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这个医生来自一千年前 > 第1章 这位大哥

第1章 这位大哥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这个医生来自一千年前》

作者:我忘记密码了

内容简介:

公元1020年,是北宋真宗天禧四年,辽圣宗开泰九年。华青衣,年二十,徐州沛县人士,世代行医。祖训曰:不为官,不入仕,一饭医一人,不留余财,不医必死。这天,华青衣一时未守祖训,医人多收了三文。回山途中便被强盗夺财而死!等到他再醒过来,竟然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千年后!在科技高度发展的现代,他又将如何生活下去呢?

序章悔不该

“活菩萨啊!小华神仙慢走!”

身后的老妪还在依着门扉感激的目送着华青衣的离开。

华青衣有些无奈。

对于他来说,救回老妪的当家老汉不过是举手之劳,但是这老妪却这般的感恩戴德,着实让他有些无福消受之感。

摸了摸怀里放着的三文钱,华青衣脸上的苦笑更加苦涩了几分。

“祖训曰:不为官,不入仕,一饭医一人,不留余财,不医必死。”

感受了下那三个钱币上还带着的余温。

又苦笑了一声。

“这下回去可要被那个老头子念叨了!”

眉峰似剑,眸若辰星,鼻梁高挺,唇若点朱,柔顺的长发简单的束在脑后,一袭洗的有些褪色的素色布衣,这就是华青衣现在的模样。

以前他刚刚获得许可独自行医的时候,走在路上甚至会被一些登徒子当成一个貌美女子来调笑一番,直到后来他在这地方略有了些名声,这境况才好了许多。

不过这幅在外人看来仿佛翩若惊鸿矫若游龙的外表,在华青衣自己看来,却是没有什么好稀罕的,家里那个老头子才更过分。

从他记事起,那个老头子就是那副他看了都会有些失神的英俊容貌,这不知不觉中都已经过了十几年了,那个老头子竟然还是那副容貌,一点都没变!头发都没白一根!

也难怪这些民众总把他们当成神仙一样。

叫那个老头子,神仙。

叫他嘛,小神仙。

华青衣走的越发远了,想着什么时候,这些人叫他,要是能去掉那个“小”字就好了。

“老婆子”

破旧的草庐里传来了一声虚弱的呼唤。

这个方才还在目送着华青衣离去的老妪听到这个声音,惊喜不已。

立马快步走进了草庐里去。

“老婆子,你怎么也陪我一起下来了”

“呸呸呸!瞎说什么呢!你这个死老鬼!是小华神仙碰巧路过救了你这条老命!”

“啊那得好好谢谢人家不能人家说吃顿饭就算药钱咱们就当真啊”

“还用你说!上次小华神仙说什么也不收,这次我好说歹说,总算是让他收下了!”

“咱们家还有钱吗你给了多少多给点别太抠搜人家是救了咱们的命啊”

“三文”

哐啷一阵声响!

“你这个抠搜婆子!人小华神仙救了我的命,你就给人三文!”

“咱们家只剩这三文了”

“”

低声的抽泣声隐隐约约。

“唉世道不易”

“活神仙哪”

已经走的不见了身影的华青衣自然是听不到这句话了,不然他也许会高兴的说句“总算是没有个小字了”。

公元1020年,是北宋真宗天禧四年,辽圣宗开泰九年。

52岁的宋真宗赵恒在位二十多年了,48岁的辽圣宗耶律隆绪在位三十多年了,都是权力稳固,政令通畅。

宋辽双雄对峙,谁也吞并不了谁。

闹独立的党项人和东北的女真人还没有成气候。中华的版图,此时显得较为清静。

这一年,范仲淹31岁,包拯21岁,欧阳修13岁,狄青12岁,苏洵11岁,邵雍9岁,蔡襄8岁,周敦颐3岁,司马光1岁,曾巩1岁。

前两年,赵祯被立为太子,后世称其为宋仁宗。

一个美好的时代即将到来。

不过这个美好的时代对于这些最底层的人民来说,却并没有多大的变化。

居于深山,远离纷乱,能够安度一生,便已经算是前世积福了。

“不惑于表,用药当简,身心交用,治于未病”

华青衣自小随老头子居住在这深山之中,自然是没有什么朋友玩伴,不过他也是习惯了如此。

此时独自回山里去,便也是大声的唱着自己编的曲儿,脚步轻快。

这曲儿是他自己乱哼哼,不过这词就是老头子传授给他的医术口诀了。

小时候,老头子总喜欢强逼着他把那一部部的医书都背下来,那会儿他哪敢反抗啊,只能想方设法的让自己背的更轻松点。

这谱成曲儿唱着背,就被他逐渐养成了习惯,每当四下无人的时候,他便拿出来唱上一番,一方面解了自己的闷,一方面也算是又巩固了一番。

至于人前,他可不敢唱。

华青衣可记得第一次他在人前唱起这些的时候,那个老头子发火的样子。

“青衣!这些医书都是先祖代代相传,乃是一脉谋生之法!但是绝不可自恃医术,也不可私自外传,唯求苟全性命于世!八百多年来,历代先祖但凡有改名换姓以此医术谋得名利者,皆无什么好下场!先祖华佗便是死在了这炫耀医术之下!”

