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他来自虚空 > 第1章 第二章 无边黑暗中唯一的光

第1章 第二章 无边黑暗中唯一的光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他来自虚空》

作者:可能有猫饼

内容简介:

天谴开局的凯恩穿越到了符文之地最危险的角落——失落的艾卡西亚。在不见天日的地下,人迹罕至,野兽横行。如果不是那个变成怪物的女孩,凯恩可能就会自我了断成为史上最短命的穿越者。为了活下来他不得不抱紧卡莎的大腿。但软饭不能一直吃,他开始复刻发生在卡莎身上的医学奇迹,冒着生命危险主动接纳虚空,想要给自己安上共生的虚空肤甲。但他没想到的是,真正做到的那一刻,虚空居然怕了……

第一章陷落地下世界

凯恩猛然睁开了眼睛,剧烈的咳嗽吹起大片干燥的尘土。

眼前漆黑一片不见天日,但他想自己并没有目盲,因为他隐约看到挂在自己睫毛上血与土混凝成的碎块轮廓。

“我不是死在地震里了吗?这里是哪里?”

他嚅嗫着干裂的嘴唇,大人小孩的哭喊在耳边回荡令人恐慌。挣扎的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牵扯出钻心的剧痛在胸膛里扭曲回旋。

“嘶,好疼,我的脑袋在流血,我的肺也……”

晕眩感轰然而至,像在耳边引爆了一枚炸弹,他的耳膜鼓起嗡嗡作响。

这具身体留下来的记忆开始融合,就像一勺白糖撒进了滚烫的开水中,被沸腾的水流抛飞又卷下,最终因为格格不入而而被强大的外力挤压消融,成就了一个外来的灵魂。

一个既陌生又熟悉的世界,符文之地。

恕瑞玛大陆最危险的角落,艾卡西亚。

愚昧无知的村人,世代生活在这片残酷的沙漠中,丝毫没有发觉危险已经悄然蔓延到脚下。

地下密布着数不清的虚空造物,它们承载着一种不知餍足的饥饿,时刻准备着为万物带去消解。

地底深处的暗流亘古涌动,零星的村落仿佛存续于沙漏之上,当沙砾流空露出下方吞噬一切的深渊巨口时,谁也别想逃脱。

终焉之刻本不该这么快来临,孩童无心的恶作剧却招致毁灭。

凯恩,也就是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年仅十夏的他正处于一生中最贪玩的年龄。

倘若他再大一点,就更容易注意到村子中正在发生不寻常的事情——游荡的陌生人每天都向村人索要贡物,祭祀地底的黑暗力量。

沙漠的白天太过炎热,凯恩与村里的小朋友们只能趁夜晚的阴凉出门玩耍。

那一晚,他们碰见了一栏从游牧部落手里买来用作牺牲的山羊。

在莫名其妙的孩童心思驱使下,同行的女孩凯莎割断绳索放走了牲口,向朋友们炫耀独此一家的精致匕首。

凯恩没有阻止,他的注意力全在那把匕首上。

那是凯莎父亲在她八岁时送她的生日礼物,在这什么都没有的贫瘠村落中,每每拿出来都能引起小伙伴一阵羡慕。

但没人会想到这会是噩梦的开端。

当新月降临,邪教看见祭品未备,盛怒之下唤醒了虚空,用愚昧的生命代替必要的牺牲。

大地开始震颤,灼热的闪光划破天空,孩子们落荒而逃。大地的基岩裂开一道深谷,将整个村落连同所有村人都吞了下去。只留下如夜般漆黑的扭曲石柱,穿透了大漠的黄沙。

地陷中,凯恩坠地身亡,死于地震的外来灵魂占据了尚还完好的身体。

“现在,我叫凯恩了。但是……”

凯恩最不能接受的不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也不是变成了一个十岁的孩童,而是被卷入到这件十死无生的事中,连继续活下去的资格都没有。

他在这件事中扮演的只是一个连名字都没有的路人,除了凯莎以外,整个村子所有人最后都没能活下来。

幸存者被废墟掩埋,困在地下,生命在三天内接连消亡。

他愤怒,为什么要给他希望再让他绝望!

