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2011开始 > 第97章 裴松年问:打算拿多少地皮

第97章 裴松年问:打算拿多少地皮

天晚上就发了出去。

省市各级媒体争相报道,大谈特谈建设农牧产品批发市场对景安市做强做大农牧产业和疏通河西走廊农牧产品集散和物流输运产业链条中将会发挥怎样重要的作用。

重点突破了景安在招商引资上取得的丰硕成果,以及进一步健全完善农牧业基础设施和兴农富农、解决景安农牧产品流通不畅问题方面的决心和信心。

总之各种报道铺天盖地。

不少人都知道了陈老板。

亲戚们知道了。

同学们看到了。

朋友也看到了。

多少知道点的亲戚只是意外,不知道的则惊讶。

最惊讶的还是同学。

在景安的,不在景安的,几乎所有高中同学都知道陈耀东发了财,但看了新闻才知道陈老板现在有多牛B,八个亿的投资项目,都特么能跟市老板签协议了。

一时微信和QQ群热闹的不行。

陈耀东甚至还接到了几个一直有联系的同学的电话。

比如梁静,比如李成芳。

八个亿是对外吹的,卖猪肉的都注水呢,这种事情当然也得注点水份。

不然怎么能凸显项目的重要性和市里招商引资的丰硕成果。

房地产不能算,基建也不能算,单纯经济建设领域,兴邦农业的这次投资,可以说是景安这么多年在支柱产业农牧业领域最大的单笔投资,委实值得大书特书。

不管招商引资,还是民生工程,都有很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毫不夸张的说,这是一笔丰厚的政绩。

市里满意,区里满意。

领导们满意了,陈耀东自然也满意了。

参加完签约市仪后,市府大老板专门留下陈耀东,跟他探讨了一番企业的发展。

陈耀东心气越发足,给大老板汇报了一下兴邦农业的规划,最后道:“领导,我想做一家千亿市值的农牧业公司,但是景安缺人才啊,领导能不能给解决下人才问题?”

“千亿市值?”

大老板眼神动了下,第一反应是画饼。

陈耀东点着头,实话实说:“我打算用五年时间,至少投入五十亿对河西农牧业产品的生产、物流运输、终端销售进行全面整合,打通所有中间环节,形成从农民种植生产到终端直销的一体化经营模式,然后利用两到三年时间固本强基,实现盈利后,再借助资本的力量向北上广深等纯粹依赖外运农产品的一线城市扩张,将咱们河西的农牧产品推向全国。”

大老板问:“资金能跟上?”

陈耀东点点头:“资金没有问题,有问题的是人才啊,领导,咱们景安太缺人才,我想找个能顶事的高管都找不到,现在咱们庙小,外面挖人也挖不到,只能矮子里拔将军,市里能不能给帮忙解决一下人才的问题?不然太拖后腿了。”

大老板心里跳了跳,资金没有问题?

五年至少投五十亿,对于景安这种的穷地方,甚至河西这样的穷省来说,如果真有实打实的五十亿资金投到农业上,绝对能产生巨大的化作反应。

兴邦农业公司的经营模式他了解过,几个亿的投资都签下了,怎么可能不了解。

把所有中间商干死,最后一家独大。

官方不怕企业一家独大,越大越好。

甚至就算想让一家独大,好多企业也独大不起来。

特别对于景安这种连个拿的出手的企业都没有的穷市,更希望树立个标杆,能有一家龙头企业出来撑门面,真正把某一个行业做大做强,那才是最大的成绩。

而至于那些中间商,说实话死就死了,其实没人关心。

有时为了扶持产业做大,连农民的利益也不得不牺牲。

更不要说那些中间商了,卖不了菜还可以卖别的,东家没饭吃了西家还能吃到。

真要是能扶持起来一家具有全省甚至全国竞争力的本地龙头企业,牺牲那些小商小贩算得了什么,况且这只是正当商业竞争,你竞争不过死也是活该。

最近好多菜商上访,大老板当然知道。

只不过这点小事还够不上让大老板亲自过问。

从景安的利益出发,兴邦农业真要是有那个资本实力把全省农产品市场洗一遍,垄断省内的农牧产品终端销售市场,市里就算明面上不支持,暗地里绝对全力支持。

毕业兴邦农业是景安的本土企业。

本土企业要能做大做强,这可比招商引资来一大堆明星企业更能出成绩。

毕竟自己孵出金凤凰和种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的意义不同。

可是,这小伙子真有这么强大的资本实力吗?

大老板有点不敢信。

之前听人说过,兴邦农业是重资产运营,除了最早开业的两家门店,剩下的门店全都是直接购买店铺,到现在已经砸进去六千多万,更离谱的是竟然没有银行贷款。

大老板不知道兴邦农业的资金从哪来的,这也不是他关心的。

他关心的是这个五年五十亿是不是画饼。

“资金真没问题?”

大老板忍不住又问了一声。

陈耀东道:“没问题,全是自有资本注入,当然如果市里帮忙协调贷款,兴邦农业公司肯定会发展的最好,不知道市城有没有这方面的政策?”