“医一人,但求一饭,一饭过后,再无亏欠!入世乃是为生计,而出世则是求平安!万万牢记在心!”

老头子说的话总是有道理的,虽然不少他说过的话,华青衣哪怕直到现在也还是没有明白,不过彼此相依为命,老头子是对他最好的人,肯定不会害他。

从那老妪家出来,这已经走了半晌。

在那老妪家中吃过的东西,这会儿也是消化的差不多了。

按照老头子的说法,这每天吃两顿就够了,多吃也不过满足口腹之欲。

华青衣摸了摸肚子,那老妪家中自然是没有什么多好的东西能吃,不过一碗米饭都已经是特地为了感谢他才凑出来的。

那个老头子岁数大了,吃少点也没什么,不过他这个大小伙子吃这点,那晚上肯定得饿醒个几次不可,不过此时荒郊野外的,这一路回去也没有什么人家了。

摸了摸怀里的三文钱,华青衣有点作了坏事的忐忑与兴奋。

忐忑在,他违反了祖训,在吃了患者一顿饭之后,还多收了人家钱。

兴奋在,他明天早起说不定可以去市集上买上两个菜包子!

他可是馋了好久了!

“站住!”

山间小路两旁的树丛里,跳出来一伙手提着木棒、锄头之类乱七八糟东西的汉子。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载!要想过此路,留下买路财!”

吆喝的声音有些虚。

华青衣四下看了看,没什么其他的人影,看来应该是在对他说话了。

他也没见过这阵势,看这一个个的汉子满脸的凶神恶煞,心下也不禁惴惴。

“这位大哥,你脚步轻浮,两手无力,额垂气短,有些内虚之相,在下送上一方”

出于习惯,华青衣看着那个当头吆喝的大汉,顺便诊断了一番。

他这家传医术,精通内、外、妇、儿、针灸各科,对外科尤为擅长。

这望闻问切之术,华青衣自然也是早已纯熟,这一眼之下,他就已经看出了这个吆喝着的大汉身体里的问题。

不过正当他准备说出方子的时候,却被那大汉出声打断。

“什么破玩意儿!快给爷爷我把值钱的家伙事儿都交出来!不然叫你有命来,无命走!”

声如破锣,气如鼓风。

病入膏肓了啊。

华青衣为自己刚才的眼拙有些汗颜,这祖训有云,不医必死,这个大汉这番景象,显然是已经药石无医,他刚才竟然一时心理压力没有看出来!差点违背了祖训!

“这位大哥,对不住了,刚才是小弟看走眼,你这病已入体,眼下还未发作,不过不出三日,就会气血上冲,面红若彤,最终吐血暴毙而亡,你有什么未了之事,可以提前安排了。”

这些个大汉面面相觑,这是不是个傻子?

他们这一顿家伙事儿,有点脑子的都能看出来他们是山贼吧!这小子莫非不怕?

见这些大汉没有吱声,华青衣红着脸,又小声的补充了一句。

“刚才小弟厚颜出了个方子,乃是错以为大哥你还有得救,实在是抱歉。”

“”众山贼一时无话。

“大哥!这小子是咒你死呢!”

一个看起来有些机灵劲儿的瘦猴似的中年汉子出声说道。

“啊?”

那被叫作大哥的大汉听到这话,顿时怒了!

“你小子活腻歪了!”

对着华青衣胸前就是一脚!将他踹出老远!

“兄弟们!去!把这小子身上值钱的东西都给扒了!衣服也别留下!

几个汉子立马朝着被踹倒在地,蜷的跟只大虾似的华青衣扑了过去。

“大哥!这小子身上就搜出来三文钱!”

“大哥!这衣服看着干净,洗的次数太多了,薄成这样咱们一撕就破了,没法穿啊!”

摸了摸自己光溜溜的脑袋,领头的汉子有些气不过。

“奶奶的!三文钱!要是你没钱爷爷我都好心放了你,你这三文钱是瞧不起爷爷啊!爷爷最忌讳的就是三这个数!”

”小子!要怪就怪你自己命不好!爷爷我被官府追到这穷乡僻壤来,本来就一肚子火!你特娘的还敢咒爷爷死!爷爷就让你先死!给我往死里揍!”

平时虽然也会在老头子的要求下做一些锻炼,养气修身,但是从小到大都没有和人动过手的华青衣哪里是这群亡命之徒的对手。

本就被那带头的光头大汉那一脚踹的五脏六腑像是翻了个个儿,这会儿又被这些人劈头盖脸的一顿乱揍,没一会儿功夫,就有些气若游丝了。

“心律不稳,气若抽丝,这是命夭之兆啊。”

即便到了这时候,华青衣也没忘了给自己诊断一番。

眼睛已经睁不开了。

意识渐渐的淡了。

“早知道就听老头子的话,不收这三文钱了!悔不该!”

