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中文

最近更新
字:
关灯 护眼
一二中文 > 寒天帝 > 第2章 再然后

第2章 再然后

生,我过望乡台,不见前尘,你觉得我需要写吗?”

“纵然你信念无敌世间,命运红尘的力量也终会抹去一切。”孟婆不带任何音调。

“我在,就是痕迹,这命运,抹不掉的是我!”江寒笑道,放下的手中的碗,抬头望向了天际。

此时。

那幽冥中永不变色的血月,徒然间化为了两半,没有丝毫声音传播,紧接着,这天地苍穹就震颤开来,一股可怕的风暴席卷了天地四方,瞬息之间,就令那时空重叠中的无数鬼魂刹那间消散,魂飞魄散。

而江寒手中的那卷金色卷轴却散发着金光,形成了一光幕护罩,将他死死护住。

“看来我运气不错,命运果然抹不掉我。”江寒笑道。

他面前的孟婆却已经面色难堪,挥手挡住了那席卷而来的能量风暴:“该死,谁在攻打冥界,血月怎么可能碎裂。”

血月,自冥界诞生以来,亘古长存,号称与诸天同生,与万界同在,是这诸天至高冥界的力量之源泉,与太阳、太阴、紫薇等星辰同为天地至高星辰。

紧接着,天空中,徒然出现了一道可怕的血剑,破灭时空而来,斩断了彼岸石的防御,破开了望乡石的屏障,斩向了轮回桥,斩灭了孟婆女!

一道血,冲天起,一位仙神,陨落!

“你有九万年的不屈,我就送你一场造化,这是一滴紫血,希望将来你记得昔年许下的誓言!”一道轻语在江寒的耳畔响起。

江寒手中握着那金色卷轴,看着浮现在自己眼前的这滴紫色精血。

即使江寒再淡然,他的心中也有着丝丝动容。

鬼魂转世前,来世的天赋等级就已经确定,或许会有浮动,但不会出入太多,可一些仙神转世的时候,即使屏蔽了真灵记忆,他们仍然可以带着自己的血脉精血转世。

仙神的血脉精血中,蕴含着一些神奇的力量,透过轮回通道,有一定可能转世后被携带过去,虽然可能性不高,但也有很大可能提高自身的资质。

江寒清楚,如果自己不接受这滴紫血,按照黑甲战将所说,自己转世之后也就只有八等血脉,可如果带着精血转世,天赋就再不是问题。

仙神血脉,划分三等,最低为红,更高为金,巅峰为紫!

诸天之上,唯紫独尊,紫色,乃至最为尊贵神圣的颜色。

“得此机缘,感谢前辈赐予,若江寒来世登临圣路,必百倍还于前辈!”江寒躬身恭敬道。

他清楚,能一剑破开两大至宝的守护斩杀孟婆,这种实力,在冥界中恐怕也只有王殿的至尊与阴山的菩萨才有,在仙神中都算是站在最巅峰的可怕存在。

即使中间相隔了无数时空重叠,江寒依旧可以看见。

天际间,只有一柄柄可怕的战矛呼啸,刺破苍穹血月,还有着一柄柄血色战剑呼啸,每一道剑芒横扫,都令天地崩灭,一道道裂痕出现,露出了外界的无尽混混沌沌雾气。

显然,这是两位可怕的存在在厮杀!

江寒也不犹豫,一把抓住紫血吞下,握住了手中的金色卷轴,转身朝着远处斑斓异彩的轮回六桥走去。

天塌下来,有高个顶,他要做的,是好好的转世,其他的都和他无关。

轮回桥,有着六道分叉口,闪烁着不同的光芒,正是决定着转世后出生高低的六桥,不过此时轮回六桥已经遭到了破坏。

“金桥、银桥被毁,不过其他几座桥都还算完好。”江寒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走过了剩下轮回桥中最好的玉桥。