光怪陆离的接连冲击让他的大脑一片混乱,恐惧让他动弹不得,但仅存的一丝理智却让他抓住了冥冥中的一丝契机,进而迅速冷静下来。

“等等!凯莎……凯莎应该也被困在了地下。”

“是不是只要跟着她,就能活下来?”

救命稻草似乎被放在了眼前,可当凯恩伸手去抓的时候,却迟疑了。

“不,我不能这样做!现在我们才刚刚掉下来不久,凯莎还没有和虚空共生。我的出现可能会导致蝴蝶效应,要是没能完成共生,她活不了多久的,那我也……”

凯恩暂时放弃了挣扎,瘫软的躺在废墟上恢复体力。

他知道掉进地下的前三天起码是安全的,那些虚空怪物不会这么快发现这里。

刚才听不懂的哭喊声却开始逐渐变得清晰。

“好痛,救命!救……”

“妈妈,你在哪啊,我好害怕……”

“……”

凯恩听着这些呼救声,突然想起了这具身体的生母生父,但他马上强迫自己不要去想这些,不要折磨自己本就脆弱近乎崩溃的精神。

如果知道地下世界有多么残酷绝望,就不会去说什么相互帮助一起活下去的鬼话了。

这里没有食物,只有怪物,没有特殊能力的普通人在这下面撑不了多久的。

结局最终不是饿死,就是成为了怪物的口粮。

他不能受缚于道德仁义和血脉感情,必须做出最理智的决定。

不要行动!什么都不要改变!

万分之一的生存概率已经摆在眼前,做出任何的举动都可能会错失它!

只有安静休息,恢复伤口保存体力,才有力气在三天后抓到那一丝生机!

虽然心里的想法近乎绝情,但是人性还是驱使他动了起来。只不过在起身时被胸口的刺痛弄得险些昏厥过去后,他终于能在稍许宽慰下放弃了这个念头。

“抱歉,我想救,但身体状况不允许……”连呼吸都带着痛楚,凯恩无奈的跟着良心对话,重新闭上双眼。

幸存者的呼救声依然在黑暗中回荡,凯恩躺在废墟中等待自己习惯痛苦,一声不吭的样子就好像死了一样。

他将此刻的无力感深深铭记在心,原本与世无争的灵魂第一次有了如此强烈的变强。此刻的命运他无力改变,只有变强才能支配自己的命运。

在残忍的虚空法则下,弱者只有变得冷酷得以苟活,而仁慈是强者才能给予的施舍。

“有人吗?回答我好么?”

就在凯恩在不断自我安慰的时候,女孩的抽泣声飘进了他的双耳,她嘴里含糊不清的念着好几个名字,其中之一就有凯恩。

凭着记忆中的熟悉感,凯恩确定这个女孩就是凯莎。

砂砾在脚底下摩擦,女孩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凯恩闭着眼睛不愿睁开。

“凯恩?凯恩!你还活着吗?”

凯莎似乎是认出玩伴了,她蹲下来伸出脏兮兮的手去按凯恩的脸,轻轻的推力来回晃动他的脑袋。

但凯恩屏住了呼吸连气也不敢出,他的“死亡”让凯莎再次陷入绝望和恐惧中。

他不能让她发现自己活着,起码现在不能。

凯莎得独自去面对一切,才能完成共生,才有在这地下活下去的资本。她必须在绝境中顽强,但凡有一丝的软弱,都无法完成蜕变。

“呜呜,你们说说话啊,我一个人好怕!”

