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寒天帝 > 第1章 你本无罪

第1章 你本无罪

声明:本书为一二小说(12xs.com)的用户上传至本站的存储空间,本站只提供TXT全集电子书存储服务以及免费下载服务,以下作品内容之版权与本站无任何关系。

---------------------------用户上传之内容开始--------------------------------

《寒天帝》

作者:烽仙

内容简介:

一人荡平诸天,一人独尊千域,一人睥睨万古....只恨此生不与天帝同代

第一章沉沦地狱九万年

“他还没死。”两个身穿血红色战甲、头戴红色头盔,拿着血红色战矛的牛头人小声聊着。

“如果是我,我宁愿死。”另一个摇头道。

远远的,两人就看见那连绵起伏一眼望不到尽头的赤红色山脉,即使已经在这里生活了无尽岁月的他们,心中也有着丝丝恐惧。

因为,那山脉之下,是十八层地狱,而两人口中的‘他’,在里面呆了九万年。

如果说地狱只有那么一轮血月,那在十八层地狱中,就只剩下了血。

这是一个关于‘不死’的传说。

问罪石前,他拷问自身生前种种,一言之:一生无悔。

冥界十王殿要其服罪,他却誓不屈服,最终震动了冥域九都,被送入了地狱。

‘打入十八层地狱,永生不得超生’本就戏言,因为,除了传说中的仙神,还没有人能够在其中坚持十万年。

而他,至今日,已有九万年,虽然他曾踏上修行路,但也算是个奇迹。

第十七层、石磨地狱中。

周围的雾气灰蒙蒙的,脚下是赤红色的地面,隐隐有着血色泛出,显得阴森诡异。

江寒漠然望着眼前的那巨大的血红色磨盘,上面有着无数的齿轮在转动,甚至有着丝丝血肉骨的残留,在那磨盘的旁边,一名穿着血红色战甲的马面看着他。

“你都熟悉了,上来吧!”马面开口。

轻车熟路,江寒不需要身后的鬼兵推挪,脚步踏出,轻轻踩在了那磨盘的齿轮上。

一道血光闪过,转眼间江寒就感觉自己的身躯一重,原本虚散的灵体就融入了血肉,仿佛再度由死再生了一般。

不过,他还没有感受到这种滋味,脚踏的齿轮轻轻转动,径直将他刚刚恢复的脚部直接磨去了一层皮。

江寒感觉到一种透入灵魂深度的疼痛席卷了自己的心神,想要嘶吼,但一股无形而可怕的力量却将他死死的按在了这巨大的血红色磨盘之上。

“嗤嗤嗤!”

一层层,那刚刚重生的血肉被那磨盘一层层磨掉,从脚底开始,就像赤脚在沙石之上使劲摩擦,一遍有一遍,永不停歇。

“咔嚓!”

皮肉磨灭,那脚骨被那齿轮轻轻揉动,最下面的一层化为了粉末,血骨就仿佛小石子一般就磨掉了。

一股股难以抑制的剧痛侵蚀着江寒的识海心神,几乎让他整个人疯狂,他的手臂青筋暴动,面色通红,却无法发出哪怕一道吼声。

石磨地狱,顾名思义,磨人成肉酱,重塑人身再磨,循环往复,直到永远或者死亡。

从脚部开始,接着是小腿、大腿、腹部,最后是头颅。

睁大了眼睛,江寒盯着那两道齿轮从自己的眼球处摩擦而过,随即狠狠压了下去,一道轻轻的爆破声,仿佛有着什么东西溅开了

江寒竭力要让自己的神智保持清明,因为,唯有这样,他才能够继续活下去。

磨石,磨的是肉,伤的是心。

肉身磨灭,化为了肉骨血水,而江寒的精神意念却再度汇聚形成了灵体,只是面色却苍白了许多,甚至那灵体上都已经出现了一道道裂痕。

有种痛,不入骨髓,深入神髓。

“小子,你还能坚持多久?一千年?一万年?”那面无表情的马面开口,他话很少,只是,他和这个鬼太‘熟悉’了,也有些好奇。

“我会活着回去。”江寒眼眸一动,冷冷开口。

“一部普通的观想法,让你练成了世间无敌的信念经,希望你能幻想成真。”马面也不在乎他的态度:“阴山的菩萨说‘地狱不空,誓不成佛’,有你,我看这地狱空不了。”

