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96章 陈爸陈妈红包给的到是心甘情愿

第96章 陈爸陈妈红包给的到是心甘情愿

孙子。

陈耀东躲到外面给姜苗苗打了一通电话,让姜苗苗把电话给姜爸姜妈,电话里给准丈人和丈母娘拜了个年,然后就开始不停的接打电话,给人拜年被人拜年。

拜年的太多了。

公司员工,认识的老板,有合作的老板等等。

一直到进了城,到了大伯家里电话也没断过。

上午在大伯家,下午二伯家。

每年都是如此,三十初一陈家过,到了初二。得去丈人家,父辈得回娘舅家,小辈也得去丈人家,没结婚的陈耀东和陈卫东哥两,还能陪爸妈去外婆舅舅家。

等以后结了婚,可就不知道在哪里了。

在舅舅家待了两天,急急忙忙走了下三个姨妈家,初三就赶紧回了家。

明天两个姑姑要回门,家里没人怎行。

两个表哥也来了,郭小玲已经怀上了,肚子比较明显。

吃饭的时候陈耀东问薛丘明:“年过完出不出去了?”

薛丘明道:“出去啊,这家里我是待够了。”

二姑脸色有点不太好,二姑父到是稳如老僧。

陈耀东道:“嫂子都怀上,你还出去干嘛?”

薛丘明道:“生的是候再回来。”

好吧!

这也是个棒槌,多大的人了,还一点不成熟。

一直忙到初六,走亲戚才算高一段落。

初七上班,陈耀东去了一趟市里区里,给领导们拜了个年,又巡视了下门店,然后就开始忙,一大堆事情,本来还打算去保府的,结果去不了了。

物流中心马上招标启动,他这个掌舵的哪能到处乱跑。

总不能让领导等他。

签约仪式初步定在正月十八,市里同样在忙。

招标定在三月一号,完了还要搞个开工仪式,领导都要到场剪彩。

初步定在三月五号惊蛰当天,手下的人忙到飞起。

一直忙过正月十五,姜苗苗回来了。

十六这天,姜苗苗先到京城,赶了中午一趟从京城飞河西省城的航班,下午两点到河西省城,又坐了省城到景安的火车,陈耀东下午六点去车站接人。

在停车场等了一会,看到人流从出站口涌了出来。

下车瞅了半天,直到人快要出完时,才看到背着大包的姜苗苗。

天气逐渐转暖,人们身上的衣服越来越薄。

姜苗苗上身穿了件浅色风衣,腿上一条铅笔牛仔裤,配白色休闲鞋,头上戴了顶浅灰色的报童帽,靓丽大方,又透着一股清纯,依旧是人群中最靓的妞。

同行的旅人纷纷侧目,忍不住多看上两眼。

这么漂亮的妹子可是不常见。

唯一不太谐和的是背上的包。

稍微有点大了。

陈耀东迎上去,张开双臂。

姜苗苗跑过来,乳燕归巢。

陈耀东也不管路人世风日下的目光,抱着转了两圈,快两个月没见,真有点想了,没姜苗苗伺候,总觉的生活不是那么顺畅了,蹭了蹭脸蛋问:“想我没?”

“想了。”

“想哪了?”

“都想了。”

“怎么感觉过了个年胖了?”

“瞎说,我昨天称的体重,明明没胖。”

好吧!

真是个不懂情调的傻妞。

陈耀东摸了下脸蛋,取下她背上的包,问:“装的啥东西,怎么这么沉?”

姜苗苗道:“就是些衣服,还有一些保府的特产。”

“大老远的带啥特产啊!”

陈耀东道:“人来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姜苗苗眉眼弯弯的,挽着他胳膊往车前走:“老公想我没?”

“想了?”

“想哪了?”

陈耀东左右瞅了瞅:“想你身上的每一块肉了。”

“真混蛋!”

姜苗苗白了他一眼,皱了皱鼻子:“我不在你老不老实?”