“这个以后再说吧!”

大老板摆摆手,思索了下,道:“这样,人才的问题好解决,回头你先弄一个详细的计划我看看,需要什么样的人才列上,我让市里组织一个行列研讨会,邀请一些行业专家和专业人士来交流交流,能不能招揽到人才就看你自己了。”

“谢谢领导,麻烦领导了。”

陈耀东忙点头,政企一家亲嘛!

就得解决实际问题,才是好领导。

大老板忍不住问了一句:“你玉器生意做的很大啊,能抽出这么多资金?”

陈耀东道:“领导放心,我做的都是干净生意,资金来源合法合规,绝对没问题。”

大老板点点头,不好再问,端茶送客。

千亿市值有点悬乎。

不过真要能投进去五十亿,在省内做大还有很有可能的。

只要做成省内龙头,成绩就不会差了。

只要不是太差,上市也不是没有机会。

景安到现在还没一家上市公司呢。

若能培育出一家上市公司,这个成绩就更好了。

大老板转了个念头,就把这事放一边,又琢磨起过几天的动工剪彩。

下午。

陈耀东继续应酬,物流中心的工程马上要启动,找上门的牛鬼蛇神越来越多,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整个景安就是一张巨大的关系网络,把所有人都收在了里面。

好几个亿的大工程,委实牵动了景安不少人的神经。

但凡是有点关系的,无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

甚至就连省里都来了不少人。

要么自认不凡,直接自报家门找上门来。

要么拖关系找领导,走曲线救国。

又应付了一晚,实在有点烦。

第二天哪里都没去,直接关在办公室里,亲自写规划。

陈老板的规划粗暴简单,可不是什么详细的企业规划,大多只是个大概的方向,或者是目标,把所有东西捋了一遍,既定目标不变,又添加了一项内容。

老话说农牧不分家。

兴邦农业公司现在就一条腿走路。

陈耀东在新的规划里加上了牧业的内容。

说的高大上点叫作牧业板块。

用白话来说,其实就是想养猪。

还是之前陈兰兰的建议。

陈耀东觉得挺不错,反正不差钱,那就多搞几个产业。

反正都要做产业链,把养猪也做成一条产业链也不错。

写完之后,又跟裴老头和王平安讨论了一下。

王平安对陈老板的想一出是出有点无奈,但却不敢说,本着做一个合格经理人的原则给提了不少建设性的意见:“小规模养殖靠成本,大规模养殖靠管理,而即便是再怎么精细化管理,也很难具备核心竞争力,除非能做成全产业链。”

陈耀东道:“说说你的想法。”

王平安道:“现在养殖业的成本已经很透明了,大规模的养殖,要么在精细化管理上下功夫,要么在全产业链上想办法。靠精细化管理降成本存在天花板,因为产游的产业链并不受控,有些成本是没办法控制的,所以只能搞全产业链,我知道内地有些大型农牧企业做的不错,但没具体研究过,只知道好多养猪的大企业都有自己的饲料加工厂,甚至有些农民办的小养殖场自己在种玉米做饲料,我觉得可以往这方面考虑发展。”

陈耀东道:“你先回去好好研究一下,给我拿个具体点的规划出来我看看。”

王平安接下了任务。

陈耀东又对裴老头说道:“裴总跟市里沟通下,先把地皮给落实一下。”

裴松年问:“打算拿多少地皮?”

陈耀东道:“一万亩吧!”

“”

裴松年都愣了一下。

王平安也愣了一下。

这胃口也太大了吧?

裴松年忍不住问道:“陈总打算养多少猪?”

陈耀东道:“要么不养,要么就直接大干,养个万把头猪有什么意思,按照年出栏一百万头的规模去规划,野头滩那么大地方,地皮不要白不要。”

王平安忍不住说道:“年出栏上百万头的规模和几万头规模,难度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不做全产业链的话,很难做起来,要解决的问题也会很多。”

陈耀东道:“又不是让你一天把罗马建起来,人家盖楼的都还分几期工程呢,可以分几个不同的阶段去做,规划是规划,现在先把地皮拿下,别等后面做起来了再拿地皮。”

裴松年道:“野牛滩的地再不值钱,一万亩地也得几千万了。”

陈耀东道:“几千万不多,我在魔都买了个大别墅,装修一下还得几千万呢,不要担心钱的问题,地越多越好,好像市里在这方面还有政策支持,顺便咨询一下,能省就省。”

裴松年惊讶道:“陈总在魔都买别墅了?”

王平安也惊讶,这事他们可不知道。

陈耀东点点头:“年前去处理生意,在那边买了个别墅,以后你们过去旅游,可以过去住上两天,不过装好的话估计要到下半年了。”

裴老头笑着说:“行,以后有机会一定去魔都体验一下陈总的大别墅。”

王平安也有这心思,也不再为陈老板操心资金问题了。

这明显是个不差钱的主。

作为一名合格的打工仔,要考虑的是如何把老板给画的饼变成现实。

这才是自身的价值所在。

王平安还有点振奋,陈老板这么财大气粗,只要把企业做大了,好处还能少的了?