“正是有了菩萨,这地狱一定会空,一定会。”江寒低声道。

“走吧,还有一层!”后面的鬼兵开口道。

十八层地狱,每天,江寒都要从第一层开始,一直闯过十八层不死,才能再多活一天,扛不住,就是死。

这种日子,江寒自己都不知道还能扛多久,或许一万年,或许明天就死了。

“不管怎么样,只要还活着,就要好好活下去。”江寒微微抬头,似乎想穿透这时空重叠的地狱,看到地面那轮‘漂亮’的血月。

“嗡!”

黑暗的虚空雾气中,有着一道道涟漪波动猛然传来,随即,一道时空漩涡形成,一身穿着黑甲的高大男子从漩涡中踏出,来到了既然面前。

“江寒!”黑甲男子看着眼前面色苍白一身白衣囚服的青年。

“拜见将军!”一旁的鬼兵马面尽皆恭敬道

“鬼军战将?”江寒微微一怔,看清了来人。

鬼军战将,在冥界也算高层人物,江寒在冥界中‘混’了漫长岁月,怎么可能不知道,而且,眼前的来人他是那么的熟悉。

“不知将军来十七层地狱何事?”鬼兵轻轻开口,他地位虽一般,但却与这战将属于不同王殿,并不归对方管辖,所以也不惧怕。

“带江寒走!”鬼军战将盯着他。

“地狱重犯,请将军出示王殿法旨。”鬼兵不卑不亢。

鬼军战将轻轻点头,手中已经出现了一金色卷轴,上面散发着奇异的波动,他直接打开了这卷轴。

这金色卷轴上面只有很简单的一行字:

“沉沦地狱九万年,一朝令下入凡间。——宋帝王。”

简单的十几个字,却似乎有着无穷的魔意,让人看之心悸,观之心颤不已,隐隐震荡这片时空,使人不由自主在臣服。

“如何?”鬼军战将收起卷轴。

“令已到达,请将军自便。”鬼兵也不犹豫,手一挥,原本束缚在江寒身上的囚衣就已经消散,出现了原本的飘飘白衣。

“江寒,随我来!”鬼军战将对着江寒说道,随即大手一挥,江寒整个人便从原地消失,鬼军战将则再度从那时空漩涡中离去。

冥都,一座庄园凉亭中。

“拜见将军,将军救命之恩,在下感激不尽。”江寒躬身道。

“起来吧。”黑甲战将轻轻道。

“小人不敢。”江寒的声音压抑着。

“江寒,我叫你起来。”黑甲战将猛然怒吼着。

江寒的身躯微微颤抖,缓缓起身,注视着黑甲战将,穿着黑色战甲的魁梧大汉,散发着恐怖的气息,满脸痛心的望着他。

“九万年的岁月,我没有去救你,你怨我吗?”黑甲战将平复心情,缓缓开口。

江寒轻轻摇头,怨?

在地狱中经过了如此漫长的折磨,他心中早已没有了怨,剩下的,只有恨。

“你本无罪,是冥界王殿强加给你无尽罪孽,地狱九万年的时间,你身上的罪孽已经被磨灭大半,勉强达到了转世的标准。”黑甲战将轻声道:“我尽我的可能,给你争取到了木桥、八等天赋的转世资格。”

“木桥?八等天赋?”江寒心中微微有些压抑。

转世轮回,按自身功德罪孽,分别走上六桥:金桥、银桥、玉桥、石桥、木桥、黑桥。

走金桥者入天界,走银桥者入凡界高贵之家,走玉桥者入凡界富豪之家,走石桥者入凡界平常之家,走木桥者入凡界贫贱之家,走黑桥则再入地狱洗清罪孽。

而天赋等级,则决定出生后的资质,一等最佳,九等最低。

曾经在地球上修炼数十年,又在冥界担任了百年鬼兵的江寒,对这一切自然是无比清楚。

木桥代表着出生低,八等血脉,代表天赋低,江寒明白,如果以这样的先天条件转世,几乎是断绝了他来世修炼恢复记忆的可能。

但江寒也清楚,能做到这一步,黑甲战将恐怕已经竭尽全力了,毕竟,自己是‘名震’冥界的重犯。

“江寒,你的罪孽太重,进入十八层地狱都难以洗清,只有转世轮回几次才有重来的可能,如果将来你能踏出圣路,自然会再度回复过往记忆。”黑甲战将轻声道:“到时候,你还有机会。”