陈耀东面不改色道:“当了两个月和尚,都快憋死我了,你说老不老实。”

姜苗苗紧了紧胳膊:“算你老实。”

陈耀东心里乐了下,傻妞儿真好忽悠。

等上了车,又拉过来吃瓜。

姜苗苗也热烈回应,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吃了好几分钟,陈耀东才打火起车,回家吃饭。

路上打了电话,陈妈已经开始炒菜。

到家时菜已经搬到茶几上,最后一个土豆烧牛肉也即将出锅。

“叔叔阿姨过年好。”

姜苗苗脸上挂着甜笑,先跟陈爸陈妈问好,完了瞅瞅陈卫东:“你好!”

只见过照片没见过人,这还是第一次见小叔子。

“都好都好!”

陈爸陈妈少了分客气,多了分随意。

家长都见过了,人家父母没有反对,看儿子也有结婚的打算,这基本上就等于半个儿媳妇了,而不再是不靠谱的女朋友,心态自然不一样。

以前再怎么客气也只能算是个客人,最多跟其他的客人有点不样。

现在就是半个家人了。

那怎么能一样。

至于自己是什么意见

哪有什么意见。

陈爸陈妈觉的,儿子能娶这姑娘已经是很大的福气了。

“你好!”

陈卫东只看了姜苗苗一眼,就移开目光。

不知道应该怎么称呼,只好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叫嫂子肯定不太合适,都没结婚呢。

叫姐到是合适,可问题比自己还小,实在叫不出口啊!

那叫一个纠结。

陈卫东腹诽着,老大太不地道,这不是典型的老牛吃嫩草嘛,怎么也得找个比自己大点的吧,就算同岁大个月份那也行啊,不用为了称呼而犯愁。

找个比自己还小的可真是别扭。

不过老大桃花运真好。

这女朋友漂亮的,搞的自己这个当弟弟的都不敢多看。

关键是家世还好,又是独生女。

就算老大是个穷屌丝,真跟这女的结了婚也不用为房子车子发愁。

都是一个妈生的,自己怎么就没这么好的命呐!

不能想啊不能想!

一想就不由自主的拿来作对比,很容易出问题。

吃着晚饭,姜苗苗说了说过年的趣事。

来的次数多了,到也不那么拘束和别扭了。

只有陈卫东不太熟,没啥话说。

吃过晚饭坐了一阵,姜苗苗从大背包里掏出一大袋子特产,都是些带包装的,坐飞机也带不了其他的东西,只能带一些市面上卖的包装好的东西。

陈耀东挑挑拣拣了一阵,留下了大半,小半装回包里,准备带回城里。

陈妈给了一个红包,显然早就准备了。

第一次见面给红包,过年也得给。

所以这年头娶个媳妇不容易,条件差点的光是各种红包就得出到吐血。

越穷的地方名堂也越多。

景安现在说个媳妇,结婚前逢年过节要给零花年,换季就得换装,春天有春装,夏天有夏装,秋天有秋装,冬天还得买冬装,遇到好人家花的还少点,碰到良心不太好的,衣服稍微买的便宜点,都要说怪话,娶个媳妇绝对要回到解放前。

一年少说搭进去上万块,这都是彩礼之外的开销。

车房不说,一些看不到的花销加起来不比彩礼少。

陈爸陈妈红包给的到是心甘情愿,还觉得自己儿子点了老大便宜。

要是老二将来也能找个这么好的姑娘,那就更省心了。

不求带着五十万跟儿子,只求亲家开明点,不要太挑剔就满足了。

出门上车回城。

车子起动,姜苗苗才问:“老公,你弟弟咋还没开学?”

陈耀东道:“明天就走。”

姜苗苗眨眨眼:“亲爱的,我觉得你弟弟比你帅。”

陈耀东不认同:“扯蛋,就比我高点,比我壮点,哪里比我帅了。”

“好吧,就你最帅!”