悔不该啊!

第一章一千年后(1)

朦朦胧胧中,华青衣看见了那些大汉。

“大哥!你脸色好红!不会真的是那小子说的气血上冲吧!”

“想死啊你!那小子都是胡说!我这噗!噗噗噗!”

“大哥!大哥!你怎么了!”

带头的大汉口中吐血不止的倒在了地上,一众大汉围着他,不一会儿又不知为何开始了内讧,最终都带着伤倒在了地上。

朦朦胧胧中,华青衣看见了老头子。

“唉,青衣,早教你严守祖训,又怎么会落得如此这般。”

“也罢!在世人眼中,华佗之后,本就再无后人,如今你这一去,我也再无入世之心,这华氏一脉也就此断绝罢!”

“你那多收的三文,我帮你拿回来了,和你埋在一起,望你能够牢记在心。”

老头子那一头乌黑的头发,竟不知道何时,变成了一袭苍白。

远去的背影,还有那滴落的泪水,模糊了华青衣的视线。

“轰!”

“轰隆隆!”

雷电,乃是天地之威!

其声轰鸣,震耳欲聋。

华青衣被这轰鸣声炸醒了过来!

“唔唔”

周围漆黑一片,他像是被什么压在了下面,连呼吸都有些不畅!

华青衣没敢睁眼,恢复了感觉的皮肤能够感觉得到,压在自己上方的,是一层不知道厚薄的土!

别被闷死了!必须要赶紧爬出去!

手脚就像是许久没有用过了一般,有些生锈的感觉,无法顺利的活动。

华青衣知道这是血液运行不畅的表现,如果此时手里有银针,他倒是可以通过针灸之术来舒缓一下这种感觉,可惜现在这情况也只能是想想。

在他不断的挣扎下,总算是从土里钻了出来。

也幸好盖在他身体上的土层并没有多厚,不然就以他这种身体状态,怕是真会被闷死在土里面。

“呼!”

“哈!”

从土里爬出来的华青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从没有哪一刻像现在这样,呼吸竟然都让他感到了幸福!

思绪还有些混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忽然被埋在了土里。

不过当务之急,还是赶紧想办法确认一下方位,然后去找老头子,自己这也不知道失踪了多久了,老头子肯定担心的不行。

“嘀嗒!”

“嘀嗒嘀嗒!”

随着雷声的响起,这阵雨终于是下来了。

换做平时,华青衣可能还会高兴一番,这场雨下下来,那些农户田里的收成又能好上一点。

不过现在他是没有了这个心情。

身上的布衣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现在已经准备罢工了,好几处地方都出现了裂口,怕是没法缝补了。

“唉,这身衣服要是坏了,我可就真没衣服可穿了。”

在不留余财的祖训下,华青衣从小到大,生活都比较清贫。

就连吃什么,都是取决于治病的患者提供的是什么。

这要是衣服坏了,就只能自己采药去集市换些布匹,自己再缝制一身了。

不过就算是要采药,也只能在平常的医人求饭以外的时间才行,毕竟穿不暖顶多受点冷,吃不饱就可能饿死了。

衣服坏了,现在又下起了雨,这实在是有点不走运!

华青衣四下张望了下,远处有点点的光亮,应该是有人家。

算是安下了心。

在老头子的教导下,华青衣从十四岁开始独自行医,自那以后,就再也没有挨过饿了。

世间皆苦,凡人一世,不过生老病死。

这生,这老,这死,他华青衣是没有办法插手的。

不过这病,就是华青衣的长项了。

毕竟他是真的靠医术吃饭的!字面意义上的吃饭!

现在既然有人家,那他施展医术换一顿饭,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

这边想完了事情,才反应过来周围的温度又低了点。

华青衣顺手在一旁不知道什么名字的树上摘了一片硕大的叶子,这雨虽然不大,不过这一路淋过去,再好的身板也得病上两天。

寒气入体啊!

“不惑于表,用药当简,身心交用,治于未病”

黑夜中响起了一道奇怪的歌声。

边打着哆嗦,华青衣边深一脚浅一脚的望着那光亮处而去。

离得近了,一个有些奇怪的牌匾出现在华青衣的眼前。

“住宿”两个有些奇怪的字平整的写在一个发光的箱子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布做的箱子,在里面灯火的的照射下,大老远就能瞧见。

不过华青衣就是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样的灯火,竟然能够发出这么亮的光。

他凑过去那个立在一户人家门口的箱子上瞧了瞧,一个个发光的小点差点把他眼睛都晃瞎了!好亮!

再去看那人家。

方方正正的房子,和他以往见到的那些破旧的茅草屋简直是天壤之别,就算是县城里那些老爷们的宅子怕也是没有这栋房子气派!

竟然还是好几层!

以往给人医病换取饭食的时候,虽然老头子是无所谓患者穷还是富,只求一饱即可,但是华青衣毕竟还年轻,做不到老头子那般清心寡欲,对于有钱人家的邀请,虽然不会刻意的优先,不过还是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