“我该怎么办……”

女孩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温热的眼泪滴落凯恩脸上,令他揪心不已。

第二章无边黑暗中唯一的光

但凡凯莎对人体的温度再敏感一些的话,就能发现凯恩其实还活着。

小孩子到底是小孩子,注意不到这些细节,动摇的命运被重新放回正轨上。

“救命,我的腿被石头压住了……”

凯莎很快就被其他人的哭喊声吸引了,从凯恩的“尸体”边离开,摸黑寻找其他的幸存者。

但接触越多幸存者她就越绝望,这些人都没有她那么幸运,不是被掩埋在废墟中挖不出来,就是掉下来的时候摔碎了骨头内脏。

没一个人是她能够拯救的,看着这些生命渐渐消亡,凯莎既绝望又迷茫。

“妈妈,你在哪?谁来救救我……”目睹一个个熟悉的人变成了冰冷的尸体,女孩无助的抽泣着。

等到凯莎走远,凯恩才张开嘴巴大口喘息起来。

刚才的憋气让肺部的疼痛加剧了,现在的每一口呼吸都会引起剧烈的疼痛。

最终,他的意识被疼痛的浪潮一波又一波的冲散,彻底晕厥了过去。

……

当凯恩再次醒来的时候,他最先感觉到的不是痛苦,而是饥饿。

“我这是晕过去了多久……还来得及吗?”

他开始害怕自己错失了唯一的生机,但幸好不远处依然在传出有气无力的呼救声。

“还好,有人活着就意味着凯莎还在。”

凯莎会等到三天后废墟中只剩下自己时,才决定离开这里出去探索危机重重的地下世界。

地下世界的道路错综复杂,凯恩必须在她离开之前跟住她,不然要想再碰到她千难万难。

但现在,他得先找点食物果腹,否则将没有力气去应对接下来的危险。

伤口不再那么疼了,头顶流下的鲜血也已经凝结。在昏迷这段期间,胸腔内的伤势似乎恢复了一些,凯恩现在已经能够勉强站起来行走了。

地底世界是昏暗无光的,地陷之后的巨大伤口又重新弥合。

上方不会投射下哪怕一丝丝的日月辉光,下方自然也不会有任何光源。

在这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他只能用脚一步步的在地上往前蹭,触碰到东西就伏下身摸索分辨这是岩石还是别的什么的东西。

虽然他知道废墟不会出现怪物,不用面对未知带来的恐惧,但在偶尔碰到尸体的时候,还是会感到一阵阵心悸。

他在废墟中找到了水袋,当即打开痛饮,灌溉着即将冒火的喉咙。随后他又找到了一些肉干和桃子。

按理来说,极易腐烂的多汁水果总是要先吃掉的,但想到凯莎很喜欢吃桃子,凯恩就先把肉干塞到了嘴里。

其实这些桃子最后烂掉了也无所谓,只要心意传达过去了就行。凯莎在完成与虚空的共生后,将不再必须从这些食物中摄取养分,甚至不需要再用嘴巴进食。

凯恩又继续收集了一些食物和一把长矛,他用找到的布袋将食物包起来斜背在肩膀上,另外双手紧紧捉住长矛撑在地上,即是武器也是支撑。

然后他开始寻找凯莎。

整个村子陷落形成的废墟面积不小,但凯恩不会笨到拖着虚弱的身体摸黑走遍整个村子。

他朝着有呼救声的地方摸索,没用多久就找到了凯莎。

黑暗中传来了沙沙声,凯莎正在试图用双手挖出呼救的幸存者,但她却搬不动挤压的沉重岩石,跪在地上一边说着对不起一边哭泣。

“留点力气啊,傻女孩。”