若将来有一天,兴邦农业真的上市,陈老板能不分点股票?

越想越觉的有盼头。

这可比之前那个连花个十万块都要斤斤计较一番的农业公司强多了。

陈老板也比之前那个连多买几包打印纸都要唠叨的老板有格局多了。

这才是干大事的人。

张口就是上万亩地,怎不让人振奋。

下午,陈耀东接上姜苗苗去了火车站接人。

姜苗苗三叔姜有信来了景安。

随行还有两人,一个预算员,一个技术员。

姜有信四十岁左右,身高有一米八,比姜爸要高点。

不过很瘦,细的跟竹杆似的。

“小叔,这是陈耀东。”

“耀东,这是我三叔。”

姜苗苗给双方介绍。

陈耀东很客气:“姜叔叔好。”

带了一个姜字,明显和对待姜爸时有区别。

“好好,小陈一看就是做大事的。”

姜有信很热情,提着陈耀东的手使劲晃了一下。

还不忘夸奖姜苗苗:“还是苗苗眼光好,以后得帮我多教教芸芸。”

姜苗苗没谦虚,坦然接受了表扬,又问:“小叔,芸芸开学了没?”

陈耀东笑呵呵,招呼了下两个明显是跟班的年轻人。

姜有信道:“开学了,我和你婶婶可算解脱了,养了十八年,总算上大学了。”

姜苗苗笑吟吟:“小叔,你这话要是让芸芸听到了可得伤心。”

姜有信满不在乎道:“听到就听到了,当着她的面我也这么说的,你又不是不知道,那丫头有多叛逆,我说她一句,她能顶回来十句,要不是亲生的,我都不想养了。”

姜苗苗只能笑,这种话不太好接。

只能说教育方式不一样,最终的结果也不一样。

说了几句,一行六人去了停车辆。

小张一直跟在后面,没怎么吭声。

姜有信上了陈耀东的车,随行的技术员和预算资料员则上了小张的车。

先去景秀御园,陈爸陈妈在家等着呢。

这是亲戚,姜苗苗的亲叔叔,不能直接送酒店,肯定要先去家里。

陈爸陈妈也得出面接待,不能让人觉得陈家人不热情。

毕竟要娶姜家的闺女呢!

到了景秀御园,客气一番在客厅坐下。

姜有信见识广,陈爸陪了聊了几句就没啥话了。

基本还是陈耀东陪着聊,陈爸偶尔插两句。

和姜爸姜妈说话时要谦虚再谦虚,招呼姜有信又不一样。

该露实力的时候陈耀东可不含糊。

喝了杯茶,坐了一刻钟,下楼去吃饭。

要是来的姜爸姜妈,那肯定要在家里招待。

可来是的叔叔,还是个老板,家里就有点不太周到,所以还是放到了酒店。

陈耀东在景兴大酒店订了桌,到的时候太阳已经落山了。

聊了几句等菜上来,就把酒打开,酒店提供的飞天茅台。

陈耀东倒上酒,先敬了一圈。

姜有信酒到杯干,喝的很是豪气。

等菜上来,边吃边喝边聊。

姜有信很是敬了陈爸陈妈几杯酒,羡慕陈爸陈妈生了个有本事的儿子。

夸的陈耀东都有点飘飘然。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陈耀东才主动问到了正题:“姜叔想干多少工程?”

姜有信笑着说:“什么都行,有活干就行。”

陈耀东道:“姜叔哪方面比较拿手?”

姜有信道:“土建和建筑工程我都很拿手。”

陈耀东点点头,没有再问。

酒足饭饱,把人送到酒店套房,下楼回家。

陈爸的车留下,暂时给姜信在景安出行用。

小张送陈爸陈妈回开阳,老杜则开陈老板的车送回景秀御园。

车上。

陈耀东握着姜苗苗的手:“苗苗,你三叔和咱爸咱妈观念区别有点大啊!”

姜苗苗道:“我小叔没念几天书,十几岁就出去闯了,观念肯定和我爸不一样,和你二堂哥的观念差不多,不过人很大方,一直对我挺好,你是不是很为难?”

“没有!”

陈耀东道:“一点工程有什么好为难的,给谁干还不都一样,给你小叔干,难道他还好意思给我偷工减料?别多想了,我心里有数。”

“嗯!”

姜苗苗轻轻嗯了声,头靠在他肩上。

第162章找个温暖的人过一辈子

三月一号,原本晴了半个月的天气又阴了。

早上起来,就一直在刮风,辞的人心烦躁。

兴邦农产品批发市场的招标在景兴大酒店举行,陈耀东全程参加了招标的过程,没有找招标公司,工程部自己组织的,姜有信带着技术员和预算员旁听,没参与投标。

招标结束,没有当场公布招标结果。

晚上,陈耀东组织开了一个专题会,专门研究中标单位。

感觉有问题的,直接踢掉,从投标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