“谢谢了。”江寒低沉着声音。

江寒清楚无比,黑甲战将或许是在鼓励自己,但转世之后,记忆修为全失、罪孽加身、天赋八等,想要踏入圣路,何等困难?

但江寒明白,如果自己不转世,恐怕要永远待在十八层地狱之中,直到魂飞魄散的死亡。

黑甲战将看着江寒,心中也是叹息:“走吧,我送你去转世!”

轻轻挥手。

江寒就感觉眼前迷失,时空变换,再度清醒,已经来到了一条河旁,河中流水滚动,流向了不可预知的远方。

而远处,有着一座灰色石桥,上面正有着无数鬼魂在时空叠起中缓缓前行,两旁有着大量的冥界血甲军士守卫。

“忘川河,奈何桥!”江寒轻轻一扫,就已经知道自己到了什么地方。

“我只能送到这里了。”黑甲战将指了指前面:“过三生石,走奈何桥,经过正常的顺序,你自会投胎转世。”

“嗯。”江寒轻轻点头。

“拿着这个。”战将开口,手中翻掌出现了最初的那金色卷轴。

“好。”江寒也不多问,接过,再一抬头,黑甲战将已经悄然消失。

江寒微微扫视,直接走进了鬼魂队伍中,而那些守卫的血甲士卒,也并未阻拦。

这些鬼兵看见了那黑甲战将,自然知道这个白衣青年身份不一般,也不愿招惹,反正出了事他们也管不了。

一步步,跟着前面的鬼魂,江寒来到了桥边,突然感觉时空变幻,旁边行走的鬼魂、守卫的士兵都仿佛化为不同时空中的生灵。

这天,这地,他的眼前,唯有自身,还有那块奇异的石头。

那石头,仿佛有着一种魔力在吸引他不由自主望了过去,随即一幕幕画面从石头上现出,有山,有花,有人

一个孩童蹒跚走着,前面是一对笑容满面的夫妇

一个少年,和一群伙伴躺在草丛观星空,肆意聊着未来

一个帅气的青年,在山林间行走,牵着一个宛若精灵般的女子

看着看着,往日随风如烟过,唯有三生石前观前生,江寒突然感觉眼前隐隐有着泪花

九万年的孤寂,他以为自己不会再流泪;十八层地狱的折磨,他以为自己的心中只剩下了仇恨。

现在,他才知道,自己的心中依旧独属于自己的柔软与坚持,还有那份未曾染变的承诺。

“坐观三生石,了却前尘,忘却今生?”江寒喃喃自语,眼眸恢复了冰寒,轻轻踏出:“可惜,这前尘、今生、来世,我都不会忘,我怎么能忘,我怎么敢忘!”

涟漪一动,已出三生石的范围,踏上了奈何桥。

第二章血剑斩穹巅

走过奈何桥,来到了黄泉路旁。

江寒遥遥望去,远处的忘川河畔,黄泉路两边,有着无边的如血一般绚丽的花朵,那是彼岸花,永生只开于黄泉路上,是这一路黄泉上唯一的风景。

“黄泉如血,花如火照,不愧是火照之路!”江寒微微一笑,大步踏上黄泉路。

过忘川,入黄泉,这一生、一世便都留在了彼岸,之后再无纷扰烦忧,一路踏着如血的花海直达转世之门。

江寒一路前行,感觉原本一同行进的鬼魂已经消散向了四方,仿佛有着无数的通道在随时行进,江寒清楚,这是无数的时空位面重叠之后形成的奇特景象。

再一步,时空变幻,眼前是一座巨大的黑色石头,上面隐隐有着光泽神辉流转。

“问罪石!”江寒看着这石头,自语。

九万年前,他就是在这黑石之前,震动了整个冥界,今天,他再次来到了这里。

可惜,和九万年那石破天惊的一幕不一样,这问罪鬼魂生前种种的问罪石面对江寒,竟然毫无所动,只有那一道道光彩流转着,凸显着自身的不凡。

“你不愿意问我,我依旧给你一样的回答!”江寒轻轻一笑:“这一生,我无悔,我一世,我不忘!”