他可不想耽误,毕竟望乡台轮回桥乃是冥界重地,孟婆被斩杀,很快王殿的强者就会降临,到时候那位前辈未必会再出手。

轻轻踏过,一阵阵光华涌动,无尽的碧玉雾气已经将他包裹,消失在了这幽暗的冥界之中。

穹隆之巅,血月之上。

一席青衣飘飘,一柄血色长剑光华内敛,脚踏无尽浩荡血色海洋,震荡无尽时空,俯瞰大地万千,看到那迷蒙的道道碧玉闪动,露出了一丝微笑。

“宋楚玉,你到底要干什么!”一道巍峨身影破开了无尽浪涛,声音响彻冥界天地,响彻在了这浩荡时空。

“当然是杀,杀他个天地翻覆!”青衣畅然大笑,挥手就是一道破灭无尽时空的血剑而出。

————

ps:新书起航,希望各位书友大大支持,求收藏、点击、推荐,我想冲一次榜,新书榜!

第三章这一世,再为江寒

大周历8982年的冬天。

延州,江北郡,洪城境的江氏山庄。

作为方圆数百里内赫赫有名的山庄氏族,江氏依山堡开垦了数万亩的良田,还沿着北行山脉占据了大片的狩猎山林,庄中更是有着上万人口,洪城中也有着家族的商号,算是颇为兴盛。

而此时,江氏内庄一处庭院之中,里里外外正聚拢了许多人,个个身穿华服甲衣,在等待着,其中一白衣青年气度非凡,却又显得平静,坐在庭院中的石椅上,看着一本厚厚的书籍。

而众多仆人则是进出着。

“正儿,生了吗?”一虎背熊腰,穿着熊皮大衣的壮硕老者大笑着进了院门。

“父亲,你不是在准备祭祀大典的事情吗?怎么来这里了。”白衣青年缓缓起身,露出了一丝微笑,虽然妻子正在生产,不过他倒是不着急。

“哈哈,什么事情比得上我的乖孙儿出世?庄中的祭祀大典你大哥在操办,他要开始熟悉了。”老者不拘的笑道。

白衣青年也是含笑,两人交谈,整个庭院中立刻安静了下来,没有人敢有丝毫动弹。

这时,一道响亮的婴儿啼哭声从被层层珠帘遮蔽的房间中传出。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了过去,很快,一位女仆就抱着一还处于迷蒙状态的婴儿跑着出来,脸上满是惊喜,接连大声道:“庄主、二爷,是个公子,是个男孩。”

“夫人怎么样?”白衣青年笑了,询问着自己妻子的情况。

“母子平安,夫人正在里面休息,二爷还需要等待一会才能进去。”女仆连忙道。

“嗯,好!”白衣青年微微点点头。

而旁边的老者的手却轻轻一动,一股无形的力量就已经凭空接过了婴儿,使其落入了手中,拨开包裹的衣物,看着你们的婴儿小脸蛋,老者不由笑了出来:“哈哈,我江阳山有多了个孙子,是个带把的。”

微微偏头,老者朝着远处的一青袍老者道:“老墨,吩咐下去,今日接产的稳婆,一律赏五枚元石,同时祭祀大典暂停,明日改为庆生大典,山庄中的农户仆人也放假一天。”

“恭喜庄主了,我这就去办!”青袍老者笑道。

过了好机会,白衣青年才笑道:“”父亲,把孩子给我,带着给薇儿看看。”

“嗯,好。”老者点点头,突然道:“正儿,孩子取名了吗?”

白衣青年微微一怔,然后才笑道:“就叫江寒吧!”

周围喧嚣一片,江寒的脑子却是懵懂着。

“这是?出生了吗?”江寒拼命睁开了眼,却感觉头昏昏沉沉的,不由自主哭着。

半响,才缓过劲了。

“喝了孟婆汤,按道理前尘因果斩断,我记忆应该被屏蔽了,可为什么还能记得前世。”江寒想着这个问题,不过很快,他就抛到脑后,因为一只粗糙大手正在触碰着他的脸。

“这个老者,是谁?”江寒竭力想要让自己恢复清醒,就听见旁边的一道清明声音响起‘就叫江寒吧!’