凯恩的嘴唇动了动,最终没有出声。

他就地躺下,尽量不发出任何声音,他仍需更多的休息,但他希望凯莎也能停下来休息一下。

他悄悄从包裹里掏出一个圆润的桃子,摸上去还有毛绒的手感。

年幼的凯莎还没有搜寻食物的意识,现在的她更需要陪伴带来的安全感,而不是可有可无的饱腹感,对黑暗的恐惧已让她感觉不到饥饿。

但饥渴真的会击垮一个人。

凯恩将桃子轻轻放在地上,然后朝着凯莎推了过去。

桃子沿着残垣断壁堆积的斜坡一路滚落,最终撞到了凯莎的脚踝。

“谁?”凯莎吓了一跳,尖叫出声,疲惫的精神在这一刻紧绷,掏出匕首在黑暗中胡乱比划,就好像有什么怪兽会将她扑倒似的。

但在发觉无人回应后,她又失落的垂下头,去捡脚边的异物。

“桃子?”凭着对这种水果的熟悉,凯莎一入手就摸出了这是什么东西。

桃子是她最喜欢的食物,一想起那甘甜的味道,她干涩的口腔立刻分泌出唾液。

饥饿被唤醒了,不经过大脑指挥,身体就直接动了起来。

她用手擦干果皮上的尘土,又吹了吹,张开嘴巴一口啃下去。

但随着甘甜的汁水涌出来的,是那些已经无法再现的甜蜜回忆。

她再也吃不到母亲亲手烧的菜、也无法再听到父亲在床边讲他旅行途中的见闻、还有每个生日都能带来惊喜的礼物……

曾经拥有的一切仿佛永远离自己而去,咸涩的泪水再次流进嘴角,凯莎一边吃一边哭,每一口都能尝到不同的绝望。

寒冷、孤独、黑暗……

凯恩听着她哭到没声,然后被困意的潮涌淹没。

凯莎睡着了,凯恩也稍微安心了一些,他闭上双眼进入浅眠,默默等待着去见证属于她的命运转折。

幸存者依旧在虚弱地呼唤彼此,像诵经一样一遍遍地重复着各自的名字。凯莎在醒来后仍旧尝试着寻找活人,即使最后连她都知道自己在做无用功。

凯恩悄悄跟着凯莎三天,直到废墟中最后只剩下她自己的声音。

朋友和家人全都不在了,留下黑暗中孤身一人的她。

流干了眼泪的女孩被饥饿驱使,像行尸走肉般在废墟上回荡。

正是在这一切都已流落的时刻,她看到了光。

在这无边冷寂的黑暗中看见了久违的光!

怀着未知的期待,卡莎的虚浮的双腿再次涌出了力气。她跟随光亮,一直向下。

凯恩仍在凯莎看不见的地方悄悄的跟随她。

即使他知道那光的背后蕴藏着怎样的恐怖之物,此刻也只能拖着伤残的身躯硬上了。

“活下去!凯莎。”

第三章深渊之下

看着周围超乎理解的一切,凯莎推翻了自己先前的认知——地底世界并不是昏暗无光的。

但是眼前这些光亮给她的感觉不太妙,她说不上来怎么奇怪,但总有一种不安像秃鹫在心头盘旋。

鬼魅的紫色微光从洞壁上中发出,发光的凹痕垂直地面平行排列,就像紫色荧光的心脏透过肋骨发出节节分明的光。那光朦朦胧胧的,就好像隔着一层筋膜,看不清实质。

两边长了肋骨的隧道,年幼的凯莎不禁这么想着。

但是什么生物会有这么长的肋骨了?好像说自己处在巨大的虫蛹中会更合适一些。

凯莎追寻着光芒一路向下,一边走一边吃着先前在废墟找到的零星的水袋和腐烂的桃子。

这正是她所需要的,忍受了三天的饥饿,现在任何可以果腹的东西对她来说都弥足珍贵。

凯恩仍像一个幽灵般跟踪着她,可他毕竟不像凯莎那般轻装上阵,渐渐被拉开了距离。

他背着几公斤的食物和水,手中抓着一杆对十岁小孩来说略显沉重的长矛,再拖着一副伤残的身躯,还要压低声音尽量不让凯莎发现……能跟上她的脚步就已经很勉强了。

可他是一点也不敢出声让凯莎停下,生怕她错过自己的奇遇,把命运引向无人生还的结局。

他在黑暗中向内瑟斯祈祷,祈祷着两人能够重新见到恕瑞玛的太阳。

虽然他这知道这没有什么用,此时的内瑟斯在黄沙中迷失了自我,哪里能听到一个小孩的祈祷。

想到即将面对的危险,凯恩觉得指望内瑟斯还不如指望脑子里突然“叮”了一声,激活了什么系统。

不过他很快就抛弃了这些不切实际的念头,因为再不抓紧跟上的话,他可能就要跟丢了。

长矛末端杵在坚硬的地面上,甚至都没有留下什么痕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