姜苗苗没再刺激他,道:“我爸妈五一可能要过来一趟。”

陈耀东精神大振道:“咱爸咱妈要来看家?”

“尽瞎说!”

姜苗苗白了他一眼,没好气道:“我爸妈可没那些稀奇古怪的规矩,看什么家呀,就是过来看看,好歹得知道你家在哪吧,得跟叔叔阿姨见个面吧!”

陈耀东连连点头道:“那我可得好好准备一下,把咱爸咱妈招待的舒舒服服,景安好地方可不少,裕北的大草原肯定得去一趟,话说我这个景安本地人都还没去过呢!”

姜苗苗道:“有内蒙的大草原好吗?”

陈耀东道:“听说比内蒙的草原好,内蒙开发的太严重,景安这地方虽然穷,但穷也有穷的好处,好多原生态地区保护的比较完整,正好咱们也一起去看看。”

姜苗苗悠然向往道:“说的我明天就想去了。”

陈耀东道:“这个季节去也是白去,草都是黄的,雪都还没化开呢,至少要等五一才有绿色,九月份草就黄了,一年也就三四个月的时间适合去草原,其他季节都不行。”

姜苗苗拿过他放在档杆上的右手,一边数着手指头,一边说道:“亲爱的,咱们夏天了去仁固的山里采蘑菇吧,我还没采过蘑菇呢,不知道怎么长出来的。”

陈耀东道:“地上就有啊,咱家的地埂子和那些老树根上夏天就长蘑菇,等七月份带你去采,你们城里长大的人都五谷不分,你不会连麦子和韭菜都认不出来吧?”

姜苗苗白了他一眼:“瞎说,我大伯就是农民,小时候我爸妈经常带我去乡下,我见过麦子好吧,怎么可能不认识,哎,老公,我还有个事要给你说。”

陈耀东问:“啥事?”

姜苗苗道:“我给我爸说了你要投资建物流园的事,正月的时候我小叔来我家,我爸就给我小叔说了,我小叔包工程的,让我问你有没有工程给他干,我不知道怎么拒绝。”

陈耀东道:“多大点事,我给你小叔分点活就完了,他干多大的工程?”

姜苗苗道:“我也不太清楚,听说去年包了一千万的工程。”

陈耀东心里有数了,摸了摸脸蛋道:“小问题。”

姜苗苗没有再说话,拉着他的大手贴在脸上,真想就这么直到永远。

过了一会才道:“要不我给我爸说,让他拒绝掉吧,真让人为难。”

“没事!”

陈耀东道:“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姜苗苗嗯了声,就没再说。

回到景秀御园,已经八点半了。

上楼进门,陈耀东把包扔到沙发上,就拉着姜苗苗直奔卧室。

姜苗苗忙推他:“先洗澡。”

“先把你吃了再洗。”

“路上出了不少汗,脏死了。”

“汗也是香的。”

“喔喔,先把窗帘拉上。”

“没事,别人也看不到。”

大半个小时后。

两人香汗淋漓,去浴室冲洗。

站在花洒下面,还贴在一起,一人拿着个澡巾,互相搓。

陈耀东一边搓,一边道:“苗苗,过几天你去一趟魔都。”

姜苗苗问:“去魔都干嘛?”

陈耀东道:“去看一下别墅装修,我让王欣找了个装修公司,设计方案出来了,设计的还行,报价有点高,报了三千多万,你过去看一下,多找几家装修公司比比价。”

“这么贵!”

姜苗苗吓一跳,装修个房子要三千多万,这还真是第一次听说。

陈耀东嗯了声:“所以才让你过去看一下,别被那女人坑了。”

姜苗苗道:“王欣不可靠吗?”

陈耀东道:“人啊,谁没点贪欲,老话不说了吗,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有了机会谁不捞钱,有没有猫腻现在还不好说,你过去看看情况再说。”

“好吧!”