“这一世,我依旧叫江寒?”江寒微微怔住:“也罢,不管是因果安排,还是机缘恰巧,也省去我改名字的麻烦。”

很快,江寒又感觉眼前一暗,两只大手接过了自己,接着眼前光线一黯淡,显然是被抱进了屋里。

江寒想看看外面的世界,可惜一直被眼前的衣物遮蔽着,根本看不清,只能看见头顶的屋檐横梁颇为光滑,明显经过了特殊加工处理。

再然后,就是看着就是抱着自己的男子气势很逼人,英眉目剑,气质非凡。

“这是我这一世的父亲?还是?不过好年轻。”江寒渐渐对现在的身躯有了控制,思索着。

“薇儿,怎么样了?感觉还好吗?”白衣青年坐在床边关心道。

“还行。”一道温婉的声音传入了江寒的耳中,显得很是动人:“给我看看孩子。”

白衣青年轻轻一笑,将孩子递过,一股无形的力量包在了婴儿周围。

江寒感受都自己皮肤旁边有着一股温和无形的力量流淌而过,心中一动:“真气外放化形?武宗强者?这一世的父亲是武宗?”

映日江寒眼帘内的,是一面带微笑,显得颇为年轻的女子,容颜算不上绝世,但眼眸中的关爱与暖意却让江寒微微一颤。

“我的母亲?”他的心中流过了一丝暖意。

不过,女子刚刚生产,面色却不算太好,但眼眸中的激动与欣喜却难以掩饰。

这个时候,江寒才有时间透过母亲的手臂看到后面的那一些屋中的装饰。

精致镌刻着条纹的床帐,绘制着山川海陆、奇珍异兽的墙壁,一切都透着一种高贵典雅的风范。

“这一世,我走的是玉桥,看来应该出生在的是富豪之家,不过这个富豪二字很难定义,也不知道父母的具体情况。”江寒默默思索着。

“薇儿,当年我们在寒山相遇,所以我想让我们的孩子就叫江寒!”白衣青年的温和声音响起,看着自己的妻子。

“江寒?江寒?”女子似乎明白了什么,眼眉轻轻颤抖,看着江寒还显得不那么光滑的小脸:“孩子,听到了吗?你叫江寒,你的父亲叫江正,你的母亲叫寒青薇。”

女子的声音很轻,却有着一种温暖之意。

白衣青年开口道:“薇儿,你的名字记得不要暴露了。”

“嗯,正哥,我在这里叫秦薇。”女子一笑,轻轻晃动着自己怀里的婴儿。

“父亲江正?母亲寒青薇,还是秦薇?”江寒有的不明白,只是默默记了下来,有些东西,需要一辈子记住。

不过,江寒终究还是刚刚出生不久,很快就有了一丝困意。

但江寒也不愿意这么昏昏沉沉睡去。

“这一世重生,记忆未曾失去,上天也算是给了我一次机会!”江寒闭上了眼眸,心中微微一动:“年龄小,不能修炼武道功法,不过却能修炼神魂。”

他的念头识海中,很快就浮现出来了一篇神魂功法《地藏王菩萨观想法》。

前世虽然只担任了百年鬼兵,但江寒也得到了这一在冥界中流传极广的修炼法门,虽是大路货,但江寒却知道这门功法的优点。

“流传无尽岁月,起码是足够安全的。”江寒想着。

一些强大的功法虽然效果惊人,但很多只针对特定的人群,真正面向众生流传甚广的功法,首先需要的是安全性。

自己现在毕竟只是个婴儿,身体发育未完全,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这是一部普通的观想法,不过曾经的九万年,它就是我的信念经!”江寒闭上眼。

如果没有九万年坚持修行这部功法,或许,自己的神魂早就破灭而亡了。

江寒的心中心中默念法门秘术,安心定神,渐渐的,一尊面带悲天悯人的佛陀在他的心中浮现,这一佛陀,左手持金刚幢,右手结施无畏印,背后仿佛有十方世界隐现,散发着无尽的光芒。

心如明镜台!

