,男的五六个,一个光头正缩成一团在沙发上哀号,陈耀东手下的就多了,光是男的就十几号人,堵在走道里。

双方火药味正浓呢,KTV的人则守在门口,正在极力将两边分开,劝双方息怒。

陈耀东过来时,公司的人纷纷让开。

“怎么回事?”

陈耀东走到门口瞅了眼,看向抹眼睛掉眼泪的于晓芳。

于晓芳是个小姑娘,才二十岁,模样周正,算不上多漂亮。

旁边一个营业员道:“于晓芳上卫生间碰到了那个醉鬼,就对他动手动脚,还说一晚多少钱,反正说的可难听,晓芳要跑,那醉鬼抓住打她,太不是东西了。”

KTV经理连声劝说:“冷静点,都冷静点,警察马上就到了!”

陈耀东惊讶道:“报警了?”

经理连忙说道:“对方伤的好像挺重,我报警了。”

陈耀东又探了探头,看着缩在沙发上哀号的光头,仿佛杀猪一样,听着都挺惨,问一边脸色难看地彭万强:“打到他哪了,怎么叫的这么惨?”

彭光良咬牙道:“我把他命根子废了。”

陈耀东怔了下,脸色一下严肃起来。

这可有点严重。

王雪梅凑到他耳边小声说:“彭万强和于晓芳谈对象呢!”

陈耀东又一怔,接着恍然,原来是冲冠一怒为红颜,怪不得下手这么狠,看了看一脸霍出去表情的彭万强,又看了看抹泪的于晓芳,忽然笑了:“打的好,男儿天职保家眷,要连家小都护不住,还做什么男人,今天这事公司给你兜着。”

彭万强松口气。

其他员工则瞬间产生了归属感。

包厢里的一群男女则鼓噪起来,污言秽语骂声不绝。

听了几句,竟然也有来头。

被打的光头是地产商朱江洪的小舅子,那人他见过一次,但不太熟。

KTV经理抹着冷汗,只能拼命维持好秩序。

本来这种事情,能私了就私了,娱乐场所最怕警察上门,可一方是地产商,另一方虽然不知道啥来头,但开着570来的,想也不是凡人,不管哪边都不好得罪。

只能交给警察处理。

而且那个光头确实伤的挺重,想私了也没法私了。

警察很快来了。

刚问了下情况,120就到了,光头被抬上车拉走。

动手的彭万强三人被带去做笔录,其他人全散了。

陈耀东今天没喝酒,坐到车上还在琢磨这事儿咋处理。

毕竟是他带着人出来嗨皮的,出了这种事,不能不管。

从情理上来说,于晓芳是受害者,就算彭万强把那光头打成残废,法虽不容,但绝对是情有可原,这事要摊他头上,弄死光头绝对没有二话,天皇老子来了也得先弄死再说。

法律再大也大不过人心。

这事不能不管,否则人心散了队伍可就不好带了。

现在的问题是,不知道光头伤的究竟多重。

打了几个电话,才打火起车。

不管如何,也得先把彭万强保住再说,不能在派所出吃亏。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姜苗苗坐在副驾驶叹息,觉得今天运气有点太背。

陈耀东打着火,一边开车一边道:“这种事情每年多了去了,只是恰好被咱们给遇上了罢了,彭万强做的没错,要是换了我,也一样把那光头废了。”

“就不能说点好听的!”

姜苗苗白了他一眼,心里却很甜。

男人要有担当才有魅力。

这个男银是个有担当的。

她早就知道了。

上次在魔都时,就把那个二代抽了一顿。

回家刚洗完澡,电话就来了,南平路那边的派出所长。

陈耀东接起来:“王所!”

所长说道:“陈总,赵明凯废了。”

废了

果真废了。

陈耀东道:“王所了解情况,这事错不在彭万强吧?”

所长说道:“谁对谁错我说了也不算,赵明凯是朱江洪的小舅子”

陈耀东明白他的意思,道:“我知道,还得麻烦下王所,别让我的人在所里受委屈。”

所长笑道:“放心吧,现在我们的所有工作都必须合规。”

陈耀东放下心,说了几句挂了。

过了一会,区分局一位姓黄的领导又打来电话。

说了几句,这位姓黄的领导早知道了他要保人,立场也很明确,道:“这事儿吧,虽说情有可原,但毕竟伤了人,而且是重伤,对方如果不肯和解,肯定要走司法程序的。”

“我明白。”

陈耀东道:“上次去市里开会,还听市局领导念叨,市里财政困难,公安系统已经好多年没有更换过警用装备了,我们企业要想稳定发展,离不开安定的社会环境,所以兴邦农业打算给市局捐赠一批警用车辆,多了不说,三五十辆还是没问题的,还请黄局给牵个线。”

“这个嘛”

黄局琢磨了下,觉得这是好事,就说:“那行,回头我给领导汇报一下。”

说了几句还算愉快,一片和气地挂了电话。

姜苗苗等他挂了电话才眨眨眼,问道:“还有这么送的啊?”

陈耀东道:“这是捐赠,企业是可以给公家捐赠的,这叫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只要不是送给个人就行,企业赚了钱自然回馈社会,不然政策为什么扶持你。”

姜苗苗道:“可是你还在亏本,还没赚到钱啊!”

陈耀东翻个身抱住,亲着她嫩的出水的脸蛋说道:“要赚钱先修路,路都修不好怎么能赚钱。公家是爹娘,企业是儿女,儿女多了爹娘难免就会偏心,那些忤逆不孝的,肯定被打屁股,只有会讨爹娘欢心的才能吃到糖果,你这种独生女肯定是体会不到的。”

姜苗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