姜苗苗答应了一声,正好去魔都看看几个关系比较好的同事。

第161章超级大饼

寒假结束,学生开学了。

陈卫东走了,罗美也走了。

陈爸陈妈把儿子送到车站,又去了景秀御园。

新房子装好了,床罩被褥锅碗瓢盆什么的还没有,得买买买。

两口子不知道买房子和装修房子的钱是儿子出的,还以为全是姜苗苗出的钱,陈耀东也不让姜苗苗说,两口子觉得儿子既然已经想好要娶这姑娘,白得一套房子,剩下的这些东西就应该自己买,于是决定今天陪姜苗苗逛街,把该买的全部买齐。

到楼下时,姜苗苗已经等在楼下。

两口子没下车,姜苗苗上了后座,霸道就开走了。

陈耀东没时间逛街,明天要搞签约仪式。

大后天要招标,事情一件接一件,虽不至于焦头烂额,但也没多余的精力想其他的。

上午哪些没去,就在公司和裴老头捋了一下细节。

老头这方面不用人操心,确实让陈老板省心不少。

和官方沟通的妥妥当当,衔接的很到位。

好多东西甚至陈老板也不懂,到时只管听指挥就行了。

下午又听工程部的汇报,马上要招标了,投标的单位多如牛毛,一部分工程是邀标,成本和利润都很透明的工程陈老板不打算招标,直接拿出来找人干就行了。

或者照顾一下那些个关系部。

有技术难度的,才拿出来公开招标。

花的可都是他的钱,这方面陈老板一点不含糊。

盯的也紧。

工程那一套虽然不太懂,但认识的工程老板可不少,以前打麻将的时候,没少听那些干工程的老板吹牛B,一些潜规则和门道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

晚上应酬,回家的时候已经十点了。

喝了近一斤酒,脑袋晕乎乎的,进屋躺着就不动了。

姜苗苗费劲的给他脱光,已经开始打呼噜。

“老公?”

拍拍脸蛋,没反应。

姜苗苗心疼的不行,闻着一身的汗臭味道,就忍不住皱了皱鼻子,把脱下的衣服拿出去塞洗衣机,先接了盆水,把人拖到床尾,膝盖以下部分耷拉下去,正好够到水盆,把臭脚给洗了,然后费劲的拖回床上,洗了条毛巾沾着洗衣粉擦了好几遍,才算消停。

一番折腾下来,姜苗苗累出一身汗。

冲了个澡出来,衣服已经洗好,全部拿出来挂到卫生间,然后关灯睡觉。

陈耀东睡的跟死猪一样,一动不动,只有呼噜声。

姜苗苗知道他晚上应酬的啥人,所以心疼。

凌晨五点,陈耀东醒了。

是渴醒的,口干舌燥嗓子冒烟。

爬起来找水喝,把姜苗苗也弄醒了。

“你先睡,我去喝点水。”

陈耀东嗓子有点哑,没有让她起来,连灯也没开,摸着黑找到拖鞋出去,找客厅才把灯打开,连喝了两杯温水,才觉得嗓子舒服了些。

关灯回到床上,搂着姜苗苗继续睡。

一觉睡到天亮,姜苗苗先醒了。

起来给他找衣服时,陈耀东也醒了。

宿醉懒床,有点不想起。

直到姜苗苗把早饭做好,才爬起来洗脸吃早饭。

上午要去市里出席签约仪式,不然说什么也不起来。

一边吃着早饭,一边问姜苗苗:“东西买好没?”

姜苗苗道:“基本上差不多了,剩下的我慢慢再买。”

陈耀东道:“哪天我闲了陪你去逛逛。”

姜苗苗眉眼弯弯的点头,说了说昨天逛商场买东西的经过。

陈耀东吃完早饭就走了,直接去了市里。

上午十点。

市场里举行了隆重的项目签约仪式,市里出地,兴邦农业公司全额投资,建设河西最大的农牧产品批发市场,在媒体的见证下,陈老板和市府大老板共同在投资协议上签字。

不但市属媒体全数到场,连省里的媒体也受邀而来。

相关报道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