普通人类心猿意马,不能轻易定神,但江寒经过了地狱数万载的折磨之后,心却已经被磨砺的无比坚韧,加上婴儿本就念头纯净,轻易之间他的心就已经定了下来,进入了修行状态。

世间所谓的天才,只是将一件事情做到了极致,九万年如一日,即使是最普通的神魂功法,在江寒手中也不亚于绝世神典。

天地间一丝丝神秘的力量进入了他的脑部识海,使得他刚刚诞生的弱小魂魄变得逐渐凝聚、强大。

————

ps:新书起航,求收藏、推荐票。

第四章令人惊颤的世界

江寒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天,下雪了。

冬日的江北大地,总是显得格外的冷,北风呼啸,不过飘落的雪花覆盖大地,万里素白也颇为壮阔。

当然,今天的江氏山庄倒是格外热闹,除了因为祭祀大典即将举行,更重要的二爷的大公子出世了,庄主特意下令举办庆生大典。

山庄主殿之中,一群庄中的高层人物肆意交谈,喝着酒,而江寒则是由母亲抱着,坐在父亲的旁边。

“爷爷是山庄的庄主,父亲是爷爷的第二个儿子。”经过一天,江寒已经了解了一些基本讯息:“不过,父亲的地位很高,在庄中的权势很不一般。”

从那一个个敬酒者恭敬的神态,江寒就能看出一些端倪,这些人可都是庄主的高层,但面对父亲却都很敬畏。

“寒儿,这可是专门给你准备的。”秦薇抱着自己的儿子,面带宠溺的眼神望着江寒,根本不去看那些敬酒者一眼。

“呀呀!”江寒整个人被包成了一个大粽子,叫着,他这身体还太小了。

“哈哈哈,正哥,寒儿会叫唤了。”秦薇一只手抱着孩子,另外一只手拉扯着江寒的手。

“哦?我看看!”江正也笑了,低头看着江寒。

“哈哈,看看我们江氏的六公子怎么样?”一个魁梧大汉也笑着伸头看了过来,笑道:“这小眼神,真的很精神。”

“大哥,还是比不上你家的战虎,那小脑袋,可比寒儿的大多了!”江正也笑道,举杯和大汉喝着。

江寒的小眼睛转着,看着远处相对自己宛若巨人一样的魁梧大汉,心中微微一动:“父亲排行第二,这大汉难道是父亲的大哥吗?可是为什么样貌差距那么大?”

这大汉和父亲在样貌上有些相似,可年纪看起来恐怕都有四十了,相比之下,父亲年轻太多了。

一天时间,江寒就已经发现,父母都显得太年轻,年轻的有些不像话,父亲还有二十四五岁的样子,可母亲就近乎少女一般,假如有人说母亲才十八岁,江寒都会相信。

“或许,这是修为高深的缘故吧!”江寒心中暗暗道。

江寒从出生到现在,那些来看望他的庄中高层人物,一个个都气势非凡,虽然江寒看不透他们的修为境界,可显然,没有一个修为很低。

江寒清楚,自己出生所在的江氏山庄,所处在的世界,恐怕修行文明已经繁盛到了一个很高的地步。

“二爷,你从郡城回来了,来年我们就可以去北行山脉中猎杀更多的妖兽了了,哈哈!”一名光头大汉肆意笑着,显然喝的很痛快。

“可不是,二爷名震江北,杀一两头大妖还是很轻松了。”另外有人附和道。

“妖?只是不知道这个妖和前世地球上的山精妖怪是不是要一样的。”江寒默默听着。

前世,他作为地球上极少数的修行者,也见识过不少所谓的‘妖’,不过限于环境,那些‘妖’实力都一般,也就比正常的动物略微强一些。

“还是不要深入山脉核心斩杀大妖,激怒了山脉深处的妖王,说不定就会发生动乱。”最初的光头大汉摇头道:“外围,杀一些普通妖兽就够了。”

“也对,北行山脉中的妖王不好惹,这些年虽然没有爆发战争,但也要小心。”其他人点点头。

“妖王?战争?”江寒心中暗自吃惊。

能让父亲、大伯这些强大修行者都警惕的,这所谓的‘妖王’,显然很强大,这个世界,明显比前世的地球神秘强大很多。

“砰!”“砰!”

一身穿重甲,手持战矛的高大士卒大步走入了大殿之中:“报告庄主、二爷,竹山发来信号,北行军三百骑,已经绕过二道坡,估计一刻钟后就会达到庄前。”

“下去吧!”庄主江阳山起身。

士卒退下,主殿中顿