随即,江寒再不犹豫,转身离去,雾气依旧笼罩了这里。

从问罪石走过,就只剩下一条石子小路,两边的彼岸花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刀山剑树,寒芒闪烁,显得极为肃杀,再走近,就来到了一上宽下窄的土台。

这里,叫做望乡台!

站在台下,江寒已经可以看见很多的鬼魂站在上面,痛哭流涕,不愿离去,这是今生记忆的最后一刻,可惜无论多么不舍,那一股股无形的力量仍然会将你推向远处的轮回六桥。

这里时空重叠,望乡台只有一个,却能容纳亿万生灵的魂魄登临,江寒也不过是其中的普通一员。

“传说这里可观诸天,可查万界,乃冥界第一探查类至宝,不知道能否看到那无尽夜空中的一抹蔚蓝。”江寒的心泛起了丝丝涟漪。

可惜,望乡台上,他所看见的,只有无尽的黑暗,那黑暗中连一点微渺的亮光也没有。

“沉沦地狱九万年,昔年的亲人好友怕早就千世轮回!”江寒的眼眸凝望着那无尽黑暗,似笑非笑,似哭非哭:“也好,这一世,只有我一人独存!”

没有丝毫留恋,没有丝毫停留,江寒转身,朝着不远处走去。

一条河,名为忘川;一座桥,名为奈何;一条路,名为黄泉;一位老人,她叫孟婆。

“金、银、玉、石、木、黑,轮回六桥!”江寒静静望着。

走过桥,踏入另一个世界,自始一个全新的轮回!

“我不要喝,我要回去,我不要喝!”

“我也不喝,我大仇未报,我怎么能忘记?”

江寒看着,无数的鬼魂,有的伤感,有的落泪,有的漠然,有的暴躁,有的不甘,人生百态在此凸显无疑。

一生爱恨,一世浮沉,一碗忘川河水,喝完之后,来生只是陌路。

“喝吗?”女子举起了手中的那缺口的碗。

“当然喝,不过人言孟婆乃老妇人,却不想是妙龄女子。”江寒轻轻笑道。

旁边的鬼魂挣扎,但他们两个却笑声依旧,时空重叠法门,玄妙异常。

“老妇抑或是少女,总归只是人生一形态,我依旧是我。”少女极速衰老,再度化为了老妇,却依稀可见昔年的绝世容颜。

“你是你,我是我。”江寒轻声道:“我的东西,该还给我了。”

孟婆笑了:“人活着的时候,七情六欲之下,总会有因果丛生,那冥冥的命运之力便汇聚成为了长河,然后有了这一条忘川,走上轮回桥,喝下这汤,不论来世成仙成圣,为人为妖,这一世的因果红尘,就算是斩断,所谓红尘滚滚,不外如是,江寒,你九万年的等待,你九万年的不屈,等到了什么?还不愿意放下吗?今生有缘无份,又何必强求?”

“当年我就说过,我这一生,我不悔,这一世,我不忘!”江寒畅然而笑。

伸手,接过了这碗汤,还是温的,仰头喝下。

“其实,味道还不错!”江寒看着再度化为少女的孟婆笑道。

“趁着你还记得,刻下你今生最爱的人,还有你来世最想等待的人名字,等再度轮回,你才能够看到你的前世。”孟婆轻声道。

旁边的时空中,涌现一道旋涡,上面有着一块石头,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彼岸如花’。

“这就是是传说中的彼岸石?可记下前尘今生来世,可通天地人神鬼?”江寒颇为好奇,轻笑道:“我观三生石,只有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